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332 血祭仙王

那錦繡宮殿修建在一座仙山腹地中,曲徑通幽。
  當走進之后,豁然開朗,寶光流溢,大放光明,那赫然是一座占地規模極大的殿宇,其內陳列著一行行水晶柜臺,柜臺中堆放著各種各樣的寶物奇珍。
  仙寶類。
  仙藥類。
  秘法類。
  陣圖類。
  ……
  簡直是包羅萬象,應有盡有,宛如走進一座仙家寶庫之中。
  這里,便是星值大殿!
  道皇學院弟子賺取的星值,都能夠在此進行兌換。
  這還是陳汐第一次前來星值大殿,甫一進入,眼睛頓時被各種寶光所充斥,放眼望去,到處都是瑩瑩發光的各種仙家奇珍,看得他也是一陣眼花繚亂,心中暗暗咂舌不已。
  此時的星值大殿中,已匯聚了不少弟子,氣氛頗為熱鬧,大都在挑選自己所鐘意的珍寶。
  王道廬帶著陳汐一路走入大殿,并未停留,而是七拐八拐,來到大殿第四層。
  而在這個過程中,陳汐也是注意到,隨著大殿層數的增加,其內擺放的仙寶品階,也是變得越來越珍貴,越來越罕見。
  像那第一層大殿中,仙寶大多是玄靈階層次,適合玄仙境弟子來挑選。
  第二層大殿中,則都是宙光階層次的仙寶,已可以滿足不少大羅境存在需要。
  第三層中,擺置的清一色都是太武階仙寶,不止大羅階,圣仙階存在也可以在此尋覓到自己鐘意的寶物。
  而在這第四層中……
  則是一些單憑星值也無法兌換到的各種仙寶奇珍!
  換而言之,想要兌換這第四層大殿中陳列的寶物,除了星值之外,還有一些附加的條件,若不能達到條件要求,就是擁有足夠星值,也是無法兌換得到。
  這讓陳汐想起了那一件早已被他惦記在心中的“河圖碎片”,同樣也是有著一個附加條件——從道皇古地中獲得道皇傳承的認可!
  ……
  星值大殿第四層,空闊恢弘,進入其中,能夠清楚察覺到那空氣中,充斥著一重重可怖無比的古老禁制,懾人無比。
  以陳汐對符道禁制的認知,也都禁不住感到一陣心驚,很清楚若在這里擅自亂來的話,自己剎那之間就會被抹殺成渣了。
  大殿中很安靜,只有一個青年模樣的年輕人端坐在大殿一處角落的案牘后方,神態安靜平和,一手握著一卷古舊的青色玉帛經書,細細品讀,另一只手則在案牘上拈子下棋,自得其樂。
  他模樣普通,膚色白皙,氣質從容而淡雅,但眉宇之間卻有一股飽經滄桑的感覺,似歷經了萬載歲月的沉浮,遠遠一望,仿似看到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片浩瀚、無垠、廣袤深邃的星空。
  這種感覺太過獨特,令人禁不住就心生一絲敬畏的情緒。
  這絕對是學院中一位擁有通天威能的老古董!
  陳汐眼眸一凝,一下子就判斷出,哪怕對方容貌看似如青年一般,可渾身那一股浩瀚無垠若星空般的氣勢,卻根本不是年輕之輩能夠擁有的。
  甚至,連身旁的王道廬與之相比,都似乎有些相形見絀!
  對方是誰?
  陳汐心中升起一抹疑惑,但可惜的是,自打進入這大殿中,這青年就一直未曾抬頭,似對他們視而不見。
  而王道廬也根本沒有一絲給陳汐介紹對方的意思,直接帶著他來到了一處柜臺前。
  “你看,這便是你此次應得的獎勵。”
  柜臺之內,只陳列著一件寶物,那是一塊不規則的碎片,只有嬰兒巴掌大小,被封存在一塊玉盒之中,彌漫著一縷縷晦澀的氣息。
  而在玉盒之前,標注著一行字跡:“混沌碎片,兌換條件一億六千萬星值!”
  陳汐徹底怔住,太意外了,萬萬沒想到,奪得七院論道會魁首之位后,居然能獲得如此貴重的獎勵!
  尤為重要的是,此寶,也正是他夢寐以求都想要得到的!
  “難道,學院早已知曉自己需要此物了?”陳汐禁不住思緒如飛。
  “此寶功效莫測,擁有諸般驚人妙用,連我也是對它頗為心動,可惜,按照學院規矩,也只有為學院做出重大貢獻者,方才能獲得此寶。”
  這一刻,望著那混沌碎片,王道廬神色間也是有著一絲難掩的艷羨,顯然,混沌碎片對于他這等半步仙王境存在而言,同樣有著莫大的吸引力。
  陳汐深吸一口氣,不禁猶疑道:“前輩,若想獲得此寶,該不會還要繳納一億六千萬星值吧?”
  王道廬啞然,笑道:“當然不用。”
  說著,他已是袖袍一揮,一抹清輝彌漫,直接將那一塊混沌碎片連同玉盒給取了出來,遞給陳汐,“你馬上就將沖擊圣仙之境,這混沌碎片中蘊含著大道本源氣息,足以保證你在晉級時,踏足先天圣仙之列了。”
  陳汐連忙雙手接過,然后才問道:“大道本源氣息?”
  “不止這么簡單。”王道廬搖頭道,“這只是混沌碎片的妙用之一,等你將其煉化時,就會明白它的好處了。”
  陳汐點了點頭,小心將玉盒收了起來,他已從河圖碎片中獲取了一股大道本源氣息,自不需要再依仗混沌碎片來修煉。
  并且,此物他原本就沒打算自己用,而是要交給小鼎的。
  “回去之后好好修煉,再過不足三年,道皇古地就將開啟了,若能在此期間把修為臻至圣仙之境,從中獲取的好處也會更多。”
  王道廬笑著勉勵了陳汐一番,然后就帶著他轉身離開。
  返回時,陳汐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一位坐在大殿角落處的青年一眼,總感覺對方看似在看書弈棋,實則自打自己進入大殿之后,對方就一直在審視自己。
  這是一種很難言說的感覺。
  直至離開星值大殿,陳汐最終還是沒忍住,低聲問王道廬:“前輩,剛才在那第四層中的前輩是……”
  王道廬似早已料到他會如此問,唇邊泛起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等以后你就明白他是誰了。”
  陳汐差點忍不住翻白眼,這些老家伙,果然一個比一個愛賣弄關子!
  其實他心中已經有了一個答案,只不過不敢確認罷了。
  ……
  在陳汐和王道廬離開之后,那星值大殿第四層中,一直安靜坐在大殿角落中的青年,突然微微一笑,放下手中淡青色玉帛書籍,將目光落在了案牘上。
  案牘上擺放著一塊棋盤,通體古老,彌漫著清冽的星輝。
  但此物又不像棋盤,因為表面并沒有縱橫交錯的棋線,有的只是一片宛如星空般浩瀚的星辰。
  目光落在其上,就像看見一個通往宙宇星空的通道一般。
  咄!咄!咄!
  青年揮袖,右手食指如雨打芭蕉,連連在那棋盤上劃動,響起一陣鏗鏘有力,充斥著殺伐之氣的聲音。
  片刻后。
  嗡的一聲奇異波動,那棋盤之中,一頭真凰和一頭蒼龍的身影,在那星空之間游弋,充斥著無上威勢。
  “回來吧。”
  青年平靜開口。
  下一刻,他就袖袍一揮,將那棋盤收了起來。
  也就在此時,一陣腳步聲從那第四層大殿入口處傳來。
  “院長,已經大致確定,苦寂、大荒、長空三大學院,已經徹底淪為太上教的棋子,是否要……”
  來人枯瘦干癟,灰發蓬亂,面容皺紋密布,充斥著一股乖戾之色,正是那內院院長蚩蒼生,只不過此時,當他面對那案牘后方的青年時,還是稍稍收斂了一下神色間的暴戾之氣。
  原因很簡單,能被他這位內院院長稱之為“院長”的,整個道皇學院就只有一個人,顯然,那案牘后方的青年,就是道皇學院的院長!
  說他是青年,只是從外貌上來判斷,實則當面對他時,卻只讓人感受到一股飽經滄桑的歲月氣息。
  “既然知道他們只是棋子,留下又有什么用?放他們走吧。”青年隨口說了一句,就重新拿起那一卷淡青色玉帛書卷細細品讀起來。
  蚩蒼生怔了怔,哼唧道:“不殺了的話,可就太可惜了。”
  “殺了話,仙界可就真要動蕩了,那或許才是太上教的真正目的,暫時忍耐一下吧,等一等鴻蒙遺地的消息。”
  青年輕聲說道,眸光幽邃,似有宙宇星河在其中翻轉不休。
  “鴻蒙遺地……”
  蚩蒼生眼眸中精芒閃爍,似有些蠢蠢欲動,“要不,我們也插上一腳?”
  “劫數太多,不去也罷。”
  青年突然放下手中淡青色玉帛書卷,沉默許久,這才道,“那可是三界始亂之地,仙王境前往,也可能隕落其中……”
  ……
  劍廬洞府中。
  陳汐返回之后,就迫不及待要找小鼎,把混沌碎片贈予對方,結果卻碰了一鼻子灰,因為小鼎現如今正在九鼎世界中指點第二分身修煉,根本脫不開身。
  “真是太狠了……”陳汐能夠感受到第二分身此刻在九鼎世界中的修煉狀況,何止一個慘字了得?
  “如今我已經臻至大羅后期,不出半年,那個神秘女子點點應該就會找上門來了,到時候若是能夠獲得一塊河圖碎片,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的。”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
  Ps:正在全力碼字,今天連Q都沒上,就是為了一心一意碼字,求月票鼓勵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