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307 霸道無忌

感謝兄弟“舞動”“ychenhwang”和妹紙“lyn123456”的打賞捧場支持~
  ——
  這一刻,因為姬玄冰的落敗,全場寂靜,一眾道皇學院教習和學生滿面錯愕,不敢置信,更有不少學生流露出憤慨不甘之色。
  偏偏在此時,蕭千水冷笑出聲,言辭尖利陰冷,極盡挖苦,頓時點燃了全場師生的憤怒。
  “混賬東西!你說什么?”
  “媽的,嘴巴真欠抽!”
  “可惡!實在是可惡!”
  群情激憤,破口大罵聲四起。
  “哼,敗就是敗了,難不成這七院論道會只允許你們道皇學院弟子取勝?荒唐!看看你們的風度,還貴為仙界第一學院的子弟,也不嫌丟人現眼!”
  對于此,那蕭千水卻是冷笑依舊,咄咄逼人,他懶洋洋坐在祥云之上,翹著二郎腿,一派你奈我何的囂張模樣。
  此話一出,令得在場一眾道皇學院教習也是臉色一沉,這來自苦寂學院的小東西可有些太過分了!
  當著他們的面,罵他們學院的學生,簡直就是無法無天了!
  這一刻,局面隱隱有失控的跡象,若再不阻止,甚至有可能爆發一場動亂。
  “安靜!”
  便在此時,王道廬驀地出聲,響徹天地,“論道便是論道,如此喧嘩,成何體統?”
  他神色嚴峻,眉宇間充斥著一股迫人威勢,寥寥一句話,卻像天降圣音,將在場一切喧嘩聲都撫平。
  眾人不敢再多言,但心中的怒火卻依舊在縈繞。
  其實歸根究底,這一切都和姬玄冰落敗有關,這讓他們無法接受,畢竟往屆論道會上,可從未發生過像這樣的事情。
  甚至有不少人心中頗為埋怨,姬玄冰之所以出戰不利,還是因為底蘊不足,若是派出凌輕舞師姐,哪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
  哪怕凌輕舞師姐如今不在學院,也可以派出內院其他老牌高手啊,那紫綬金榜前十名的存在,哪個不是強橫之極的存在?
  而這姬玄冰,雖身為上古皇道世家傳人,可終究才剛剛踏入內院,底蘊不足啊……
  當然,這僅僅只是一部分學生的心思,如今姬玄冰已經失敗,他們自不會埋怨自家人能耐不夠了。TXT小說網網站
  總之,這是七院論道會,哪怕他們再憤怒,也得依照規矩行事了,否則傳出外界,對他們道皇學院的名聲也是極為不利。
  “千水,你也少說兩句。”另一邊,見王道廬都出面了,那苦寂學院的帶隊教習也是呵斥了蕭千水一句。
  這位帶隊教習一頭黑發,頜下三縷柳須,甚是儒雅,名叫冷云叟。
  蕭千水哼唧了一聲,撇嘴道:“也好,待會我出場時,會用行動告訴他們,有些失敗是早已注定的。”
  ……
  騷動平復后,論道會繼續進行。
  姬玄冰被一位教習帶走治療傷勢,趙夢璃在努力恢復體力,她剛才歷經一場惡戰,消耗甚大,讓人擔心她第二輪論道時,是否能徹底恢復過來。
  葉唐在有一口每一口地喝酒,臉頰上慣常掛著的一絲灑脫笑容不見蹤跡,唯剩下一抹平靜孤峭之色。
  佛子真律莊嚴而坐,同樣也在調整氣機狀態。
  唯獨陳汐,靜靜地審視著那擂臺上的一場場戰斗,黑眸深邃,清俊的面龐上一片沉靜漠然之色,誰也不清楚其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歷經了剛才姬玄冰落敗的變故,接下來的擂臺論道對決,顯得波瀾不驚,不復之前那般喧囂熱鬧。
  一個時辰后。
  第一輪論道落幕,十七名弟子順利晉級。
  值得一提的是,這一輪論道中,被淘汰弟子最慘重的,反倒是那云嵐、風川、道玄三大學院,攏共被淘汰了十三名弟子。TXT小說網。
  而反觀苦寂、大荒、長空三大學院,才各自被淘汰了一名弟子,同樣,道皇學院也被淘汰了一名弟子。
  對于這種結果,云嵐、風川、道玄三大學院的教習和子弟臉色都極為難看,一言不發,神色陰郁。
  反觀苦寂、大荒、長空學院那邊,卻是師生盡歡,彼此談笑風生,躊躇滿志,形成了鮮明對比。
  “前輩,我看此次七院論道會上,那苦寂、大荒、長空學院背后恐怕都站有太上教的影子了。”
  突然,陳汐開口,聲音平靜中帶著一絲冷冽味道。
  王道廬點點頭,眉宇間有著一絲凝重之色:“之前,我和蚩院長商議此次論道人選時,只關注到了那蕭千水,但卻是沒想到,除了此子之外,這三大學院其他弟子也竟有這般出人預料的戰力。”
  頓了頓,他繼續道:“這一次,是我們有些疏忽了。”說到最后,忍不住嘆了口氣。
  的確是疏忽了。
  一個蕭千水就算是異數了,如今卻又冒出這么多強橫角色,偏偏地,這些角色之前聲名并不顯赫,如今卻在論道會上爆發出出乎意料的可怖戰力,若說這一切背后無人算計,那才叫怪事。
  “管他陰謀陽謀,既然敢算計到我們頭上,不付出點代價,可就說不過去了……”陳汐平靜說道。
  ……
  第二輪論道很快就展開。
  依舊是抽簽,只不過這一次的論道對手中,多出了一個蕭千水。
  陳汐抽中了九號玉簽,對手是抽中10號玉簽的燕云,一位來自苦寂學院的弟子。
  而按照出場順序來看,陳汐將會在第二輪論道最后一場進行對決。
  “燕云,苦寂學院……”
  陳汐收起玉簽,眼眸深處有著一抹寒意在涌動。
  但很快,他就顧不得考慮這些,因為第二輪論道第一場對決就將拉開帷幕,出戰的雙方赫然是道皇學院葉唐,長空學院萬劍生!
  兩大驕陽之間的交鋒!
  而當得知這個結果,全場頓時嘩然,誰也沒想到,這一場受到整個仙界矚目的驕陽對決,竟會來的如此之快,在第二輪論道第一場即將上演。
  這豈不是說,他們之中必然會有一個無法進入第三輪論道了?
  第三輪論道,就是七院論道會最后一場爭鋒,屆時會角逐出最終的結果,成為這一屆七院論道會的魁首!
  如今,兩大驕陽之戰,卻是提前在第二輪論道中上演,也就意味著無論是葉唐,還是萬劍生,注定要提前和那魁首之位無緣了。
  對于這個抽簽結果,王道廬眉頭皺得愈發厲害,這也令他不得不擔心,萬一葉唐失敗,這一次七院論道會,他們道皇學院可就危險了!
  因為那六大學院中,除了一個萬劍生,還有一個蕭千水,一旦葉唐失敗,誰又能去抗衡這兩人?
  佛子真律?
  趙夢璃?
  陳汐?
  王道廬無法確定,正因為如此,他才會心生擔憂。
  但不管如何,現如今局勢已是如此,也容不得他再去過多思量。
  ……
  “第二輪論道,第一場,道皇學院葉唐對陣長空學院萬劍生!”
  這個消息于第一時間擴散出道皇學院,引起了整個斗玄仙城轟動,沸騰一片。
  與此同時,仙不厭酒樓中的一間雅室中,一名灰衣中年端著一杯酒,依靠在窗前,靜靜凝視著遠處,目光泛著縷縷紫芒,似能貫穿虛空,洞徹九天十地。
  “呵呵,時也,運也,此次行動,距離成功已只剩一步之遙!”
  突然之間,灰衣中年輕笑出聲,他模樣普通平,衣飾平凡,可當他唇角露出一抹笑容時,整個人氣質頓時變了,變得雍容而傲岸,有一種俯瞰天下,掌握乾坤的無上氣魄。
  “莫桑師叔……”
  這時候,一名青年匆匆進入靜室,欲要稟告什么,但卻被那灰衣中年揮手打斷:“我都知道了,不必多言。”
  說著,灰衣中年轉身,仰頭飲盡杯中酒,咂了咂嘴巴,沉吟道:“這時候,那道皇學院必然已察覺出一些蛛絲馬跡,罷了,我們現在就離開吧,若再不走,只怕論道會落幕時,我們就走不掉了……”
  “莫桑師叔,不再等一等?”那名青年怔然道。他衣冠干凈整潔,面容清秀,眼眸開闔間,蒸騰起縷縷虛幻光澤,氣度甚是從容鎮定。
  “等著被道皇學院那些老東西找上門么?”
  被叫做莫桑的灰衣中年淡淡瞥了對方一眼,僅僅只是一道目光,卻看得后者心中砰砰直跳,噤若寒蟬,連忙躬身道:“弟子知錯。”
  莫桑嘆了口氣,突然問道:“釋天,你跟隨在我身邊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吧?”
  “弟子四年前拜入宗門,有幸成為師尊膝下一名侍道門徒,第二年,被師尊安排在師叔身邊奉事,如今已有三年歲月了。”
  青年恭恭敬敬答道。
  “不錯,那你應該也清楚,我們太上教行事,無論成功與否,首先要保證自己的性命……不受威脅。”
  莫桑拍了拍對方肩膀,慢條斯理說道,“畢竟,這天地之間,可從沒有任何事情,任何東西比自己的命更重要。”
  說罷,他正待憑空瞬移而去,就在此時,一股無形的力量波動突兀地出現在靜室中,朝莫桑籠罩而來。
  “不好!這是仙王境強者的氣息,釋天,快快離去,告訴你師尊,我莫桑若死,必是道皇學院所為!”
  剎那之間,莫桑神色驟變,一把抓住身邊的青年,猛地甩手將他丟出了靜室。
  ps:第二更10點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