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295 大道本源

陳靈鈞!
  或許也只有這個名字才會令如今的陳汐如此失態,因為這是他的父親,一個他成長至今都未曾相見過的男人。
  早在玄寰域時,陳汐也僅僅只是從九華劍派掌教溫華庭那里得知,父親陳靈鈞借助羽化圣土中的力量,冒著極大的風險潛渡進入到了仙界之中。
  不過從那時起,他便再未曾聽到過父親陳靈鈞的消息,直至如今。
  這些年中,他也時常想起,父親陳靈鈞究竟在仙界哪里,為何來到仙界之后,就再未曾聽聞過有關他的一絲消息?
  他也時常擔憂,擔心父親陳靈鈞不顧一切要救母親左丘雪,落入到左丘氏手中……
  而如今,靈白卻告訴他,父親陳靈鈞竟是出現在了那神秘的鴻蒙遺土中,這對陳汐而言,簡直就像耳畔響徹了一道驚雷,震得他心神失守,又是意外,又是激動,又是惘然,情緒復雜到了極致。
  是的,連他都沒想到,父親陳靈鈞不僅進入到了仙界,竟還進入到了那神秘的鴻蒙遺土中!
  父親他……究竟要去做什么?
  當意識到這個問題時,陳汐頓時清醒了不少,隱約感覺,父親陳靈鈞此舉,只怕也是在籌謀著些什么,而做這一切的目的,必然和營救母親左丘雪有關。
  而陳靈鈞這種策略和“曲線救國”沒什么區別,在自知單憑一個人之力無法抗衡和推翻左丘氏時,于是他選擇了另一種方式,前往鴻蒙遺土壯大自己!
  之所以如此推測,原因很簡單,因為現如今陳汐自己也同樣在做這樣的事情,和父親陳靈鈞唯一不同就在于,他選擇了道皇學院為立足壯大之地,而父親陳靈鈞則把目光放在了鴻蒙遺土中。
  接下來,陳汐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徹底恢復冷靜,然后再次問了靈白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
  “既然想要進入鴻蒙遺土,就必須破開那只有半步仙王層次才能打破的世界壁障,那么父親陳靈鈞又是如何進入其中的?難道他的修為已臻至半步仙王層次了?”
  對于此,靈白皺眉凝思許久,也沒給出一個答案,因為他也只是從踏天大圣那里得到了這個消息,具體緣由卻也是一無所知。
  這讓陳汐不禁有些失望,但他也清楚,除非自己親自見到父親陳靈鈞,否則只怕踏天大圣也無法給自己一個答案了。
  原因很簡單,踏天大圣也只是偶爾聽聞了有關父親陳靈鈞的消息而已,若是知道具體原因,他肯定不會隱瞞靈白,靈白也不會不告訴自己了。
  “三界要大亂了,現如今的鴻蒙遺土中,已經出現了動亂征兆。”
  接下來,靈白又一語驚人,道出一個駭人聽聞的秘辛消息。
  這讓陳汐心中又是一驚,詳細詢問緣由。
  “我聽踏天大哥的師尊說,三界大亂初始之地,必是鴻蒙遺土無疑,如今,鴻蒙遺土諸多區域中,災禍頻發,其內世界本源之力也開始出現了崩潰的痕跡……少則百年,多則千年,整片鴻蒙遺土就會全部崩潰,消弭于天地之間,徹底不復存在……”
  按照靈白說法,鴻蒙遺土中的諸多道統,都已坐立不安,開始尋覓自救之計,把目光都放在了仙界之中。
  換而言之,因為鴻蒙遺土正在發生的這場大變故,未來的日子里,那些被稱作“古仙人”的鴻蒙道統傳人,必將紛紛涌入仙界之中,影響到整個仙界的格局變化。
  畢竟,雖說那些鴻蒙道統的傳人稀少,可實力可無一不是強大之極,不乏仙王境的恐怖存在,這樣一股勢力涌入仙界,注定會給整個仙界格局帶來諸多變數。
  像如今的仙界,眾所周知的仙王境存在,才不過四位而已,而那鴻蒙道統中,可不止有一位仙王境存在。
  三界大亂!
  鴻蒙遺土崩潰!
  鴻蒙道統尋求自救,將目標選擇在了仙界中!
  一瞬間而已,陳汐就被這個消息震撼。
  要知道,鴻蒙遺土能夠在無垠歲月中延存至今,歷經了不知多少場天地劫難,可如今,在面對那即將爆發席卷于三界中的動蕩時,這片遺土卻再難以保存,有此也不難看出,這一次的三界動蕩的破壞力,絕對是前所未有,史無前例!
  “看來,以后留給自己修行的時間只會愈發緊迫了……大亂之前,神圣如草芥,仙魔如螻蟻,誰也無法幸免了,不過,只有力量越強,或許才能從中覓得一絲生機。”
  陳汐也聽聞過歷史上曾爆發過的諸多天地劫難,像蒼梧神樹和螞蟻至尊所歷經的劫難,像發生在百萬年前的神魔之劫……
  在這種波及三界的浩劫面前,誰也無法幸免,誰都要遭劫,而唯有力量越強,方才能爭得一線生機能夠幸存下來。
  至于力量不夠強的,早已被淹沒在滾滾歷史長河中,不復存在。
  “既然鴻蒙遺土遭劫,禍亂頻發,甄姑娘他們為何不和你們一道前來仙界?”陳汐猛地意識到一個問題,擰眉問道。
  靈白卻是笑道:“你不必憂慮,鴻蒙遺土想要徹底覆滅,也是需要時間的,更何況,此次大亂爆發,也是有著不少機緣出世,現如今不止是那些鴻蒙道統,就連仙界中一些大人物,都已把心思放在了那鴻蒙遺土中的機緣上。”
  “機緣?”
  “不錯,鴻蒙遺土可是保存至今最古老的一方世界,其中鴻蒙道統無數,有的道統雖早已覆滅,可卻留下了諸多機緣之地,其中可有不少機緣連仙王境存在都動心不已。”
  “原來如此。”
  陳汐這才明白過來,正所謂禍兮福之所倚,大亂爆發,對有些人而言是災難,可在有些人看來,卻意味著各種機運!
  ……
  總的來說,今天能夠和靈白、阿蠻、白魁三個小家伙重聚,對陳汐而言無疑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尤其是,他還知道了自己父親陳靈鈞的一些消息。
  至于鴻蒙遺土的大亂,距離陳汐太過遙遠,以他如今的修為層次,也根本無法去改變什么,多想無益。
  從那天起,陳汐的生活恢復波瀾不驚,平靜中卻充實無比,除了修煉,就是修煉,根本不敢浪費半點時間。
  上次在幻羅仙境中闖關,不止只是令他破開心中塊壘,宣泄了一通情緒壓力那么簡單,更是令他意識到了,起碼在內院中,單憑他那大羅中期的修為,還和不少弟子有著差距。
  例如像那闖關記錄位列通關石碑前九名的存在。
  若是和那炎雨?凌輕舞,鐵淵?葉唐相比,差距只怕會更大,不過陳汐倒是并不擔心什么,他才剛剛踏入內院而已,并且他的修為也才大羅中期而已,只要給他時間,想要趕上其他弟子的步伐也并非是遙不可及的事情。
  甚至,陳汐自信當自己踏足大羅后期那一刻,同輩之中,或許能與自己較量者,也只有那有著仙界六大驕陽稱號的存在了。
  當然,即便是在大羅中期,他的潛力還未曾徹底挖掘出來,像他現如今的修煉,大半時間在于錘煉修為,其余的時間則在凝練和參悟道意法則。
  像他如今所凝練的大道法則,攏共有五行、陰陽、風雷、星辰十種,至于其他如彼岸、沉淪、不朽、造化、湮滅、吞噬……等等大道奧義,皆都還未凝練為法則。
  而在他所掌握的大羅神紋中,除了天賜五行神紋之外,那空間神紋的參悟,也才打到第一個層次“空間振動”階段。
  在退一步說,像那陰陽魚王本命骨中蘊含的黑暗、光明兩種罕見大道奧義,以及其中的大羅太極神紋,也同樣需要他花費時間去參悟。
  道意、法則、大羅法則……每一步,陳汐都還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去參悟、凝練、而后方才能夠為自己所掌控。
  總之,在這段時間中,若非有緊要事情,陳汐幾乎將時間全部用在了修煉中。
  至于靈白、阿蠻、白魁、小星他們,除了修煉,就是在天行仙山上下玩耍,倒也并不寂寞。
  不知不覺,劇烈他上次在幻羅仙境中闖關,已經過去了一個月,而星辰世界中已經足足過去五個月時間。
  ……
  嗡~
  這一天,星辰世界中驀地一陣波動,猶如漣漪般擴散四周。
  腰脊筆直、神色肅穆盤膝而坐的陳汐霍然睜開眼睛,開闔之間,冷電閃爍,猶如宙宇星辰在其眼眸深處運轉,呈現出一股宏大浩瀚的氣象。
  而在其身體四周,則呈現出一副極為震撼人心的畫面。
  一半猶如白晝,光照天下。
  一半猶如永夜,深邃無邊。
  兩者互不侵犯,靜靜彌漫,釋放出一股宏大、輝煌,又幽邃、冰冷的氣勢,將這星辰世界都渲染為黑、白二色。
  黑暗,無光明不存。
  光明,無黑暗不立。
  這兩種大道奧義,本就是相輔相成,就猶如光照大地,必然會有陰影相伴,又像火燭搖曳,除了光暈,還有陰影。
  而如今,陳汐終于是從那陰陽魚王本命骨中,將這兩種罕見達到奧義參悟,徹底掌握為己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