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8-14)     

神箓1322 葛云道長

感謝檸檬少年100000打賞捧場,晉級黃金盟主,也感謝莉美女、本寂道長的打賞捧場支持,拜謝了~
  ——
  囂張!
  這混賬小子簡直太囂張了!
  當看見陳汐翻手祭出了原本屬于他們長空學院的玄黃葫蘆,長空學院一眾師生都氣的目眥欲裂,直恨不得用目光殺死陳汐。
  而對于此,那于秀水微微一怔,目光中卻是有著一抹奇異之色一閃即逝,并未表現出太多的情緒波動。
  “哼,無恥,莫非你們道皇學院沒有重寶,令得你不得不依仗我長空學院的玄黃葫蘆來對敵?”
  于秀水冷然道。
  陳汐卻是笑了笑,掌心一翻,在一眾錯愕目光的注視下,竟然收起了那玄黃葫蘆!
  不過,還不等眾人反應過來,陳汐掌心之中,卻是滴溜溜再次浮現出一尊青銅宮燈,高二尺,表面篆刻著繁密玄奧的古老圖案,彌漫出一縷縷耀眼的金色神火。
  那赫然大荒學院的傳承重寶青兜宮燈!
  “這一下,不用你們長空學院的寶物,用大荒學院的寶物擊敗你如何?”陳汐隨手把玩著青兜宮燈,悠然說道。
  于秀水臉色一沉,抿嘴不言。
  眾人又是好笑又是咂舌,這可是最后一輪論道,陳汐他竟一點都不擔心嗎?
  而那大荒學院那邊,當看見自家學院的青兜宮燈時,臉色則都陰沉了下來,這混賬小子還真是會惡心人啊!
  ……
  鐺!
  鐘聲響起,戰斗倏然爆發。
  那于秀水身影一閃,周身淡藍色仙霞縹緲,整個人猶如化作一縷青煙,在擂臺上閃爍,以一種玄奧的步伐騰挪,剎那之間,就來到陳汐身前,手中玄金玉扇啪的一聲打開,恰似一面刀鋒撕裂而出,橫掃陳汐脖頸。
  嗤啦!
  虛空被撕裂,法則力量流竄,這于秀水的玄金玉扇明顯也是一件強大仙寶,指天打地,精準狠辣,似能無視虛空阻礙,快、準、狠、穩,氣勢頗為懾人。
  “玄金斷獄!”
  長空學院一眾師生見此,皆都心中驚嘆,這可是于秀水的絕殺秘術,發揮到極致,可以化為雙倍戰力,也就是說,剎那之間,相當于有兩個于秀水在朝陳汐攻殺!
  顯然,于秀水這么做,也是目睹了陳汐和燕云那一場對決之后,意識到陳汐絕非易與之輩,甚至極難對付,所以他甫一出手,就祭出了自己的絕殺秘術。
  唰!
  虛空一顫,陳汐的身影在于秀水視野中憑空消失,甚至都無法捕捉和鎖定到有關他的氣機。
  于秀水臉色微微一變,不等招式用老,腳踏罡斗,猛地一扭身,若驚龍擺尾,手中玄金玉扇一開一合,似一柄撕天之剪般,將周圍虛空悉數撕碎齏粉,化作無形力量轟然向四周擴散。
  可這一擊,卻未能逼出陳汐的蹤跡來。
  此刻的陳汐,就如同消失在虛空中,不止是于秀水,連在場大多數人弟子都未能發現他的蹤跡。
  唯獨一些半步仙王層次的老古董臉色猛地微微一變,空間之力!這小子竟掌控了空間法則的奧妙?
  對于他們這等層次的存在而言,時間、空間、生死這三種至高大道法則必須要去參悟的,雖無法做到像仙王境強者那般完全掌控,可或多或少也領會了一些其中奧妙。
  此刻看見陳汐在那擂臺之上,身影一閃,就穿梭隱匿于虛空中,被一股無形的空間之力遮蔽身軀,令得他們頓時就明白,陳汐八九不離十已經掌握了空間大道的一絲真諦!
  一想到這,道皇學院一眾老古董皆都震撼贊嘆不已,而那苦寂、大荒、長空三大學院的帶隊教習臉色則驚疑不定起來,有些難看。
  時間為王,空間為尊!
  那可是仙王境層次才能掌控的大道之力。
  如今,那空間之力卻出現在了一個大羅境年輕人身上,這讓那些半步仙王層次的老古董如何不吃驚?
  一剎那間,他們甚至不約而同皆想起了當年的云浮生,那時候,云浮生可也掌控了時間之力“時之流影”,和眼前陳汐也算是各有千秋,不相上下。
  難道,這陳汐有可能會是第二個云浮生?
  他們卻并不知道,現如今的陳汐,早已超出了云浮生當年的輝煌,比那云浮生還要勝出一籌!
  ……
  場中氣氛錯愕、震驚,而在擂臺上,于秀水的心也忍不住緊繃起來。
  “陳汐,你給我出來!”
  他不敢遲疑,頻頻施展各種手段,潑灑出億萬淡藍色神輝,將整個擂臺都籠罩、碾壓,可最終,卻依舊未能逼迫出陳汐的身影來。
  這令于秀水的臉色愈發陰沉,心中甚至忍不住產生一絲驚悚的感覺,難道這家伙掌握了空間之力?
  能夠在這七院論道會上殺入最后一輪對決中,于秀水自不是愚鈍之人,一瞬就判斷出,那陳汐要么掌握了空間之力,要么祭用了一件蘊含空間之力的仙寶!
  “鼠輩!只會躲躲藏藏嗎?”
  “你究竟還打不打?”
  “給我出來!”
  ……
  擂臺上,不斷響徹起于秀水的怒吼,伴隨著聲音的,還有他那從未間斷一分一毫的攻擊,因為他不敢停下來,唯恐被陳汐趁虛而入了。
  而在場四周眾人見此,則都是愕然不已,愈發惘然,感覺像在看于秀水一個人在傻乎乎表演般,自始至終,陳汐的身影竟是再未出現。
  “哈哈,我就知道,陳汐師兄深藏不露,如今一看,果然是令我大開眼界啊!”
  “此戰,陳汐師兄已處于穩贏的局面了。”
  “你們說,陳汐師兄是不是掌握了空間奧義,否則他身影怎么憑空消失呢?我都有些可憐那家伙了,跟被戲耍的猴子一般,張牙舞爪,卻徒然無功,可笑!”
  隨著時間推移,于秀水神色已是難看無比,眼中血絲密布,透著無盡的憤怒和惘然,更有著一抹難以言喻的慌亂之色在升騰。
  尤其當聽到四周傳來的譏笑挖苦聲時,刺激得他臉頰都漲紅扭曲起來,快要發狂。
  “此戰于秀水已經輸了,讓他認輸吧,省得再丟人現眼下去。”遠處,那蕭千水皺眉,冷冷開口道。
  他是苦寂學院弟子,卻吩咐要讓那長空學院的于秀水認輸,令得那風老怪的神色頓時不悅起來。
  可風老怪心中也清楚,此話不假,只是有些難以接受這個局面罷了,人家只是躲藏在空間中,就令得自家弟子毫無辦法,的確太讓人憋屈了。
  風老怪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的種種情緒,沉聲道:“秀水,認輸吧,那是空間之力,你不是他的對手!”
  此話由一位半步仙王層次口中說出,登時令全場弟子震驚,果然,陳汐竟真的掌握了空間奧妙!
  這太過驚人,令不都不敢置信,尤其是那于秀水,差點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學院的老古董,居然讓自己認輸?
  可事實就發生在眼前,也令得他不得不接受,因為他很清楚,面對這該死的不知藏在哪里的陳汐,他的確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不過想要讓他認輸,心中卻極為不甘,自己都沒和對方正式交手啊,就這樣認輸了?這若傳出去,整個仙界該如何看待自己?
  嗡!
  正當于秀水心中掙扎猶豫的時候,那擂臺虛空中,驀地產生一股驚人的力量波動,倏然籠罩了整個擂臺。
  然后,一朵朵耀眼的金色花朵飄灑而出,在虛空中綻放,化作一片金燦燦的花海,堆砌滿了整個虛空。
  那等情景,異常壯觀,宛如天花亂墜,地涌金蓮,耀眼熾盛無比,將天地都染成金燦燦的顏色,煌煌一片。
  那是青兜宮燈的力量,那一朵朵金色神焰威勢可怖,將虛空都燃燒、焚化!
  于秀水一時不察,被一朵金色神焰擦中了衣袂,騰地一下他渾身衣衫瞬間被焚,將其毛發都燃燒,驚得他忍不住張嘴就要大叫。
  可下一刻,于秀水驚恐發現,自己竟是無法發出任何聲音了,仿似有一股禁制般的力量,將自己附近的一切力量都禁錮,自然也包括了聲音!
  “該不會……也像那燕云一樣吧?”
  于秀水心中駭然,腦海中竟是莫名其妙地想起了剛才燕云的遭遇,一時之間臉色狂變連連,心中寒意彌漫,亡魂大冒,如墜冰窟!
  在這種恐懼的刺激下,他在擂臺上瘋狂閃避,更是試圖發出聲音,早早認輸,可這一切注定都是徒勞。
  很快,在眾人詫異、震撼的目光注視下,那于秀水渾身上下都被金色神焰燃燒,猶如一個焚燒起來的火人,眉毛、頭發、衣衫、靴子悉數焚盡,疼得他五官扭曲一團,猙獰慘嚎,卻偏偏發不出一絲的聲音。
  他只是在擂臺上亂竄,上蹦下跳,模樣異常滑稽,可卻沒有人能笑出聲來。
  因為這一幕,太過令人心寒,冷酷得近乎無情,就連那道皇學院一眾師生見此,都忍不住露出一絲憐憫之色,何苦來哉?
  “手段如此殘忍狠辣,這還是七院論道會嗎?莫非你們道皇學院打算殺人滅口?!”
  那風老怪卻是再按捺不住猛地站起身子,朝遠處的王道廬厲聲咆哮,神色鐵青陰沉到了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