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318 意外相逢

擂臺上,激戰驚天。
  兩道身影各自施展無上法門,縱橫捭闔,廝殺不休。
  劍意激蕩。
  神輝轟鳴。
  那般威勢,驚天地泣鬼神,駭人無比。
  若是擱在外界,單單是這等程度的交鋒,都足以毀滅十萬里山河,給蕓蕓眾生造成一場莫大的災難。
  轟!
  陳汐一劍斬出,將蕭千水震退,他渾身光明流溢,若從光明中走來的神祗,攬星仙劍充斥無上凈化力量,指天打地,神威無匹。
  與之相比,蕭千水同樣也不遜色,刺神仙劍裹挾災難之氣,化作災難長河,滾蕩八荒四野,竟是和陳汐殺了個不相上下。
  值得一提的是,這蕭千水的劍道雖未臻至劍神層次,然而依仗著那災難之氣,卻能夠和陳汐分庭抗禮,的確是極為了得。
  但這種局面,卻是蕭千水無法接受的!
  一個剛踏入道皇學院的數年時間的新生而已,憑什么能夠和自己分庭抗禮?
  甚至在蕭千水心中,連葉唐、萬劍生他都不放在眼中,又怎會把陳汐看在眼里了?
  可這一刻,這該死的混賬,卻以劍神之境的手段,配合光明大道的力量,竟和自己打了個旗鼓相當,不相上下,他心中自是有些憤怒,感到一絲恥辱。
  轟隆!
  下一刻,在一道道駭然目光注視下,蕭千水渾身氣勢再次飆升一大截,他神色陰冷乖戾到極致,渾身動充盈著一股可怖的氣機。
  眾人在這一剎那間,清楚感受到一陣陣浩蕩無比的災難之力從他身上彌漫而出,冰冷、晦澀、有顛倒乾坤,混淆日月,無所不在的恐怖味道。
  這是災難之氣,猶如天譴降臨,欲要禍亂世間!
  唰!
  尖利撕咬耳膜的劍吟響徹,蕭千水手中刺神仙劍爆綻出沖霄烏光,似災難洪流在掌中匯聚。
  一劍斬出!
  咔嚓咔嚓咔嚓……
  一劍出,劍意所過之處,將虛空齏粉、連那中央擂臺地面上都裂開一條條蛛網似的坑道,觸目驚心,令人頭皮發麻。
  幸好在這關鍵時刻,擂臺四周禁制全部開啟,硬生生將這可怖的沖擊力抵御,否則這座擂臺非被毀掉不可。
  從中也可以看出,蕭千水這一擊有何等之恐怖!
  令得在座不少老古董都是眼眸一凝,心中震動不已,至于在座那些弟子們,早已驚得心神搖曳,幾乎忘了呼吸。
  鏘!
  感受著這一擊的威勢,陳汐神色依舊平靜,右手仙劍旋轉,光明之力充斥其中,散發出凌厲如芒,縱橫無匹的沖霄劍勢,硬撼而去。
  這一劍,不但脫離了空間束縛,更將虛空展開,一縷縷光明劍芒凝聚、化作剔透圣潔的光明之火升騰而起,狂涌而出,充斥著一股圣祭光明,凈化天下的無上宏大氣息。
  轟隆!
  災難和光明交鋒,頓時之間,虛空暴動,可怕的撞擊力轟然四散,充滿毀滅力量的漣漪朝四周擴散而去。
  遠遠望去,整個中央擂臺內煙塵彌漫,光霞染空,一副宛如末日般的場景。
  哪怕知道有擂臺防御,可這一幕依舊駭得附近不少觀戰弟子心神悸動,下意識就朝后倒退了幾步。
  在座眾人震撼,之前葉唐和萬劍生的一戰,已堪稱驕陽級別中最巔峰的對決,可論及那可怖的破壞力,卻是遠遠不如眼前這一戰更震撼人心。
  唰!
  擂臺上,陳汐和蕭千水的身影彼此分開,遙遙對峙。
  陳汐神色平靜如舊。
  蕭千水心中卻是浮起一絲凝重。
  “可惜,你雖掌握光明之力,卻僅僅只臻至法則地步,還未凝練為大羅神紋,剛才這一擊只是試探,接下來,我會讓你明白什么叫不可戰勝!”
  蕭千水深呼吸一口氣,陰冷的臉頰上浮起一抹狠戾森然之色。
  “試探么……”
  陳汐唇邊勾起一抹冷冽的弧度,平靜道:“既然你這么說,接下來我可不會留手了。”
  剛才那一次激烈交鋒,只是試探?
  聞言,在座眾人再次震驚,頓時有些說不出話了。
  “哼!”
  蕭千水猛地一聲冷哼,搶先發動攻擊,唰唰唰連續劈斬出千百重劍氣,這些劍氣剎那之間交疊出無數繁密劍印,頓時漫天災難激蕩,朝陳汐籠罩而去。
  這些災難之氣,凝練到如絲如線,如印如輪的地步,宛如真實,激射而出,瞬間覆蓋陳汐周身,要將其淹沒在災難中。
  陳汐見此,只是冷冷一笑,頓時周身風起云涌,攬星仙劍隨意劈斬,光明噴薄,將那所有災難劍氣擊碎、凈化、消弭一空。
  與此同時,他身影驀地憑空,旋轉飄飛,若一抹虛無縹緲的煙塵,于剎那之間來到蕭千水身前,攬星仙劍騰空,若天劍鎮殺而下。
  蕭千水反手一劍,張揚霸道,砰的一聲巨響就將陳汐這一擊瓦解,不過令他沒想到的是,那些被震碎的光明劍氣,并沒有潰散,反而在剎那之間化為一縷縷若針尖般的芒光,再次狠狠激射而來。
  嘭!嘭!嘭!
  蕭千水一著不慎,身軀如被大錘擂中,那如針尖似的劍芒所蘊含的力量竟磅礴如海,沛然莫御,哪怕都被他一一化解,卻震得他身影微微一趔趄,氣血一陣翻騰。
  就在這一刻,陳汐再次穿梭空間而來,當頭就是一劍,如同光明之刃,剔透晶瑩,圣潔莊肅,充斥莫大威嚴之力。
  蕭千水臉色頓時一沉,全力施展手段,于剎那之間躲避開了攻擊。
  唰!
  不過,還未等他展開反擊,陳汐竟是再次踏步虛空,破空而至,儼然一副步步緊逼,窮追猛打的架勢。
  “真是該死啊!”
  蕭千水再次一閃身,有些狼狽地抵御掉這一擊,然后他的神色陰冷到極致,若一尊充斥無盡怒火的邪神,渾身氣息愈發強大,這種被動挨打的局面,是他絕對無法容忍的!
  “無相無量,災難化劫!”
  蕭千水驀地一聲厲聲長嘯,渾身驀地蒸騰起洶洶黑色云霧,竟如同修士渡劫時的劫云一般,冰冷、肅殺、無情、充斥著莫大的毀滅氣息。
  隱約能夠看見,那滾滾劫云之中,厚重狂暴的災難之氣,竟是凝結為了一縷縷的黑色雷電,轟鳴激蕩,駭人無比。
  災難劫雷!
  “太上劫難道!”遠處,王道廬神色一沉,唇中輕輕吐出幾個字,認出了這種法門,乃是來自太上教的傳承。
  此法化災難為劫數,一經施展,不僅威勢若天劫降臨,且能勾起對手體內的劫數氣息,令其血脈逆沖,走火入魔!
  劫數氣息,就是修士從踏上道途那一刻,歷經重重天劫之后,在體內所積累的劫難之氣,尋常根本察覺不到。
  而放眼三界,無論修士,還是仙人,哪個在道途上沒有歷經三災九難,諸般劫數?可以說,這太上劫難道,對三界所有修道士而言,皆具備著莫大殺傷力,只要渡劫過,就無法避開太上劫難道的威懾。
  也只有修為臻至圣仙之境,超脫“我”之路,佇足神圣之路上,方才能夠將那一身劫數給一一洗滌化解掉。
  換而言之,這太上劫難道的力量,也只有圣仙境之上的存在,才有能耐不受其影響,而圣仙境之下,放眼三界修道士,幾乎是皆都或多或少要遭受其威懾。
  而眼下,陳汐才只大羅境界,又哪能避開這太上劫難道的威懾?
  ……
  這一刻,目睹那蕭千水周身縈繞的災難劫雷氣息,不止是王道廬,道皇學院中關注此戰的一眾老古董,乃至于其他學院的帶隊教習,也都是心中一震,驚疑不定。
  太上劫難道!
  這可是太上教的秘法傳承!
  這也間接證明,那蕭千水一定和太上教有著莫大干系,否則以他那苦寂學院弟子的身份,根本就碰觸不到這等無上傳承。
  一下子,在座不少老古董望向冷云叟的目光都變了,蕭千水來自苦寂學院,如今卻掌握太上劫難道,苦寂學院又怎可能對此事不知情?
  冷云叟臉色也是有些陰沉,眼眸閃爍,心中卻是不知在想些什么。
  其實仔細觀察,那長空、大荒兩大學院的教習,神情相較而言都頗為正常,顯然是早已知曉此事。
  不過此事牽扯到太上教,他們也都是抿嘴不言,對此置若罔聞。
  ……
  這一切之變化,只不過在剎那之間。
  而此時的擂臺上,那蕭千水神態張揚睥睨,衣衫獵獵,渾身籠罩于黑色的災難劫云之中,顯得冰冷、無情、漠然之極。
  那種感覺,就好像他一下子沒有了七情六欲,沒有了感情波動,真真正正化為了那災難劫雷的執掌者。
  太上忘情!
  目睹這驚人一幕,陳汐眼眸也是瞇了瞇,目光冰冷中涌動著一縷縷冷冽寒芒,這就是太上教的傳承?
  轟!
  這一刻蕭千水不再多言,唇角泛起一抹冷酷殘忍的弧度,狹窄的刺神仙劍輕輕一刺,萬千災難劫雷憑空而生。
  劫雷如瀑,傾瀉而下!
  剎那之間,整座擂臺被覆蓋,這是太上劫雷道,若天譴降臨,乃是一場真正的劫難!
  而陳汐的身影,也是被淹沒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