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303 驕陽對決

感謝兄弟“ychenhwang”和妹紙“lyn123456”的打賞捧場~對,我終于后知后覺地知道lyn童鞋是妹紙了~~
  碧淵?萬劍生。
  鐵淵?葉唐。
  這兩位仙界公認的驕陽人物,于此刻相遇,頓時牽動了彼此氣機變化,雖無聲,卻令得附近眾人心中皆都莫名其妙一陣心悸。
  對于這種變化,陳汐神色卻是平靜如故,因為這種巔峰強者之間的氣機交鋒,對如今已晉級大羅后期的他而言,就像清風拂山崗般,根本影響不到他絲毫。
  “彩頭?呵呵,諸位且拭目以待,必然不會讓大家失望了。”
  就在此時,王道廬郎笑開口,音含道韻,震蕩八方,無形之中,也是將葉唐和萬劍生彼此交鋒的氣機給沖散。
  萬劍生見此,眼皮一垂,收斂目光,就像一柄絕世寶劍入鞘,身上彌散的那一股肅殺、冷厲、咄咄逼人的氣勢也是消失不見,平靜若一泓湖水。
  氣息隨心,收發自如!
  陳汐心中不禁訝異,這萬劍生不愧是仙界六大驕陽之一,光是對自身氣機的掌控中,就能看出其實力有何等強大。
  與此同時,葉唐也是灑然一笑,拎著一個酒葫蘆仰頭大口喝起來,烏黑長發飛揚,豪邁不羈。
  “道廬兄既然如此說,我等可是很期待啊。”那風老怪微微一瞥陳汐他們五人,就輕笑一聲,威猛的臉頰上浮起一抹意味深長之色。
  “我也很期待。”王道廬笑了笑。
  這時候,其他學院的教習、學生也都匯聚了過來。
  王道廬在含笑和其他六大學院的教習寒暄,而各大學院的弟子之間,也都在相互打量審視著,目光中隱含敵對爭鋒之意。
  “陳汐你看,這六大學院的弟子果然和往屆一樣,全都將我們道皇學院視作了敵對目標,看向咱們的目光都恨不得寫上‘挑釁’二字。”
  一旁,姬玄冰輕笑傳音給陳汐。
  陳汐點了點頭,他同樣也注意到了這一幕,不過他可沒心情拿目光和其他人交鋒挑釁了。
  這時候,突然一道陰冷尖利的聲音響起:“哼,這次論道會可是和往屆不一樣,道皇學院的同道們,你們可要小心一些!”
  聽到如此挑釁十足的話,眾人皆都微微一怔,順著聲音望去,就看見在那苦寂學院的陣營中,一名綠袍男子傲然負手而立。
  他面容狹長瘦削,嘴唇薄而蒼白,眼眸細長,泛著如電般的懾人冷光,渾身都彌漫著一股令人心悸的暴戾氣息,冰冷而無情。
  見道皇學院等人的目光朝自己看來,這綠袍青年森然一笑,露出一口鋒利而雪白的牙齒,聲音陰冷而尖利,緩緩說道:“這一次,我蕭千水要扭轉以往格局,在你們道皇學院的地盤上把你們一一擊敗,奪得魁首之位!”
  一字一頓,平靜中透著一股滲人的陰冷氣息,仿若被陰暗中的毒蛇盯住,令人渾身都不自在。
  這自稱蕭千水的綠袍青年,并未遮掩自己的聲音,不止是擂臺上一眾老古董和弟子都聽得清清楚楚,就連那擂臺下方的眾人也都聽到,頓時之間,全場嘩然。
  “這家伙是誰?好大的口氣!”
  “蕭千水?哼,一個無名之輩罷了,他以為他是誰?”
  “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居然敢在咱們地盤上如此挑釁,這家伙還真是欠揍啊。”
  “你們聽說過這家伙嗎?”
  議論聲沸沸揚揚,響徹全場,道皇學院一眾弟子都是動怒不已,卻極少有人能認出那人身份。
  而在擂臺上,葉唐他們皆都一怔,并未動怒,只是感覺有些好笑,這混賬還真是大言不慚啊!
  “姬兄,你可認得此人?”陳汐皺眉,卻是隱約感覺出一絲不妥的氣息,那蕭千水表現得太平靜和鎮定,看起來并非虛張聲勢。
  尤其是,陳汐敏銳注意到,對于蕭千水此話,那苦寂學院的一眾弟子皆都神色如常,似乎并不感覺什么,就連那苦寂學院帶隊的一位老古董也只是笑了笑,卻并未去呵斥,或者說些什么。
  這一系列的細節,都讓陳汐嗅到一絲迥異于常的味道,皺眉不已。
  “不認識,若是苦寂學院的有名之輩,我定然是認得的。”姬玄冰搖頭,旋即似意識到什么,挑眉道,“聽你如此一問,我也感覺有些古怪,這可是七院論道會,受整個仙界矚目,苦寂學院定然不會派出一個白癡來參戰的……”
  說到這,姬玄冰也意識到,這名叫蕭千水的綠袍青年出現的可有些太突兀了。
  陳汐瞥了一眼葉唐、佛子真律、趙夢璃三人,發現他們也都似意識到了有些不妥,神色間有著一絲疑慮。
  “看來,這蕭千水極有可能是那苦寂學院準備的一個殺手锏了?不過,論道會還沒開始,這家伙卻直接發起挑釁,未免太沒耐性了……”
  陳汐若有所思,但很快就搖了搖頭,不再多理會對方。
  而與此同時,王道廬掃了那綠袍青年一眼,想起了那天左丘泰武所說的一些秘辛,眉頭不易察覺一皺。
  “你們要小心這個蕭千水,按照我得到的消息,其實力應該和那萬劍生不差多少。”
  下一刻,陳汐、葉唐他們五人耳中,同時響起了王道廬的傳音,“此事背后可能有太上教的影子,務必要當心了。”
  聞言,陳汐等人皆都心中一凜,這絕對是個驚人消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苦寂學院弟子,卻擁有堪比萬劍生的實力,這的確足以令任何人動容。
  若如此,還不至于令陳汐太過吃驚,真正令陳汐動容的是,此事背后竟牽扯到了太上教!
  要知道,九華劍派開派祖師混沌神蓮的隕落,以及邪蓮的死亡,都和太上教有著莫大關系,對于這個三界至高道統,陳汐從心底都有一股厭憎和仇恨的情緒。
  但陳汐卻還是沒料到,在這七院論道會上,竟會有太上教的力量出沒!
  “看來,這蕭千水或許就是太上教安插在苦寂學院中的棋子了?怪不得敢如此大言不慚……這次,相較于那萬劍生,我倒是寧愿和這家伙成為對手了!”
  陳汐眼眸微微瞇著,目光深處隱隱有著一抹冷冽寒流在涌動。
  “現在,就開始抽簽吧。”
  就在陳汐沉思之際,王道廬也是朗聲開口,頓時令在場所有人精神一振。
  此次七院論道會,終于要開始了!
  接下來,王道廬袖袍一揮,出現了一個黃銅轉筒,轉筒內共有三十五支玉簽,除了其中一支玉簽是空白之外,其他三十四支玉簽表面,分別篆刻著從一到三十四這些數字。
  待會抽簽時,所抽中玉簽上的數字,首位相對,便是對手了。
  例如抽中一號玉簽的對手,就是抽中三十四號玉簽的弟子,二號玉簽則對應三十三號玉簽,依次羅列。
  同時,玉簽上的數字,也是代表著出場順序,從一號到十七號,共分做十七場論道切磋。
  而抽中那唯一的一支空白玉簽的話,就可以不用參與第一輪論道,直接晉級。
  值得一提的是,那黃銅轉筒頗為神妙,抽簽時,各自學院的弟子,是不會抽到自家學院弟子為對手的。
  換而言之,各個學院弟子抽簽所選擇的對手,只可能是另外學院的弟子。
  嗡~
  王道廬隨手一拋,那黃銅轉筒滴溜溜懸浮起來,在半空中嗡鳴不休,三十五支玉簽嘩啦啦響動不休,被一層無形力量籠罩,能夠徹底隔絕任何查探。
  “我先來!”
  那蕭千水大步上前,隨手一招,就從中抓出一根玉簽,略一查探,不禁皺眉不已,“怎么是空白玉簽……”
  此話一出,全場都是一陣愕然,這家伙的運氣未免太好了吧?
  尤為令人無語的是,這家伙明明抽中了空白玉簽,卻居然一副極不情愿的模樣,簡直是太欠揍了!
  “沒辦法,運氣太好了,這一輪只能先饒過你們一次。”蕭千水拿著玉簽,朝陳汐等人森然一笑,就轉身負手而去。
  “哼!別讓我遇到!”姬玄冰皺眉,極為看不慣此人。
  葉唐哈哈一笑,拍了拍姬玄冰肩膀:“稍安勿躁。”
  隨著蕭千水抽簽完畢,其他弟子也都紛紛上前,開始抽取玉簽,倒并沒有人去爭奪,因為早晚去抽簽其實結果都一樣,沒什么便宜可占。
  很快,抽簽完畢。
  令陳汐微微一怔的是,自己竟是抽到了一號玉簽,也就是說第一輪論道的第一場切磋,將發生在他和那抽中三十四號玉簽的弟子之間。
  而那名弟子名叫秦翎,來自長空學院!
  一想到長空學院,陳汐不禁笑了,這可是他的老對手啊,早在域外戰場考核時,他可曾殺了不少長空學院的混賬弟子。
  而葉唐、佛子真律、趙夢璃、姬玄冰四人也頗為幸運,雖抽簽順序不同,但卻并沒碰上碧淵?萬劍生。
  換而言之,葉唐想要和萬劍生對決,起碼要等到后兩輪論道了。
  鐺!
  一聲鐘鳴響徹九天,宣告著七院論道會在此刻拉開了帷幕!
  擂臺上,眾人早已退散離開,除了陳汐和秦翎之外,已是再無一人,兩者彼此遙遙對峙,頓時吸引了全場所有目光矚目。
  ——
  PS:第二更10點半左右,今天月票很給力,熬夜也會搞定4更!拜謝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