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325 玄煞神嶺

漫天風雪,漆黑如墨,滲透罪愆之力。
  而此刻,一抹光明沖霄,耀眼熾盛,恰似撕破黎明黑暗前的一抹光,照亮山河萬朵!
  嗤嗤!嗤嗤!……
  能夠清晰看見,無量光明中擴散的凈化力量,以一種風卷殘云,摧枯拉朽的姿態,將那漫天風雪籠罩,滾滾的黑色罪愆之力被悉數焚化,發出陣陣轟鳴之音。
  這一幕太恐怖,光明無量,凈化罪愆,仿若神圣在裁決罪愆異端,聲勢宏大、熾盛、煌煌而磅礴。
  眾人震撼,呼吸為之一窒。
  包括那嬌麗女子素素,中年魁梧中年在內所有人,都在著驚天一幕中失神,幾乎不敢相信,這一幕竟會是由一個人辦到的。
  噗!
  噗!
  “啊——!”
  “該死!”
  “他怎么發現我們的?”
  “光明!凈化!這該死的東西莫非是……”
  一陣沉悶的破碎聲,夾雜著一陣陣凄厲慘嚎,驀地在那無邊曠野中響徹。
  然后,眾人駭然發現,那漫天被光明凈化的風雪中,一道道身影如同死狗一般,噗通噗通墜落在地,一個個神色慘厲,猙獰一片,渾身冒著一縷縷烏黑罪愆之力。
  但很快,這一道道身影就被那無所不在的光明給抹殺、凈化,將他們的身軀都焚化,燃燒,化作灰燼紛飛消弭。
  半響后。
  風雪依舊,九萬里山河之內,卻是已再無一絲罪愆之力!
  雪,白如銀,純凈圣潔,再不復之前黑暗。
  光明普照,將在場每個人籠罩,如陽光傾瀉,沐浴全身,令得每個人心中都充盈著一股溫煦、寧和的氣息。
  直至許久,他們才如夢初醒。
  而天地間,卻已經再尋覓不到陳汐的身影。
  “剛才……那些追殺咱們的罪愆兇徒……就藏在附近?”一名男子艱難咽了咽吐沫,神色間涌上一抹悸動后怕之色。
  聞言,其他人也都臉色微微一變,心中震蕩不已,是啊,若非剛才那名青年,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他們早已落入了一場包圍中!
  “如果不是他出手的話……咱們……這次可真就玩完了……”有人忍不住深呼吸幾口氣,卻依舊難掩心中震驚。
  眾人默然,很清楚是剛才那青年救了自己等人。
  一想到剛才自己還敵視對方,他們心中就一陣懊惱。
  唯獨素素,抿著櫻唇,喃喃道:“我雖然缺乏歷練,可我終究還是堅信,好人會有好報的,就像……現在。”
  身旁的魁梧中年一時怔然無語,卻是找不到理由再去訓斥素素。
  甚至,這一次也正因為素素的一句提醒,贏得了剛才那人的好感,從而出手相助,幫他們化解了一場災難!
  “我看剛才那青年似乎是……是陳汐?”一名老者突然猶豫開口,“畢竟,他模樣和傳聞中那陳汐實在太像了,且掌握著光明法則,而陳汐在那七院論道會上,可是曾展現出過光明的力量。”
  陳汐?
  眾人一呆,神色皆都震撼,想起了那一位如今在仙界名滿天下的年輕人,他……如今可是仙界第七輪驕陽人物!
  “是他么,怪不得會如此厲害……”素素也怔住,美眸流盼,異彩漣漣。
  ……
  幫助素素那一行人,只不過是陳汐順手為之,做完這一切之后,并未放在心上,轉身就繼續朝無涯仙城趕去。
  一路上,倒是并未再發生什么意外。
  無涯仙城。
  還未抵達時,陳汐就遠遠看見,一層猶如黑霧般的罪愆之氣,籠罩在整個無涯仙城之上,似烏云蓋頂,將那里渲染得猶如妖魔出入的森羅之地。
  這般氣象極為可怖!
  罪愆化云,遮天蔽日,可見那城中所藏身的罪愆兇徒,究竟有何等之多,怪不得被稱作“罪愆之城”了。
  甚至遠遠地,陳汐就看見那無涯仙城之前,有著不少身影佇足,每一個身上都縈繞著一圈圈烏黑色的罪愆光暈,顯然都是雙手染滿血腥的兇徒了。
  陳汐收斂了全身氣息,將自身功德之力遮蔽,晦澀一片,除非境界比他高超,否則絕難看出他的實力了。
  做完這一切,他這才縱身一躍,朝遠處的無涯仙城行去。
  按照那神秘女子點點所給的消息,只要十天之內抵達無涯仙城中的龍魂仙閣,對方自然會如約前來。
  對于此,陳汐倒也深信不疑,對方實力深不可測,也不可能欺騙他了。
  “朋友,要進城?”
  就在陳汐抵達無涯仙城城門前時,一名賊眉鼠眼的中年湊了上來,試探問道。
  “不錯。”
  陳汐瞥了對方一眼,剎那就看出對方身上縈繞著一圈圈的罪愆之力,明顯也是個雙手染滿血腥的兇徒了。
  不過這是無涯仙城,乃是罪愆者的天堂,陳汐此來也不是除魔衛道的,倒也并沒有為難對方。
  畢竟一旦殺起來,只怕要和全城罪愆者為敵了,那樣的話,必然容易滋生出太多事端,不利于他此行目的。
  “哦,這就好辦了,想必朋友你是頭一次來無涯仙城,還不懂這里的規矩,不過規矩嗎,一回生二回熟,很好辦,就看你上到不上道了。”
  那賊眉鼠目中年打量了陳汐一番,眼珠滴溜溜一轉,就伸出手,道,“先交納……嗯一千塊仙石,保管你進城不會受到欺負。”
  “好。”
  陳汐目光一掃城門四周,發現不少兇厲的目光都在不懷好意地打量著自己,他當即點頭答應下來,就當破財免災了。
  見陳汐如此痛快,那賊眉鼠目中年不禁一怔,旋即撓撓頭,為難道:“朋友,你也知道,這可是罪愆之城,你想必也是在外邊逃往過來的,但畢竟面孔太陌生,容易引起太多誤會……”
  “五千仙石,帶我去龍魂仙閣。”陳汐皺眉打斷了對方的絮叨。
  他不介意被對方誤會成逃往的罪愆之輩,但對方如此啰嗦,說這么多,歸根究底還是為了仙石,他可不想在對方身上浪費時間了。
  說話時,他已丟給對方一個儲物袋。
  賊眉鼠目中年眼睛一亮,探手接過來,小心藏好,這才笑道:“朋友果然敞亮,在下黃瑯,以后若有事情,盡可以找我來。”
  說著,他已帶著陳汐朝那城中行去。
  “那小子氣息有些古怪,會不會是狩獵仙人?”
  “不清楚,不過敢孤身一人前來,手底下只怕有什么依仗了,對于這種看不透的家伙,還是再觀察觀察為妥。”
  “嘿,咱們有這耐心,可不見得厲豹那家伙有這耐心了,黃瑯這墻頭草如今跟著厲豹討飯吃,眼睛可沒以前毒辣了,這次希望他別栽跟頭了。”
  城門前,望著陳汐跟隨著那黃瑯走進無涯仙城,不少人皆都冷笑不已。
  無涯仙城的確很混亂,毫無秩序可言。
  在進入仙城只有的短短盞茶時間內,陳汐至少感應到了數起殺人事件,一次是兩伙人在街道上火拼,一次是一名喝醉的大漢調戲女子不成,一巴掌將對方給拍死了,第三次更是荒唐,一名大羅境老者,僅僅因為嫌棄酒菜難吃,將整座酒樓給拆掉,更是將店老板活生生給肢解碎尸,手段殘忍至極。
  總之,這無涯仙城中太過動蕩,混亂一片,充斥著濃濃的罪愆之力,宛如黑暗煉獄一般,到處彌漫著暴戾、血腥的味道。
  很瘋狂!
  這里毫無秩序,毫無章法,力量為尊,街道上、酒樓中,到處都能看見身染罪愆的兇徒,無愧于“罪愆之城”的稱號。
  “朋友,你似乎領錯路了吧?”陳汐突然佇足,平靜問道。
  “哪可能,前邊不遠就是龍魂仙閣了。”黃瑯一怔,連忙指著遠處解釋道。
  “前邊千里之地,有六家酒樓,可沒有一個名叫龍魂仙閣,再往前行進五千里之地,則是一片混亂廢墟,廢墟占地有八千里范圍,再往后就是一片無垠海洋,我猜那應該就是無垠海了。”
  陳汐轉過頭,望著黃瑯,道:“這條路可不對,你是否需要給我一個解釋?”
  黃瑯臉色驟變,萬沒想到對方仙識之力覆蓋范圍,竟會如此遠了,一時之間,竟有些不知該如何解釋了。
  “哼,解釋不通,還解釋個屁!”
  便在此時,在那街道遠處,傳來一聲冷哼,如驚雷般乍現,伴隨著聲音,從那街道兩側,驀地暴掠出數十道身影來。
  這些身影竟似早已埋伏好的一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甚至還有不少奇形怪狀的其他族類生靈。
  不過唯一相同的是,這數十道身影身上,皆都縈繞著濃淡不一的罪愆之力。尤其是那為首的光頭中年身上,罪愆之力都化作了黑色鎧甲,籠罩全身,懾人無比。
  “厲老大?”
  那黃瑯一呆,抬腳就要跑過去。
  但還沒等他行動,就被陳汐探手從背后一拎,牢牢抓住脖頸,“我付了仙石,你就想跑掉,可就太不厚道了。”
  聲音平淡,卻帶著一抹直抵人心的肅殺力量。
  眼前這一幕出現,陳汐哪會不明白,這些家伙明顯是一伙的,把主意打到了自己頭上?
  ——
  ps:第三更10點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