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301 劇變連連

多謝本寂道長的打賞捧場支持~
  ——
  見小鼎如此驚訝,陳汐頓時明白,那大道本源力量必然非同尋常了,想想也是,從河圖碎片中噴涌而出的力量,又怎可能是尋常之物了。
  果然,小鼎接下來的話,很好地詮釋了這一點。
  按照小鼎說法,大道本源誕生于混沌之中,是三界諸天大道的源頭,所謂的三千大道,億萬小道,莫不是源自于大道本源之中。
  而大道本源的效用更是驚人,寥寥一句話就能概括——“神圣之路,皆從道源而來”。
  眾所周知,圣仙之境,分作兩種,一種乃是先天圣仙,一種乃是后天圣仙,其根本區別就在于,前者是憑借大道本源之力證道成圣,而后者,則只是純粹依靠自身修為晉級圣仙之路。
  先天圣仙,就是傳聞中的堪比太古神圣的存在,移山填海,摘星奪月,布道天下,法力無邊,威勢無量無窮。
  后天圣仙,則又被稱作“偽圣”,無論是掌控的力量,還是以后的道途之路,都是無法和先天圣仙相提并論的。
  當然,即便是后天圣仙,也不是大羅境存在能夠抗衡的,這等存在僅僅只是和先天圣仙相比時,存在著不可彌補的差距。
  可以說,從大羅境通往圣仙境的道途上,正因為是否掌握大道本源之力,而出現了兩種完全不同的境地。
  因為大道本源罕見稀缺的緣故,如今的仙界之中,近乎九成的圣仙境存在,皆都是后天圣仙。
  而能證道先天圣仙的,幾乎莫不來自于三界中的頂尖勢力中,像上古七大世家,像七大學院等等。
  因為也幾乎只有這等頂尖大勢力中,才保存有大道本源,其他人想染指都不可能。
  當然,三界中也不乏有些機緣之地存在大道本源,不過那可就要碰運氣了,屬于可遇不可求的存在。
  明白了這一切,陳汐也是暗自咂舌,倒是沒想到,自己才剛剛踏入大羅后期,就機緣巧合之下從河圖碎片那里獲得了一道大道本源之力,絕對算是一件意外之喜了。
  換而言之,以后他沖擊圣仙境界時,根本不必再花費精力去尋覓什么大道本源之力了,如此一來,自然要比其他人節約太多不必要的麻煩和時間。
  “好處必然不止于此了,那可是河圖碎片中孕育的大道本源,論及品相,必然也是最為純正古老的,那混賬小子這次可是撞了大運了。”
  小鼎又補充了一句,聲音中也是有著一絲羨慕一閃即逝。
  又一次被罵做混賬小子,陳汐不禁摸了摸鼻子,無奈苦笑道:“前輩,本尊就是我,你罵他,不跟罵我一樣么。”
  小鼎怔然,登時不再多言。
  而陳汐的第二分身則轉身進入到了星辰世界中。
  不過令陳汐沒想到的是,就在他剛進入的那一剎那,那一直陷入深層次靜修中的本尊也是清醒了過來。
  “看來,他不用你幫忙了。”
  小鼎開口。
  “他本來就是我。”
  陳汐沒好氣說道。
  “聽你聲音似乎對我有些不滿啊,看來還有充足的精力,既然如此,那就跟我重返九鼎世界,繼續修煉神冥九鼎身吧,唔,也是時候修煉第二重境界了……”
  小鼎聲音中透著一抹漠然。
  陳汐第二分身聞言,渾身一震,面色驟變,頓時想起了前些日子那極為不堪的慘痛經歷,以及小鼎為了磨礪自己,制訂的近乎苛刻變態的要求……
  他張了張嘴剛要拒絕,卻只覺眼前一花,直接被小鼎帶走了。
  ……
  星辰世界中。
  陳汐本尊睜開眼睛,如夢初醒,而后眼眸中殘留的一抹惘然之色,開始如潮水般一點點褪去。
  片刻后,他徹底恢復了神智。
  “沒想到,此次晉級大羅后期,還能汲取到一股大道本源之力了……”
  陳汐喃喃,說話時,他屈指一彈,嗡的一聲,一縷勁風破空,這一剎那,周圍空間猶如潮汐漣漪般波動起來,場景奇異無比。
  旋即,他手指再次一彈,這一次,周圍虛空猶如潮汐一般,發出嘩啦嘩啦的響聲,無形的空間之力在其中翻滾,起伏跌宕,化作一道空間潮汐。
  嘭!
  陳汐隨手丟出一件玄靈階仙器,剛一碰觸到那空間潮汐,就被瞬間齏粉爆炸,連同那粉末都被空間之力瓦解、化作無形!
  “果然,在汲取了大道本源之力后,令我對空間神紋的掌控,一舉越過了空間振動、空間漣漪兩個層次,達到了空間潮汐的地步!”
  陳汐眼睛一亮,振奮不已。
  之前被那一股大道本源之力灌體,令得他神魂浸泡于大道本源之中,而其所掌控的諸般大道奧義,也是得到了一種顯著提高。
  提升最為顯眼的,就當屬這空間大道了。
  同時,他所掌控的彼岸、沉淪、黑暗、光明四種大道奧義,也是全都凝練為了大道法則。
  至此,陳汐所掌控的大道奧義,已悉數達到了法則之上的高度,而這一切,皆都是那大道本源之力所帶來的好處!
  “怪不得連小鼎得知此事時,也會如此失態,這大道本源之力果然不是一般的強大,若非是河圖碎片,只怕我也不可能獲得這般機緣了……”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感受著渾身上下的全新變化,一瞬間就判斷出,自己如今所掌控的力量,較之以往,完全就是天和地的差別,不可同日而語。
  事實也正是如此。
  在修為上,他一躍晉級大羅后期,力量空前暴漲。
  在道意境界上,他獲得那來自河圖碎片中的大道本源之力后,也是有了顯著提高,在這等情況下,實力再不大幅度攀升那才叫怪事。
  “黑暗和光明法則可以配合陰陽法則,凝練為太極神紋,不過這彼岸、沉淪兩種法則,卻是不能再修煉了……”
  陳汐很清楚,彼岸、沉淪兩種大道法則,乃是組成輪回法則的關鍵,但如今還缺少一種終結奧義,所以這時候去凝練,也根本無法凝練出真正的輪回法則來。
  當然,最重要的是這輪回法則乃是禁忌之力,為三界諸天神佛所不容,一旦被人察覺,絕對是后患無窮。
  想當年第三任幽冥大帝何等通天的人物,可最終也是被那三界諸多大人物追殺致死,也正因這個緣故,陳汐暫時也根本不敢去惦念這等禁忌般的法則之力了。
  “七院論道會……我倒也看看那六大學院派出了什么人物,不過,想要從我手中拿回玄黃葫蘆等寶物,不付出足夠的‘誠意’可是行不通的……”
  又默默打坐了數天,感覺修為徹底穩固下來之后,陳汐這才長長伸了一個懶腰,便即長身而起,轉身飄然離開了星辰世界之中。
  ……
  這一天清晨。
  碧空湛藍,仙云裊娜,晨風輕柔拂動,松濤陣陣,青竹搖曳婆娑。
  今天便是七院論道會拉開帷幕的日子,七大學院年輕一代大羅境最頂尖弟子之間的論道,也將在今天展開角逐。
  熱鬧是必然的,甚至天還未亮,遠遠地都能聽到一陣喧鬧之音傳來,在整個學院中回蕩著。
  “陳汐,去哪兒?”
  當陳汐走出劍廬洞府那一刻,早已等候在那里的靈白、阿蠻、白魁、小星異口同聲,眼睛亮晶晶的,齊齊看向了他,帶著期盼之色。
  當然,白魁和小星是用吼的。
  陳汐聳了聳肩,沒好氣道:“明知故問,一起來吧。”
  然后,白魁和靈白齊齊跳在了小星身上,阿蠻伴隨著小星,一左一右伴隨著陳汐喜滋滋出發了。
  對這四個小家伙而言,今天之所以眼巴巴跟著陳汐前往參加七院論道會,目的很單純——看熱鬧。
  “陳汐師弟,好早,咱們一起吧,唔,小靈白也來了,要不要咱倆先切磋一場?哈哈哈……”
  路上,那葉唐的身影憑空而現,跟陳汐打了個招呼,就大笑著朝靈白眨了眨眼睛,一副促狹的模樣。
  今天的葉唐,濃密黑色長發披肩,身披一件寬松灰袍,那一柄足有四尺長的青色仙刀被他隨意扛在肩膀上,配上那深邃的眼眸,獨特的笑容,雪白整齊的牙齒,整個人舉手投足都流露出一股灑脫不羈的味道。
  這就是仙界驕陽人物鐵淵葉唐,瀟灑逍遙,猶如閑云野鶴,卻有一股獨特的野性魅力。
  “懶得理你。”
  靈白翻了個白眼,惹得葉唐又是一陣爽朗大笑。
  “葉唐師兄,聽說此次你的對手是碧淵萬劍生?”陳汐向葉唐見禮之后,直接微笑問道。
  “管他呢,只要對手實力能讓我滿意就好。”
  葉唐滿不在乎笑了笑,旋即又皺眉想了想,就笑著拍著陳汐肩膀,說道,“陳汐師弟,聽聞你劍道修為不錯,若是對上萬劍生那家伙,可一定不要留手,給我狠狠揍他一頓。”
  陳汐摸了摸鼻子,苦笑道:“葉唐師兄似乎對我很自信啊?”
  葉唐一巴掌拍在陳汐肩膀上,大笑道:“那是當然,你是我葉唐的師弟,我自然看好你!”
  陳汐啞然,倒是沒想到,葉唐竟會給出這樣一個理由,不過……葉唐這話卻讓他感覺很舒服,這才叫師兄弟,宛如自家人一般。
  交談之間,演道院已是近在眼前,此次的七院論道會,就將在演道院中展開!
  ——
  ps:凌晨會加一更,等不及的兄弟姐妹明天看哈~
  (cq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