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308 金焰火海

看著那青年破門而去,莫桑深呼吸一口氣,整個人剎那之間如化身神祗,雙眸紫光爆綻,猶如轉動著紫云雷霆。
  與此同時,一股無上偉岸的恐怖氣息從其身上彌漫而開,令得整個靜室的虛空劇烈翻滾起來。
  時間和空間,仿似都在這一剎那錯亂!
  莫桑沒有逃,因為他能夠清楚感覺到,自身已被一股恐怖的氣息鎖定,而能夠送走那名青年,已經是他的極限。
  “既然來了,何必再躲躲藏藏?”
  莫桑沉聲開口,聲音如神魔怒嗥,化作無形音波,擴散而開,雅室中的名貴桌椅、掛飾、地板……全部被瞬間齏粉,并且這一股音波還有沖出雅室,席卷八方的趨勢。
  “果然是太上教的混賬東西,我還當是誰,居然敢在七院論道會上算計我道皇學院。”
  一道清越悠揚的聲音裊裊升起,伴隨聲音,那靜室中狂暴的力量倏然靜止,似被時空給凍結住一般。
  然后,一道修長、曼妙、偉岸的身影憑空走來,她一襲黑色繡金邊宮裝著身,一頭如雪秀發被一根木簪盤髻腦后,露出一張少女般絕美而高貴的容顏,一對清眸若深邃之淵,跳動著縷縷金色火焰。
  此人,赫然是常年隱居于道皇學院中的凰族老古董——趙太慈!
  “趙太慈!”
  莫桑臉色一沉,眸光閃爍,“怎么,孟星河那老匹夫沒有來么?若如此的話,單憑你一人可留不住我,如果你不擔心整個斗玄仙城被毀,完全可以現在就動手。”
  “是嗎?”
  清眸中彌漫出縷縷金色神火,趙太慈唇角勾起一抹冷峭弧度,素手一翻,掌心突然多出一方古樸輪盤。
  嗡的一聲,輪盤旋轉,釋放出億萬清冽星輝,恰似無垠星空突然降臨,瞬息將整座雅室籠罩。
  “星羅萬象盤!孟星河這老東西居然把此寶也交給你了?”那莫桑面色再次一變,眼眸驟然收縮,已是流露出一抹深深的忌憚。
  下一刻,他眼前一花,已是出現在一片無垠星空中,放眼望去,萬星循環,時空無垠,茫茫一片。
  “看來,你們早已察覺到了?”
  莫桑臉色陰沉如水,目光如電一般掃視四周虛空,卻是發現,根本就找不到任何逃避之路,因為,這是在星羅萬象盤的世界中!
  “死到臨頭,居然還有這么多問題,你們太上教莫非都如你這般,根本不關心自己死活?”
  趙太慈身影出現在星空中,飄然而立,少女般絕美的容顏上浮現起一抹毫不掩飾的嘲弄之色。
  “哼,即便是死,也能拉你下馬!”
  莫桑深呼吸一口氣,神色間涌出一抹睥睨之色,那是一種王者的霸氣和自信。
  “那可不見得,我現在只是有些好奇,上次縹緲仙山道統覆滅時,是否就你出手殺死了那名神秘人?”
  趙太慈語聲清越悠揚,自始至終都是一種絕對掌控的姿態。
  莫桑沉默片刻,突然嘿然冷笑道:“原來如此,怪不得這次你們的反應如此之快,原來是早有察覺了,可惜,依舊晚了,三界動蕩已從鴻蒙遺土開始,用不了多久,整個三界就將陷入天地大劫中,你們……誰也別想逃掉!”
  趙太慈依舊神色從容,淡然道:“逃不掉又如何,起碼還可以活一段時間,而你這樣一位仙王境存在,今天可就要斃命于此了。”
  看見趙太慈如此自信鎮定,莫桑的心一下子沉入谷底,嘴上卻冰冷道:“那你也可以試試,是否能避開一位仙王境以身祭命的威力。”
  “自爆?”趙太慈臉上的譏誚之色愈發濃郁。
  哞——!
  就在此時,那無垠星空深處,驀地傳來一股恐怖的龍吟,一道遮天蔽日的巍峨身影從那星空深處奔騰而來,遠遠一望,那赫然是一頭神威滔天、充斥無上威嚴的蒼龍!
  一對龍眸,似宙宇中懸掛著的一對烈日,將無垠星空都照亮。
  “敖獨行!”
  看見這一頭盤踞星空深處的蒼龍,莫桑唇中一陣苦澀,終于明白了那趙太慈為何會如此鎮定。
  蒼龍!
  真凰!
  兩位隱居于道皇學院不知多少歲月的老古董聯袂出動,又是身處在這星羅萬象盤中,哪怕這莫桑身為一代仙王,也是在這一刻有些絕望。
  “你們……不怕我太上教出動,滅了龍界和凰族?”
  莫桑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開口。
  “這就和你無關了。”
  趙太慈慢條斯理說了一句,旋即,那一對清眸中驀地綻放出億萬金色神焰,整個人身影一閃,于半空中化作一頭流溢著無盡金色焰火的真凰,雙翼一展,橫亙星空之間,華美而高貴。
  “動手!”
  真凰一聲清啼,響徹宙宇。
  下一刻,漫天金色真凰神焰,席卷覆蓋整個星空。
  大戰爆發!
  ……
  “莫桑師叔,你前一刻還剛說過,和這世上的任何事情相比,沒有什么比性命更重要,可是你……卻在臨危一刻救了我冰釋天一命,還真是言行不一啊,我是該感激你呢,還是要銘記你的教訓?”
  斗玄仙城傳送陣中,那名面容清秀,眼眸彌漫虛幻神輝的青年佇足其中,想起剛才那一幕,心中兀自心悸不已。
  能夠令仙王境的莫桑師叔都如此忌憚重重,難道是道皇學院院長出動了?
  這名青年,赫然就是冰釋天!
  “不管如何,終究是師叔您救了我一命,雖然我只是師尊身前的一名侍道門徒,可也理當將您的死訊帶回宗門,如此,也算報答您這幾年的教導之恩了。”
  深呼吸一口氣,冰釋天眼眸望向了極遠處,那里坐落著道皇學院。
  “陳汐……用不了多久,我會再來看你的!”
  冰釋天眼眸中閃過一抹狠戾決然之色,身影一閃,就消失在了那傳送古陣中。
  ……
  與此同時。
  道皇學院中,葉唐和萬劍生遙遙對峙,吸引了全場所有目光。
  這是一場曠世之戰,發生在兩位仙界公認的驕陽人物之間,這一戰無論誰勝誰負,將都會在仙界引起一場軒然大波,轟動天下!
  這一刻,陳汐也是正襟危坐,眼眸鎖定擂臺,唯恐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開始吧。”
  擂臺上,葉唐烏黑長發飛舞,灑然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牙齒,豪邁不羈。
  他隨手拎動肩膀上扛著的四尺長青刀,刀鋒遙指對面萬劍生。
  嗤嗤!
  刀鋒所指,虛空寸寸崩塌、似被撕裂的破布,化作崩亂的洪流朝兩側席卷,似不敢阻擋葉唐之鋒芒。
  這一幕太過驚人,僅僅只是一個輕描淡寫的舉刀動作,卻令得虛空破碎,紛紛退避,看得擂臺四周弟子都是暗暗咂舌不已。
  這就是刀勢!
  刀便是道,刀之所向,萬物不能阻!
  “刀神之境……”看見這一幕,陳汐心中頓時輕松不少,認出葉唐在刀道上的造詣,足以和那萬劍生抗衡。
  鏘!
  這一刻,一襲黑衣,面容冷峻漠然的萬劍生,也是終于拔出了一直背負著的一柄帶鞘仙劍。
  仙劍與劍鞘摩擦,發出一聲清越聲音,徹響九霄,攝魂奪魄。
  而當那一柄仙劍完全暴露于空氣中時,一股肅殺、鋒利、凌厲到極致的劍意,倏然從萬劍生身上散發而出,攪亂漫天風云!
  “這便是萬劍生的佩劍‘魂誓’嗎?”
  仙劍出鞘,猶如一輪金烏騰空,眾人眼睛一陣刺痛,許久才看清楚那一柄持于萬劍生手中的仙劍。
  此劍長三尺二寸,寬三指,劍身若一泓秋水,干凈、剔透、純凈,并未有任何出眾地方,可當握在萬劍生手中時,卻像一輪烈日般,爆發出刺目的煌煌劍芒,氣勢沖霄。
  這就是魂誓仙劍!
  萬劍生的佩劍,在仙界中也是赫赫有名,斬戮了不知多少敵人,浸染鮮血和風霜。
  嘭嘭嘭!
  戰斗還未開始,一股恐怖的爆音,就在葉唐和萬劍生之間的虛空中轟鳴,那是氣機和氣勢的對撞,聲勢駭人之極。
  “萬師兄,請了!”
  葉唐仰頭一聲大笑,持刀而上,四尺長青刀破空,恰似浩浩青冥化作一抹鋒芒,斬破虛空,破殺而去。
  那等刀勢,看似簡單直接,實則充斥著一股一往無前,奔放靈動的味道,恰如其人,灑脫不羈。
  唰!
  幾乎是同時,萬劍生也是出動,仙劍斬長空,同樣的干凈、直接,卻早已化腐朽為神奇,充盈無上凌殺之氣。
  鐺!鐺!鐺!
  下一刻,兩人已戰做一團,刀鋒與劍芒交錯輝映,漫卷長空,籠罩四野,爆綻出億萬狂暴氣流,席卷整座擂臺之上,直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這等層次的對決所造成的余波太過恐怖,將那中央擂臺上的禁制完全激發,否則若是擴散出去,只怕整座演道院都會遭受波及,被破壞掉。
  這一刻整個擂臺四周寂靜一片,所有的目光皆都死死盯著擂臺之上,唯有那可怖刀劍轟鳴聲不斷在天地響徹。
  葉唐和萬劍生這兩位仙界公認的驕陽人物,究竟孰強孰弱?這一場曠世巔峰對決,又會以一種怎樣的方式落幕?
  所有人都在期待著。
  ——
  PS:第三更凌晨以后了,思路有些紊亂,可能會很晚,等不及大家明天早上看哈,我繼續去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