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299 空間之威

陳汐?
  蚩蒼生皺了皺眉,不悅道:“他六大學院點名要陳汐參與,我們就得照著做?他們也未免把自己太當回事了。”
  王道廬又是一陣苦笑,無奈道:“可這次你派幾個新弟子參與論道,終究有些不合適吧,萬一在論道中失利,可會影響到咱們學院名譽的。”
  蚩蒼生斜睨了對方一眼,枯瘦的臉頰上驀地閃過一抹睥睨之色,冷笑道:“我就是讓他們六大學院看一看,咱們就是派出新人,也照樣足以碾壓他們一頭!”
  王道廬微微一怔,旋即倒吸一口涼氣,萬沒想到,這老怪物竟打著這樣一副算盤,這若真成功的話,的確能狠狠打擊一下那六大學院的氣焰。
  可是……
  這終究還是太過冒險了啊!
  萬一失敗,對道皇學院的聲譽而言,同樣會產生不小的沖擊,那時候外界可不會管你派出的新人還是老將。
  “無論如何,陳汐必須出戰。”
  突然,那一直默不作聲的左丘泰武抬起眼皮,慢吞吞開口。
  見左丘泰武開口,那蚩蒼生眼眸一瞇,緩緩道:“左丘老兒,你不是在開玩笑?”
  顯然,他也是極為重視左丘泰武的意見。
  左丘泰武沒有直面回答,而是說起另外一件事:“這次六大學院有備而來,聽說其中有些厲害角色,可不遜色于那長空學院的萬劍生。”
  說著,他拿出一枚玉簡,遞了過去,“你們看看吧,上次縹緲仙山覆滅,太上教出動了一位仙王境強者,事后,我曾囑咐一些朋友前往查探,發現太上教的身影,可不止是出現在那縹緲仙山一個地方。”
  那一枚玉簡,正是陳汐曾機緣巧合之下目睹過的,其內記載著縹緲仙山覆滅,以及邪蓮被擊殺的經過。
  “你是說,這次六大學院前來,背后還有著太上教的影子出沒?”看完玉簡,蚩蒼生眼眸驀地閃過一抹駭人的神芒。
  王道廬神色也是變得嚴峻,提及太上教,讓他想起了一些過往歲月中的血腥傳聞,概括為一句話就是——“太上忘情,亦無情”!
  這個道統,或許對三界眾生而言極為神秘和至高,可對王道廬他們這些老古董而言,卻是很清楚,太上教從鴻蒙之初屹立至今的無數歲月中,不知給三界帶來了多少災禍。
  太上教奉行“無情”之道,認為天道本無情,若要求證大道之巔,當斬七情,斷六欲,不為情緒所動,不為情感所擾,如此才能掌控天道為己用。
  正因無情,方才肆無忌憚,行事無忌,為掌控天道,統轄三界,太上教在這無垠歲月中,不知掀起了多少血雨腥風,歷史上諸多天地劫難背后,幾乎都能尋覓到太上教的蹤跡。
  可直至如今,太上教卻依舊屹立于三界中,且地位崇高,能夠與神衍山、女媧道宮兩大道統抗衡,原因就在于,其道統根基也是可怖之極,遍布三界之中,根本不是尋常勢力能夠抗衡和鏟滅的。
  不過,自從百萬年前的神魔之劫爆發之后,太上教卻是不知何等原因收斂不少,許久未曾再現世,但只要有些閱歷的老古董都清楚,太上教還存在著,且一直在默默壯大著!
  而今,縹緲仙山覆滅,一尊來自太上教的仙王境強者現身于仙界中,這一切都像一個征兆,似預示著隱世許久的太上教將要重臨三界了。
  這絕對不是一個好消息!
  甚至王道廬在這一剎那,甚至懷疑在這三界動蕩即將來臨的時候,太上教難道又要出來攪風攪雨了?
  “雖無法確定,但應該如此。”
  左丘泰武回答的很平靜,蒼老的聲音中并無多少情緒波動。
  “據我得到的消息,那苦寂學院中,數百年前曾有一名秉性乖戾偏激的弟子被驅逐出學院,不過就在前些日子,此子卻突兀現身,成為了苦寂學院此次派遣參加七院論道會的關鍵人物。”
  “如不出意外,此子背后,必然有太上教的影子存在,唯一不確定的是,那苦寂學院是否也已……投入了太上教的陣營。”
  說到最后,左丘泰武眉宇間也是泛起一抹凝重。
  聞言,蚩蒼生的神色也是變得有些凝重,道:“這還真難說,那太上教最擅長的就是滲透和掌控,勢力和耳目遍布三界,若是說苦寂學院被其招納,也并不是奇怪的事情。”
  “這么說的話,此次的七院論道會可有些不簡單了啊,該不會那太上教要借助此事,幫助那六大學院打壓我道皇學院的名譽,從而達到某種不可言說的目的?”
  王道廬皺眉輕嘆。
  “不用多猜測,現如今鴻蒙遺土大亂,依我看來,那太上教的心思只會放在鴻蒙遺土中,而不會放在這點小事上了。”
  左丘泰武平靜道。
  此話一出,王道廬和蚩蒼生略一思忖,也皆都深以為然。
  “你剛才說的那小子叫什么名字?”蚩蒼生皺眉問道。
  “蕭千水。”
  “很厲害?”
  “應該不比萬劍生差哪里。”
  “這么說的話,即便派出陳汐,也似乎沒多大用處啊。”
  蚩蒼生萬沒想到,隨隨便便冒出來一個名叫蕭千水的混賬小子,竟會和萬劍生實力相差不大了。
  “但,陳汐必須出戰。”
  左丘泰武神色平靜,給出了蚩蒼生一個無法不接受的強大理由,“因為這是院長的安排。”
  蚩蒼生只是內院院長,而那位院長卻是整個道皇學院的院長,所以面對這種安排,他也根本無法拒絕。
  “為什么?”
  蚩蒼生忍不住問道。
  “那你為什么偏偏不讓陳汐出戰?”
  這次開口的是王道廬。
  蚩蒼生怔了怔,撓著亂糟糟的灰白長發道,訕訕笑道“我只是感覺,陳汐這小子如今的名氣已經足夠大了,再不讓其他弟子露一露臉,出一出風頭,非患上抑郁癥不可。”
  聽到如此奇葩的一個理由,即便以王道廬那寵辱不驚的心性,也差點忍不住翻白眼,這老東西,也太胡鬧了。
  “原因我并不清楚,但既然是院長的安排,想必自有深意。”
  左丘泰武說罷,便顫巍巍站起佝僂的身軀,轉身而去,“再過一個月,七院論道會就將開始,那場面太吵,老夫就不參加了。”
  說罷,他身影一閃,就憑空消失,根本就不給蚩蒼生和王道廬反應的機會。
  “這老東西,整個內院中就屬他隱藏最深。”蚩蒼生哼唧了一句,很是不滿左丘泰武說走就走的做法。
  “蚩兄,既然院長欽點陳汐要參加,你看那五個名額中,該把誰換下來?”王道廬問道。
  “就把青葉換下吧。”蚩蒼生想了想,最終嘆息道,“其實,你們都不清楚,我這徒兒本領可一點不差的。”
  “咳咳,蚩兄,若無其他事情……”
  見此,王道廬干咳出聲,也要閃人,但卻被蚩蒼生直接蠻橫打斷,“想走也可以,但我通知你,一個月后的七院論道會由你來主持!”
  王道廬神色一滯,苦笑道:“為什么是我?”
  蚩蒼生怪眼一翻,沒好氣道:“你還不知道我性格?一看見那六大學院的老家伙們,就忍不住想揍他們,萬一打起來怎么辦?”
  王道廬啞然,摸了摸鼻子,只能自認倒霉。
  “那……你說有關那蕭千水的事情,是否要告之葉唐他們五個弟子知曉?”王道廬沉吟道。
  “到時候提醒一下就行了。”
  蚩蒼生大大咧咧一揮手,道,“好了,趕緊走吧,這事兒就交給你了,只要不是和那六大學院的老東西干架,其他的事情別來煩我了。”
  “唉,你們這些家伙……”
  王道廬忍不住搖了搖頭,轉身而去。
  ……
  隨著時間推移,從仙界四面八方朝斗玄仙城內涌來的修仙者越來越多,人氣爆棚,熱鬧無比。
  而在道皇學院內,有關七院論道會的話題,也成了所有弟子和教習掛在嘴邊的話題。
  尤其是現如今,他們都已清楚了此次學院將派出葉唐、陳汐、姬玄冰、真律、趙夢璃五人參與到七院論道中,于是有關葉唐他們五人的議論,也是愈演愈烈,儼然成為了學院中最受矚目的五名弟子。
  “除了葉唐師兄之外,怎么其他四人都是新進入內院的弟子?讓他們參與七院論道,萬一失敗了該怎么辦?”
  當然,有人對這種安排表達質疑。
  “哼,瞎操心,學院老古董既然如此安排,想必也是極為肯定,葉唐師兄他們必不會在論道中輸掉了。”
  也有人反駁。
  “我很期待,葉唐師兄和那萬劍生之間發生對決,那可是驕陽之間的爭鋒,必然會是一場曠世之戰了!”
  更多的人對此次論道滿懷期待。
  總之,因為七院論道會即將舉辦,各種議論鋪天蓋地地發生在道皇學院的每個角落,所有人都在期待著,這一次論道,究竟會上演怎樣何等精彩的戰斗了。
  而與此同時,陳汐卻對這一切毫不知情,依舊在星辰世界中閉關,努力蓄勢,全身心陷入破境沖關之中……
  ——
  ps:“太上忘情”是《道德經》中的一句話,本意并非如我所述,不要較真。另外,今天嚴重卡情節,思路飄忽得一團亂麻,今天就2更吧,我要整理一下接下來的情節,明天會繼續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