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304 斬臂而去

蒼穹之下,萬畝擂臺之上。
  陳汐和那秦翎遙遙對峙。
  這一刻,全場寂靜無聲,無數道目光齊刷刷落在了那擂臺之上,不愿錯過任何細節了。
  因為這是七院論道會的第一場對決,最重要的是此次出手的,是如今名震天下,在整個仙界都家喻戶曉的道皇學院風云弟子陳汐!
  這樣一位在仙界如彗星般崛起的后起之秀,沒有誰敢忽略了。
  包括那其他六大學院的教習和弟子,因為早在上次域外戰場那一次考核中,陳汐可是力壓群雄,殺了他們不知多少弟子,更是搶了他們數件古仙寶,他們又怎可能忘了這個心狠手辣的年輕人?
  ……
  擂臺上,陳汐在打量此次的對手。
  這是一名身姿健碩,骨骼粗大,極為威猛的青年,他長發扎成馬尾,飄曳于腦后,手中隨意把玩著一柄精巧斧頭,渾身都透著一股利落、強勢、沉穩的氣勢。
  尤其是他那周身氣息,渾厚如接天山岳,給人一種不可撼動的大氣魄。
  此人,就是秦翎。
  按照之前陳汐所了解,秦翎在長空學院年輕一代中的地位,絕對可以位列前三,雖比不得仙界六大驕陽那般耀眼,但也是極為不容小覷。
  當然,這一切對陳汐而言,都并不算什么,甚至無法令他心境產生任何一絲的波瀾。
  畢竟現如今的他,在星辰世界足足閉關兩年歲月,不止晉級大羅后期,更是獲得了河圖碎片相賜的一股大道本源之力,自身實力早已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較之以往已不可同日而語。
  在陳汐打量秦翎的同時,后者也在打量他。
  半響后,秦翎唇角突然泛起一抹冷峭弧度,沉聲道:“上次在域外戰場的事情,你應該不會忘記吧?”
  陳汐點了點頭,隨口道:“殺了一些該殺的混賬,奪走了一些該奪走的寶物,怎么,你有什么意見?”
  秦翎臉色一沉:“殺人!奪寶!這般行為何其殘忍血腥,你竟還洋洋自得,簡直是恬不知恥!”
  陳汐笑了,道:“這位朋友,此次可是七院論道,你若是要追究舊事,私底下盡可以來找我,現在說這些,可有些大煞風景了。”
  見陳汐如此一說,那擂臺四周觀戰的道皇學院一眾師生頓時一陣哄堂大笑,有人甚至大聲嚷嚷道:“還打不打了?不打就認輸,別耽誤陳汐師兄的時間!”
  “對!大家時間都這么寶貴,可不是來聽你廢話的!”
  不少人也都紛紛附和出聲。
  秦翎皺了皺眉,臉色微微有些難看,一對眸子中寒光彌漫,整個人氣勢陡然轟鳴,沉凝厚重中透出一股狠戾肅殺的氣息。
  “陳汐,你不感覺這次論道讓我第一個遇到你,是老天賞賜的機會嗎!這一次,我不但要擊敗你,更要為我那些逝去的師弟報仇!”
  秦翎驀地一聲大喝,腳掌狠狠一踏地面,整個人渾身釋放洶涌神輝,猶如一尊含怒出手的神祗般,朝著陳汐暴沖殺來。
  轟!
  他人剛一出動,掌間那一直把玩的一柄精巧小斧驀地暴漲,竟是剎那間化作一丈長,斧面似一輪殘月般,流淌出億萬紫色神芒,所過之處,將虛空都砰砰砰碾碎爆炸,氣勢駭人之極。
  看見這一幕,那原本還對秦翎嘲笑不已的眾人皆都心中一凜,收斂笑容,神色也是變得認真起來。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秦翎這一刻所展露出的氣勢,浩瀚強勢,勇猛強勢,透著一股鐵血般的懾人氣息,這般威能,就是擱在道皇學院內院中,也足以躋身紫綬金榜前二十名之列了!
  “秦翎不錯,那陳汐雖名聲在外,但終究才剛進入道皇學院內院,想要和秦翎對抗,可有些底蘊不足啊。”
  擂臺西側,祥云之上,風老怪含笑捻須,暗暗點頭不已。
  他也聽說過陳汐名字,拋去那些光耀的名聲不談,這小家伙也不過是數年前才進入道皇學院的一個新生而已,而秦翎,可是足足在長空學院修行了近千年!
  千年歲月的沉淀,又豈是一個新人能相比的?
  可惜,他沒有聽到王道廬那一句話——修行時間長短是無法衡量一名強者能耐的。
  ……
  想要報仇?未免太把他自己當回事了……
  對于此,陳汐卻是波瀾不驚,清俊的面龐上沉靜一片,直至那秦翎的攻勢快要逼近,他這才身影一閃。
  唰!
  陳汐的身影憑空消失,下一刻,已是出現在秦翎身側,駢指為劍,驀地劈出一道劍氣來。
  秦翎冷哼一聲,手中巨斧翻轉,橫掃而去,撕裂開一道可怖的裂縫,神輝轟鳴奔騰。
  砰的一聲巨響,斧頭和劍氣相撞,爆綻出億萬神輝,擴散整個擂臺之上。
  “你難道還想赤手空拳和我對戰?簡直是太過狂妄!”秦翎不等招式用老,手持紫色巨斧,再次朝陳汐劈殺而來,威勢無匹,大開大合之間,隱然有一種破殺千軍,橫掃八荒的迫人氣勢。
  轟!
  陳汐隨手一拍,輕松將對方攻勢瓦解,而后身影一縱,再次憑空消失,令秦翎施展出的一輪后招悉數落空。
  對于掌握空間神紋的他而言,施展瞬移之法就如同魚兒暢游水中,毫無滯澀,且能夠時時刻刻化空間之力為己用,如果擱在外界,秦翎甚至都觸碰不到他的衣袂。
  畢竟,這擂臺雖足有千畝范圍,可對他們這等層次的強者而言,還是有所局限的。
  唰!唰!唰!
  在四周觀戰的眾人眼中,陳汐就如同一縷虛無縹緲的煙,在擂臺上頻頻閃爍,飄忽而來,倏忽其去,令人捉摸不住。
  而在這等情況下,那秦翎的攻勢雖大開大合,卻是每一次都被陳汐有驚無險閃避而開,宛如在刀尖上跳舞般,看到不少人都直冒冷汗。
  “陳汐這種打法可有些冒險啊。”
  擂臺東側祥云上,姬玄冰眼睛緊緊盯著戰場,有些搞不懂為何陳汐不主動出擊,卻要采取這種閃避戰術。
  “他在試探那秦翎的實力,同時也是在尋覓一擊制敵的機會。”
  葉唐輕笑,拿著酒葫蘆灌了幾口,咂嘴說道,“當然,這么做也是為了保存實力,畢竟才是第一輪論道,或許在陳汐師弟看來,那最后一輪論道才是他展露鋒芒的時候。”
  三言兩語之間,就將戰況剖析得一清二楚,令得姬玄冰、趙夢璃、真律都是暗暗欽佩不已,心中對陳汐的擔憂也是無形中驅散了不少。
  “你們沒發現,陳汐已晉級大羅后期了?”突然,王道廬開口,神色間有著一絲難掩的震驚。
  他這時候也終于隱約明白,院長之所以親口指定陳汐必須出戰,或許早已預料到了這樣一幕吧?
  什么!
  聞言,除了葉唐依舊笑而不語之外,姬玄冰、趙夢璃、真律三人心中皆都一震,這家伙才晉級大羅中期不足一年時間,居然……又晉級了?
  一時之間,就連他們都忍不住對陳汐心生嫉妒,這晉級速度簡直是太變態了!
  驀地,那擂臺上響起陳汐的聲音,將眾人注意力全部都吸引過去——“赤手空拳又如何,擊敗你易如反掌!”
  聲音剛一響起,就見那擂臺之上,陳汐的身影驀地從虛空中閃現,來到那秦翎身前,一掌拍出,將其手中紫色巨斧震開,而后變掌為抓,猛地朝秦翎咽喉鎖去!
  這一幕發生的如此之快,快的在場大多數人都來不及反應,下意識就發出一聲驚呼。
  “哼!”
  這一刻,秦翎也是面色驟變,不過他身經百戰,經驗豐富老辣,在這等危急關頭,猛地一縮身軀,腰脊狠狠一撞,身影倏然憑空消失,竟然是施展瞬移之法,躲開了這一記險之又險的攻擊。
  見此,有人替陳汐惋惜,也有人替秦翎暗松一口氣。
  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令他們神色皆都凝固——只見陳汐那抓出去的右掌輕輕一撕,直接探入虛空,輕輕一拽,就拎出一道健碩的身影來。
  那赫然就是剛剛瞬移而去的秦翎!
  只不過此時,他咽喉被陳汐抓住,臉頰憋得漲紅,已是根本使不出半分力氣來,更別說掙扎了。
  尤其是陳汐的右手,死死扣住其咽喉,稍微用力就能要了他的命,令得他也是不敢劇烈掙扎,唯恐陳汐對他動了殺心。
  看見這樣一幕,全場皆都震撼無言。
  就連那些觀戰的老古董,都禁不住咂了咂嘴巴,有些驚訝于陳汐此刻展現出的那一種摧枯拉朽般的可怖力量。
  對于此,陳汐卻是沒多大反應,他曾用這樣的方式,殺了不止一人,每一次都有人想要試圖從他眼皮底下閃避,可惜,卻無一人能夠成功。
  以前是因為他擁有神諦之眼,能夠勘破虛空虛妄,如今則更是厲害,掌握了空間神紋之力,令得他對虛空的認知,要遠遠超出同輩。
  在這種情況下,秦翎又哪可能閃避開陳汐的攻擊?
  嘭!
  陳汐隨手將秦翎丟在了擂臺上,這才拍了拍手,笑道:“抱歉,沒能讓你替你那些師弟們報仇,若是不服,可以私下來找我。”
  ——
  PS:第三更凌晨12點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