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8)     

神箓1323 仙王之威

風老怪的聲音透著無盡憤怒,響徹全場,有些氣急敗壞的味道。
  對于此,王道廬卻是淡然平靜道:“風兄不必擔心,此擂臺乃是當年道皇前輩所設,當參與對決的弟子瀕臨危險死境時,就會被直接挪移出擂臺。”
  頓了頓,他唇角泛起一抹笑意,緩緩道:“更何況,現如今你們長空學院的弟子不是還沒開口認輸嘛,戰斗自然得繼續下去。”
  此話一出,直氣得風來怪暴跳如雷,臉頰都狠狠抽搐起來,咬牙切齒道:“很好很好,待會你們學院那小子出現危險時,我看你還敢說風涼話!”
  王道廬淡然一笑,卻是不再多言。
  這個小插曲轉瞬就過,而在那擂臺上,那原本俊秀干凈,風流倜儻的于秀水,已是被燒成了黑人,再難看清當初模樣。
  他就像一塊黑色焦炭似的,在擂臺上竄來竄去,卻是無論如何掙扎,也逃不開那金色火焰的焚燒。
  眾人越看也是心驚,直冒涼氣,陳汐太狠了,剛才的燕云被恨天印砸得奄奄一息,差點一命嗚呼,如今這于秀水則被青兜宮燈燒得面目全非,那凄慘無比的目光,看得不少女弟子都忍不住扭過頭去。
  唰!
  就在那長空學院一眾師生臉色陰沉到極致的時候,陳汐的身影憑空顯現在擂臺之上,而伴隨著他現身,那漫天的金色火焰猶如萬流歸宗,悉數涌入了他掌中托著的一盞青兜宮燈內。
  剎那之間,火海消弭,恢復如初。
  而那于秀水此刻渾身上下焦黑一片,禿頭光腚,赤條條的,像一根僵硬的黑木棍似的,再忍不住噗通一聲跌坐在地上,大口急促喘息,聲音沙啞而無力,透著一股濃濃的恐懼絕望的味道。
  “我認輸……我認輸……”他整個人猶如魔怔,癡呆呆坐在那里,看到眾人又是一陣心驚肉跳。
  顯然,剛才的那一場磨難,已是折磨得于秀水瀕臨崩潰邊緣。
  好狠!
  好狠的小東西啊!
  看見這一幕,風老怪直恨得怒發沖冠,目眥欲裂,恨不能立馬沖上擂臺,將那陳汐給一巴掌拍死了。
  在他身邊的一眾弟子,也一個個憤怒無比。
  而對于那些道皇學院的一眾師生而言,同樣有些意外,敏銳發現今天陳汐所施展的手段,有些過于毒辣和冷酷。
  當然,他們才不會去指責陳汐,反倒不少人對此感到痛快無比。
  也有人忍不住替陳汐擔憂,這于秀水才只是第一個挑戰他的弟子,待會其他人再上場,一旦陳汐不敵,只怕也會被對方借機給狠狠報復了。
  尤其是那蕭千水,性情陰冷變態,若是逮住機會壓制住陳汐,那絕對不可能會心慈手軟了。
  唯獨王道廬他們清楚,陳汐之所以如此狠辣,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這次參與論道的苦寂、大荒、長空三大學院弟子背后,皆都有著太上教的影子存在。
  這才是最關鍵的!
  噗通!
  陳汐抬腳,一腳將于秀水踢出了擂臺上,然后他撣了撣衣衫,目光一掃四周,落在了那蕭千水等六名參與到最后一場論道中的弟子身上。
  “不知道第二輪出場論道的道友是否也要選擇我為對手,若是,那就直接上來吧,免得浪費大家的時間。”
  淡然平靜的聲音飄蕩在擂臺四周,雖沒有任何咄咄逼人的氣勢,可落入那苦寂、大荒、長空三大學院耳中,卻成了最大的挑釁。
  “休得猖獗!我來與你對決!”
  一名弟子倏然憑空一閃,就落在了那擂臺之上,他一身淡紫色長衫,目光如電,舉手投足充斥著一股張揚跋扈之氣。
  王雪沖!
  陳汐一眼認出此人,在第一輪論道時,就是他將姬玄冰重傷,如今也是成為了參與最后一輪論道的八名弟子之一。
  同樣,王雪沖抽中的是二號玉簽,那于秀水落敗之后,自然輪到了他出場。
  “來得再好不過。”
  陳汐眼眸微瞇,眸子里寒光乍現,渾身都彌漫出一抹肅殺到極致的殺意,這還是他登上擂臺之后,第一次如此毫不掩飾地泄露自己的殺機。
  “不知死活!”
  那王雪沖唇中輕吐幾個字,突然抬起頭,氣勢陡然不同,如上古霸主駕臨,又如教化蒼生的圣人,在他雙眸之中,噴吐出一縷縷青色神輝,化為玄奧神秘的符號,在周身上下奔騰循環不休。
  如此異象,實在令人震驚。
  “什么?此子竟是天生圣人,雙眸蘊青天之象,用來衍化無上符文大道的奧妙!這苦寂學院隱藏的可真夠深的!”
  “不錯,這的確是傳聞之中的青天之瞳,上窺青冥,演繹神紋法則,唯有天生圣人方才擁有這般異象。”
  “如此一來,即便陳汐施展空間之力,只怕也根本掩飾不住行跡了……”
  道皇學院中,諸多默默關注這一場論道的老古董皆都一驚,用神念交流。
  即便是王道廬,此刻也眉頭一皺,浮現一抹凝重之色,他可清楚記得,在第一輪論道時,這王雪沖并未施展出如此異象,就擊敗了姬玄冰,現如今竟要用此來對付陳汐,那威力只怕要更為可怖了。
  而在那苦寂學院那邊,則一個個倨傲冷笑不已,這一下,看你陳汐還如何能夠躲開!
  “天生圣人么……”
  陳汐眼眸中寒意不減,渾然不懼。
  他這一刻竟是莫名其妙想起了自己浮屠寶塔中的誅圣道劍,心中暗道,“若非是論道,我倒是真想拿此子來試一試誅圣道劍威力究竟有多強大了……”
  轟隆!
  擂臺上,戰斗開始,王雪沖袖袍一揮,三十六桿杏黃旗騰空,撕裂虛空,按照一眾神秘的布局,倏然插入那擂臺上。
  一剎那之間,場中雷云怒嗥,銀電扭曲,神怪縱橫,妖魔吶喊,聲勢極為駭人恐怖,這明顯是一種古老仙陣,威勢驚天。
  而那王雪沖則端立在一道青云大道上,衣衫獵獵,長發飛揚,倨傲跋扈的臉頰上,盡是絕對的掌控睥睨之色。
  “幻魔雷殛古陣!”
  王道廬眼眸再次一縮,認出此陣,乃是傳承自太古時期的古仙陣,曾滅殺過不少強橫神魔大能者,眼前此陣,雖沒有傳聞中那般恐怖,可一旦身陷其中,依舊不是大羅層次能夠抵擋的!
  這下麻煩了!
  王道廬心中一沉,沒想到這個王雪沖竟隱藏如此之深,自身不止是天生圣人,竟還掌控著這樣一種古仙陣,在這等情況下,陳汐處境堪憂啊!
  不止是他,連周圍眾人也都看出不妙,臉頰上浮現出一抹擔憂之色,沒辦法,正因為太過關心處境,反倒令得他們此刻心情難免患得患失。
  “好!好!好!”
  苦寂學院那邊,冷云叟撫掌贊嘆,連連道出三聲好,可見他心中是如何的得意和驕傲。
  一時之間,氣氛顯得沉悶下來,所有道皇學院師生將目光緊緊盯在擂臺上,想要看看陳汐該如何破陣,他……又是否能扛下這一場對決?
  ……
  擂臺上,雷電怒嗥,煞霧飛滾,神怪身影呼嘯四周,宛如深處在一個煉獄般混亂可怖的世界中。
  而那傲立青云大道之上的王雪沖則雙臂環抱于胸,神色倨傲,唇角掛著一抹冷笑,冷冷盯著遠處的陳汐道:“在我的大陣中,任憑你掌控空間之力,也無處藏身,且時時刻刻都要受到大陣的殺機侵襲,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么能耐能施展出來!”
  他端立在青云大道之上,宛如立在天之臺階上,看似近在咫尺,實則天人永隔,若無法破開大陣,任憑如何攻擊,也根本就碰不到他一根毫發。
  “是嗎?”
  陳汐這一次,雙手空空,都沒祭出任何仙寶,目光一掃四周,如星空般幽邃的黑眸中竟泛起一絲憐憫之色。
  “哼,死到臨頭還裝腔作勢,既然如此,我就讓你嘗嘗這幻魔雷殛古仙陣的厲害!”那王雪沖驀地一聲冷哼,若驚雷般在大陣中響徹。
  下一刻,無數道粗大的雷暴閃電傾瀉而下,如密集暴雨,轟隆隆朝陳汐席卷而去,那雷暴之中,隱約有神怪、妖魔的蹤跡穿梭,發出桀桀猙獰大笑,隨著雷暴而來,聲勢極為駭人可怖。
  這般場景,直似煉魔地獄,充斥著森羅可怖意,攝魂奪魄,令人膽寒。
  對于此,陳汐眼眸中的憐憫之色卻是愈發濃郁,他直接無視了這一切攻擊,踏步上前,不過卻并不是走的直線,而是踩著一種玄奧的步伐,時而曲折,時而迂回,甚至有時還會退后數步,極為晦澀古怪。
  僅僅眨眼時間,他已來到了那青云大道之前!
  而在這個過程中,那漫天轟鳴的雷暴閃電,那瘋狂嘶吼的猙獰神怪妖魔,竟是沒有觸碰到陳汐身體一絲一毫!
  就好比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這……這……這怎么可能!”
  王雪沖唇角的倨傲冷笑頓時凝固,眼珠都驚得差點掉地上,簡直像看見一幕絕對不會發生的事情發生了,實在太過震撼。
  啪!
  就在這時,陳汐身影再次一閃,驀地就來到了那王雪沖身前,一巴掌就狠狠抽在他臉頰上:“白癡,符道是這么玩的嗎?”
  ——
  Ps:今天暫且2更吧,上月末拼的太慘,緊繃的狀態一下子萎靡了,容我調整一下,明天開始加更~
  另外,我統計了一下加更名單,大致如下:本寂道長2個,ychenhwang3個,lyn123456妹紙3個,豆點老師1個,舞動1個,watchwq1個,莉亞美女1個,攏共有12個加更。
  今天檸檬晉級盟主,自然會加更,但請允許我先把上邊的12個加更搞定!壓力不是一般的大啊,童鞋們!求月票鼓勵鼓勵好伐!月初,請砸月票把符皇名次維系在前十吧!這會讓我更有動力碼字加更!拜謝了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