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312 無相災難

陳汐對陣燕云的這一場論道,從開始到結束其實只用了不足盞茶時間,可所帶來的反響,卻當屬第二輪論道中最轟動的。
  原因就在于陳汐所展現出的戰斗力,實在過于逆天和強勢,近乎是一路碾壓般,就將那燕云給擊潰,差點一命嗚呼。
  那種痛快淋漓的戰斗風格,強勢霸道的戰斗手段,令得在場道皇學院一眾師生皆都感到無比振奮和激動。
  之前的論道對決中,他們壓抑太久了,遭受到了打擊也太多了,原本積攢在心中的失落、不甘、憤怒、忐忑、擔憂……等等情緒,于此刻得到全面的宣泄,那種感覺,自然也是痛快無比。
  反觀那苦寂學院一邊,無論教習還是弟子,皆都是神色陰郁,透著憤怒之色,陳汐出手太狠,差點就將燕云徹底廢掉,即便如此,每個一年半載的時間,也定然難以痊愈了。
  好狠的小東西啊!
  這同樣也是大荒、長空兩大學院師生對陳汐的評價。
  “沒想到,實在沒想到,此次你晉級大羅后期之后,戰斗力竟蛻變提升到了這般地步。”王道廬嘖嘖稱奇,毫不掩飾自己的欣賞。
  葉唐、趙夢璃他們,也都跟看怪物一般盯著陳汐,剛才他在擂臺上表現的何止是強勢,簡直就是冷酷無情!
  對于此,陳汐只是笑道:“我之前就說過,不要太過驚訝了。”
  眾人啞然。
  就在這一片鬧哄哄的氣氛中,那蕭千水的尖利陰冷聲音再次響起:“哼,不要太過得意,這七院論道會可還沒結束呢,你們道皇學院就打算提前慶賀了嗎!”
  此話一出,頓時壓下了不少喧囂聲音,尤其想到待會的第三輪論道,不少弟子臉上的振奮之色都是消褪不少,很快就被一抹凝重之色取代。
  蕭千水的聲音中雖充斥著挖苦嘲諷之色,可他畢竟說的是實情,這僅僅只是第二輪論道,接下來還有最后一輪對決呢!
  一時之間,場中氣氛也是有些沉悶起來。
  原因很簡單,哪怕現如今陳汐取勝了,可局勢依舊對他們道皇學院極為不利,因為待會的第三輪論道中,陳汐只是孤身一人,而那苦寂、大荒、長空三大學院中,除了主動棄權離開的萬劍生之外,加起來可足足有七人!
  再加上這第三輪論道的規矩,乃是自由論道,誰都可以選擇對手來切磋對決,如此一來,局勢對陳汐也是愈發不利起來。
  想象一下,若是那七名弟子一起把矛頭指向陳汐,那還了得?
  ……
  “他們,該不會如此無恥吧?”
  有弟子皺眉,擔憂不已。
  “無恥?為了最終的魁首之位,他們必然會選擇一起先挑戰陳汐師兄,只要把陳汐師兄擊敗,那魁首之位就成了他們三大學院之間爭奪的囊中之物了。”
  有人嘆息,卻是感覺到,那第三輪論道中,極有可能發生那樣一幕。
  一時之間,擂臺四周眾人心中都禁不住再次浮現一抹擔憂,雖說陳汐成功晉級到了最后一輪論道中,可是……他又如何去抗衡那三大學院弟子的輪番挑戰?
  那七名弟子中,可是有蕭千水這樣一位毫不遜色于萬劍生的強橫人物存在的!
  ……
  “陳汐。”
  王道廬皺眉沉吟許久,這才猶豫問道,“你……覺得有幾成把握?”
  此話一出,葉唐他們也是將目光望向了陳汐,他們也很清楚,這第三輪中有一個蕭千水,才是最棘手的。
  即便陳汐能夠戰勝對方,可還有其他六人虎視眈眈,那些家伙可沒有一個是弱者了!
  最為重要的是,按照那第三輪論道的規矩,中途是不允許任何休整恢復的時間的,換而言之,陳汐若是被挑戰,只能無休止戰斗下去。
  如此一來,對陳汐的處境只會愈發不利。
  對于這一切,陳汐只是聳聳肩,輕松笑道:“打過才知道,不過就像我之前所說,你們安心看著,很多精彩還未上演呢。”
  言辭平淡從容,略帶開玩笑的味道,可卻令王道廬他們心中皆都鎮定平靜不少,不復之前那般擔憂。
  ……
  能夠參與最后一輪論道的名額已經出爐。
  分別是道皇學院陳汐,苦寂學院蕭千水、赫連齊、王雪沖,大荒學院吳方駿、岳雨,長空學院于秀水、蔡拓。
  攏共七人。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那蕭千水,傳聞其擁有著不弱于萬劍生的戰斗力,除了蕭千水之外,其他六人也都是極為強橫的存在,這從他們能夠參與到第三輪論道中,就能看出一斑。
  不過,無論是這蕭千水,還是其他六人,之前在仙界的聲名并不顯赫,甚至在道皇學院所打探出的消息中,這七人在他們各自的學院中,也并非是最頂尖的存在。
  可偏偏地,他們在這次論道會上卻爆發出超乎想象的戰斗力,毋庸置疑,這一切必然和那太上教大有瓜葛。
  而對于太上教……陳汐可是厭憎仇恨到了極致!
  ……
  第三輪考核之前,還要經歷一輪抽簽。
  倒不是為了安排對手,僅僅只是分出一個先后順序,像抽中一號玉簽的,就是第一個發起挑戰之人,可以從其他六名弟子中隨意選擇對手。
  擂臺上。
  此時,陳汐和蕭千水等七人佇足其上,等待著抽簽。
  “陳汐,沒想到你表現都如此強大,令得我都忍不住對你產生了一絲戰斗**,你可要堅持住,別被其他人提前淘汰了!”
  蕭千水看著對面的陳汐,陰冷而狹長的臉頰上泛起一抹陰冷的笑容,說到最后,更是忍不住伸出猩紅的舌頭舔舐了一下嘴唇,給人極為森寒迫人的感覺。
  “放心,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陳汐笑了笑,輕輕開口,字字清晰,微微瞇著的黑眸中有著一抹極致的冷冽寒意閃過。
  蕭千水深呼吸一口氣,臉頰上泛起一種病態般的潮紅扭曲之色,喃喃道:“那就好,那就好,我現在都能感覺到,渾身的血液都在燃燒,沸騰,這種感覺……太好了……”
  變態!
  擂臺四周不少人看見這樣一幕,皆都暗暗罵了一聲,這蕭千水自始至終,都展現出一股扭曲、尖利、瘋狂、變態的氣質,令人極為不舒服。
  “哼,大言不慚!”
  “別和他廢話了,這一次無論是誰,都無法再改變道皇學院必敗的命運,你陳汐也同樣不行!”
  “這一屆論道會,魁首之位我等志在必得!”
  王雪沖等其他六人,也都將目光冷冷掃向陳汐,神色驕傲,儼然一副志在必得的自信模樣。
  “看來,這些家伙的確早已經聯合在一起了啊……”
  陳汐絲毫不為其所動,而是若有所思地看了他們一眼。
  很快,抽簽開始。
  也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運,陳汐抽中了八號玉簽,這個結果也注定他只能等著被其他人來挑戰了。
  而蕭千水他們見此,一個個都忍不住冷笑出聲,望向陳汐的目光中充滿了憐憫,更有著一抹肅殺之意。
  怎么會這樣?
  得知這個抽簽結果,令得在場一眾道皇學院師生也都一愕,心都禁不住揪了起來。
  “這些家伙,也忒沒見識了,陳汐怎么可能會敗?”在那人群角落中,靈白騎在小星柔軟雪白的寬厚背脊上,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哼哼唧唧嘀咕了一句。
  然后,他就埋下頭,細細咀嚼起手中仙果來,再看阿蠻、白魁他們,也都專注于手中美食上邊,都懶得理會擂臺上所發生的一切,顯得很沒良心。
  站在旁邊的青葉看見這樣一幕,不禁又是好笑又是無語,心中對陳汐的擔憂倒是沖淡了不少。
  ……
  鐺!
  熟悉的鐘聲再次響徹,拉開了最后一輪論道的帷幕。
  那抽中一號玉簽的是來自長空學院的于秀水,此人面容俊秀干凈,身姿倜儻,掌握一柄玄金玉扇。
  當聽到鐘聲響起那一刻,他幾乎是毫不遲疑,就將手中玉扇一指陳汐,傲然挑眉道:“陳汐,我來和你論道!”
  哪怕早已清楚會是這樣的結果,可當親眼看見時,依舊令人有些嘩然,心中擔憂再次增多不少。
  對于此,陳汐只是搖了搖頭,就說道:“你既然這么著急被淘汰,那就如你所愿。”
  于秀水聞言,嘿然一聲冷笑:“好大的口氣!”
  陳汐聳了聳肩,不再多言。
  當下,其他人從擂臺上離開,只留下了陳汐和于秀水二人。
  一時之間,氣氛頓時劍拔弩張,肅殺一片,在場所有目光也是于這一刻齊刷刷落在了擂臺之上,寂靜無聲。
  “開始吧!”
  那于秀水傲然開口,渾身驀地充斥起一股淡藍色的仙霞,將其整個人籠罩,如夢似幻,卻釋放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可怖波動。
  見此,陳汐隨手一翻,掌中已浮現出一個古樸的黃色葫蘆,表面篆刻日月星辰、花鳥蟲魚的圖案,甫一出現,就彌漫出一陣陣厚重的玄黃之氣。
  長空學院的鎮院古仙寶之一,玄黃葫蘆!
  之前,陳汐用苦寂學院的恨天印,砸得苦寂學院弟子燕云頭破血流,氣息奄奄,如今對上著長空學院的于秀水,竟然又拿出了長空學院的玄黃葫蘆來對敵!
  當看見這一幕,不少人都唇角一扯,都這種時候了,陳汐師兄居然還如此霸道和無忌,令得他們都忍不住差點想笑出聲來,心中的緊張和擔憂也是為之一松,驅散不少。
  而長空學院那邊,風老怪的臉色卻是頓時沉了下來……
  ——
  ps:這一章自然還是為x壕加更的,今天就三更吧,另外,這幾天打賞加更的比較多,明天我會整理出來一個名單,盡快一一加完了,說實話,壓力很大,但也很開心,金魚只會更努力~
  另外,月初第一天,求一下保底月票~~別讓月票名次掉的太low了……拜謝大家了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