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331 飛來神山

感謝檸檬少年和本寂道長的打賞捧場支持~
  ——
  那兩道身影端立古老山巔之上。
  一道身影雄峻高大,耀眼傲岸,猶如燃燒的神焰,比星辰都璀璨,比日月都奪目,煌煌不可逼視。
  另一道身影修長曼妙,裙袂飄舞,青絲盤髻,戴著一頂精致花環,周身縈繞著一縷縷淡淡的銀色光暈,將其映襯得如從畫中走來的神女。
  這一男一女,無論哪一個,渾身的氣度皆都是宏大無量,威震蒼穹,宛如立在天地間的兩位王者,俯瞰世間,偉岸無上。
  毋庸置疑,他們必然是來自女媧道宮的傳人。
  真正令陳汐心中一震的是,剛才那男子的聲音中,竟然稱呼點點為“未央”!這豈不是說,身旁這位巧笑倩兮,美麗得出塵傲世的女子,就是那仙界四大仙王之一“未央仙王”?
  一想到這,陳汐心中不免升起一抹復雜情緒。
  之前,他也曾對那四大仙王充滿仰望,像仙界蕓蕓眾生一樣,好奇他們究竟是怎樣的模樣和存在,卻哪曾想到,自己身邊就跟著未央仙王,而自己直到現在才認出來……
  “你可沒問過我名字哦。”
  點點朝陳汐眨了眨眼睛,輕輕一笑,就帶著他來到了那古老山巔之上。
  “石禹道兄,璃姑娘。”
  點點含笑朝那兩人點頭,同時傳音給陳汐,“左邊是石禹,女媧道宮衛道大弟子,右邊是相柳璃,是相柳一族的后裔,同時她也是女媧道宮的真傳弟子之一,兩人修為都在仙王境之上,這一次會跟我們一起同行。”
  陳汐心中狠狠一震,又是兩位仙王境存在!
  這讓他不禁想起了神衍山,暗道神衍山十三名弟子中,只怕除了自己之外,其他師兄師姐的實力恐怕也大都擁有仙王層次了吧?
  當然,這只是他的推測,神衍山弟子的修為究竟有多高,或許只有他們自己清楚了。
  “這是陳汐,我的朋友,這次和我們一起前往封神之域。”說著,點點又簡略介紹了一下陳汐的身份。
  唰!唰!
  一剎那間,陳汐就感覺兩道目光掃視身上,猶如被兩位至高神祗盯住一般,令得他渾身一陣壓抑,似通體內外的秘密都被對方查探了一番。
  但僅僅一瞬間,這兩道目光就收回,令得陳汐差點以為這一切都只是錯覺。
  “咦,不對。”
  旋即,那石禹訝然開口,說話時,他周身神輝一斂,露出了真容,這竟是一個鬢發如劍,眉宇疏闊,披著一身黑色鶴氅的瘦削男子。
  他膚色白皙晶瑩,左耳掛著一枚纖細如針的白骨飛劍耳墜,平添一股妖異般的清冷孤傲氣息。
  此時,他皺眉看著陳汐,似想起了什么。
  “有什么不對的?”
  點點隨手把玩著耳畔柔順青絲,慢條斯理說道,說話時,她身影不著痕跡一閃,擋在了陳汐身前。
  “未央姐姐對這小家伙照顧的可真是無微不至啊。”
  見此,那一側的相柳璃若有所思地看了點點一眼,就輕輕一笑,如雨后綻放的花蕾,清新美麗,動人無比。
  這女人頭戴精致花冠,衣袂飄飛,氣質雍容恬靜,瑩潤剔透,身段修長,仿若下一刻就要飄然飛去一般。
  “沒辦法,我帶來的人,安危自然也得由我負責。”
  點點聳了聳香肩,理所當然道。
  “我記起來了,在域外戰場時,我曾遠遠看過你一眼。”
  這時候,石禹抬頭,眸光開闔之間,神芒涌動,凝視著陳汐,神色間卻是莫名其妙地涌上一絲古怪復雜的味道,“原來……你就是那小子……”
  這個答案,讓點點和相柳璃都微微一怔,不明所以。
  不止是她倆,連陳汐也怔了怔,打破腦袋也想不起來,自己在域外戰場時,什么時候見過眼前這位女媧道宮的仙王境存在了。
  “石禹師兄,你究竟猜出什么來了,不妨說來聽聽?”
  原本,相柳璃對陳汐還頗為不在意,可見石禹如此反應,頓時意識到,這個修為才只有大羅境的小家伙,似乎來歷很不簡單啊。
  石禹搖頭,態度很堅決:“沒意思,不說也罷。”
  他當然不會告訴對方,在域外戰場時,他差點搶了眼前這小子所獲得的九州神鼎,也差點跟神衍山老三李扶搖動手了……
  當然,最重要的是,李扶搖當時跟他說了一件事,眼前這小子有可能牽扯到了他們宗門中一位剛轉世返回的弟子。
  這一切他都還沒有確定,自然不肯多說了。
  不過即便如此,石禹隱約之間,有些明白了為何未央仙王會把這小子帶在身邊,加入到他們這一次的行動中了。
  可惜,就是實力有夠差勁的……
  見石禹不愿多說,點點笑了笑,那相柳璃卻是忍不住再次打量了陳汐一番,結果卻失望發現,這小家伙身上似乎并無什么特殊的地方。
  而聽到對方一口一個“小家伙”來稱呼自己時,陳汐心中也禁不住苦笑,自己真有那么小嗎?
  不過他也清楚,在場的三位仙王境存在,別看模樣年輕,論及道行的話,都不知修煉了多少歲月了,稱其為老古董也不為過。
  當然,他才不會一口一口一個前輩去稱呼對方,好歹他也是神衍山弟子,不能在女媧道宮弟子面前掉身份了!
  ……
  很快,石禹把心思從陳汐身上轉移,直接道:“按照我之前推演,三天之后,封神之域就會重新現世,不過這一次有些棘手,不止是太上教,連不少鴻蒙道統之輩,也將封神之域視作了目標,屆時只怕免不了要發生爭執了。”
  封神之域?
  陳汐怔了怔,雖然對這個名字極為陌生,可卻瞬間判斷出,眼前這三位仙王境前來鴻蒙遺地所圖謀的機緣,必然就在那封神之域了。
  “可曾查探出來都有誰?”
  這時候,點點的神色也變得認真,從容之中自有一股睥睨巍峨之色。
  “太上教真傳七門徒之一的遂人廷、江靈笑。”
  回答的是相柳璃,她星眸虛幻,泛著層層神輝漣漪,緩緩說道,“遂人廷在七門徒中位列第二,他乃是燧人氏后裔,掌控著太上教魁元圣道塔,實力和石禹道兄不相上下。”
  “江靈笑位列太上教七門徒第五,來歷神秘,實力也是無法揣度,按照推算,此女實力必然也在仙王境之上了,不容小覷。”
  太上教真傳七門徒!
  燧人氏后裔!
  魁元圣道塔!
  這一個個的字眼對陳汐而言,皆都如此陌生,但卻讓他隱約對太上教有了更深一層的認知,雖然依舊模糊一片,但卻不再像之前那般一片空白。
  “遂人廷、江靈笑……”點點黛眉輕皺,“若只是如此,憑借我們三人之力,足以穩贏對方一籌了,這其中莫非還有什么玄虛?”
  石禹點頭:“遂人廷他們二人比我們要提前抵達,據我得到的消息,鴻蒙道統中的‘虛天教’教主樂千愁,已經答應和他們合作了。”
  “樂千愁?這家伙實力如何?”點點怔然。
  據她所知,這“虛天教”在鴻蒙時期,也是一方霸主大教,不過虛天教的道統偏激,弟子門徒行事無忌,以奴役萬族生靈為傳道手段,最終惹怒了神衍山某一位通天人物,將其山門覆滅,門徒斬盡,連其道統也毀了七七八八,此事在當時更是轟動天下,震驚萬族。
  不過令點點沒想到的是,這虛天教竟還幸存下來,如今又冒出了一個虛天教教主樂千愁來。
  “這老家伙資質魯鈍,修行了不下數十萬年之久,才剛剛踏入仙王境門檻,談不上不算棘手,但卻有些麻煩。”
  石禹皺眉道,“樂千愁人緣廣泛,和鴻蒙道統不少勢力有所交際,我擔心的反而是太上教以樂千愁為棋子,拉攏更多勢力摻合進來。”
  點點若有所思道:“這倒是的確有些棘手,不過那封神之域不見得人多占便宜了,那其中可有不少諸神之禁,想要破除,可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
  對于他們的交談,陳汐完全插不上嘴,聽到更是一頭霧水,只能充當一個旁觀者,默默記住一些有用的信息。
  例如,此次前往封神之域的勢力,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太上教的兩位傳人遂人廷和江靈笑,以及虛天教主樂千愁。
  再例如,那封神之域中,有著“諸神之禁”的存在。
  這些消息或許暫時對陳汐沒用,但說不定進入封神之域就能派上用場。
  “算了,今日不提這些,免得掃興。”
  石禹突然轉移話題,目光看向身旁的相柳璃,孤峭清冷的面容上,竟是泛起一抹柔和之色,“今天是璃師妹的生辰,如今雖不再宗門內,但這等隆重日子,自當慶賀一番。”
  相柳璃一怔,盈盈清眸中驀地爆綻出一抹異樣光澤,似頗為欣慰石禹竟然能記住她的生辰了。
  “哦?那可要恭喜璃姑娘了,這是一枚鳳靈萬祿簪,就當我的壽禮了。”
  點點黛眉一挑,掌心一翻,多出一枚金燦燦的華美玉簪,表面篆刻著諸多祥瑞圖案,彌漫出縷縷金色流光,瑞氣千條,煞是漂亮。
  ——
  Ps:今天又多了5個加更,合起來16個了,壓力好大~~第三更12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