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310 狠狠打臉

感謝兄弟“明天會更有希望”“ychenhwang”和妹紙“玲菲”的打賞捧場支持~
  ——
  第二輪論道進行到現在,歷經了八場對決,在這個過程中,云嵐、風川、道玄三大學院的弟子徹底敗北,無一人進入最后一輪論道。
  換而言之,這三大學院如今要做的,就是觀看其他學院弟子的爭鋒,心情自然低落不甘之極,但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這是論道,一切靠實力來論勝負,有勝利,自然又失敗。
  而在道皇學院這邊,狀況同樣極為不利,甚至所遭受到的打擊,要比那云嵐、風川、道玄三大學院還要沉重。
  因為在這第二輪論道對決中,仙界六大驕陽之一的葉唐敗了,凰族真凰后裔趙夢璃敗了,佛界年輕一代領袖人物佛子真律同樣也敗了……
  再加上在第一輪論道中敗北的姬玄冰,道皇學院此次參與論道的五名弟子中,已只剩下陳汐一人!
  這在往屆的七院論道會上,可是從未發生過的事情,因而顯得特別震撼人心,對道皇學院的士氣也造成了沉重無比的打擊。
  如今,第二輪論道只剩下最后一場對決,代表道皇學院的陳汐,將和苦寂學院的弟子燕云交手,若這一戰再失敗,道皇學院在此次論道中也將被徹底淘汰出局,徹底和最后一輪論道無緣。
  如此一來,自然也無法再奪得最后的論道魁首之位。
  局勢真的很嚴峻!
  這一刻的擂臺四周,死一般的寂靜,道皇學院每一個師生的心情都沉重無比,有些無法接受這接踵而來的打擊。
  這可是在自己地盤上舉辦的七院論道會,若是被其他學院淘汰掉,那簡直是……沒法形容了!
  唯獨在那大荒、苦寂、長空學院那邊,卻是歡聲笑語一片,無論帶隊教習,還是那些參與論道的弟子,皆都神態輕松,臉上浮現著屬于勝利者的驕傲。
  這一次論道會上,他們可謂是揚眉吐氣,志得意滿,幾乎橫掃其他學院弟子,哪怕論道會還沒結束,他們已經在期待著名震仙界那一刻的到來了。
  畢竟,自打當年云浮生孤身一人仗劍橫掃他們三大學院之后,他們可從沒有像今天這般榮耀得意過。
  “呵呵,從今以后,只怕道皇學院一家獨大的局面將要徹底改變了!”
  “原本還以為道皇學院內院弟子有多強大,原來也不過如此,沒有了葉唐,他們簡直就像沒了牙的老虎。”
  “我看,即便是那炎雨?凌輕舞來了,也照樣會被淘汰出局!”
  勝利和榮耀,最容易使人膨脹,這些大荒、苦寂、長空三大學院的弟子在品嘗到了勝利的甜頭之后,皆都躊躇滿志起來,隱然有一股指點江山般的驕傲之色。
  而這三大學院的帶隊教習也只是捋須含笑,并不出聲制止,年輕人嘛,人生得意須盡歡。
  鐺!
  這時候,比賽的鐘聲響徹全場,拉開了第二輪論道第九場對決的帷幕。
  同樣,這也是第二輪論道最后一場對決,由陳汐對陣苦寂學院弟子燕云!
  ……
  “陳汐,不要有太大壓力。”
  祥云之上,王道廬深呼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的沉重情緒,笑著鼓勵了一番陳汐。
  “前輩放心。”
  陳汐點了點頭,眼眸深邃若星空,清俊的面龐上一片沉靜之色,宛如古井不波,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陳汐師弟,無論成敗,等論道會結束,你我師兄弟一定要暢飲一番。”
  葉唐在一旁笑說道。
  “葉唐師兄的邀請,師弟我敢不從命?”
  陳汐笑了笑。
  “你可千萬別學姬玄冰,太過逞強。”
  這一刻,趙夢璃也是忍不住開口,提醒了一句,不過一提起姬玄冰,她眼眸登時一陣暗淡,有些傷感。
  “不錯,勝負只是一時,相較于求道之途,也只不過是滄海一粟而已。”佛子真律認真開口。
  “安心看著就好了,其他的都交給我了,這才是第二輪論道而已,接下來還有更多精彩上演,可不要太過驚訝了。”
  陳汐朝兩人灑然一笑,不再猶豫,轉身登上了擂臺。
  “沒想到,這家伙竟也會開玩笑了……”
  趙夢璃一怔,凝視著陳汐那端立在擂臺上的背影,想起之前他那一番平淡從容的玩笑話,心中的擔憂和沉重沒來由消褪了不少。
  不止她有這種感覺,葉唐、真律和王道廬也都怔了怔,若有所思。
  ……
  另一邊。
  苦寂學院的一眾師生也在為燕云助威。
  “燕云師弟好運氣,竟對上了這陳汐,這混賬東西如今在仙界中的名望可是極高,你若將其擊敗,相信用不了多久,必然名動天下!”
  “哼!一個徒具虛名的家伙罷了,燕云師弟,這一次你可得當著那道皇學院一眾師生的面,狠狠教訓教訓這小子。”
  “這混賬當年搶了我苦寂學院的恨天印,著實可恨,這一次不給他點教訓,他還以為可以無法無天了!”
  這些人的話語并未刻意遮掩,令得不少道皇學院師生也聽得一清二楚,當即皆都慍怒不已,憤恨難平,紛紛大聲呵斥起來。
  見此,那蕭千水卻是冷然一笑,驀地提高聲音:“哼,等這第二場對決結束時,我看你們還能不能罵出聲來!”
  此話一出,全場不少聲音啞火,陷入沉默,想起了之前發生的一幕幕,連葉唐師兄他們都被淘汰了,陳汐他……又能否走到最后?
  對于這一切,陳汐都似渾然不覺,靜靜佇立在擂臺上,腰脊筆直,青衫獵獵,唯獨那一雙深邃的黑眸中,涌動著冷冽到極致的寒意。
  唰!
  這時候,燕云已是破空而來,降臨在擂臺上,他身影極為魁梧,健碩如巍峨山岳,面龐粗獷,眉宇之間盡是暴戾陰冷之氣。
  遠遠一望,就像一頭來自蠻荒中的兇獸,渾身兇厲之氣彌漫,仿似欲要擇人而噬。
  “陳汐,我聽說過你的名聲,希望你今天不要敗的太難看。”
  那燕云森然一笑,眼眸兇光畢現。
  鏘的一聲,在他手中已拎出一柄闊口大劍,足有丈長,寬一尺,通體赤紅如血,兩側劍鋒邊緣盡是鋒利細密的尖刺,泛著嗜血令人心悸的光澤。
  魁梧如山岳般的身材,兇狠暴戾的氣勢,闊如門板似的血色大劍,這燕云一出場,就給人視覺一種強烈沖擊力。
  尤其是,當他握住血劍那一刻,整個人身上都散發出一股沖霄煞氣,猶如蠻龍蘇醒般,將蒼穹云層都震碎潰散,氣勢強勢暴戾無匹,令得在場不少人都微微色變。
  “這家伙所展現出的氣勢,比之那擊敗佛子真律的吳方駿,擊敗趙夢璃的赫連齊都有過之而無不及,陳汐師兄他……能抗衡過嗎?”
  有人心中一緊,喃喃不已。
  “有些棘手啊。”
  祥云之上,王道廬也是眉頭一皺,察覺到那燕云的氣勢,太過暴戾兇狠,以往他都沒聽說過,那苦寂學院中竟會有這么一號兇悍子弟了。
  顯然,這燕云和那蕭千水、宋云松、王雪沖、吳方駿、赫連齊一樣,皆都是聲名不顯之輩,如今卻在這論道會上爆發出了超出想象的威能。
  而這背后,定然也離不開那太上教的影子!
  “燕云師弟,快快解決了這小子,不要耽誤了大家進行最后一輪考核。”
  遠處,那蕭千水尖利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令得在座一眾道皇學院師生的臉色再次難看了幾分。
  但此時,卻沒有人理會蕭千水,所有的目光都望向陳汐,神色間隱隱有著緊張擔憂之色浮現。
  因為葉唐他們的失敗,令得他們對此刻陳汐的出戰,也都有些信心不足,心情難免有些患得患失,緊張忐忑。
  “哈哈哈,蕭師兄放心,不會用太久時間的!”
  那燕云仰天一陣大笑,臉龐上的笑容卻是冰寒懾人,望向陳汐的目光猶如盯著一個死人一般,充斥著漠然兇厲之氣。
  “的確不用太久。”
  陳汐聳了聳肩,淡然說道。
  鐺!
  一道鐘聲在天地間響徹,論道開始。
  轟!
  鐘聲還未落下,那燕云猛地一踏地面,整個人猶如一座巍峨大山拔地而起,魁梧的身影將虛空都震碎成一塊塊碎片。
  “血輪殺,破天噬魂!”
  驀地一聲暴喝,驚動九重天,那燕云在一道道驚駭目光注視下,手中血色大劍若開天之犁,掀起萬重血影,碾碎虛空,轟隆隆朝對面的陳汐破殺而去。
  劍影如血海,暴戾、肅殺、迫人,似要將天地都席卷入血腥煉獄,整個擂臺都被那滔天血光淹沒!
  這一擊很恐怖,強橫無匹,令在場不少弟子色變驚呼。
  就連一些學院老古董眼皮都一跳,似有些想不到這苦寂學院的弟子竟甫一開戰,就施展出如此強勢的殺招。
  面對這樣一幕,陳汐唇邊卻是勾起一抹冷峭,靜靜佇立不動,直至那滔天血光劍氣撲面而來,他這才隨手一翻,一枚方方正正的古老大印浮現掌心。
  此印通體彌漫暗青色神輝,表面篆刻著一層晦澀玄奧的道紋,彌漫出的氣息卻是狂暴無比,似能破天裂地,將大道都砸出一個窟窿!
  正是苦寂學院鎮院重寶恨天印!
  ——
  PS:第二更10點半左右,月末最后幾個小時,沒投月票的童鞋趕緊投了吧,凌晨之后就清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