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298 對手秦翎

時間如水流逝,晃晃悠悠,距離陳汐閉關破境已過去三個月時間,而在星辰世界中,則足足過去了將近一年半的時間。
  這段時間中,陳汐猶如一尊雕塑,沉靜不動,不斷借助蒼梧幼苗之力錘煉己身,根本未停歇半點時間。
  而就是在這種錘煉下,他那精、氣、神、氣機……乃至于整個體內世界,皆已達到一種巔峰沸騰的狀態。
  到得后來,他體內猶如響徹風云雷電的聲音,轟鳴陣陣,無不充盈著宏大的道韻氣息。
  而在其渾身每一寸毛孔中,則不斷噴吐金色神輝,煌煌耀眼,遠遠一望,他整個人宛如沐浴熾盛金輝中,光照整片星空。
  這是在蓄勢,因為陳汐的修道根基實在太過渾厚磅礴,想要破境而入更高層次,所需要的力量也更為龐大,否則也是難以撼動大羅后期這一道堅固壁壘了。
  蓄勢,就是為了等待某一刻一鼓作氣,爭鋒而上,一舉踏破那一道門檻,邁入全新的境界中!
  而為了做到這一切,陳汐已經耗費了整整一年半的歲月,若被其他大羅境強者目睹這一幕,非被驚傻掉不可。
  畢竟,單單為了破境而蓄勢如此之久,這等狀況可是罕見之極,這也從側面證明,陳汐那修道根基是何等之渾厚龐大,遠非尋常可比。
  最為重要的是,陳汐這種蓄勢的過程,直至現在依舊在持續著……
  ……
  在陳汐閉關這三個月時間中,道皇學院也是發生了許許多多事情。
  例如佛子真律一舉踏入紫綬金榜前十名,震撼學院,一時成為了學院內院中風頭最勁的一名弟子。
  再例如趙夢璃和姬玄冰雙雙刷新幻羅仙境通關記錄,前者位列第五,后者位列第六,而在他們之下的第七名,便是陳汐。
  換而言之,他們這一屆進入內院的新生,才用了不足一年時間,就有三人刷新了那幻羅仙境第三十七層和七十二層之間的通關記錄,這樣一幕,也是在學院中引起了莫大轟動,令得諸多教習和老古董都嘖嘖稱奇不已。
  也有人猜測,若是佛子真律前往闖關,或許也足以刷新一個通關記錄,但自始至終,佛子真律卻并未踏足那幻羅仙境一步,這個猜測也成了一個謎團,無法被證實。
  除了這些事情之外,最近才流傳開的一則消息,成為了整個學院最為關注的話題,那就是“七院論道會”。
  顧名思義,就是仙界七大學院弟子之間展開的論道切磋盛會。
  這也是一種延續下來的傳統,自七大學院屹立至今,每隔上一段歲月就會召開一次,由七大學院輪流舉辦,每一次參與論道的弟子,莫不是學院中最優秀的大羅境存在。
  召開這樣的論道會,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測驗年輕一輩弟子的實力強弱,從而起到激勵弟子努力修行的作用。
  不過隨著每一屆“七院論道會”的舉辦,這種傳統的味道也變了,變成了七大學院最優秀弟子之間一爭高下的角斗場。
  甚至,每一次論道會的結果,還會影響到七大學院的名譽,為整個仙界四千九百洲所熟知。
  而這一次七院論道會,則輪到了道皇學院來舉辦。
  和往屆不同的是,這一次七院論道會上,極有可能爆發驕陽之戰!
  因為傳聞說,那出身于長空學院的六大驕陽之一碧淵?萬劍生,也會參與到這一次的七院論道會中。
  碧淵?萬劍空!
  那可是比“炎雨?凌輕舞”“鐵淵?葉唐”“未央?木君臨”成名更早的驕陽,在六大驕陽之中,論及成名時間之早,也只有“鳶尾?左丘空”“九曲?軒轅青鋒”能與之比肩。
  尤為令人津津樂道的是,這萬劍空還是一名難得一見的大劍宗,甚至有傳聞說,他如今的劍道修為,已是臻至“劍神”之境!
  如今傳聞說這萬劍生參與到這一場七院論道中,不言而喻,能夠與之切磋的,也必然得是驕陽人物才行。
  而眾所周知,在七大學院中,也只有道皇學院的凌輕舞、葉唐同樣是驕陽人物,至于左丘空、木君臨,則并未曾在這七大學院中任何一個修行,自無法參與進來。
  唯獨軒轅青鋒比較特別,他曾通過考核進入道皇學院,然則只在學院中修行不足三年歲月,便辭去學生身份,返回了軒轅氏中,其中原因至今也無人能給出答案。
  但總之,軒轅青鋒躋身六大驕陽之列時,是在他離開學院近百年之后的事情了,同樣也不可能參與進來。
  簡單點說,這一次七院論道會上,如果萬劍生參與進來,那么他的對手必然會是凌輕舞和葉唐兩人中的一個。
  這可是驕陽人物之間的對決,自然為這一屆七院論道會添加了一個極為引人矚目的噱頭。
  除此之外,此次六大學院前來道皇學院,還有另一件事要做,那就是從道皇學院內院弟子陳汐手中,要回原本就屬于他們學院的至寶。
  像長空學院的玄黃葫蘆、苦寂學院的恨天印、大荒學院的青兜宮燈……
  這件事,也是引起了道皇學院一眾師生熱議,他們這才知道,原來在上次的域外戰場內院考核時,陳汐這家伙竟還干出了如此剽悍的事情,強奪了人家三件鎮院重寶,簡直霸道得讓人咂舌。
  總之,這一場即將在道皇學院舉辦的“七院論道會”,和往屆都不太一樣,有著太多令人期待的地方。
  甚至這一場盛會還未開始,有關它的消息就像長了翅膀一般,飛到了仙界每一個角落,成為蕓蕓眾生津津樂道的話題。
  當然,也吸引了四面八方不少修仙者紛紛朝斗玄仙城趕來,希冀在第一時間獲得有關這一場盛會的消息。
  畢竟,這可是七大學院的論道盛會,代表著年輕一代大羅境界的最高水準爭鋒,誰也無法忽視了。
  ……
  道皇學院,內院。
  一座茅屋,一曲清泉,一顆青松。
  這就是內院院長蚩蒼生的潛修之地,修建于一座低矮尋常的山丘之上,普通的有些寒酸。
  但蚩蒼生卻怡然自得,且從他成為內院院長那一刻起,此地就一直是他棲居之所,從未更換過。
  誰也沒法猜透這脾氣乖戾暴躁的老古董,這么做究竟是為了什么,他本人也從不說,總之,這老古董無論脾氣,還是行事作風,都透著一股古怪的味道,時間長了,人們反倒是習之以常了。
  此時,在那茅屋之前,蚩蒼生席地而坐,在他旁邊,竟也有兩人不顧儀態隨意坐在地上,赫然是內院首席教習王道廬和左丘泰武。
  “這次已經可以確定,長空學院的風老怪必然會帶著那萬劍生前來的。”
  王道廬沉吟片刻,開口道,“雖說這七院論道會是年輕人之間彼此切磋的盛會,不過那萬劍生若來,味道可有些不一樣了。”
  蚩蒼生嘿然冷笑道:“這還不明擺著嘛,風老怪那些老不死一直對咱們道皇學院不服氣,這次拎出這么一個小家伙出來,明顯是要給咱們道皇學院好看呢。”
  王道廬嘆息道:“話是這么說,不過那萬劍生的確是個了不起的年輕人,如今咱們學院中的凌輕舞外出游離,至今未歸,只怕也趕不上這一場盛會,能夠與萬劍生抗衡者,可就只剩下葉唐了。”
  說到這,他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相較而言,我感覺葉唐還是稍稍差上那萬劍生一絲,畢竟后者成名之時,葉唐才剛剛晉級大羅之境,如今這么多年過去,雖說葉唐已經具備和他比肩的能耐,可底蘊終究有些不如啊。”
  蚩蒼生聽完,不悅地掃了王道廬一眼,道:“我看葉唐就比那家伙厲害。”
  王道廬苦笑,知道這老家伙脾氣乖戾,最是護短,爭吵根本沒什么意義,于是他轉移話題,道:“按照規矩,七院論道會上,每個學院各自派出五名弟子參與論道,蚩兄認為,我們這次該派出哪五名弟子?”
  這一次,蚩蒼生皺眉沉吟許久,這才揮手道:“葉唐、青葉、真律、姬玄冰、趙夢璃,就他們五個了。”
  聞言,王道廬登時怔住,葉唐出戰他自是毫無疑問,可其他四人可就出乎他預料了,青葉為人拘謹靦腆,性情平和得甚至有些羞赧,自打進入內院,就未曾參與過任何一場戰斗切磋,如今卻要派他出場?
  雖說這青葉是你蚩蒼生的關門弟子,可他那種性格可根本不適合論道切磋啊?
  再說那真律三人,全部都是剛踏入內院的新生,雖說如今在內院大放異彩,可比之內院不少老生,底蘊依舊有些不足。
  如今,卻派他們這些人代表道皇學院參與七院論道會,可未免有些兒戲了。
  最為重要的還有一點,王道廬之前并沒說,但這時候也顧不得那么多了,直接道:“蚩兄,那六大學院可是直接點名,要讓陳汐參與到論道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