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29 接納示好


  第二更!周末了,拜求一下收藏,謝謝了先。
  ——
  神念!
  陳汐瞬間就明白,就在剛才,自己的神魂蛻變到了一個嶄新的層次。
  一般而言,后天修士,磨練的是周身感覺;
  先天修士,則可以凝聚感知,領悟天地;
  紫府修士,蛻變念力,能夠操縱法寶;
  黃庭修士,則塑造靈念,能夠進一步冥悟天道;
  兩儀金丹修士,則融貫陰陽,兩儀相交,能夠凝聚出神念,神念與本命金丹結合,能夠發揮出不可思議的妙用。
  而在涅槃境之上,便是神識,也是神魂之力在天地修煉途中,能達到最高的層次。據說在羽化天仙時,神識之力還可以進一步蛻變。不過此等境界太過遙遠,試想,自古至今能夠羽化天仙的又有幾個?
  “我如今紫府境界,卻已擁有媲美兩儀金丹境修士的神念之力,并且只差一步,便能修出‘神識’,真是讓人不敢置信啊。”
  陳汐深吸一口氣,睜開眼睛,當看到北衡身邊的那個美少年時,他才如夢初醒一樣,頓時明白剛才發生的一切,皆是緣于此人,心中不禁又是一陣起伏跌宕。
  憑借周身自然而然逸散的氣息,就能把人帶入深層次的冥悟中,這樣的修為,又該達到何種境界了?
  陳汐感覺自己今天震驚的次數實在有點頻繁了,簡直是他這十七年來最多的一次。先是遇到比涅槃境高出一頭的冥化真人聞玄,然后又見到比冥化真人高出一頭的太上長老北衡,如今又出現了一個神秘強大的美少年,這一切簡直就像潮浪一樣,一浪比一浪高,一浪比一浪令人震撼。
  “好了,讓其先離開吧。”就在陳汐睜開眼睛這一刻,美少年一指旁邊的聞玄,說道。
  不用師尊北衡吩咐,聞玄朝美少年深深一躬身,轉身便準備離開,卻又被叫住。
  “對了,你把他背上的小家伙也帶走,我這里有一顆火靈蓮果,待他鑄就通明劍心,你幫他重塑體魄吧。”
  美少年朝陳汐笑了笑,指了指其背上的陳昊,然后那纖纖玉手中,已多出一顆火光瑩瑩的靈果,嬰兒拳頭大小,就像其內蘊含著無盡赤焰一般,甫一出現在空氣中,便涌散出一股驚人的熱浪。
  “火靈蓮果!”
  陳汐和聞玄同時失聲叫出。
  “嗯,他雖是劍修,但在先天五行之靈中,對他重塑體魄最強的,卻是火行之物。”美少年點點頭,笑道。
  陳汐相信美少年說的是真的,但卻無法相信,此人會為了弟弟,隨手就丟出一顆火靈蓮果,要知道,此物可是天地間可遇不可求的罕見珍寶,多少絕世強者都恨不得搶破腦袋得到它?
  他……為什么要對自己這么好?
  陳汐隱隱有種感覺,今天所遇到的一切,都應該和眼前的美少年有關,否則以聞玄和北衡的地位,根本就不會對自己這么客氣。
  “放心吧,有了此蓮果,你弟弟的修為必定會勇猛精進,日后成就不可限量。”聞玄朝陳汐溫煦一笑,親手背過陳昊,轉身離開。
  陳汐自然不會拒絕,原本他還想著以自己丹田內的金蓮靈果,幫弟弟重塑體魄呢,如今倒好,既省下了一顆金蓮靈果不說,還意外得到了一顆對弟弟日后修煉最有利的火靈蓮果,稱得上是一件天大好事,他怎可能拒絕?
  在聞玄離開之后,美少年這才抬眼上下打量起陳汐,似是在鑒賞一件珍寶一般,看得極為仔細,目光柔和,令人如沐春風,令人生不起抵觸和不舒服的感覺。
  半響后,美少年突然笑吟吟傳音道:“不錯,沒有讓我枉費功夫來此與你相見,嗯,臨走前,我送你一樣東西吧。”
  說著,一枚烏光倏然鉆入了陳汐識海之內,此物巴掌大小,造型奇特,仿似是一塊龜甲碎片。
  陳汐哪里還不明白,此物正是河圖的碎片之一?
  果然,當這片河圖碎片出現后,原本在識海內寂靜懸浮不動的那一塊河圖碎片,瞬間爆發出一股吸力,與此刻進入識海中的河圖碎片瞬間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個殘缺半月的形狀,體積足足大了一倍有余。
  并且陳汐注意到,在融合后的河圖碎片四周,浮起一層虛影,虛影分作七塊,奇形怪狀,一眼望去,七塊虛影恰好跟河圖碎片拼湊成成一個近似渾圓的圖案。
  “這應該就是完整的河圖形狀,莫非在天地間還遺落著七塊河圖碎片?”陳汐心中頓時恍然,旋即心中咯噔一聲,“難道說此人早已知道自己擁有了一塊河圖碎片?”
  想到這,陳汐猛地從獲得第二枚河圖碎片的驚喜中清醒過來,望向美少年目光中,隱隱帶著一絲深深的忌憚和駭然。
  “好好修煉吧,未來的小師弟。”
  美少年似是渾然沒有注意到陳汐的眼神,笑嘻嘻傳音之后,整個人頓時在原地消失,仿似憑空蒸發一般,沒有留下一絲痕跡,就像她根本就沒有出現過一樣!
  “小師弟!”
  陳汐只覺腦袋嗡地一聲,如遭雷劈,“難道這個女扮男裝的家伙,竟然是伏羲前輩的弟子?!”
  這一刻,陳汐恨不得鉆進洞府中,找季禺好好問一問,洞府主人伏羲前輩在這世上究竟有沒有留下其他的傳人。
  遺憾的是,在他沒有把煉體和煉氣修為皆達到黃庭境界之前,是根本沒法進入洞府的。
  “小師弟……小師弟……若真如此的話,今天經歷的這一切倒是很好理解了,可是她又是如何找到自己的?”陳汐皺眉苦思不已。
  “這位前輩真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啊。”在一旁,流云劍宗的太上長老北衡喟然嘆息道,聲音中帶著無盡遺憾。
  這一聲嘆息瞬間把沉思中的陳汐驚醒,他問道:“北衡前輩,你認得此人嗎?”
  “不要叫我前輩,咱們倆平輩論交。”北衡古樸清奇的臉頰上浮起一絲笑意,說道:“我年輕的時候,嗯,大概是兩千年前吧,曾有幸與這位前輩相遇,并得到了她的一些指點和教誨。可惜,她并不收徒,否則我如今的成就,絕不止是地仙境界那么簡單。”
  “難道您也不認識她?”陳汐清晰感覺到,北衡對自己的態度變得誠懇親切起來,甚至還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奉承之意。
  “再這么稱呼我,我可就把你趕出流云劍宗了啊。”北衡佯怒道,“若小友不嫌棄,咱們便以兄弟相稱,我年長一些,就喚你陳汐賢弟,如何?”說著,他眼眸中流露出一絲殷切之意。
  被龍淵城第一大宗門流云劍宗的太上長老,被一個地仙級別的強者如此誠切地望著自己,陳汐哪怕再淡定,也不由升起一股飄飄然的感覺。
  “這……似乎不妥吧?”陳汐猶疑道。
  “就這么定了!”北衡見陳汐猶疑,明顯沒有拒絕的意思,當即便拍板決定。
  陳汐倒也不好再度拒絕,心中不由升起一個奇怪的想法,如此一來,那聞玄真人豈不是成了我的晚輩?他可是比流云劍宗的掌教都高出一個輩分,這么推算的話,流云劍宗的掌教見了我,也得喚我一聲師叔祖啊……
  陳汐想的其實并沒有錯,他雖不是流云劍宗的人,但因為跟太上長老北衡有這一層關系,流云劍宗內,只要比北衡輩分低的,見到他的確得以長輩之禮尊稱,哪怕他想不承認都不行。
  要知道,越是底蘊古老根基雄厚的宗門,等級越是嚴明森嚴,所謂長幼有序,尊卑有別,便如如此道理。
  “陳汐賢弟,如今你已與我兄弟相稱,可謂情同手足,我身為流云劍宗的太上長老,自當向宗門所有弟子宣布此事,全宗共賀三天。”
  北衡一臉豪邁道:“并且,我要在流云山脈上為你開辟一峰,修繕宮殿,權當充作你的駐足修行之地。日常供奉、寶物敬納,也按太上長老的禮數對待。你可萬萬莫要拒絕,這是為兄的一片心意,拒絕了,就是不把我當兄長看待。”
  陳汐張了張嘴巴,卻發現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北衡話都說到這種份上了,他再拒絕,那可就是矯情了。
  再說,如今他已徹底得罪了蘇家,若能跟流云劍宗攀上一層關系,倒也是一枚極為堅挺的護身符。蘇家想要動自己,首先得掂量掂量得罪流云劍宗的下場蘇家是否承受得起。
  “北衡大哥,能跟你結交,是我的莫大的榮幸,不過修繕宮殿一類的事情還是免了吧。”陳汐認真說道:“畢竟我如今修為低淺,萬萬當不得如此厚待。”
  “賢弟是擔心引起非議?”北衡搖頭笑了笑,旋即神色傲然道:“我北衡在龍淵城大小也是個人物,為我接納的弟兄慶賀,乃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若有人看不過,就是對你我兄弟二人的大不敬,我北衡會讓他明白,敢得罪你我兄弟二人的下場!”說道最后一句,北衡言辭間已是一片殺氣騰騰。
  陳汐很明白這句話的分量,北衡身為龍淵城第一勢力的太上長老,地位之崇高,修為之高深,罕有能與之并肩者,他說此話,倒也并非夸口。
  “不過,我覺得還是低調行事為好。”陳汐笑道,樹大招風,自己以后不可能長久受到北衡庇護,還是少招惹人嫉恨為好。
  尤為重要的是,陳汐并不愿被人當做弱者看待,一個人有一個人的路要走,若經常借助北衡的力量,那自己又跟那些背景深厚的二世祖有什么區別?
  借勢,終究是權謀之計。
  自身的強大,才是一個人生存下去的最強大的保證!
  “既然賢弟如此堅持,那我就簡易從事,不過該為你添置的東西,你可萬萬不能拒絕啊。”
  北衡活了不知多少歲月,豈看不出陳汐的心思?如此一來,他反而愈發欣賞起陳汐了。因為他不惜屈尊紆貴地結好陳汐,歸根究底,完全是看在那個神秘的美少年的情分上,希冀通過陳汐與之結下一段善緣。
  至于陳汐,僅僅是一個中間人的角色,他看在眼中,卻并無多大重視,然而此刻見到陳汐的堅持和做法,他這才發現,自己似乎小覷了這個小家伙,心態不自覺就變了許多。
  “那再好不過了。”陳汐笑道。
  “哈哈,走走走,我今日心情痛快,咱們兄弟當痛飲一番,不醉不歸。”北衡挽著陳汐胳膊,身子一晃,便即厲害湖心亭臺,朝湖邊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