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317 第七驕陽

到了這時候,參與到最后一輪論道的八名弟子,已經有六人被淘汰,且清一色是被陳汐一人連續擊敗。
  單單是這等戰績,已經令陳汐成為了全場最耀眼的一位人物,相信等這一屆七院論道會結束,陳汐的名字就會像長了翅膀一樣,傳遍整個仙界。
  但是現在,論道會還沒有結束。
  因為場中還有一位蕭千水!
  蕭千水之前抽中的是六號玉簽,原本是應該在第六個出場,但他卻是放棄了挑戰權,讓給了那來自大荒學院的岳雨。
  誰也不清楚他為何這樣做。
  但直至此時,當看見場中只剩下他和陳汐時,眾人卻隱約明白了些什么,心中皆不由冷笑,這性情變態的家伙,還真是處處都不愿輸人一頭啊!
  因為眾人都已看出,蕭千水之所以這么做,是因為他不愿主動挑戰陳汐,而是要讓陳汐主動去挑戰他。
  看似是挑戰和被挑戰的關系,但仔細品味的話,意義的確有些不大一樣。
  ……
  “來吧,既然如此迫切想要我挑戰你,還愣著做什么?”
  擂臺上,陳汐抬頭,目光如電般冷冷鎖定遠處的蕭千水,神色沉靜中流露出無盡肅殺。
  歷經剛才的六場對決,并未讓陳汐感到任何的成就感,因為他的目標,從來都沒放在那些人身上。
  雖說戰斗會對真元和體力產生消耗,可對擁有蒼梧幼苗,且道心修為臻至心魂層次的陳汐而言,這一切都不再是問題。
  相反,這等程度的對決,令得陳汐甚至有些不滿意,因為自打晉級大羅后期之后,他就發現,自己的戰力暴漲了太多,哪怕是不動用蒼梧幼苗,他都有信心堅持到這一屆論道會結束。
  這一切,都源自于他這些日子的苦修。
  “哈哈哈,終于等來了你主動一聲挑戰,那就如你所愿!”
  驀地,遠處的蕭千水仰天大笑出聲,綠袍翻滾,整個人一剎那之間,就憑空閃現在了擂臺之上,和陳汐遙遙對峙。
  他臉龐狹長,神情陰冷,渾身都彌漫著一股森寒迫人的乖戾氣息,隨意在那擂臺上一站,就像一尊邪神降臨,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氣息。
  “我觀看了你之前的每一場對決,說實話,你的實力出乎我的想象,不過越是如此,卻讓我心中越是歡喜。”
  蕭千水的聲音陰冷尖利,徐徐在擂臺上傳達而開,“若你只是個垃圾,那么就是打敗你,贏得此次七院論道會的魁首之位,我也感覺不到任何驕傲的地方,幸好,你不是。”
  這一番,透著一股頤指氣使,指點江山的味道,也算是對陳汐實力的一種認可。
  可落入陳汐耳中,卻令他微微一怔,旋即就笑了:“但是你不知道的是,在我的眼中,你的確不是垃圾,因為……你連垃圾都不如。”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他們都沒想到,在面對蕭千水這一位堪比萬劍生般的存在時,陳汐居然還敢表現得如此霸氣,言辭之間毫不客氣,令人咂舌。
  這混賬還真是不知死活,看你能囂張到什么時候!
  苦寂、大荒、長空三大學院那邊,卻都是臉色一沉,冷笑不已,他們都對蕭千水有著十足的信心,自是認為陳汐現如今這般舉動,簡直就是自己找死!
  聞言,蕭千水同樣也怔了怔,旋即伸出猩紅的舌頭舔舐了嘴巴,猛地仰天大笑起來:“哈哈哈,你越是狂妄,我越是喜歡,等會戰斗時,我可希望你的戰斗力也像這般狂妄。”
  說到這,他笑容一剎那間變得冰冷如刀,一字一頓道:“否則,我可是會折磨得你下不了擂臺的!”
  聲音尖利,透著一抹令人心悸的狠戾味道。
  不少人臉色微微一變,清楚認識到,這一戰陳汐若是一旦失利,蕭千水這個變態絕對會折磨得他生不如死!
  對于此,陳汐只是淡淡一笑:“那我可要拭目以待了。”
  談話至此,氣氛已是變得緊張之極,劍拔弩張,似乎有一股無形的暗流在擂臺上涌動,令空氣都似乎要凍結。
  全場寂靜,鴉雀無聲,無論是誰,此刻都把目光全都緊緊盯在擂臺上,心中緊張不已,唯恐錯過任何細節了。
  因為所有人都很清楚,這一戰,注定會是七院論道會進行至今最激烈的,關乎著最后的魁首之位之爭,更關乎著道皇學院的榮譽。
  還有一點卻是無人知曉,那就是這一戰,更是神衍山和太上教力量的一種碰撞!
  ……
  鐺!
  就在這寂靜無比的氛圍中,鐘聲響徹,拉開了這次論道會最后一場巔峰對決的帷幕。
  鏘!
  就在鐘聲響起的那一剎那,蕭千水手中驀地祭出一柄細長之極的窄劍,劍身細如手指,長有三尺六寸,通體漆黑,鋒利得猶如一抹黑色的流光。
  “此劍名刺神,用來對付你,也不算糟蹋了寶物。”
  蕭千水陰測測一笑,伴隨著他聲音,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怖氣息,驀地從其身上擴散而開,驚擾八方風云!
  遠遠望去,他整個人猶如太古邪神臨世,狹長眼眸電光流竄,令得周圍虛空都產生嗡嗡的哀鳴顫抖之音。
  這氣勢很可怖,和之前的葉唐、萬劍生也分毫不差,更令人悚然的是,他那周身氣息中,隱然彌漫出一股令人心慌的災難氣息。
  似乎他整個人就是一場劫難,若是降臨,必然伴隨著血雨腥風,無盡殺災!
  “無相災難氣!果然是太上教的傳承……此子必然和太上教大有關聯!”這一剎那,王道廬臉色一沉,眸光開闔,流竄出一縷縷懾人神芒。
  感受著那虛空中無處不在的災難氣息,陳汐也不禁眼眸一瞇,周身氣機猶如受到刺激,無聲自動,轟鳴而起。
  鏘!
  攬星仙劍入手,一剎那之間,陳汐也宛如變成另外一人,衣衫獵獵,烏黑長發飛揚,清俊的面龐上一片漠然沉靜意。
  尤其是他那一對黑眸中,涌動出若星空般浩瀚,若劍鋒般肅殺,若巖漿沸騰的可怖殺機。
  這是他參與論道以來,第一次動用攬星仙劍,同樣,這也表明此刻的陳汐,開始要真正毫無保留地進行戰斗!
  嗡嗡嗡……
  八方虛空盡數被一抹肅殺凌厲氣息粉碎,擂臺四周不少弟子身上的佩劍,更是在此刻嗡嗡哀鳴起來,似乎在向王者臣服膜拜。
  這讓不少人色變,皆都驚疑不定望向陳汐。
  “劍神之境!”
  仰臥在祥云之上的葉唐霍然坐起身子,腰脊筆直,望向陳汐的眼眸中爆綻精光,毫不掩飾自己的驚艷和欣賞,“怪不得陳汐師弟他如此鎮定自若,原來他早已走上了劍神之路,窺伺到了更高層次的道途……”
  劍神之境!
  與此同時,場中也是有不少人辨認出來,一個個瞠目結舌不已,陳汐自打晉級大羅境界,才不過寥寥數年而已。
  原本眾人都以為他只是在修行上極為變態,哪曾想到,他在這劍之一道上,竟也已達到了如此駭人的地步。
  劍神!
  放眼整個仙界的大羅境強者中,又能找出幾個來?
  而那冷云叟等苦寂學院一眾人物,則都有些驚疑不定了,每一場戰斗,這陳汐似乎都能展現出一種出人意料的強橫手段,他們原本已做好了準備,并且認為,有蕭千水存在,哪怕陳汐詭計多端,也不堪大用。
  哪曾想,對方這一次所展現的,并非是仙寶,并非是狠辣的戰術,反而是一種堂堂正正的能耐,一種臻至劍神之境的恐怖威能!
  ……
  “劍神之境?很好,擊敗了你,恰能詮釋我這刺神仙劍的威能!”
  蕭千水眼眸瞇了瞇,寒光大盛,氣息瞬間就鎖定陳汐,手中狹窄無比的刺神仙劍當空一刺。
  轟隆!
  劍意驚天,裹挾萬千災難氣息,猶如災難洪流,所過之處,虛空竟都枯萎、碎裂、似遭受無盡劫難,欲要崩塌潰散!
  對于此,陳汐腳步一踏,一劍劈斬而出,立刻之間,周身有著無量光明沖霄而起,磅礴浩瀚,圣潔純凈無比,一股威勢無窮的凈化力量轟涌,噴薄在陳汐劍身之上。
  揮手之間,陳汐施展出了自己剛剛掌控的光明法則!
  一劍劈出,光明爆綻而開,擴散整個擂臺,所過之處,那災難洶涌的劍意悉數被齏粉,而陳汐的劍氣,余勢不減,再度洞穿,直接劈向對方身體。
  “光明之力!你這家伙怎么可能掌握光明!那不是女媧……”
  蕭千水終于動容,眼眸中冷光頻頻閃爍,似不敢置信,猛地厲聲尖叫起來,但話說到一半,就戛然而止。
  因為陳汐的劍氣已是當頭劈來,逼迫得他不得不身影一閃,迎面抵抗。
  剎那之間,光明之劍和災難之劍已經交鋒不下上千次,劍意洶洶,神輝轟鳴,將整個擂臺籠罩,令得天地都黯然失色。
  在座眾人都看到呼吸為之一窒,兩位大羅境巔峰存在各自施展無上劍道,那等視覺震撼力,簡直是無與倫比,令人心旌搖曳,不能自持。
  ——
  ps:三更完畢,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