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5)     

神箓133 好巧


  第三更!暈,現在的捧場界面變了,現在才看到“萬世輪回”“醉青天”和“399944”兄弟的捧場支持,拜謝拜謝啊!
  ——
  十五歲!
  紫府七重!
  武道修為道意境界!
  這下不僅端木澤徹底被震撼,連杜清溪和宋霖也是一副驚愕表情,看向陳昊的目光充滿怪異。
  怪胎啊!
  哥哥如此生猛,都讓人無法接受了,弟弟也這么厲害,簡直是沒天理啊。
  別說是杜清溪三人,即便是陳汐也不由暗自一驚,他半個月前才見過弟弟,那時候的弟弟真元被封,肉身破損,那凄慘的模樣讓陳汐都是心疼不已。
  這才過去幾天,就把修為臻至紫府七重境了?
  “陳汐,你弟弟修煉的浩然劍道,源自荒古圣賢王者一脈,劍勢浩浩蕩蕩,堂堂正正,乃是世間一等一的無上劍道!論及威力,與我如今擁有的寂滅劍道也是不相上下,極其厲害。”靈白驚嘆傳音道。
  “原來弟弟已經如此厲害了……”陳汐心中驀地升起一股自豪,感覺這些年的付出都是那么值得。
  當!當!當!
  便在這時,那悠悠響起的鐘聲響了三次之后,驟然一停,余音繚繞,帶著鎮定人心的力量,整個浮屠試煉塔四周頓時一片安靜,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玉臺上,一襲青衫的流云劍宗掌教凌空子站了起來,眼神掃射,每個人都覺得他在盯著自己,不敢和他的眼光對視,就這一手,就顯現出了凌空子那深厚雄渾的修為。
  “潛龍榜大比,乃是我南疆修行界的盛事,規矩想必在場諸位子弟都已清楚。我只希望在較量之中,你們務必拿出真實本領,不得惺惺作態。這次各大宗門、學府、家族拿出的豐厚獎勵,只賞賜給有勇有謀的年輕人。好了,開始吧!”
  這一聲宣布開始,玉臺上十七位各家宗主齊齊站起,面向浮屠試煉塔,雙手中齊齊打出萬千道匹練般的法訣,赤色、青色、藍色、黑色,各種玄妙的法訣帶著令人心悸的恐怖力量,涌入浮屠試練塔大門。
  轟隆隆!
  那緊閉的古樸大門緩緩開啟,其內五彩流轉,仿似一漩渦一般,泛著夢幻般的光澤,讓人看不清楚里邊究竟是什么。
  “參加大比的弟子,速速進入!”凌空子驀地暴喝出聲。
  嗖!
  就在凌空子話音剛剛落下,一個藍衫青年包裹在一層水幕中,輕松進入大門。
  嗖!嗖!嗖!……
  其他人見此,也不甘落后,或是化作一道烈焰,或是劍光護體,施展各種飛行之術,潮水似的涌入大門內。
  敢率先進入浮屠試煉塔的,都是對自己實力有著絕對自信的人。
  人群之中,不時響起驚呼。
  “是邱澤!虛無劍邱澤!”
  “快看快看!那是流云劍宗的翡冷翠,我心中的女神!”
  “啊!羅修!這家伙不是去荒外血腥之地修煉了嗎,怎么也來了!”
  ……
  一個接一個年輕一代翹楚人物出現,讓氣氛達到一個小高潮,聽到那些議論聲,玉臺上的各家宗主也都露出一絲笑容。因為這些翹楚人物,絕大多數都出自他們各自的宗門之內。
  “哥,咱們也進去吧。”陳昊躍躍欲試。
  “好!”陳汐點頭道。
  “陳汐,八宮境極其遼闊,足足有萬里之遙,進入之后,每個人都會被寶塔的力量傳送到不同的地方,你可要小心一些。”杜清溪飛快說道。
  正待前行的陳汐不由一怔,這豈不是說,自己和弟弟進入之后也會被分開?
  “哥,放心吧,進去之后我首先就找你去,萬里之遙而已,肯定能找得到你的。”陳昊仰起頭,堅定說道。
  “也只能如此了。”陳汐抬頭看向杜清溪三人:“你們也小心一點。”
  “好啦,單對單,誰怕誰啊?就是群毆,我們身后也有著許多族人在呢,哪個不開眼的敢圍攻我們?那我就先走一步。”
  端木澤不屑一笑,拱了拱手,率先朝寶塔大門內掠去。
  “這家伙,性子好如此毛躁,咱們也走吧,進去的人越多,越不安全。”杜清溪搖了搖頭,說道。
  當即,陳汐等人聯袂朝寶塔大門內進入。
  ——
  “小姐,他們進去了。”一個蘇家子弟說道。
  “嗯,咱們也準備行動。”蘇嬌目光一掃周圍的一百三十二位蘇家子弟,緩緩傳音道:“你們都是我蘇家的棟梁,前途不可限量,此次進去,萬萬不可掉以輕心。記住,按照之前的約定,進入寶塔之后,便以靈音珠為聯系,速速與我匯合,爾后一起殺死陳汐兄弟二人!”
  “喏!”
  一眾蘇家子弟紛紛肅然領命。
  蘇嬌暗暗點頭,這次為了在浮屠試煉塔內滅殺陳汐兄弟二人,家族內年輕一代的精銳子弟幾乎抽取一空,并且皆配備了黃階上品法寶,聯手一起,若還殺不死陳汐,那可就真老天不開眼了。
  “對了,蘇童,我讓你辦的事情怎么樣?”蘇嬌突然想起一事,問起身旁的瘦高青年。
  “小姐放心,我已把柴樂天、俞浩白、蒼濱、慕容薇的死訊,分別告之星羅宮、萬云學府、蒼家和青木學府,除了青木學府,其他勢力皆答應,會在此次的潛龍榜大比中,派遣弟子助我蘇家一臂之力。”
  蘇童一笑,眼眸中泛起陰毒狠辣的光澤,“這次,不管這些人是不是陳汐殺的,這些勢力已經把他當做仇人看待了,這盆臟水算是徹底潑在陳汐身上了。”
  “辦得不錯。”蘇嬌贊許了一聲,旋即若有所思道:“不過,我還真懷疑柴樂天等人是陳汐殺死的,可惜,那南蠻深山委實太過險惡,無法去查證,否則若能查出一些證據送給這些勢力,陳汐恐怕早死上千百次了。”
  “走吧,咱們進去。”蘇嬌不再多說,帶著眾人,如同一團烏云似的,朝寶塔大門中涌入。
  看到他們進入大門,蘇震天心中不禁隱隱期待,這次,陳汐兄弟二人恐怕在劫難逃了吧?
  “蘇兄在想些什么?”一道清朗溫和的聲音響起。
  蘇震天扭頭一看,卻見是流云劍宗掌教凌空子,神色不動,說道:“我在想,也不知這次潛龍榜大比的第一名,究竟會花落誰家。”
  凌空子笑了笑,狀似無意道:“此次的潛龍榜大比,年輕一代的佼佼者太多,充滿諸多變數,說不定會是個你我意料之外的結果呢。”
  嗯?這老家伙什么意思?
  蘇震天一愣,當想再進一步了解一下時,卻見凌空子已轉過身,抬頭望向浮屠試煉塔表面。
  此刻上萬參加潛龍榜大比的子弟已悉數進入寶塔中,那扇流光溢彩的大門也已緊閉。在場眾人并沒有離去,而是皆抬起頭,和凌空子一樣,朝那寶塔表面看去。
  只見那萬丈高,百丈范圍寬闊的浮屠試練塔表面上,驀地泛起無盡流光,仿似水波漣漪一般,瞬間勾勒出一幅幅畫面,有山川、河流、峽谷、森林……栩栩如生,宛如近在咫尺一般,清晰無比。
  一道道人影,出現在畫面之中,甫一落地,他們便警惕地朝四周奔去,尋常安全的藏身之地,一個個都顯得機警老辣之極。
  原來,這浮屠試練塔表面,竟然可以顯現出進入寶塔內參加潛龍榜大比的一眾修士!
  ——
  在剛剛踏入大門那一剎那,陳汐便感覺一股無法抵御的力量包裹住自己,眼前一黑,瞬間已被挪移起來,也不知過了多久,他的身體猛地一沉,睜開眼睛時,便出現在一條河流前。
  這條河寬有百丈,河水清澈浩蕩,滾滾流動,發出轟轟的浪花奔涌之聲,壯闊無比,而在大河對岸,則是一片樹木參天的茂盛森林。
  陳汐目光在四周一掃,見十里范圍內只有自己一個人,這才暗自松了口氣,當即腳尖一點,身子如風似電,朝河對面的茂林森林中掠去。
  森林,無疑是掩蓋蹤跡的最佳選擇,這片森林廣闊無邊,也不知道覆蓋了多少里地,哪怕在其中戰斗,陳汐也是絲毫不懼。
  因為在松煙城時,他便曾隨著季禺在南蠻山林中修煉,見多了詭譎狠辣的各種妖獸,也被各種善于隱匿的歹毒妖獸偷襲過,這樣的生死搏殺,早已把陳汐的經驗鍛煉得豐富無比,對于叢林戰,天然有一種優勢。
  而飛行在空中,就會變得極為惹眼,畢竟這浮屠試煉塔第一層的八宮境,才不過萬里之遙,如今密密麻麻進入上萬個修士,幾乎每個角落里都有可能有這些修士的身影,只要不是傻子,沒人會選擇在半空飛行,那會成為眾矢之的,下場必定凄慘無比。
  嗖!
  眨眼間,陳汐便已來到河水對岸,甫一進入森林,正待前行,似是察覺到什么,扭頭望向身后河畔,在河畔三丈之地的虛空中,多出一道人影來。這還不算,在另一側,又接連出現四個身影!
  很明顯,這些人跟陳汐一樣,是被傳送至此地的。
  “這是哪里?”
  “咦!小公子!”
  “小公子?哈哈,謝楓、謝恒、謝善,咱們好運啊,竟然跟小公子一起傳送到這里了。”
  這五個人皆身穿墨綠衣衫,相互一看,皆是大喜,尤其是看到那個虎背熊腰的青年,正是他們的小公子謝戰!
  “哈哈,好巧啊!這次有你們在,咱們一起行動,堅持到最后的把握就更大了。”謝戰大笑不已。
  “的確很巧,可惜,你們今天就得滾出去。”便在這時,陳汐悠悠從森林中走了出來,含笑望著謝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