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315 魁首獎勵

啪!
  一記清脆響亮無比的耳光聲響徹擂臺上,甚至壓過了那大陣轟鳴之音,傳達擴散出了擂臺之外。
  王雪沖整個人噗通一聲被抽翻,半張臉頰紅腫如豬,滲透血絲,顴骨都被抽碎裂,卻并沒有發出慘叫,只是捂著臉頰,睜大眼睛,整個人都似乎抽懵了。
  不止是他,連那在場所有人都渾身一震,面色呆滯,張大了嘴巴,不敢置信地看著這樣突如其來的一幕。
  原本,王雪沖施展出天生圣人的氣勢,釋放出青天之瞳的異象,更揮手之間,布下了傳承自太古時期的古仙陣幻魔雷殛陣,令得眾人都提陳汐擔憂不已,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認為這必然會是一場兇險無比的惡戰。
  誰哪曾想……這才剛剛開始對決,原本傲立那青云大道之上,宛如教化圣人轉世的王雪沖竟被一巴掌給抽飛了!
  這太過出乎意料,令人如何敢相信自己眼睛?
  “你你你……”
  王雪沖腦袋都被抽得直冒金星,猶自不敢相信這一切,呆頭呆腦瞪著陳汐,一副活見鬼的模樣。
  啪!
  陳汐身影憑空一閃,下一刻,又是一巴掌掄在了那王雪沖臉頰上,打得他整個人像滾地葫蘆似的在青云大道上翻滾,口噴鮮血,牙齒飛濺,整個腦袋面目全非,紅腫一片,疼得他再忍不住慘叫出聲。
  此時此刻的王雪沖,哪還有一絲倨傲冷酷,威武睥睨的模樣?
  而眾人見此,心中又是一陣駭然,這陳汐太詭異了,竟不受那古仙陣的束縛,簡直是如入無人之境啊。
  “白癡,就憑這樣一個陣法,就以為可以大殺四方了?還天生圣人,我看你是天生白癡才對。”
  陳汐望向王雪沖的目光冰冷中透著一抹憐憫之色,這家伙還真蠢,在自己面前玩符道,跟班門弄斧的跳梁小丑又有什么區別?
  碰到自己,也活該他倒霉!
  天生白癡!
  聽到這個評價,氣得那王雪沖肺都快炸裂,而這時他已經徹底清醒過來,明白自己這次失算了,原本是為了困殺陳汐的大陣,非但沒有起到半點作用,反倒被其乘虛而入,打了自己一個措手不及。
  “混賬東西!你以為我就這點手段?”
  他不敢再遲疑,猛地起身,一聲長嘯,雙眸中青色神輝綻放,爆射出一行行密集而玄奧的符文,將自己渾身上下繚繞,整個人氣勢暴漲,猛地主動沖殺向陳汐!
  轟!
  在他手中,猛地多出一柄玉尺,通體青碧,宛如大道青天,激射出浩瀚神威,似要替蒼天教化蕓蕓眾生,神威滔天。
  抬手就朝陳汐當頭劈下!
  對于此,陳汐神色依舊沉靜如故,眼眸中的憐憫之色卻是愈發濃郁,而后這憐憫之色悉數化作了冰冷肅殺之氣。
  下一剎那,陳汐雙手在虛空一按,嗡的一聲,周圍空間之力倏然波動起來,化作無形的空間潮汐,呼嘯席卷八方。
  嘭嘭嘭!
  剎那之間,那王雪沖突然發現,自己的攻擊,竟是被一股層層疊疊的空間之力拘囿、拖帶、瓦解……最終湮滅,而在這個過程之中,他根本就來不及閃避和抵抗。
  那力量太恐怖,防不勝防,令他毫無招架之力,當他整個人沖到陳汐身前那一剎那,這一擊的威能已是被悉數化解崩潰掉,被陳汐一把就將他手中青天玉尺奪了過來。
  在觀戰眾人眼中看去,那王雪沖卻像是捧著一柄玉尺,像個傻子似的主動送到了陳汐手中……
  眾人驚愕,下巴都差點掉地上,這王雪沖究竟是要鬧一出啊?
  唯獨一些老古董卻是看出,剛才陳汐那一按之力,看似簡單平靜,實則充盈著一股極為可怖的空間力量,化作一種奇特而晦澀的波動之力,已是將王雪沖的攻勢徹底化解和磨滅掉。
  這一幕,同樣令他們心中一振驚駭,沒想到陳汐不止是掌握了空間之力,且在空間大道上的造詣,明顯非比尋常了!
  啪!
  陳汐手拎玉尺,反手就狠狠抽在了盡在眼前的王雪沖臉頰上,打得對方嗷嗚一聲,一口牙齒徹底爆碎剝落,整個人更是噗通一聲不受控制地跪倒在地上,渾身都一陣抽搐不已。
  這青天玉尺可是他的得意仙寶,如今被陳汐御用在手中,一拍之力,簡直能粉碎山河,那等滋味,又豈是那般好承受的?
  也幸好是這王雪沖戰斗力驚人,再加上陳汐并無一舉滅殺他的心思,所以才會出現了眼前這一幕。
  啪!啪!啪!
  這一刻的陳汐,不再多言,拎著那玉尺,一記記抽在那王雪沖身上,宛如一位師長在教訓責罰一個頑劣不聽話的徒孫。
  而那王雪沖則跪倒在地,雙膝被禁錮似的,被抽得渾身抽搐,鮮血橫流,皮開肉綻,嘴中連連慘嚎不休。
  他已疼得快要暈厥過去,但和這些皮肉之苦相比,他心中的屈辱卻是刺激得他快要爆炸,什么時候,他王雪沖遭受過這般恥辱?
  這可是七院論道會!受整個仙界矚目,如今他居然被人又抽耳光又跪地,那種無比的恥辱感,簡直令王雪沖直恨不得抹脖子自殺掉。
  “陳汐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在這種恥辱無比的刺激下,王雪沖再忍不住憤怒厲聲尖叫,充斥著無盡怨毒和憤怒,響徹全場。
  眾人早已被眼前這一幕幕變故驚得說不出話,此刻聽得王雪沖的咆哮,心中又是一陣心驚肉跳,倒吸涼氣不止。
  “若不是因為論道會的規矩,你以為可以活到現在?”
  陳汐眼眸一瞇,寒意暴涌,手中玉尺猛地抬起,砰的一聲轟在其脖頸上,硬生生將后者給砸暈了過去。
  王雪沖的確暈厥了過去,渾身皮開肉綻,鮮血浸透,骨骼都不知道被拍碎了多少根,趴在地上就猶如一具血糊糊的死尸一般,唯有鼻端一絲微弱的氣息證明他還活著。
  見此,全場震撼!
  陳汐這般手腕,簡直是太痛快了!
  一眾道皇學院師生是這般認為的,之前他們還在擔憂陳汐身陷幻魔雷殛古仙陣中,又面對王雪沖這個天生圣人,處境必然兇險無比了。
  哪曾想到,局勢的發展竟和他們預想中完全不一樣,甚至這一戰,比打敗那燕云、于秀水還要輕松!
  那種打臉、下跪、玉尺抽人的做法,甚至讓不少道皇學院弟子大呼痛快,興奮得難以自已。
  反倒是苦寂、大荒、長空學院那邊,一個個臉色驟變,有駭然,有擔憂,有憤怒,有不敢置信,有悚然驚懼……不一而足。
  燕云失敗了,被恨天印硬生生砸得氣息奄奄
  于秀水失敗了,被青兜宮燈燒得通體焦黑,面目全非。
  如今,王雪沖更是被其打臉、跪地、抽打直暈厥過去,這三個活生生的例子,一幕幕上演的慘劇,令得他們心中也是震蕩不已,陳汐所展現出的力量,太過詭秘,太過駭人,令得他們都完全沒有預料到。
  砰!
  和之前一樣,像一條死狗一樣的王雪沖,被陳汐一腳踹出了擂臺上。
  至此,最后一輪論道的第二場對決結束。
  而那演道場四周眾人,卻依舊未能從剛才的一幕幕震撼血腥的畫面中清醒過來。
  對于那些道皇學院師生而言,這一切,都像一個個出人意料的奇跡,被陳汐親手呈現在了他們面前,讓他們振奮、激動、震撼、狂喜。
  而對那苦寂、長空、大荒三大學院而言,陳汐就像一個深藏不露的殺星,一次又一次給與他們沉重的打擊……
  但對陳汐自己而言,這一切,才剛剛開始!
  ……
  最后一輪論道進行至此,于秀水和王雪沖先后被淘汰掉,場中只剩下道皇學院陳汐、苦寂學院蕭千水、赫連齊,大荒學院吳方駿、岳雨,長空學院蔡拓。
  換而言之,對陳汐而言,如今最壞的局面也就是還要與其他五個對手對決。
  局勢似乎依舊頗為嚴峻。
  但陳汐之前的表現,卻讓道皇學院一眾師生產生出一絲希望,雖然希望很小,但卻已不像之前那般心情沉重和忐忑。
  現如今唯一令眾人擔心的是,陳汐久經戰斗,一刻也未曾歇息,是否會因為消耗過大,從而影響到了戰斗力的發揮,又是否能夠堅持到最后了。
  唯獨趙夢璃清楚,陳汐擁有蒼梧幼苗,力量絕對不會因為戰斗頻頻而產生枯竭的問題,真正要擔心的是,陳汐的心力能夠堅持到底了。
  當然,蕭千水這等人物的存在,同樣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威脅!
  無論四周眾人心中如何作想,此刻的陳汐依舊平靜從容如故,他沒有離開擂臺,依舊像上次戰勝于秀水之后那般,將目光遙遙望向了遠處的蕭千水等人。
  似乎在無聲地說:“第三個該誰出場了?若要選擇我為對手,那就趕緊放馬過來!”
  在這種平靜的目光注視下,那蕭千水等參與到最后一輪論道的弟子臉色一個個都是陰沉起來,眸光冷厲。
  囂張!
  這小子實在太囂張了!
  ——
  ps:第二更10點!求月票~~
  (cq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