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296 陳汐去哪兒

深呼吸一口氣,陳汐平攤右掌,一縷光明彌漫而開,圣潔、輝煌、耀眼,充斥著一股令人暖洋洋的好大力量。
  他心中一動,一柄玄靈階仙劍浮現而出,被其掌心的一縷光明籠罩。
  嗤嗤~
  下一刻,那玄靈階仙劍四周,驀地發出一陣顫粟,似被烈火灼燒了一般,劍身表面竟隱隱有了一絲要融化的痕跡。
  “光明所在,異端不存,其最大的威力,就在于凈化二字!”
  陳汐若有所思,凈化是光明獨有的可怖力量,滅殺萬邪,蕩除*、罪愆,威力奇大無比。
  他掌心一番,一縷光明消失,被一抹黑暗所取代。
  遠遠望去,這一抹黑暗就像從那夜幕中裁剪下來,是一種不摻雜任何雜質的黑,仿似能把人的靈魂都吞噬其中,給人以深邃無邊,黑暗無渡,毫無生機的冰冷心悸感覺。
  手掌在那仙劍上輕輕一抹,黑暗之力侵入其中,幾乎是剎那,那擁有玄靈階上品層次的仙劍,竟是靈性被毀了近一般,降低了一個品階!
  “黑暗所侵,生機不復,其最大的威力,就在于掠奪生機!”
  陳汐拿起那一柄仙劍審視許久,唇角也是泛起一抹滿意的弧度。
  在這星辰世界五個月的時間,他除了錘煉修為,就一直在參悟黑暗、光明兩種罕見大道,而今徹底掌握之后,這兩種大道所呈現出的威力,也是并未讓他失望。
  “接下來,就把他們一一凝練為大道法則之力,為凝練太極神紋做準備……唯一有些遺憾的是,距離沖擊大羅后期,卻依舊有著不小距離……”
  一想到自己的修為境界,陳汐不禁皺了皺眉。
  相較于上次在仙王墳冢內一舉輕易晉級大羅中期,這一次他沖擊大羅后期的進度明顯緩慢了不少。
  不過陳汐也清楚,自己在兩年前才晉級大羅境,如今已是大羅中期,這般修煉速度已足夠駭人了,想要再有所突破,除非再另有機緣,否則短時間內只怕也是難以破關晉級。
  “也不知那位點點姑娘究竟從哪里來的自信,如此肯定我一年之后必然可以晉級大羅后期了……”
  莫名其妙地,陳汐想起了那一次在仙不厭酒樓中遇到的那位神秘女子,當然,也想起了她手中的那一塊河圖碎片。
  “罷了,不管如何,距離一年之期還為時尚早,而我在星辰世界閉關,卻抵得上外界五年時光,還是極有希望晉級大羅后期的。”
  陳汐沉思片刻,就將這些雜念拋之腦后,長長伸展了一個懶腰,就起身離開了星辰世界。
  在星辰世界這五個月時間中,雖說境界未曾突破,但他的實力卻愈發精深渾厚,尤其是掌握了黑暗、光明兩種罕見大道之后,令得他的戰力也是水漲船高,提升了一個層次。
  而趁此機會,陳汐打算再前往幻羅仙境一趟,重新闖關,以測驗自己的戰力究竟提升了多少。
  不過,就在他剛離開劍廬洞府,就被一陣驚天戰斗聲所吸引。
  嗯?
  陳汐霍然抬頭,就看見在那天行仙山上空,正有兩道身影正在對戰,劍意刀光縱橫,八方云崩,戰況激烈無比,將蒼穹化作好大戰場。
  其中一人白衣勝雪,面容英俊冷酷,手持一柄純黑仙劍,舉手抬足之間,劍意破空,流竄八方,肅殺而無情。
  那人赫然是靈白!
  “厲害,這小家伙的修為只怕已擁有大羅后期層次,其對寂滅劍道的掌控也是愈發可怖了,已擁有大劍宗的威勢。”
  陳汐眼眸一瞇,閃過一抹訝然之色,渾然沒想到,這么多年過去,靈白的實力竟提升到了這般層次。
  而靈白的對手,則是一個粗獷青年,他濃密長發披肩,濃眉大眼,身影矯健,手持一柄足有五尺長的青色仙刀,刀光凌厲、肆意奔放。
  尤其是此人舉手抬足之間,莫不展現出一股橫掃八荒,腳踏六合的睥睨之姿,大有天下之大舍我其誰的霸氣,那等威勢,令陳汐也都心中一凜,這般人物,絕對不會是無名之輩了,那孟奇與之一比,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
  此人是誰?
  陳汐皺眉,卻是看見在天行仙山附近,也是立著不少身影在觀戰,其中赫然有青葉的身影。
  與此同時,青葉也是看見了陳汐,當即憑空一閃,已來到陳汐身邊,拘謹苦笑道:“陳汐師兄莫要憂心,那是葉唐師兄,見獵心喜,才忍不住與靈白切磋起來。”
  在這一個月中,和陳汐充當鄰居的青葉,也是早已知曉了靈白、白魁、阿蠻的存在,很清楚陳汐很在意這三個小家伙。
  “原來如此。”
  陳汐點了點頭,心中暗松了一口氣,把目光望向了半空中,道:“原來那位就是葉唐師兄么,實力果然了得,不愧是位列仙界六大驕陽行列的存在。”
  鐵淵?葉唐!
  這個名字他都不知道聽說過多少遍了,到得如今,這個名字也還在那紫綬金榜上位列第二名,聲名赫赫,威名震天。
  在內院八百大羅金仙境弟子中,絕對是數一數二的風云人物。
  青葉也是感慨道:“是啊,像葉唐師兄這般人物,早已踏足大羅境之巔峰,名頭之響亮,整個仙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說到這,他話鋒一轉,道:“不過,靈白也極為了得,他竟能和葉唐師兄一起切磋,這可不是尋常人能夠辦到的。”
  聲音中,已是帶上一抹驚詫,顯然,他也是沒想到,這個才只三寸高的小家伙,一旦進入戰斗狀態,竟會爆發出如此可怖的戰力了。
  陳汐微微一笑,看到靈白表現出的強大戰斗力,他何嘗不也如此?
  “哼,不打了,你這家伙一直留手,打著實在不痛快。”
  九天之上,靈白驀地一聲冷哼,竟是憑空一閃,離開了戰局。
  “哈哈哈,這次的確怪我,不過這里終究是潛修之地,而非戰斗之場,找個機會,我們尋覓一個戰場再交手也行,到時候必然不會如此拘謹。”
  葉唐隨手將自己那五尺長刀扛在肩膀上,仰天大笑,濃密長發飛揚,豪邁爽朗,自有一股灑脫豁達的風度。
  說話時,兩者身影已降臨在天行仙山上。
  “我的劍斷生死,滅仇敵,可不是拿來切磋用的,懶得理你。”
  靈白沒好氣瞪了對方一眼,然后看見陳汐,登時身影一閃,重新恢復三寸高的模樣,一躍跳到了陳汐肩膀上,道:“陳汐,趕緊攔住這個瘋子,不管認識不認識就找打,躲也躲不開,真是不可理喻……”
  聞言,在場不少觀戰的內院弟子都倒吸涼氣,這小家伙口氣也太大,居然敢罵葉唐師兄是瘋子?還……不可理喻?
  對于此,葉唐又是一陣大笑,顯得豪邁不羈,他打量了陳汐一番,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整齊的牙齒,道:“你就是陳汐師弟了,我聽說過你的名字。”
  “見過葉唐師兄。”
  陳汐拱了拱手,他能夠感受到,對方性情疏闊豪邁,不拘一格,宛如話本小說里的游俠兒般,頗具人格魅力。
  “你身邊這小家伙不錯,搞得我都像養一只仙寵了,哈哈哈。”
  葉唐促狹似地朝靈白眨了眨眼睛,見后者一副厭憎的模樣,他又是一陣大笑,顯然對靈白頗為喜愛。
  陳汐怔然,聳肩道:“這是我的同伴靈白,并非仙寵。”
  葉唐怔了怔,若有所思地看了陳汐一眼,旋即就笑道:“不錯,不錯,等陳汐師弟晉級大羅后期,咱們也打上一場,先告辭了,陳汐師弟以后若有什么事情,盡管找我就行了。”
  說罷,他已是灑然轉身而去,遠遠地,還都能聽到他那豪邁笑聲——
  “生來只與天比高,
  長鋒未銹戰不老。
  他年若登青冥頂,
  悲歡榮辱一聲笑……”
  聲音粗獷,飄蕩天地之間。
  “葉唐師兄這般秉性,著實豁達通透,快活灑脫,真乃世間奇男子。”陳汐雖只和葉唐寥寥一面,卻是一下子就喜歡上對方那不羈灑脫的性情了。
  “是啊,葉唐師兄曾言,人可以不長生,道可以不追求,但心卻不可以不自由。”青葉也是深以為然,神色間也是對那葉唐有著一絲敬服欽佩的味道。
  陳汐若有所思,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道途要走,而葉唐的道,或許就是自由之道,無拘無束之道。
  接下來陳汐辭別青葉,就轉身朝那幻羅仙境行去。
  “陳汐,我不如那葉唐。”
  路上,靈白突然開口,神色認真道,“和他對戰時,我已拼盡全力,可對方卻猶自有所保留,很了不起。”
  陳汐點頭道:“這也正常,葉唐師兄可是仙界六大驕陽之一,內院大羅境弟子中數一數二的人物。”
  “那你呢,能否擊敗對方?”靈白話鋒一轉,問道。
  陳汐這一次沉默許久,說道:“現在或許略有不如,但以后可不一定了……”說到最后,他那清俊的面龐上,也是涌出一抹難以言喻的睥睨自信之色。
  人生,不應驕傲自負。
  但,也不可以妄自菲薄!
  ——
  ps:第三更在凌晨以后了,等不及的童鞋洗洗睡,明天再看。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