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333 異變陡升

七院論道會結束之后,陳汐的修行生活重新恢復了波瀾不驚。
  每日里除了打坐修煉,就是凝練法則奧義,偶爾還跟葉唐、青葉喝酒論道一番,過得頗為充實平靜。
  不過擱在仙界四千九百洲中,有關他的一切,卻是成為了近段時間討論最多的話題。
  最為令人津津樂道的,當屬他擊敗蕭千水那一戰,不少強者認為,現如今的仙界中,大羅金仙層次之內,再無一人可堪與陳汐一戰!
  就是仙界六大驕陽也不行!
  當然,也有人對此反駁,認為陳汐雖擊敗了蕭千水,但不見得能夠力壓仙界六大驕陽了。
  總之,這段時間以來,像這樣的議論幾乎發生在仙界的每個角落,雖然對于陳汐是否能力壓仙界六大驕陽這個問題,大家都爭論不一,但毋庸置疑的是,陳汐如今的威望和戰斗力,以足以和仙界六大驕陽比肩。
  也是從這一場轟轟烈烈的爭論之后,陳汐成為了仙界第七輪驕陽!且是最燦爛和矚目的那一個!
  ……
  除此之外,在七院論道會結束之后,有關太上教的消息,也是如颶風一般席卷整個仙界,引起了不少波瀾。
  太上教!
  那可是三界公認的敵對勢力,在這修行界無垠歲月中,這個奉行“無情”之道的道統不知掀起了多少腥風血雨,引起了多少場天地劫難。
  早在百萬年前的神魔之劫后,雖說太上教門徒銷聲匿跡,歸隱不出,可誰也不會忘記了那發生在歷史長河中的一段段血腥事跡了。
  如今,有關太上教的消息,竟時隔無數年之后重新現世,自然引起了太多的關注目光。
  有傳言說,那苦寂、大荒、長空三大學院如今已淪為太上教的棋子。
  也有傳言說,太上教突然現世,應該和那快要到來的一場三界動蕩有關,這太上教必然是要趁此時機,又要在三界中興風作浪,為禍天下了。
  總之,這一切終究只是傳聞,起碼現如今仙界絕大多數勢力對此,都還未表達出明確的態度。
  ……
  與此同時。
  鳶尾仙洲,左丘氏宗族內。
  一襲白衣,頭戴羽冠的左丘空靜靜看完手中玉簡,陷入了長時間的沉默中。
  仙界第七輪驕陽?
  戰力勝過葉唐?
  七院論道會魁首之位?
  腦海中回憶著玉簡中所記載的一道道消息,左丘空心中也是不可抑制地升起一抹邪火,蹭蹭直竄胸膛,根本無法遏制。
  砰!
  手中玉簡爆碎,化作粉末從指縫中飄散。
  左丘空的臉色已是陰沉鐵青一片。
  “這才多久,一個剛飛升仙界的東西,竟已經擁有和我比肩的實力了?早知如此,就該在人間界時就抹殺了他!”
  面對陳汐所展現出的實力,以及有關他的轟動傳聞,左丘空罕見地情緒失控了,心情嚴重不平衡起來。
  他都懷疑,陳汐究竟是如何修煉的,要資源沒資源,要人脈沒人脈,憑什么實力竟會飆升得如此之快?
  “不行,決不能再坐視不管了,此子眼見就將形成氣候,若再如此下去,只會成為我左丘氏的心腹大患!”
  左丘空深呼吸幾口氣,努力按捺下心中厭憎煩躁的情緒,神色一點點變得平靜下來,唯獨那一對眼眸中,流露出一抹冰寒徹骨的殺機。
  “來人!”
  “少爺,有何吩咐?”一名管家模樣的老者憑空而現。
  “派人,只要找到陳汐離開道皇學院的時機,就窮盡一切力量,將此子抹殺了!”左丘空一字一頓道,聲音像從牙縫中擠出來一般。
  老者心中一凜,道:“少爺,此事牽扯甚大,是否要稟告家主知曉,再做定奪?”
  左丘空眉頭一皺,不悅道:“怎么,你是認為憑我如今在族中的權力,連一個命令都無法下達嗎?”
  老者連忙道:“不敢。”
  旋即,他還是耐心解釋道:“只是族中半步仙王層次的長老出動,必須經由族長親口下令。”
  這一刻的左丘空,就像吃了一只蒼蠅似的難受,再忍不住厲聲咆哮道:“都什么時候了,還跟我講什么破族規,難道非要等到那該死的孽子殺上門來,你們才打算行動?”
  “少爺,您失控了。”
  對于此,那老者卻出奇的平靜,“無規矩則不成方圓,小不忍則亂大謀,少爺做事,還當三思而后行啊。”
  左丘空氣得胸腔一陣起伏,手指著面前老者,竟是氣得說不出話來。
  好半響他才咬牙說道:“莫非你以為,只有半步仙王層次的強者出動,才能抹殺了那該死的孽子?族中的圣仙境呢?他們都是豬不成?”
  老者嘆息了一聲:“少爺別忘記了,上次在域外戰場,咱們族中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才請到了道皇學院的拓跋天席出動,可最終卻是功敗垂成。”
  “那是左丘泰武老祖強插了一手,否則那小子怎可能活到現在?”
  左丘空厲聲呵斥,不過當他話音剛落,整個人像頓時明白了過來,神色一下子變得冷靜,甚至有些低沉。
  “少爺,您現在終于明白了?”老者道。
  左丘空抿了抿嘴,漠然道:“是因為咱們族中,還有一部分人不愿意讓陳汐死嗎?”
  老者不言,卻是默認了。
  “嘿,小姑果然好手段!好手段啊!”左丘空大笑感慨,笑容卻是冰冷無比,毫無感情波動。
  老者見此,不禁擔憂地瞥了左丘空一眼,說道:“少爺,或許等族長出關,這一切都將迎刃而解。”
  左丘空怔怔不語,許久才苦澀一笑,有些意興闌珊,道:“歸根究底,還是要靠我父親出面,對嗎?”
  他深呼吸一口氣,揮手道:“好了,你不必多說,我明白該怎么做了。”
  “少爺,您可千萬別沖動,一個小家伙而已,蹦跶不到什么時候,咱們左丘氏屹立仙界無垠歲月至今,可不是他寥寥一個人就能撼動的。”
  老者見此,最終還是沒忍住囑咐了一句,這才轉身憑空而去。
  “他真的是一個人嗎……”
  左丘空怔怔,仰望蒼穹,突然有一種說不出的無力感覺。
  ……
  時光如梭,轉瞬即逝。
  不知不覺,距離七院論道會落幕,已經是過去了兩個月時間。
  這一天。
  陳汐沒有修煉,孤身來到了那洞府外的崖坪之上。
  他隨意坐在崖畔一塊碣石上,手中拎著酒葫蘆,一邊飲酒,一邊眺望著遠處那翻滾云海,神色沉靜,眉宇間一片疏闊之意。
  如今在修為上,單靠閉門苦修已很難再有寸進,除非能破關晉級,踏上通往神圣之路的圣仙之境。
  但陳汐清楚,自己距離圣仙之境還有著不小距離,并不是體現在修為上,二十一種磨礪,一種契機,一種沉淀。
  這種事情,急也急不得,必須一步步來,欲速則不達。
  而在法則凝練上,他在這兩個月時間中卻是大有斬獲,如今已是掌握了五行神紋、陰陽神紋、風雷神紋,星湮神紋,以及空間神紋第四重境——“空間神鏈”!
  所謂星湮神紋,就是星辰法則和湮滅法則所融合的一種大羅法則。
  在陳汐所掌握的十多種大道法則中,星辰和湮滅是最契合,也最容易凝練成功的,不過其威力,卻是奇大無比,比之陰陽神紋、風雷神紋都要厲害三分。
  在融合了來自無極神箓中的“星辰之劍”和“湮滅之劍”兩種至高傳承之后,御用星湮神紋爆發出的戰斗力,要更為恐怖,起碼這時候讓陳汐對上蕭千水,絕對可以一劍劈殺了對方。
  而之所以說星湮神紋的凝練,是最容易的,就是因為陳汐所掌握的其他大道法則,例如不朽、造化、吞噬、光明、黑暗等等,想要融合凝練實在是過于困難了一些。
  這些大道法則皆都是罕見的大道奧義,無上存在,換做其他大羅境強者,能掌握其中之一已經足夠受用一生了。
  也正因為這些大道法則太過強大,反而想要將其一一融合顯得尤其困難。
  總之,短時間內想要把它們一一凝練,化作各種大羅神紋,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那“空間神鏈”,則是空間神紋的第四重力量,一經施展,能夠將無形空間之力化作神鏈御用,威猛莫測,無論用以困敵、殺敵,還是偷襲,救人,皆都有著不可思議的妙用。
  尤為重要的是,隨著對空間法則的參悟一步步加深,令得陳汐對空間的認知,也是達到了一種可怖的高度,這對他以后沖擊仙王境時,絕對會起到極大的助益。
  “陳汐師兄,原來你在這里。”
  驀地,一道聲音打破了陳汐的沉思,他抬眼望去,就見青葉飄然而來,略顯拘謹地朝自己笑著。
  “青葉師弟,找我有事么?”陳汐從崖畔碣石上起身,笑問道。
  青葉點了點頭,拿出一個訊簡,遞了過去:“師兄,這是你的訊簡,是一位名叫點點的女子送來的。”
  點點?
  難道要開始行動了么?
  陳汐一怔,眸中泛起一抹亮澤。
  ——
  Ps:繼續去碼字!第四更凌晨以后了,繼續吶喊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