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300 劍道爭鋒

也不知過了多久。
  盤膝坐在星辰世界中的陳汐心中一動,敏銳捕捉到了一絲晉級契機!
  這一絲契機來的如此突兀,又是如此漫長,令得他在星辰世界閉關沖關開始,直至如今已足足等候了將近兩年歲月,也足足蓄勢了兩年之久。
  而今,他周身氣機沸騰得猶如積蓄萬載力量的火山,渾身都如同燃燒著金燦燦的神圣火焰,彌漫出億萬丈神輝,將整個星辰世界照亮,宛如成為了那億萬星辰中最璀璨的一顆太陽。
  轟隆隆~轟隆隆~
  其體內,磅礴如淵的仙力沸騰,如九天驚雷在宙宇中激蕩,釋放出一股令人心顫的可怖氣勢,浩瀚無涯。
  那場景太過懾人,超出了同輩強者太多,令人難以置信。
  “給我破!”
  而就在捕捉到那一絲晉級契機的那一剎那,陳汐心中驀地一聲吶喊,似神魔怒吼,諸神大喝。
  轟的一聲,在其體內那磅礴的仙力猶如滾熱巖漿,決堤轟涌,在其周身咆哮滾蕩,所過之處,將他那一寸寸肌膚、一根根筋脈、一塊塊骨骸、一個個穴竅……全部浸染成赤金之色,猶如澆筑了一層最璀璨的金。
  這一股力量是如此浩大,如此恐怖,它們匯聚在一起,就像一頭頭怒龍大蟒在陳汐體內奔騰。
  而陳汐的神色也是在這一刻變得嚴峻凝重無比,堅毅如劍的眉宇之間,盡是一片果敢無畏、勇猛精進之氣魄。
  這是破關!
  一旦失敗,輕則受傷,重則魂飛魄散,即便是陳汐,也不敢有任何大意了。
  轟!
  體內,似有一道無形壁障阻隔,將自身與天地分開一道界限,而如今,陳汐體內那轟涌如洪流般的可怖力量,則在狠狠沖擊這一層壁障,欲要將其拍碎,震爛,而后長驅直入!
  如果換做尋常大羅強者,在這等力量沖擊之下,只怕早已輕易破開那一道壁障,但陳汐和他們不同,他的仙道根基太過渾厚,體內那一道壁障也是迥異尋常,堅硬得猶如捍天之壁,即便以陳汐那渾厚無匹的仙力,竟也是一時難以將其震開。
  并且每一次沖擊,陳汐體內就產生一股震天轟鳴,令得他神魂都在這種可怖沖擊中震蕩顫粟不休,眉宇間隱隱已是有著一抹痛苦之色升起。
  轟!轟!轟!
  這種沖擊持續不斷,似怒濤驚浪拍打,而隨著時間推移,陳汐神色間的痛苦之色則越來越多,身軀竟也開始顫粟起來。
  那種感覺,就好像其體內正有一股恐怖狂暴的力量在肆虐,欲要沖破其身軀束縛,釋放出來。
  痛!
  無比的劇痛!
  陳汐萬沒想到,自己還是有些低估了破關晉級大羅后期的困難程度,那種折磨簡直就像萬劍攢心,不斷重復著,刺痛著他渾身每一寸神經。
  但他卻不敢有任何一絲怠慢,努力保持著靈臺空明,因為一旦出現任何一絲紕漏,體內那恐怖洶涌的力量,就將徹底失控……
  最終,當陳汐感覺自己的心智快要被那無盡痛苦折磨的瀕臨崩潰時,只聽體內轟隆一聲巨響,那一道堅固無比的壁障硬生生被撼出一絲縫隙來。
  雖僅僅只是一絲縫隙,卻令陳汐頓時感到到一股難言的暢快,就像決堤的洪水突然沖破了閘口牢籠,那幾欲爆炸般的磅礴仙力終于找到了一絲宣泄的出口。
  千里之堤,毀于蟻穴,而當這壁障出現一絲縫隙時,已注定將被徹底打破,事實也正如此,隨著時間推移,那壁障缺口越來越大,涌入其中的仙力也是越來越多。
  而陳汐眉宇間那一抹痛苦之色也是逐漸恢復平靜,通體內外,渾身上下都有一股通透、豁達、循環如一,完整圓滿的氣息在彌漫。
  這種狀態一直持續了許久。
  體內,那轟鳴奔騰的聲音趨于平靜,那沸騰如燃燒般的氣機,化作活潑盎然的生機,彌漫全身,那顫粟不休的神魂,也是逐漸寧靜……
  而在其體外,卻是彌漫上一層柔和、圓滿、卻如大海般無垠浩瀚的濛濛金光,普照天地,光染九霄。
  遠遠一望,沉靜盤膝而坐的陳汐,這一刻竟被那金光映襯得神圣非凡,不染一絲塵埃雜質。
  通透無暇,內外如一!
  這便是大梵天之境,周身世界臻至圓滿,與天地萬物遙相呼應,宛如一體,也就是天地本我,我本天地之境!
  這一刻,在星辰世界閉關近兩年之久,憑借蒼梧幼苗之助,憑借一股無上大毅力,陳汐終于邁入了大羅后境!
  但這一切,并沒有結束……
  因為就在他晉級大羅后期那一剎那,整個神魂所有念頭,都似乎被一股無形力量所牽引,陷入一種晦澀力量的包裹之中。
  那一刻,他分明能感受到,自己的神魂就像浸泡在大道本源之中,靈魂都舒服得禁不住顫粟起來。
  道意、法則、大羅神紋……這一切歸根究底,都可以稱之為大道,來自于周天之內,維系著三界運行的秩序。
  簡單點說,道意就是詮釋大道的初級形態,法則是中等形態,而大羅神紋,則是詮釋大道的高等形態。
  這是一個由淺到深的過程,也是一種對大道本質不斷認知的過程,直至求索到大道本源盡頭,到那時,就可以稱作是佇足大道巔峰了。
  而此時此刻,陳汐卻感覺,自己雖未曾擁有佇足大道巔峰的能耐,但整個神魂卻是被一股大道本源力量所籠罩!
  但很快,陳汐就顧不得再思索,或者說,他已根本來不及思索,渾身就被一股晦澀、古老的本源道意涌入,徹底失去了所有念頭。
  唯獨在他識海中,那神秘的河圖碎片輕輕嗡鳴著,彌漫出一縷縷晦澀奇異的波動……
  ……
  大羅境之上,便是圣仙境。
  那是成神證圣的一個過程,脫離了“我”的范疇,是一個全新的層次,太古時期諸神爭霸,圣仙爭鳴,所具備的可怖力量,便是只有圣仙境之上強者才能擁有的。
  如今,陳汐修為破關晉級大羅后期,走到了大羅境的盡頭,其下一步,就將邁入成神證圣的道途上!
  而此時此刻,陳汐卻是在機緣巧合之下,觸動了河圖碎片,令得整個神魂被一股大道本源之力籠罩,是福是禍,或許早已注定。
  ……
  “靈白,陳汐師兄他……還沒一絲動靜么?”
  這一天,劍廬洞府外的崖坪上,青葉有些焦急,后天七院論道會就要開始了,可即將參與論道的陳汐至今卻閉關不出,哪能不讓人焦急了。
  這些天來,青葉都不知道來多少次了,可每一次都是無功而返,如今隨著七院論道會期限的迫近,也是令他也有些坐立不安了。
  “沒關系,大不了等后天七院論道會開始的時候,我替他出戰就行了。”靈白笑嘻嘻騎在小星背上,拿著一顆紅瑩瑩的仙果大口咀嚼著。
  青葉大驚:“這怎么行?”
  靈白反問道:“為什么不行?”
  青葉的小臉頓時皺成一團,愁眉苦臉的,也不吭聲。
  靈白沒好氣撇了撇嘴道:“好啦,逗你玩呢,等后天他再不出來,我去叫他就行了,肯定不會耽誤了那論道會。”
  青葉這才長松了一口氣,旋即又猶豫道:“這樣的話,不會打擾到陳汐師兄修煉吧?萬一發生些什么意外……”
  靈白認真點頭道:“聽你如此一說,還真有可能呢,潛修之時,最忌諱被驚擾到,輕則氣血逆轉,重則走火入魔,后果很嚴重啊。”
  青葉登時又著急了:“那該怎么辦?”
  正所謂關心則亂,換做尋常,青葉也不會如此的,畢竟像如此淺顯的道理,黃口小兒都懂得的。
  靈白撫摸著下巴,故作沉吟。
  “好了,靈白,不要再胡鬧!”
  就在此時,那劍廬洞府中,驀地傳來陳汐的聲音,旋即,一身杏黃道袍的陳汐,飄然從洞府中走了出來。
  “哪有胡鬧,我只是想看一看青葉會不會急哭了。”靈白嘻嘻一笑,就騎著小星跑遠處玩去了。
  “陳汐師兄,你終于出關了!”
  青葉驚喜,也顧不得靈白對他的調侃,朝陳汐拱手道,他渾然沒有發現,眼前之陳汐,周身氣息和以往所見大不相同。
  陳汐含笑點頭。
  當下,青葉沒有任何廢話,把那七院論道會的事情一一跟陳汐說了,最后才道:“如今名額已經定下,還望陳汐師兄能在后天晨時及時參加。”
  陳汐沉吟片刻,便即點頭應允下來。
  事關學院名譽,如今他又被點名必須參與,他又怎可能拒絕了,之所以沉吟,也是因為他本尊如今還未從那一股大道本源力量中恢復神智。
  不過如今,他已管不了那么多,大不了到時候前往星辰世界,將本尊喚醒就行了。
  沒多久,青葉便告辭離開,而陳汐也是轉身重新返回了洞府之中。
  “出了什么狀況?”
  甫一進入洞府,小鼎就開口問道。
  “按道理而言,本尊早在十天前就晉級大羅后期,可在突破的那一剎那,卻似乎是受到了河圖碎片的影響,活得了一道大道本源力量灌體,至今未曾醒來。”
  陳汐第二分身皺眉道。
  “什么?這混賬小子的福運未免太逆天了!”聽到那大道本源四字,以小鼎那淡然鎮定的性情,此刻也禁不住失聲驚呼出來。
  (cq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