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306 暴打一通

有些事情,在絕對的天塹面前,注定是無法逾越的。
  像此刻發生在擂臺上的對決,趙太行劍道意志再堅定,可終究差了萬劍生一個層次,對于他而言,萬劍生就是一個無法逾越的天塹。
  “劍意太散!”
  “劍勢太平!”
  “力量太弱!”
  擂臺上,不時響起萬劍生那漠然而清晰的聲音,每一次聲音響起,必然伴隨著趙太行的攻擊被擊潰。
  然后,趙太行一次次咳血而退,他的臉色也一次次愈發蒼白。
  在場眾人都睜大了眼睛,心中莫名震撼。
  震撼于萬劍生實力之可怖。
  震撼于趙太行意志之卓絕。
  嘭!
  最終,趙太行被擊潰,再難爬起,此時的他已是渾身浴血,臉色蒼白透明,渾身像散了架似的躺在擂臺上,處境凄慘無比。
  可他躺在那擂臺上,卻是扯了扯唇角,露出一個發自肺腑的笑容:“萬師兄,多謝了。”
  說著,他用盡體內最后一絲力氣,強自支撐身軀,步伐蹣跚艱難地一步步走下擂臺。
  望著這一道背影,在場寂靜無聲,沒有人嘲笑,沒有人憐憫,有的只是尊重,是對一名真正強者的尊敬。
  萬劍生見此,卻是似并未受到任何影響,漠然轉身而去。
  這一戰,就此落幕。
  雖不見得精彩絕倫,卻震撼人心。
  在場唯獨一個人對此不以為然,那就是蕭千水,他心中暗自冷笑,甚至感覺萬劍生也太蠢,明明一劍可以擺平的戰斗,卻拖了這么久,簡直是無聊。
  ……
  “這就是求索的意志,大道三千,各有不同,然則這求索之心,卻是想通的。”
  葉唐仰頭飲盡壺中酒,灑然起身,撣了撣衣衫,肩膀扛著那一柄足有四尺長的青色長刀,一步跨出,就邁到了擂臺上。
  這一戰,該他出場了!
  當看見葉唐的身影出現在擂臺上,現場原本有些沉寂的氣氛,頓時重新變得火爆起來,尤其是道皇學院那些學生,都是激動吶喊助威起來,聲震九霄。
  鐵淵?葉唐!
  同樣是一位驕陽人物,為人灑脫不羈,豪邁豁達,性情若天邊流云般自由自在,不止在道皇學院中,就是在整個仙界也是有著極高的人氣。
  而他此次的對手,則是風川學院的一位弟子齊萬侯。
  這一次,陳汐卻是并未關注這一場戰斗,哪怕周圍呼聲震天,場面熱烈無比,也是引不起他任何興趣。
  因為他知道,這一戰葉唐師兄必然會贏。
  更重要的是,在目睹了剛才趙太行和萬劍生的一戰后,他心中也是深受觸動,不經意間有了一些體悟。
  這一些體悟,并非什么醍醐灌頂的頓悟,僅僅只是對自我劍道、求索、意志、人生、道途的一種全新認知。
  神圣,不可侵犯。
  劍神之境,便是令萬劍臣服,莫不受其壓制和統馭。
  這是一種劍道上的極高層次,陳汐雖早已佇足劍神之境的門檻之內,可卻從沒想這一刻那樣,如此清晰地認知這一種力量。
  何為劍神?
  非無情,非無上,而是一種意志,一種端立巔峰之上,并不俯瞰,而把目光探尋向更高處星空的大意志!
  山巔,非盡頭。
  星空,或許才存在終極奧義,而求索之心,就是探尋星空的一道橋梁。
  那劍道的巔峰,就是大劍宗之境;那星空,就是劍神之境,而那求索之心,就是通往劍神之境的唯一通徑!
  星空浩瀚,哪怕傲立山巔,又如何能與之比肩?
  這就是劍神之境,令萬劍臣服,唯能仰望,而無法比肩。
  腦海中一遍遍回蕩著這些體悟,陳汐的心,在這一刻變得純凈透亮,清澈無塵,神色沉靜中,悄然彌漫出一股獨特的氣質。
  嗯?
  王道廬似有所察覺,從擂臺上轉移目光,落在了陳汐身上,旋即,眸低深處爆綻出一抹異彩精芒。
  在他眼中,那周圍的喧囂,擂臺上的戰斗,蒼穹中翻滾的云層,似乎都遠離陳汐而去,無法靠近其身。
  “這小家伙難道又有所突破?”
  這一刻,王道廬心中也禁不住泛起一絲嫉妒的情緒,參與論道會都能有所突破,這小家伙還真是個怪胎啊。
  心中雖如此想著,王道廬動作卻不慢,不動聲色施展一股無形力量將陳汐籠罩,避免他被打擾到了。
  ……
  隨著時間推移,論道一場又一場進行,激烈程度各有千秋,看得眾人皆都大呼過癮,如癡如醉。
  葉唐自然毫無疑問地勝利了。
  佛子真律出場,也將對手擊敗。
  不過當趙夢璃出場時,卻是險勝對方。
  她的對手是一名來自大荒學院的青年,名叫宋云松,在大荒學院中并非是最頂尖的弟子,可在和趙夢璃的對決中,卻是爆發出令人咂舌的戰斗力,引起了在場一陣又一陣嘩然聲。
  要知道,趙夢璃憑借陳汐的蒼梧幼苗,一舉突破大羅后期,更是掌控了凰族某種至高秘法,實力早已躋身道皇學院內院頂尖行列,可卻在這一場戰斗中差點落敗,自然令人動容之極。
  就連王道廬目睹這一幕,也都是眉頭一皺,有些出乎意料,心中隱隱約約感覺,自己之前所掌握的消息,似乎并不那么精準。
  像這宋云松,在他所掌握的消息中,連和內院紫綬金榜前三十名強者對抗的資格都沒有,可如今所爆發的戰斗力,卻要比預期中強上不止一截。
  這一切,都讓王道廬心中莫名其妙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來。
  而當姬玄冰的對決開始之后,王道廬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愈發感覺,這一次七院論道會,似乎隱隱脫離了他所預期的各種狀況。
  原因很簡單,姬玄冰的對手是來自苦寂學院的一名弟子,名叫王雪沖,同樣是一個和那宋云松差不多的角色。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角色,竟是逼迫得姬玄冰處處受到壓制!
  這怎么可能?
  不止是王道廬沒想到,就連在場道皇學院的諸多教習和學生,也都萬萬沒想到會出現這樣一幕。
  氣氛,一時變得沉悶而怪異,不復之前喧鬧。
  反觀苦寂學院那邊,無論是帶隊的老古董教習,還是那些弟子皆都神色輕松,似乎早已預料到了這一幕。
  這莫非是一場蓄謀已久的行動?
  王道廬的目光,從王雪沖、宋云橋、蕭千水、萬劍生等其他學院弟子身上一一掃過,旋即敏銳發現了一個現象。
  蕭千水和王雪沖一樣,來自苦寂學院。
  宋云橋來自大荒學院。
  萬劍生來自長空學院。
  蕭千水如今還沒出場,但毋庸置疑,他是一個絕對不遜色于萬劍生的狠角色。
  而之前出場的萬劍生,雖未曾和他們道皇學院的弟子交手,但接下來的論道中必然也會碰到。
  宋云橋出場,雖被趙夢璃險勝,可卻爆發出出乎意料的戰斗力,而如今的王雪沖,更同樣如此,甚至逼迫得姬玄冰處處受到壓制。
  這可太不正常了!
  “這蕭千水、宋云橋、王雪沖皆都是之前聲名并不出眾的角色,他們又來自苦寂、大荒、長空三大學院中,若說這背后無人指使,那才叫怪事。”
  就在此時,一直沉靜打坐的陳汐突然開口,眼眸幽邃而冷冽,“我甚至懷疑,他們背后是否都是那太上教在指使。”
  聞言,王道廬心中一凜,不過還不等他開口說些什么,擂臺上異變陡升——
  姬玄冰,竟是被那王雪沖一劍硬生生震飛出了擂臺上!
  看見這樣一幕,在場頓時響起一片驚呼嘩然聲,不少道皇學院弟子和學生齊齊起身,難以置信。
  第一輪論道中,姬玄冰這般上古皇道世家傳人,居然敗在了苦寂學院一名弟子手中?這擱在往屆的論道會上,可從未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因為在往屆,參與論道的道皇學院弟子,可是沒有一個是在第一輪考核中被淘汰掉的,從來沒有!
  唰!
  王道廬身影一閃,就將那姬玄冰接住,返回到了祥云上,當看清其身上傷勢時,臉色已是陰沉如水。
  傷勢很重!
  姬玄冰周身氣機萎靡,臉色蒼白如紙,胸骨都不知被打斷多少根,渾身浴血,模樣何止是凄慘,簡直讓人不忍睹目。
  一下子,就連陳汐、葉唐、趙夢璃、真律的臉色也變得陰沉下來,眸光中寒意涌動,好狠辣的手段!
  “我……已經……已經盡力了,哪曾想到……對方……竟比預料中強太多了,我……牽累大家了……”
  姬玄冰斷斷續續開口,聲音慘然沙啞。
  陳汐握住對方手掌,深呼吸一口氣,一字一頓道:“這不怪你,相信我,我會讓他們給你一個交代的!”
  姬玄冰慘然一笑,張了張嘴還要說什么,卻被陳汐施展秘法,陷入深層次睡眠中,他受傷太重,必須及時療傷。
  “哈哈,我早就說了,這次的七院論道會,注定要扭轉以往格局,令你們道皇學院一敗涂地!而這,僅僅只是剛開始罷了。”遠處,傳來那蕭千水尖利陰冷的大笑聲。
  此話一出,在場所有道皇學院弟子和教習齊齊震怒。
  ——
  PS:四更完畢!今天最后2更是為x壕加更,嗯,還欠x壕3個加更,另外,今天又新增加了4個加更……大家放心,金魚都記得,會一一加更的!最后,深更半夜再次呼喚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