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309 天生圣人

擂臺上,刀氣縱橫,劍芒交錯,兩道身影閃爍于擂臺之上,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展開了一場巔峰對決。
  觀戰眾人屏息凝神,目不轉睛,神色間卻有著各種情緒浮現。
  有人如癡如醉。
  也有人震驚駭然。
  有人撫掌贊嘆。
  也有人緊張都快忘記呼吸。
  ……
  這一場戰斗太過耀眼,驕陽爭鋒,乃是大羅境中最高水準的巔峰較量,堪稱是曠世之戰,千百年都難得一見。
  就連那些修為早已達到半步仙王境以上的老古董,目睹這樣一場對決時,也是贊賞連連,自嘆當年的自己,也不如這兩個年輕人強橫。
  對于這一切,陳汐置若罔聞。
  他只是靜靜凝視著這一場戰斗,心神澄凈,古井不波。
  在第一輪論道時,他在目睹了趙太行和萬劍生的對決之后,心神受到觸動,對“劍神”之境的理解愈發深刻。
  如今,他的目光已和以往不同,再次目睹葉唐和萬劍生對決,他已經能夠做到一種平常心去審視。
  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此刻的陳汐,就是在通過這一場戰斗,來比對自身的戰力,談不上取長補短,僅僅只是一種間接認知自我的一種手段。
  葉唐的刀道,肆意、靈動、自由,舉手投足之間,宛如御風逍遙的刀中王者,斬破青冥束縛,無拘無束,宛如天馬行空。
  而萬劍生的劍道,則干凈、簡單、卻有一種直抵人心的凌厲力量,輕描淡寫的劍勢,往往蘊含著一股凌殺天下,斬破八荒的強勢氣息。
  兩者并無優劣,所掌握的道意境界、乃至于自身的戰斗經驗,皆都是勢均力敵,因而令得這一戰顯得極為持久,精彩絕倫。
  ……
  再精彩的戰斗,也終究有落幕的時刻。
  兩個時辰后。
  陳汐眼眸驀地一縮,一對劍眉鎖成一個川字,喃喃道:“終究還是底蘊差上了一絲啊……”
  幾乎是同時,王道廬唇角抽搐了一下,臉色微沉。
  “哈哈哈,大羅境界之中,此戰堪稱萬載難逢之巔峰對決,不過此時,勝負已分!”另一邊,長空學院的風老怪仰天大笑。
  這一道聲音顯得極為突兀,令得在場眾人齊齊一怔。
  鐺!
  然而不等眾人回過神,擂臺之上,神輝爆綻,一聲如驚雷般的相撞之后,葉唐身影一滯,驀地吐出一口血來,而后身影蹬蹬蹬在半空中倒退出三步,臉頰瞬間蒼白起來。
  反觀萬劍生,只是鼻息粗重少許,卻是毫發無損。
  見到這樣一幕,全場登時嘩然,不敢置信那原本不相上下的交鋒中,葉唐竟會稍差一籌!
  “終究還是稍差一絲……”
  葉唐搖了搖頭,拿出酒葫蘆,摻雜著唇角血漬喝了幾大口,這才灑然笑道,“不必再戰了,我不如你。”
  說罷,轉身離開擂臺,自始至終,并無傷感失落,也并無憤慨糾結,有的只是灑脫和從容。
  可對道皇學院一眾師生而言,卻是無法接受這樣的局面。
  怎么會這樣?
  葉唐怎會失敗?
  眾人錯愕,失落而惘然。
  第一輪論道中,姬玄冰重傷而敗,如今,連葉唐也以微末之差距敗北,這對整個道皇學院的氣勢而言,無疑是又一個沉重打擊。
  例數往屆論道會,哪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難道,這一屆的論道會,真要改變以往格局,被那六大學院壓上一頭?
  全場寂靜,有些無法面對這個結果。
  “抱歉,我未能幫學院贏得最后榮譽。”葉唐返回祥云上,朝王道廬、陳汐等人一一躬身,歉然不已。
  “你已經盡力了。”
  王道廬拍了拍對方肩膀,以示安慰,心中卻是深深一嘆,如今格局,已經徹底對道皇學院不利起來。
  失去了葉唐,接下來的對決中,陳汐、真律、趙夢璃三人又有誰會是萬劍生、蕭千水二人的對手?
  “葉唐師兄暫且歇息,最終結果還未確定,不必如此自責。”
  陳汐笑了笑,給葉唐遞過去一個酒葫蘆。
  葉唐接過來,卻是并沒有喝,而是若有所思地看了陳汐一眼,便即笑道:“陳汐師弟如此一說,我可很期待最終結果啊。”
  陳汐又笑了笑,這次卻是沒說什么。
  王道廬見此,忍不住想說什么,但眉頭一挑,目光瞬間被那擂臺上發生的一幕吸引。
  不止是他,這一刻不少人也都一驚,將目光望了過去。
  只見那擂臺上,一襲黑衣,神色孤峭冷峻的萬劍生并未離開,只是靜靜佇立那里許久,突然再次拔劍。
  鏘!
  魂誓仙劍出鞘,發出清幽劍吟,聽著那沖霄而起的劍吟,萬劍生卻像是做出了什么決定,眉宇之間閃過一抹決然。
  他霍然轉身,將目光掃向長空學院的方向,落在了那風老怪的身上。
  風老怪神色一滯,似隱約明白了些什么,猛地大聲喝斥出聲:“劍生!此事已了,何必再執泥于當初誓言?”
  全場驚愕,一頭霧水,猜不透發生了何事。
  萬劍生對此,卻像是渾然不覺,神色平靜而漠然,緩緩開口道:“當年,我曾立下誓言,我之劍道,不屈從于脅迫,不羈絆于因果,不桎梏于恩情,不助長邪祟之氣,若有違背,當以我之血,洗滌劍道之污濁。如今……我終究還是違背了它……”
  此話一出,在場不少人隱約明白了些什么。
  而那風老怪的臉色則又是一沉,變得有些鐵青。
  噗!
  在眾人駭然的目光注視下,萬劍生抬手、揮劍、斬斷自己左臂!
  鮮血迸射,整只斷臂飛空,寸寸崩碎化作血沫飄灑,畫面凄美得震撼人心。
  眾人都張大了嘴巴,不敢相信此時此刻,萬劍生明明取勝,怎會做出如此自殘之事,竟是自毀了自己左臂!
  鏘!
  仙劍入鞘,萬劍生默默封住左臂斷口處的傷勢,這才轉身離開了擂臺上。
  他并沒有返回長空學院那邊,而是直接離開了!
  也就是說,他如今在這第二輪論道中取勝,竟似是要主動棄權,不再參與到最后一輪論道中了!
  “從今以后,我萬劍生再不欠長空學院一絲一毫!”
  淡漠冷峻的聲音在場中飄蕩著,卻再沒了萬劍生的身影。
  這一位冷峻、孤傲、桀驁而強勢的絕世劍仙,斬落左臂,似斬斷了一場羈絆,償還了一段因果,最終飄然而去。
  這一刻,全場再次寂靜,鴉雀無聲。
  誰也沒想到,在這七院論道會上,竟會發生這樣一幕,每個人心中,都憑生一股難言震撼。
  或許,正是因為把一切都付與劍道,方才令萬劍生擁有了今天這般成就吧?
  不少人甚至揣測,萬劍生此次之所以參與到這一場七院論道會中,莫非是受到了那長空學院的脅迫?
  畢竟,他剛才可是說過,此次出戰,違背了他當初誓言,而分析其誓言,矛頭隱隱就指向了長空學院。
  一時之間,不少狐疑的目光都是紛紛落在了那長空學院那邊,看得風老怪臉色又是一陣陰沉。
  “看來,此事是既有脅迫,又有因果、恩情……或許,萬劍生也察覺到此次七院論道會背后,有著太上教的影子?”
  陳汐若有所思,心中倒是對那萬劍生頗為佩服,這世上能夠像萬劍生這般純粹的劍仙,又能有幾個?
  這一戰,葉唐敗,萬劍生斬臂而去,在眾人中引起了莫大震撼,而消息通過爭鳴道鐘傳達而去之后,更是令整個斗玄仙城陷入轟動。
  是的,沒有人相信,此次七院論道會上,竟會發生如此曲折震撼之事了。
  ……
  不管如何,論道會終究是要進行下去的。
  接下來發生的一場場戰斗,并不出陳汐的意料,云嵐、風川、道玄三大學院的弟子幾乎是呈現一面倒的趨勢,屢戰屢敗。
  反觀苦寂、大荒、長空三大學院弟子,卻是氣勢如虹,一路取勝,引起了在場廣泛關注,皆都驚詫,感到這一屆七院論道會上,這三大學院弟子簡直像吃了大補藥一般,表現的異常耀眼。
  尤其是那蕭千水,剛一出場,就輕松解決掉一名云嵐學院的對手,干脆利落,狠戾直接。
  令道皇學院一眾師生心情沉重的是,在這第二輪論道中,率先出場的趙夢璃、佛子真律竟也連連失利,失敗而歸。
  他們的對手,一個是大荒學院的吳方駿,一個是苦寂學院的赫連齊,同樣和那之前的宋云松、王雪沖一樣,以前聲名不顯,沒多少威名,可如今在這論道會上,卻爆發出超乎想象的戰斗力。
  要知道,佛子真律如今在內院紫綬金榜上的排名,可位列前十之列,可現在卻連大荒學院一個名不見傳的弟子擊敗,見此出乎了在場所有人預料。
  也正因為佛子真律和趙夢璃的落敗,令得在場道皇學院一眾師生的士氣一下子一落千丈,萎靡起來,每個人臉上都寫滿錯愕、惘然、失落、不甘之色。
  唯獨王道廬對此早有預料,只是當看見這樣一幕在眼前發生時,心中依舊極為不是滋味。
  這一次,他們道皇學院可是被太上教算計慘了,若在接下來的論道中,再挽回不了頹勢,那可真就成了一敗涂地之局面!
  想到這,王道廬忍不住把目光望向了陳汐。
  現如今,也只有陳汐一人還未出場,他……能否力挽狂瀾?
  ——
  ps:這一章自然還是補x壕的加更。另外說一下,這一次七院論道會,不必要的旁白、細節、戰斗……能夠刪除的我統統刪除了,為的就是讓清潔簡練、緊湊一些,所以更新難免磕磕絆絆,有時候幾個小時也搞不定一章,令得更新也變得很晚,還請童鞋們理解一下哈,我在盡最大努力把符皇后期寫的更精彩。
  最后,依舊求月票~~月末最后一天,我肯定不會掉鏈子的,更新也肯定不止2更的!所以,攢著月票沒投的小伙伴趕緊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