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326 封神之域

黃瑯被陳汐抓住脖頸,一陣掙扎,徒勞無力,忍不住尖叫出聲。
  “放開,放開我!你他媽……”
  咔嚓!
  黃瑯脖頸骨骼爆碎,聲音戛然而止,頭顱一歪,徹底死掉。
  “仙石雖好,可也得有命去拿。”
  陳汐取回自己的儲物袋,然后隨手就將對方尸體丟掉。
  這狠辣果決的一幕,看到對面厲豹等人眼皮都禁不住一跳,臉色微變,這小子看來也是個狠角色啊。
  “你們是打算替他報仇,還是要現在離開?”陳汐抬起頭,目光如刀子般冷冷掃向對方。
  “朋友,這可是罪愆之城,你這么做,可有些過了!”為首的厲豹冷哼一聲,目光陰沉盯著陳汐。
  “這么說,你們打算替他報仇了?”陳汐神色平靜如故。
  厲豹眼眸瞇了瞇,有些琢磨不透眼前這年輕人了,片刻才說道:“殺人總歸是不對的,朋友你不如把身上值錢的東西拿出,我等立馬離開,如何?”
  陳汐笑了:“如果我不答應呢?”
  “不答應?那我們兄弟可也就不能答應了,再提醒你一句,這里可是罪愆之城,你一個新來的,可別一時犯糊涂,把自己小命也折進來了!”
  厲豹森然一笑,渾身罪愆氣息狂暴洶涌。
  在其身后,那數十名屬下也是冷笑不已,目光中流露出殘忍嗜血的光澤。
  這些年,他們盤踞在罪愆之城中,見多了像陳汐這種新來的角色,一個個狂的不得了,可最后連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陳汐目光中驀地流溢出一抹冷冽懾人的寒芒,“我也提醒你們一句,我數三聲,全部滾。”
  滾字一出,好似驚雷震蕩,振聾發聵。
  轟隆一聲,虛空被無形音波震蕩,驚得對方一陣躁動,不少人都駭然色變,被驚退了數步。
  “該死,你是誰?”
  陳汐聲音中蘊含著可怖的大道之力,震得那厲豹也是心生幻覺,忍不住倒退了一步,頓時惱羞成怒厲喝出聲。
  “一!”
  陳汐沒有回答對方問題,平靜開口。
  “給我上,全部上,殺了這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賬!”
  厲豹大手一揮,面目猙獰厲聲咆哮。
  “殺!”
  “殺!”
  三十多名玄仙境強者,七八名大羅金仙強者,在這一刻同時出動,從四面八方朝陳汐殺過來。
  “二!”
  剎那之間,陳汐身影憑空消失,令得一切攻擊找不到目標。
  厲豹眼眸一縮,心中驀地升起一絲不妙的感覺來,還不等他反應過來,陳汐的聲音再次響起。
  “三!”
  三字吐出,陳汐的身影驀地憑空而現,袖袍一揮,一道道肅殺劍氣沖霄而起,下一刻,已經將這片天地全部籠罩,猶如一張細密如織的劍!
  噗噗噗噗噗噗……
  鮮血飛濺!
  碎肉橫飛!
  首當其沖的三十多名玄仙強者瞬間被分尸,連慘呼都來不及發出,陳汐的劍氣太凌厲,超乎想象,他們才玄仙境界而已,簡直如螻蟻一般,又哪可能抵抗得了。
  “什么!”
  厲豹悚然一驚,僅僅一招,就滅了他大半屬下,這年輕人究竟是誰?
  唰!唰!唰!
  劍氣破空,縱橫交錯,僅僅在厲豹一愣神之間,他那剩余的大羅金仙屬下悉數被陳汐劍氣直接抹殺,連魂魄都被絞碎,徹底暴斃。
  “該死!這次踢到鐵板了!”
  厲豹徹底色變,一剎那間,就能殺掉他七名大羅金仙屬下,這樣的狠角色,就是罪愆之城中都找不出多少來!
  他知道這次被那黃瑯給坑了,這年輕人哪是待宰肥羊,明顯是個深藏不露的恐怖存在!可此時……后悔已經晚了。
  “給我殺!”
  厲豹猛地深呼吸一口氣,周身罪愆之力滔天,拎著一柄血紅色長槍,猛地暴殺向陳汐。
  轟隆!
  虛空爆碎,這一槍狂暴如怒雷掠空,已是將他那大羅后期的實力發揮得淋漓盡致,甚至還有所突破,面對這一槍,,縱然是同等級數存在,只怕也要暫避鋒芒。
  對于此,陳汐的身影倏然憑空不動,靜靜望著那一柄血槍的痕跡充斥視野,直至抵達他胸前一尺之地時,他驀地探手,輕描淡寫一抓。
  嘭!
  血色長槍凝滯半空,再無法動彈絲毫!
  而在長槍那頭,厲豹眼眸驀地擴張,臉色狂變,已是不可抑制地浮現出一抹驚恐駭然之色。
  這一剎那,他根本就是想也不想,直接丟棄血色長槍,閃身就要逃走,這年輕人實力太恐怖,彼此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
  “不好意思,我還需要你的人頭一用。”
  淡漠的聲音在厲豹耳畔響起,刺激得渾身汗毛都根根倒豎起來,亡魂大冒,在死亡刺激下,他再忍不住要開口求饒。
  可就在此時,他驀地聽到了噗的一聲悶響,然后駭然發現,自己的身軀竟沒有了頭顱……
  原因就在于陳汐出手太快,直接削斷了他脖子,令得他頭顱飛空,才會令得他看到那驚悚無比的一幕。
  旋即,厲豹眼前一黑,徹底失去知覺。
  嘩啦!
  血線噴涌,如浪花掠空,而厲豹的頭顱,已是被陳汐拎著手中。
  “拎著你的頭顱,應該不會再有不開眼的找上門來了吧……”陳汐摸了摸下巴,旋即看也不看那地上的一堆尸體,拎著厲虎頭顱,飄然而去。
  整場戰斗,前前后后才不過片刻時間,就已落下帷幕。
  換句話說,這根本不是戰斗,而是屠殺!
  “好狠!”
  “這年輕人應該是新來的,可惜啊,厲豹這蠢貨這些年驕縱慣了,連底細都不打探一番就冒然動手,不是找死嗎?”
  “不過厲豹死了也好,起碼讓我們清楚,那年輕人的手段可是很不尋常啊。”
  “我只是好奇,這小子究竟是什么身份,若是狩獵仙人,那可就有些麻煩了……”
  “去,找人查一查。”
  當陳汐離開之后,一道道身影出現在了場中,看見那滿地的死尸和血水,他們的臉色皆都凝重起來,低聲議論交談一番,便即各自離去。
  沒有人收尸。
  沒有人清理戰場。
  因為每天發生在罪愆之城的戰斗實在太多,生生死死,對罪愆之城中的每個兇徒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飯,見怪不怪。
  ……
  陳汐拎著厲豹的頭顱,一路上倒是引起了不少詫異目光的掃視,但卻再沒有一人敢來找陳汐的事兒。
  這就叫威懾。
  那厲豹好歹也是罪愆仙城中赫赫有名的一號人物,身為大羅后期強者,不斷手段狠辣,且匯聚了一批屬下,幾乎少人有敢惹到厲豹頭上了。
  如今,厲豹的頭顱卻被拎在了一個陌生的年輕人手中,這種意味可就太明顯了。
  一盞茶功夫后。
  陳汐終于找到了那龍魂仙閣。
  這是一座高聳入云的酒樓,位于無涯仙城邊緣地帶,一側就是那浩渺狂暴的無垠海。
  此樓通體由漆黑的巨石堆砌而成,表面還滲透著一些斑駁暗紅血漬,遠遠一望,猶如一條黑龍擎天而立,散發出一股猙獰的氣息。
  “沒想到,這罪愆仙城中竟還有這等規模的酒樓了……”
  陳汐打量了這龍魂仙閣一番,就徑直走入其中。
  “公子是住宿,還是用餐?”
  當看見陳汐拎著厲豹的頭顱走進酒樓,那柜臺后方的掌柜唇角也禁不住抽搐一下,連忙笑著迎了上來。
  “在這里逗留一段時間,最多不超過十天。”
  陳汐丟出一個儲物袋,正是之前給黃瑯的五千塊仙石,不過后者如今已是沒命去花費了。
  “十天?住宿的話,可遠遠不夠。”
  掌柜拿過儲物袋打量一番,就為難開口。
  按照這掌柜的解釋,原來這罪愆之城不同于外界,物價高的離譜,消費也十分畸形,原因就在于,此地充斥各種危險,有著形形色色的罪愆之輩在此流竄,根本沒有商會敢在這里進行貿易。
  這也令得罪愆之城物資匱乏極為嚴重,消費自然也是奇高無比。
  陳汐對此倒也理解,再次交納了五千塊仙石,就被帶到了三樓一處雅室中。
  “公子,您可得當心了,在此發生任何意外,我龍魂仙閣可是一概不負責的。”臨離開之前,那掌柜瞥了一眼陳汐手中的厲豹頭顱,大有深意地提醒了陳汐一句。
  “多謝提醒了。”
  陳汐笑了笑,對此并不意外。
  在房間中休整了一番,陳汐想了想,還是走出房間,來到了一樓大廳中,要了一些酒菜,自酌自飲起來。
  “也不知那點點姑娘什么時候抵達,在這里呆的時間越久,只怕我也忍不住要連連殺人了……”
  陳汐扭頭凝視著窗外,能夠清楚感受到,以自己為中心的方圓萬里的城池中,不知有多少的兇徒正在做著些坑臟之事,殺戮、沖突、血腥、罪惡……各種氣息時時刻刻在空氣中彌漫著。
  那是罪愆之力,是罪惡的源頭。
  在這里,根本尋不見一個善良之輩了。
  包括那此時正在柜臺后方打量自己的掌柜,渾身上下看似干干凈凈,其實陳汐清楚,這家伙早已把罪愆氣息收斂了起來,一旦釋放,甚至要比那厲豹要更多。
  這就是罪愆之城,一個罪愆者匯聚的天堂之地。
  ——
  ps:第4更凌晨12點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