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330 河圖異變

唰!
  一抹夢幻似的神虹破空,穿過重重時空風暴、在那兇險四伏的無涯海上一閃即逝。
  整整三個時辰后。
  當陳汐還沉浸在那一種驚喜連連的情緒中麻木不已時,一襲錦袍,玉樹臨風似的點點突然佇足,脆聲開口:“到了。”
  到了?
  陳汐一怔,猛地就清醒過來,抬眼望去就看見在那百丈之外,一道無形的光幕橫亙在天地之間,將整個無涯海阻隔在外。
  那光幕猶如蛋殼似的,剔透光明,彌漫神輝,散發著一縷縷鴻蒙、古老、宏大的氣息。
  無涯海中的時空風暴、空間亂流、驚濤怒浪……在這一道光幕之前,都突然變得安靜起來,再無一絲威懾力。
  鴻蒙壁障!
  陳汐一眼就認出,這必然就是那由鴻蒙遺地世界之力凝聚而出的壁障,通過這一道壁障,就能夠進入鴻蒙遺地了。
  陳汐不禁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沒想到這一趟無涯海之行居然會如此順利,寥寥數個時辰,就已抵達那鴻蒙遺地之外了。
  他甚至想在無涯海上多逗留一些時間,畢竟那海中可不知有多少驚人財富和罕見仙材,就此離開,不免令人心生遺憾。
  當然,陳汐也很清楚,這一切都因為有點點這一位仙王境坐鎮,否則光憑他一個人,都不敢踏足無涯海。
  “有點不舍?”
  點點笑吟吟看了陳汐一眼,說話時,她渾身霞光彌漫,淡紫色光雨飄曳,轉瞬之間,已是變成另一番模樣。
  之前的她,錦衣玉帶,俊美風流。
  而現在的她,紫色裙裳飄然,黛眉如柳、黑眸靈動,面容清美,身段婀娜窈窕,一頭烏黑秀發如瀑飛舞,瑩白光潔的額頭閃爍著慧光,有一種傲世傾天下的美麗。
  一剎那之間幻化的美麗,充斥著一種強烈的視覺震撼力,令得陳汐都不禁微微一呆,驚艷不已。
  “的確有點不舍。”
  陳汐很坦然地承認了,這一路上點點幫他搜集的仙材奇珍,要么對他以后修行大有裨益,要么價值超乎想象的驚人,林林總總加起來,價值簡直就是個天文數字,無法估量。
  點點笑吟吟道:“這些都是身外之物,相較于鴻蒙遺地中的機緣,這些并不算什么。”
  陳汐點了點頭,灑然一笑。
  他只有略有遺憾,可不會對此產生執念了。
  “這鴻蒙遺地中的世界之力和三界不同,再加上如今其內動蕩一片,禍亂頻發,充斥不少兇險,等會進入后,切記不要擅自行動,以免出現什么意外了。”
  點點吩咐了一聲,素手一拋,一柄神光流溢的紫鉞仙寶騰空,猶如一輪紫色殘月,劃出一抹鋒利的弧線,哧啦一聲,遠處的鴻蒙壁障就被撕裂開一道狹長裂縫。
  “走!”
  點點身影彌漫神輝,裹挾著陳汐,剎那間就閃入了那裂縫之中,消失不見。
  ……
  鴻蒙遺地。
  三界確立之后,從鴻蒙歲月中僅存下來的一片上古遺土,保存著鴻蒙時期的古老世界法則之力。
  鴻蒙遺地中保留著鴻蒙時期的古風,其中盤踞著諸多鴻蒙時期遺留的古老道統,又被稱作鴻蒙道統。
  這些道統,隨著無垠歲月的變遷,門徒極為稀少,有的道統只有三兩人,最多也不超過十人,像甄流晴、踏天大圣所在的道統“一元宗”,加上其師尊道缺真人才不過三人而已。
  不過,這鴻蒙道統門徒雖稀少,可無一不是強橫之極的存在,不乏仙王境這等通天大人物。
  歸根究底,便在于鴻蒙道統傳承,和神衍山、女媧道宮、太上教一樣的源遠流長,在鴻蒙時期都是赫赫有名的無上道統,宛如霸主般。
  只不過隨著三界確立,時間變遷,再加上諸多天地大劫發生,這些鴻蒙道統卻是漸漸沒落,遺留在了這鴻蒙遺地之中。
  這些鴻蒙道統之輩在三界眾生眼中,又被叫做“古仙人”。
  如今,隨著鴻蒙遺地成為三界動蕩的始亂之地,鴻蒙遺地中災禍頻發,世界之力崩潰,令得那些鴻蒙道統也是人人自危,開始尋覓新出路。
  而在三界那些大人物眼中,這一場發生在鴻蒙遺地中的禍亂,卻同樣伴隨著一場無上機緣,令人垂涎。
  不過可不是誰都能從中分一杯羹的。
  正如同陳汐猜測那樣,在這一場伴隨著無盡兇險的大機緣中,沒有半步仙王以上的威能,連鴻蒙遺地都進入不得,更別說染指其中機緣了。
  ……
  莽莽蒼山,浩浩沃土。
  一陣陣猶如雷霆般的獸吼,從那郁郁蒼蒼的深山中傳出,驚動漫天神鳥,振翅飛行無垠青冥蒼穹。
  這些神鳥羽翼絢麗,體型遮天蔽日,在青冥之下呼嘯而過,恰似云彩飛舞,將蒼穹染得一片亮麗。
  轟隆!轟隆!
  一頭頭體積如同巍峨高山般的金毛古猿,在山巒之間奔騰呼嘯,它們踏步之間,踩碎山峰,一蹦之間,躍入九霄,雙臂一展就抓住一頭頭神鳥,張嘴就咬住,大口咀嚼著吞進肚子里,兇威滔天。
  可就在此時,卻有一只大手從無盡深淵中探出,五指如擎天之柱,彌漫著古老的道紋,輕輕一抓,將整片天空都遮蔽!
  噗噗噗!
  在那只遮天大手面前,那些身高比天,神威兇厲的金毛古猿就像一群小蟲子似的,被抓在掌心,身軀爆碎,化作血漿,撲簌簌從指縫飄灑,像下了一場血雨,將天地都染紅。
  “聒噪!”
  伴隨著一聲不滿的冷哼響徹天地,那一只遮天大手重新返回了深淵之下,再沒有了動靜。
  當陳汐在點點帶引下,進入鴻蒙遺地之后,就看見了這樣一幕驚世駭俗的畫面,一時震撼無語。
  無論是那些神鳥、那些金毛古猿,都強大的不可思議,乃是太古異種神光玄鳥和朱厭,可最后,卻都被那一只來自深淵之下的大手輕易抹殺!
  這讓陳汐不禁咂舌,那深淵之下,究竟蟄伏了一位怎樣通體恐怖的存在?
  “這就是鴻蒙遺土。”
  點點清眸盈盈,神輝彌漫,雙手負背,孑然而立,渾身彌漫著一股偉岸無上的氣息,擴散而開,猶如一位王者,在威懾那方圓百萬里之內的生靈。
  不錯,這就是鴻蒙遺土!
  放眼望去,蠻荒一片,古老悠久,到處兇獸橫行、神禽飛舞,那土壤中、蒼穹上、空氣中無不彌漫著一股洪荒似的氣息。
  佇足其中,就仿若回到了無垠歲月之前的鴻蒙年代,那時候,諸神爭霸,圣人爭鳴,無盡太古異種、兇獸盤踞八方,動蕩而原始。
  感受著這種獨特的鴻蒙氣息,陳汐心中也是恍惚不已,思緒如飛,哪怕他如今已是大羅金仙,只差一步就能踏入圣仙之列,可在這鴻蒙遺地中,卻憑生一股渺小的感覺。
  是的,就是渺小!
  相較于那神光神鳥、朱厭、以及那來自于深淵之下的那只大手,他如今的境界和修為,的確顯得孱弱了。
  “怪不得,自古至今仙界中卻極少有鴻蒙遺地的傳聞,因為能夠踏足此地的,也只有那些半步仙王以上的存在了……”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眼神很快恢復冷靜,波瀾不驚。
  他可不會因此妄自菲薄了。
  他很清楚,這一次的行動,原本也不是自己能夠插足的,所以也不會因此而患得患失,對自己的能力產生質疑。
  相反,陳汐很快就調整心態,將這一次行動當做了一種難得經歷,開拓視野,沉淀閱歷,對以后修行必然有著極大裨益,而不會再像之前般井蛙觀天。
  如此一想,他心神徹底清明,古井不波,望向四周的目光中,已再沒有了之前的恍惚和驚嘆。
  點點敏銳察覺到了陳汐心態的變化,櫻唇唇角不由暈染起一抹欣賞的弧度,當即輕聲道:“走吧,我們去玄煞神嶺,若不出意外,女媧道宮的同道應該早已等候那里了。”
  唰!
  話音剛落下,點點已帶著陳汐劃破虛空,全速飛馳而去。
  路上,陳汐不禁好奇問道:“這鴻蒙遺地究竟有多大?”
  點點隨口答道:“和一個大世界也沒什么區別,其中還有著不少獨立小世界,可惜,再過不了多久,這片鴻蒙遺留之地也將崩滅消弭了……”
  陳汐怔了怔,倒也清楚,這是因為鴻蒙遺地中,已經成為了三界動蕩的始亂終之地,大亂爆發,必然無法幸存下去了。
  旋即,陳汐就想起了另一件事,踏天大圣曾在這鴻蒙遺地中聽聞過父親陳靈鈞的消息,也不知他……現如今又究竟在哪里了?
  這一次鴻蒙遺地之行,又是否能和他老人家相遇?
  沉思許久,陳汐深吸一口氣,最終還是搖了搖頭,不再抱什么幻想,以免亂了自己心境。
  若有緣相見,那自然極好。
  若無緣相見,只要對方安好,就足夠了。
  “璃師妹,你看,未央道友來了。”
  便在此時,驀地一聲清冷如鐘鼓的聲音響徹,驚醒了沉思中的陳汐,他抬眼望去,就見遠處浮現出一座古老的山峰。
  山峰之上,正端立著兩道身影。
  ——
  Ps:祝莉亞美女今天生日快樂,人在美國,照顧好自己,好吃好喝好睡~~
  第二更10點左右,第三更12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