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1305 陳汐vs燕云

多想豆點老師的打賞捧場~
  ——
  陳汐贏了!
  還是赤手空拳擊敗了對手!
  看見這樣一幕,那擂臺四周觀戰的道皇學院弟子都大聲歡呼喝彩起來,就連一些教習都含笑贊嘆不已。
  其實這一戰談不上有多精彩,尤其是開局時,陳汐一直采取閃避戰術,猶如刀尖上跳舞,著實令人替他捏了一把汗。
  真正精彩的,要屬戰斗最后一刻,陳汐那悍然一擊了,看似輕描淡寫,實則卻蘊含著摧枯拉朽的力量,一擊定勝負。
  尤其是最后一刻,陳汐撕裂虛空,擒拿秦翎那一幕,簡直是霸道絕倫,強勢到了極致,那等睥睨風采,注定會成為不少人難以忘卻的回憶。
  相較于這邊的歡呼一片,擂臺西側祥云上,長空學院老古董風老怪的臉色卻有些陰沉,第一戰就出師不利,令他也是感覺有些顏面無光。
  但這也是無可奈何之事,就連他在開戰之前,就小覷了陳汐的能耐,又更何況是那秦翎?
  “哼!身法倒是不錯,不過若是碰上我,注定會敗的很難看!”
  聽著四周震天般的歡呼聲,那苦寂學院的蕭千水嘿然一聲冷笑,望向陳汐的目光中,隱隱充斥著一股暴戾。
  鐺~
  爭鳴道鐘響徹,震蕩九天,倏忽之間,已是擴散出整個道皇學院,傳入了斗玄仙城中——“第一場論道,道皇學院陳汐勝,長空學院秦翎負!”
  “第二場論道,道玄學院冷溪,對陣風川學院林妙心。”
  當陳汐和秦翎退下之后,再次有一男一女,登上了那中央擂臺之上,展開了激烈的角逐。
  ……
  “這一戰表現不錯,快快抓緊時間恢復體力,為第二輪論道做準備。”
  看見陳汐返回,王道廬含笑開口,囑咐他靜心調息。
  陳汐點了點頭,盤膝坐在祥云之側的案牘前,其實這一戰他并未損耗多少,甚至都未用出全力,休息與否,都沒什么問題。
  “師弟要不要來一口?”
  旁邊的葉唐扭頭,笑著遞過來一個酒葫蘆。
  陳汐也不客氣,拿過來咕咚咕咚灌了幾口,然后咂了咂嘴巴,贊道:“這仙釀辛辣醇厚,入口酣暢,果然是好酒。”
  葉唐哈哈大笑,愈發感覺眼前這位陳汐師弟的性情頗合自己胃口。
  “陳汐師弟,我觀你剛才一戰,似乎并未動用全力?”
  葉唐隨口問道,對于他這等人物而言,眼前這一場正在擂臺上發生的戰斗,并沒有什么值得關注的地方,于是就跟陳汐閑聊起來。
  “嗯。”
  陳汐點了點頭,倒也并不隱瞞,笑道,“葉唐師兄可有什么指教的?”
  葉唐啞然,搖頭道:“師弟你如今的實力,連我也是看不透,何談什么指點,就是現在讓我和你打一場,可都沒有什么穩贏的把握。”
  此話一出,令得旁邊的姬玄冰、趙夢璃、真律三人也微微訝然,倒是沒想到,葉唐會對陳汐評價如此之高。
  不過想一想也是,陳汐這才進入學院幾年,修為就一舉從玄仙境邁入到了大羅后期,這等晉級速度,可足以用驚世駭俗來形容了。
  由于還沒有輪到他們上場切磋,趁著著難得的空暇時間,他們師兄弟幾人也是閑聊起來,交談內容無非是修煉上的一些心得。
  即便是陳汐,也是感覺這一番閑聊下來,獲益匪淺。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修行道途,雖無法完全復制,但卻可以相互借鑒,所謂觸類旁通,舉一反三,概莫如是。
  而陳汐的一些獨特見解,也是令得葉唐他們嘖嘖稱奇不已,皆都若有所得,愈發感覺陳汐深藏不露,能夠獲得今日之成就并非僥幸了,心中皆都暗暗欽佩不已。
  他們彼此都是天驕般的絕世人物,而在同輩之中能夠令他們產生欽佩的情緒,那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如今陳汐卻做到了,也算是一件頗為值得自豪驕傲的事情。
  “萬劍生出場了!”
  突然,擂臺四周爆發出一陣聲浪,躁動不已。
  這一幕,同樣也吸引了陳汐他們的注意力,于是紛紛都把目光投向了遠處擂臺上。
  萬劍生!
  這可是仙界六大驕陽之一,一位劍仙道途上的絕世人物!
  這一刻,見到他即將登場展開對決,誰也無法忽視了。
  擂臺上。
  一身裁剪合體黑衣的萬劍生雙臂環抱于胸前,筆直的腰脊上背負著一柄帶鞘仙劍,血紅劍穗飛揚,映襯得他氣質愈發卓爾不群。
  他就這么立著,可當眾人目光望向他時,卻像看見一柄絕世寶劍,即將亮出自己最鋒利的芒!
  萬劍生的對手是一名來自云嵐學院的弟子,名叫趙太行,本身也是云嵐學院中一位頗負盛名的頂尖強者,可面對萬劍生這般驕陽人物時,卻顯得有些暗淡無光了。
  不過,這只是外人的看法,此刻的趙太行面對萬劍生時,并未流露出任何一絲的畏懼忌憚之色,倒是顯現出極為強悍的道心意志。
  這一刻,全場寂靜無聲。
  而在那擂臺上,一股劍拔弩張的氣氛卻在悄然彌漫。
  鏘!
  趙太行率先動了,他竟也修煉的劍道,祭出一柄仙劍,通體銀白,泛著雪亮刺目的光,與此同時,他周身氣度也是倏然一變,變得肅殺而冷厲,令得周圍虛空都發出一陣撕咬耳膜的尖利聲音。
  見到這一幕,周圍眾人愈發期待,睜大眼睛,不肯錯過任何細節了,這可是頂尖劍仙之間的對碰,千百年難得一見!
  然而出乎眾人意料的是,面對趙太行的蓄勢,萬劍生卻是無動于衷,依舊背負著自己那一口帶鞘仙劍,并未著急動手。
  他只是盯著趙太行審視片刻,便即漠然開口道:“你可知道在我面前動劍的下場?”
  趙太行眼眸一凝,沉默片刻才說道:“知道,要么是死,要么是被擊潰信心,在心中留下一抹無法抹除的陰影,一輩子再難攀登劍道之巔。”
  萬劍生道:“那你還選擇用劍?”
  趙太行抬起頭,神色突然變得堅定:“這是論道會,而我想和萬師兄你論的就是劍道,勝負我已不在乎,唯愿一戰!”
  此話一出,引得在場眾人心中皆莫名其妙升起一絲復雜情緒,似為他那卓絕堅定的劍道精神為觸動,或多或少都有著一絲欽佩欣賞此人了。
  “此人不錯,若有機會,倒是想請他吃一頓酒。”
  葉唐神色認真道,難得地正經了一回。
  陳汐也是暗暗點頭,這趙太行的名頭雖無法和萬劍生相媲美,甚至有些黯然失色,可其身上那一股堅定的劍道意志,卻是極為難得可貴的。
  像這般人物,或許不會在短時間內一飛沖天,可一步一個腳印走下去,只要不死,注定能鑄造屬于自己的輝煌。
  這就是七院論道會,出場的人物中,無不是仙界年輕一代中最頂尖的子弟,在他們身上不難發現一個共有特質,那就是他們皆都有各自的堅持以及……傲骨!
  或許,他們彼此之間有著各種各樣的差距,但不可否認,能夠參與此次論道的弟子,擱在仙界任何一個地方,都足以傲視同輩絕大多數人。
  “出劍吧。”
  萬劍生漠然依舊,薄如刀鋒般的唇中輕輕吐出三個字。
  唰!
  趙太行不再多言,展開行動,身影一閃,雪白劍刃破空,剎那間,蒼穹猶如飄灑起鵝毛大雪,每一片雪花,都是一抹凌厲到極致的劍氣!
  劍幕如雪,壓蒼穹!
  這一刻,就連擂臺外觀戰的不少弟子,都清楚感受到一股徹骨寒意侵襲而來,渾身都禁不住一陣哆嗦。
  但很快,隨著那擂臺四周禁制啟動,這一股徹骨森寒之氣也是消弭無蹤,而這一劍竟能啟發擂臺禁制來防御,也可以看出趙太行的劍道威能是何等不凡了。
  “不錯,是大劍宗之境。”
  陳汐一眼就判斷出對方的劍道修為,不是他眼力有多毒辣,而是他也歷經過這一個階段,如今又佇足在了“劍神”之境的門檻內,自然能輕松判斷出對方的劍道強弱。
  “華而不實。”
  擂臺上,面對這風雪漫天的一劍,萬劍生卻是皺了皺眉,駢指為劍,隨意一劃,就像潑墨山水畫般隨意。
  一抹干凈、純粹、凌厲的劍氣破空而去。
  剎那之間,斬滅漫天風雪!
  看見如此干脆利落,不染一絲煙火氣息的一幕,在場眾人皆都震撼,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隨手一擊,就擁有這般威勢,這萬劍生不愧是位列六大驕陽中的強大人物啊!
  “劍神之境!”
  幾乎是同時,陳汐和葉唐認出了這一劍蘊含的真正力量所在,眼眸皆都微微一瞇。
  所謂神圣不可侵犯,抵達劍神之境,萬劍臣服,若在境界上無法和萬劍生抗衡,注定要處于被壓制的狀態!
  而剛才那隨意一擊,就充分展現出了劍神之境的可怖之處。
  蹬!蹬!蹬!
  這時候,擂臺上趙太行的身影不受控制地連退三步,唇角溢出一縷血漬,可他的眼眸卻是于剎那間變得明亮無比。
  劍神之境!
  不正是他這些年苦心孤詣孜孜以求的嗎?
  “再來!”
  趙太行抹掉唇角血漬,長發飛揚,神色堅定而無畏,再次持劍而上!
  ——
  ps:第四更不用等,注定凌晨3點以后了,大家明天早上再看,我繼續去熬夜奮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