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302 太上教徒

今天的演道場熱鬧非凡,喧囂一片。
  雖是清晨,但那偌大的演道場中,早已是人影幢幢,不止是學院中的教習、學生大多匯聚于此,其中還有著不少來自其他六大院的觀禮之人。
  放眼一望,到處都是黑壓壓的人頭,人氣爆棚。
  作為仙界最受矚目的一場論道盛宴,此次由道皇學院來舉辦的七院論道會,也是受到了整個仙界的關注。
  現如今,就連那斗玄仙城中,都擁滿了來自四面八方的修仙者,他們雖無法親臨現場,但卻可以第一時間獲知發生在論道會上的情況,也算是近水樓臺先得月。
  這是仙界年輕一代大羅境頂尖強者之間的交鋒,更是七大學院弟子之間又一次的爭鳴和較量,影響力自是非同尋常。
  尤其是,這一次的七院論道會上,有可能爆發一場驕陽對決,這等曠世之戰,又有誰肯眼睜睜錯過?
  ……
  當陳汐和葉唐剛一抵達演道場,一股喧囂的聲浪就撲面而來,各種議論聲鋪天蓋地響起,顯得熱鬧無比。
  陳汐目光一掃,發現今天的演道院,和往日頗不一樣,在那蒼穹半空中央位置,竟是有著一座足有萬畝范圍的浩大擂臺。
  這座擂臺,通體漆黑,彌漫著一股古老滄桑的氣息,顯然,待會即將開始的論道會,就將在這擂臺上拉開帷幕。
  在那擂臺東西兩側,各自漂浮著一朵朵祥云,祥云之上盛放著桌椅、案牘、各種瓊漿仙露、四時鮮果。
  擂臺東側祥云之上,是那道皇學院的位置,也就是東道主之位,在論道開始時,參與此次論道的弟子就會在其上待命。
  西側,則是六大學院的位置,六大學院的帶隊教習,和參與此次論道的弟子,同樣會在論道之前,在其上待命。
  至于其他觀禮的賓客、以及學院內的學生和教習,則只能呆在祥云之下,隨便找個位置來觀摩這一場盛會了。
  除此之外,陳汐還注意到,在那半空中的擂臺南側,竟是矗立著一口九丈高的古老青銅大鐘,那赫然是爭鳴道鐘!
  早在陳汐歷經三輪考核初次踏入道皇學院時,就曾目睹過此鐘。
  此鐘取“百家爭鳴”之意,乃是太古器皇取混沌頑鐵,親自為道皇學院打造,本身就是一件唯有仙王境存在方才能掌控的太虛階仙寶!
  此鐘功效也很簡單,鐘聲一響,震蕩天地,不止是道皇學院內能夠清楚聽到,整個斗玄仙城內任何一個角落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顯然,此次為了這七院論道會,道皇學院也是拿出此寶,要向外界宣揚這一場浩大盛事。
  “看來,這次學院也是信心十足啊。”
  看見爭鳴道鐘這一刻,陳汐不禁啞然。
  接下來,他囑咐了靈白他們一句不要亂跑,就跟著葉唐一起,朝那半空中擂臺東側的祥云上掠去。
  “快看!葉唐師兄和陳汐一起來了!”
  “哈哈,陳汐果然出關了,我就知道他這個這家伙不會錯過這般盛事的。”
  “可惜,凌輕舞師姐外出歷練不在,否則這一場論道會上,咱們道皇學院絕對十拿九穩的碾壓其他六大學院。”
  “不錯,我其實也有些擔心,畢竟此次代表咱們學院出戰的,除了葉唐師兄之外,其他四位都是新入內院的弟子,雖說天賦無雙,可比之其他六大院的老牌強者,也是欠缺一些火候啊。”
  “別杞人憂天了,學院老古董既然如此安排,必定有充足把握,我們只需安心觀戰就行了。”
  當看見陳汐和葉唐聯袂現身,朝那祥云上飛馳而去時,現場原本就喧囂的氣氛就像炸開了鍋,道皇學院的學生紛紛激動不已,為兩者吶喊助威,聲浪震天。
  有此也可以看出,無論是葉唐,還是陳汐,現如今皆都已成為了道皇學院中最受矚目的風云人物。
  “你們倆來了。”
  祥云之上,王道廬捻須含笑,迎了過來。
  “見過王教習。”
  陳汐和葉唐拱了拱手。
  王道廬笑道:“不必多禮,再過一炷香時間,論道就要開始,在這之前,你們還是先了解一下論道規則。”
  說著,他袖袍一揮,就將兩枚玉簡分別隔空遞給了陳汐和葉唐。
  陳汐也不再客氣,盤膝坐在一處案牘后方,細細打量著手中玉簡。
  此次的七院論道會,攏共分作了三輪。
  第一輪,七大學院各自派出己方的五名弟子一一抽簽,選擇對手,于擂臺上對決爭鋒,勝者進,敗者退。
  由于是三十五人,抽簽結果中,會有一名幸運弟子不必參與對決,就可以直接進入第二輪論道。
  這也正常,所謂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畢竟,連沖擊仙王境界可是都有著“無氣運,不成王”的說法。
  對修仙者而言,氣運自然也是和天賦、根骨、修為一樣,是自身實力的一種。
  第一輪論道,會淘汰掉十七名弟子,由剩余的十八名弟子進行第二輪論道。這一輪論道,同樣采取抽簽的方式對決,將淘汰掉九名弟子。
  第三輪論道,則是重頭戲了,由剩余的九名弟子之間自由論道,無論是誰,皆都可以向另外之人發起挑戰,能夠堅持到最后者,為此次論道會的魁首!
  是的,七院論道會不排名次,只選拔出最終獲勝之人。
  目睹其中規矩之后,陳汐不禁若有所思,按照他的經驗,最困難的自然是那最后一輪論道。
  九名弟子自由論道,若想脫穎而出,堅持到最后可極為不易。
  這時候,佛子真律、姬玄冰、趙夢璃三者也是紛至沓來,各自從王道廬那里領取了一枚玉簡,了解了一番論道會上的規矩。
  “規則很簡單,但你們要記住,前兩輪論道之后,務必要抓緊時間恢復體力,因為這論道會一旦開始,可是不會再給任何人充足的恢復時間的。”
  見陳汐他們都了解了論道會規矩,王道廬這才認真囑咐了一句。
  陳汐等人聞言,皆都暗暗點頭。
  “不過你們也不必緊張,在往屆論道會上,我道皇學院子弟莫不能碾壓其他六大學院一頭,他們那些弟子,即便修行時間再久,也遠遠不可能會是你們對手了,畢竟,時間可不能衡量一名弟子的能耐。”
  王道廬微微一笑,言辭間透著無比自信。
  當然,這句話是傳音說給陳汐他們聽的,畢竟在這大庭廣眾之下,若被其他六大學院聽到,反倒顯得道皇學院太過驕狂了。
  鐺~~鐺~~
  一陣清越悠揚的鐘聲倏然響徹全場,頓時之間,那演道場中喧囂的聲音頓時被壓制,全場變得安靜下來,鴉雀無聲。
  “走吧,去跟六大學院的弟子認識一下,而后就開始抽簽論道。”
  見此,王道廬大袖一揮,帶著陳汐他們五人,倏然離開那祥云之上,落在了中央擂臺之上。
  與此同時,在另一個方向上,也是有著一道道偉岸身影騰空,幾乎是和王道廬同一時間,抵達在了那擂臺上。
  這些身影,自然是云嵐、風川、道玄、大荒、苦寂、長空六大學院的帶隊教習和學生。
  “哈哈哈,道廬兄,不知道此次你們道皇學院準備了些什么彩頭,不如先說出來讓我等開開眼界?”
  陳汐剛在陳汐一立足,就聽到一陣沙啞大笑聲傳來,而后,一個面容陰冷,高大偉岸,頭發雪白,身穿一襲青色道袍的老者大步而來。
  在他后方,還跟著五名弟子。
  “這是風老怪,長空學院的一位首席教習,輩分極高,性情頗為霸道,是和咱們內院院長蚩蒼生同一輩分的存在。”
  陳汐耳畔,傳來姬玄冰的傳音,令得他這才恍然,這一行人皆是來自長空學院。
  旋即,陳汐就注意到,一道如電般鋒利的懾人目光倏然掃視而來,從自己身上冷颼颼刮過,最終落在了葉唐身上。
  那目光鋒芒乍現,宛如利劍蓄勢待發一般,森寒冰冷,咄咄逼人,顯得極為強勢凌厲,這讓陳汐微微有些皺眉,抬眼望去。
  就見那目光主人是一名高瘦青年,身穿裁剪得體的黑衣,一頭烏發梳理得一絲不茍,露出一張白皙冷峻的面容。
  他背負著一柄帶鞘仙劍,血紅劍穗飛揚,雙臂環保于胸前,整個人隨意一立,就像一柄鋒芒沖霄的利劍般,釋放出可怖的劍意,顯得肅殺冷厲之極。
  碧淵萬劍生!
  不用姬玄冰介紹,陳汐就一下子判斷出,對方必然是那位仙界六大驕陽之一的萬劍生無疑。
  因為其身上的氣勢,遠超尋常,肅殺、冷厲、咄咄逼人,整個人恰似一柄千錘百煉的寶劍,雖不動,卻自有一股迫人的森寒之意。
  這種氣勢雖和葉唐不同,但卻各擅勝場,明顯是同一級別的存在。
  而反觀萬劍生旁邊其他四名長空學院弟子,論及氣勢都是比之那萬劍生略有不如。
  與此同時,陳汐也是注意到,葉唐那一對深邃的眼眸驟然變得明亮,和那萬劍生的目光彼此對視著,唇角不經意掀起一抹不羈飛揚的灑脫笑容,燦爛無比。
  這一刻,一股難言的氣息,在他們二者之間匯聚,似龍虎相遇,驕陽相逢,雖未曾動手,但他們彼此的氣機,卻于此刻摩擦爭鋒!
  ——
  ps:這一章為點點童鞋加更,距離月末僅剩三天,強烈呼喚一下月票~~明天會努力加把勁,爭取4更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