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30 賽前苦修


  第三更!
  ——
  破曉十分。
  陳汐翩然離開流云劍宗,這次他沒有躲避那護山劍陣,而是拿出一個古樸令牌,走入陣中,宛如閑庭信步,暢通無阻。
  這塊令牌巴掌大小,上邊只篆刻著一口三寸小劍,活靈活現,一眼望去,似要透體飛出一般。
  這是北衡給予陳汐的令牌,擁有此令,可以隨時隨刻進出流云劍宗,倒也方便陳汐探看弟弟陳昊。
  “幸好,潛龍榜大比結束之前,北衡不會揭開與我的關系,倒是能令我安心參加大比,守在弟弟身邊以防不測。”
  陳汐在腦海中仔細回憶了一遍昨夜與北衡交談時的細節,發現并沒有出現什么紕漏,這才稍稍放心。
  “陳汐,你可不要把希望都放在那老鬼身上。”靈白立在陳汐肩膀,忍不住出聲提醒道。
  “肯定不會。”陳汐點點頭,突然想起一事,問道:“對了,你可看出那個女扮男裝的美少年的實力?”
  “很恐怖,無法想象的強大!”靈白眼眸中露出一絲凝重之色,緩緩說道。
  陳汐不由一愣,小靈白別看三寸高,骨子里可是驕傲自負的很,天不怕地不怕,那神秘的美少年能讓他感到忌憚,其修為莫非已臻至天仙之境了?
  “陳汐,你怎么會是他的小師弟?”靈白一臉疑惑道。
  陳汐聳聳肩:“我也正疑惑呢。”
  “咱們現在去哪里?”靈白突然興奮道:“要不咱們抓妖獸吃烤肉吧?”
  “不行,潛龍榜大比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得趁這段時間好好修煉一番。”陳汐斷然拒絕,在靈白幽怨的眼神中,加快步伐,龍淵城內趕去。
  ——
  ——
  蘇家,正廳。
  蘇家家主蘇震天,從昨夜一直坐在這里,直至此刻天色大亮,他的臉色漸漸變得陰沉下來,神色驚疑不定。
  “震天,難道禪兒沒有受到傳訊?”一襲紅袍宛如幼童稚子的大長老蘇凌峰尖聲問道。
  “不會,我昨夜便已確定他受到了玉簡,至于為何還沒把那個陳昊擒下……”蘇震天雙眉緊蹙,疑惑道:“難道出現了什么意外?”
  “絕無可能,那陳汐的弟弟陳昊,如今早已被驅逐到了流云劍宗龍冥峰上,跟一個下賤苦力無疑,禪兒想擒下他,簡直易如反掌,怎可能出意外?”蘇凌峰搖頭不已。
  便在這時,蘇嬌匆匆跑了進來,慣常矜持恬淡的臉上已是一片寒霜,也顧不得跟父親和大長老見禮,徑直道:“剛才流云劍宗一名弟子前來,幫哥哥捎帶了一枚傳訊玉簡。”
  蘇震天和蘇凌峰對視一眼,心中頓時一沉。
  蘇禪可是凌渡老祖的關門弟子,換做尋常,讓人代勞帶回一些東西,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是,昨夜的事情乃是絕密之事,他不親自去辦,反而托人捎帶一枚傳訊玉簡回來,難道事情發生了某種變數?
  “玉簡中怎么說?”蘇震天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的煩躁,緩緩道。
  “我哥他說……”蘇嬌面容變幻不定,許久才苦澀道:“他說那陳昊乃是聞玄真人的親傳弟子,因為此事,他已經被聞玄真人禁足了。”
  聞玄真人?!
  蘇震天倒吸一口涼氣,身為龍淵城六大家族之一的蘇家家主,他對流云劍宗內的事情要比尋常人知道的更多,甚至有些流云劍宗都不知道的事情,他也知道。
  據他所知,這位聞玄乃是一名冥化真人,其實力之恐怖,連凌渡老祖見到他,也得尊稱一聲師叔。由于其常年隱居在后山,所以名聲反而沒有凌渡老祖那么大,可誰若敢小覷他,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禪兒說……那陳昊是聞玄真人的弟子?”蘇凌峰兀自不敢置信,喃喃不已。
  他雖貴為蘇家大長老,一身修為卻在兩儀金丹圓滿境界徘徊,只差一步便能進階涅槃境界,然而哪怕他進階涅槃境界,也比聞玄真人差了一個大境界,聽到陳昊竟然拜在這樣一位大人物門中修煉,他心中之震驚可想而知。
  “應該如此,否則禪兒昨夜便把那陳昊抓回來了。”這一刻,蘇震天反而徹底冷靜下來,緩緩說道:“如此一來,咱們想要拿陳昊引出其哥哥陳汐,恐怕就不可行了。”
  “該死!非但不可行,若咱們滅殺了其哥哥,那陳昊小子一旦暴怒,央求聞玄真人出手,咱們蘇家也扛不住啊。”蘇凌峰尖聲叫道。
  “哼,扛不住?”蘇震天唇邊泛起一絲冷笑,陰測測說道:“大長老。你或許還不知道吧,老祖前些日子已經進階冥化境界了,如今已是一名冥化真人,并且已悟出那東西的奧妙,對上聞玄真人,勝負也是五五之分。只要老祖出面,那聞玄也奈何不得我們。”
  “老祖……已經成了一位冥化真人?還悟出了……那東西的奧妙?”蘇凌峰似是想起什么可怖的事情,怔怔陷入沉思中。
  “嬌兒,你哥哥還說些什么?”蘇震天把目光投向蘇嬌。
  蘇嬌深吸一口氣,說道:“我哥哥說,潛龍榜大比時,那陳昊也會參加,所以建議父親在那時候動手,無疑是殺死他的最佳時機。而據我所知,陳汐也參加了潛龍榜大比,如此一來,或許咱們可以趁此機會,將此兄弟二人齊齊殺死。”
  “不錯,和我想到一塊了。”蘇震天點點頭,說道:“潛龍榜大比,所有子弟都會被送入浮屠試煉塔中,外人根本無法插手,只要我蘇家參加潛龍榜大比的子弟集合起來,必然能滅殺這兄弟二人。”
  “的確是,浮屠試煉塔自成一界,除非捏爆手中的傳送玉符,否則根本無法被傳送出來。”蘇凌峰陰森森說道:“我們只需趁他兄弟二人捏爆玉符之前,殺死二人,誰都無法說什么。要知道,每次的潛龍榜大比,傷亡的子弟可是大有人在。”
  “不過,若不能在捏爆傳訊玉符前殺死二人,以后豈非再無滅殺他們的機會了?”蘇嬌皺眉道。
  “無須擔心,潛龍榜大比乃是由各大勢力聯手舉辦,咱們蘇家也是其中一員,在他兄弟二人的傳訊玉符上做些手腳,也是容易之極的事情。”
  蘇震天臉上閃過一絲狠戾之色:“竟敢殺我蘇家一位兩儀金丹境長老和六位黃庭大修士,不滅殺了這兄弟二人,我蘇家還如何在龍淵城駐足?”
  ——
  ——
  陳汐回到端木澤安排的清幽庭院之時,便見杜清溪三人早已在等待自己,一問才知道,三人也要參加本次潛龍榜大比,在潛龍榜大比前的這段時間,要閉關在家中修煉,所以也就沒時間帶陳汐游逛龍淵城了。
  這倒正符合陳汐的心意,畢竟他也要趁此段時間好好修煉一番,為潛龍榜大比做準備,至于游逛龍淵城,那都是可有可無的休閑之事,以后有的是時間。
  閑聊了一些潛龍榜大比需要注意的事情和規矩,沒多久,杜清溪三人便即離開。
  陳汐沒有再耽擱時間,盤膝坐在床上正準備修煉,卻是眉頭一皺,停頓下來。
  “如今我的煉氣修為才剛剛進階紫府六星境界,煉體也同樣剛剛進階,修煉至紫府二重,想要在短短半個月內提升一個境界,明顯是不可能了。如此看來,與其浪費這些時間,倒不如好好淬煉一下武技。”
  “而我如今擁有的對敵手段,除了八柄玄冥飛劍組成的湮風流光劍陣、大衍風行劍,便只有星斗大手印了,星斗大手印乃是我的殺手锏,不到必要的時候,還是不暴露為好……”
  陳汐默默思索著。
  潛龍榜大比,乃是整個南疆修行界的盛事,天才云集,高手無數,像陳汐在聚仙樓擊敗的林少奇、唐緒,都只是外來修士中的佼佼者,相較于八大宗門、三大學府、六大家族中的天才人物,明顯差著一個檔次。
  剛才與杜清溪三人閑聊,陳汐便了解到許多參加此次潛龍榜大比的天才人物,像青陽門被稱作“虛無劍”的邱冷,像流云劍宗真傳弟子翡冷翠,像星虹谷真傳弟子羅修……
  這些年輕一代的天才,修為幾乎都在紫府八重左右,資質超群,悟性奇高,手段也是各有千秋,超凡脫俗,無不是宗門內重點栽培的驚采絕艷之輩。
  他們參加潛龍榜大比,所圖的便是打響自己的名氣,名揚南疆,以此獲得宗門更多的青睞和支持。
  其實,所有參加潛龍榜大比的子弟,都抱著此種想法,把此次比賽當做人生的跳板,渴望一飛沖天,一鳴驚人。
  對于這些,陳汐倒是不在乎,但卻不得不重視這些參加大比的年輕一代翹楚人物,畢竟他此刻不再是為自己奮斗,還肩負著照拂弟弟的職責。
  弟弟陳昊參加潛龍榜大比,原本陳汐可以不用擔心的,畢竟弟弟是流云劍宗弟子,哪怕是被刷下來,也不會受到什么傷害。
  但如今卻不同了,因為蘇家這個仇敵的存在,令陳汐隱約覺得,此次的潛龍榜大比,對弟弟和自己而言,決不會是比賽那么簡單了。
  “蘇家如今恐怕已得知弟弟拜入聞玄真人門下的事情,不過每次的潛龍榜大比中,總會傷亡一些子弟。若蘇家借此為機會,對我和弟弟進行狙殺的話,那可就兇險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搖了搖頭,把腦海中的雜念驅逐出去。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想那么多于事無補。
  嘩啦啦~~
  五十六把靈氣逼人的黃階上品飛劍落在身前地面,陳汐在腦海中回憶了一遍湮風流光劍陣第二重的訣竅,當即拿起一枚飛劍,刺破手指,開始用鮮血在飛劍表面描繪符文。
  不錯,他要把這五十六把飛劍全部煉化,而后與自己的八柄玄冥飛劍一起,湊成六十四之數,修煉湮風流光劍陣第二重!
  他如今的神魂之力經過昨日的蛻變,已達到神念層次,比之兩儀金丹修士也是毫不遜色,操控起六十四把飛劍,勉強已能夠辦到。
  不過,真元的消耗恐怕就變得極為恐怖了。
  畢竟這六十四把飛劍中,有八柄是黃階極品,剩下的五十六柄也都是黃階上品的存在,想要施展出湮風流光劍陣第二重,其真元消耗怎可能少了?
  ——
  PS:太痛苦了,卡文卡的厲害,簡直是生不如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