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335 道厄之力

感謝泥布丁童鞋和豆點老師的打賞支持~
  ——
  陳汐同樣很意外,居然能夠在這里碰到了萬劍生。
  要知道,這可是仙界極北之地,且還是一片荒寂無人煙的冰原上,能夠在這里相遇,的確顯得很巧。
  萬劍生冷冷看了看地上的死尸,又看了看陳汐,皺眉道:“你知道她的身份?”
  陳汐道:“她身上罪愆太重,哪怕不認識,也不得不殺。”
  他說的是實話,從看見那女子的第一眼,他就感受到一股濃烈的罪愆氣息,雖然被對方掩飾得極為嚴密,但陳汐可是殺過不少大罪愆者,又擁有神諦之眼,又怎可能會被她給蒙蔽了。
  若非如此,他也不會一旦動手,就如此不客氣了。
  萬劍生聞言,那孤峭漠然的神色這才緩和不少,道:“的確是該殺,此女名叫藍羽鳳,她還有一個綽號叫‘素手羅剎’,為修煉一種秘法,殘忍殺害了三千六百名童男童女,處于義憤,我之前已追蹤她三天時間,卻沒想到,她竟是死在了你手中。”
  陳汐怔然,他還以為此女和萬劍生有著莫大仇恨,卻哪曾想,萬劍生做這一切,僅僅只是出于一種義憤。
  這讓他不禁愈發欣賞萬劍生了,此人雖驕傲孤峭,氣勢冰冷迫人,然則生著一副俠肝義膽,如何不讓人欽佩了。
  這世上像萬劍生這般擁有任俠之氣的人物,可已經不多見了。
  “告辭。”
  萬劍生沒有打算和陳汐過多交集的意思,轉身就要離開。
  “且慢。”
  陳汐連忙追上去,道,“萬師兄可是打算前往無涯仙城?”
  萬劍生皺眉:“你怎么知道?”
  陳汐笑了笑,渾然不在意對方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態度,指著前方道:“從這個方向行去,目的地只有一個,那就是無涯仙城。”
  說到這,他直接道:“實不相瞞,我也打算前往那里,不若我們結伴同行如何?”
  萬劍生眉頭皺的愈發厲害,斷然拒絕:“不行,我去是為殺賊,鏟除罪愆,一路上只怕危險重重,你跟著我,只會害了你自己。”
  鏟除罪愆!
  聽到這個理由,陳汐禁不住問道:“萬師兄,你這次前往無涯仙城,該不會是要孤身一人去對抗那里的罪愆之輩吧?”
  “那里是罪愆之城,若不將其鏟除,我空有這一身能耐又有何用?”萬劍生的回答同樣簡單:“所以,我去那里又有何不可?”
  有何不可?
  寥寥四個字,竟是如此理所當然,充斥著一股事情本該如此做,所以必須得如此做的味道!
  是啊,有何不可?
  陳汐細細咀嚼著這句話,心中卻是愈發佩服萬劍生了,這世上有些事情,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真的很蠢嗎?
  “這天地間,不公平的事情本就太多,而我只想多殺一些該殺之輩,不為榮譽,不為蒼生,只為對得起我的劍心……”
  漫漫風雪中,一襲黑衣的萬劍生飄然而去,背負的帶鞘仙劍上鮮紅劍穗飄曳,宛如一抹熱血,在天地飛揚!
  ……
  “葉唐師兄的道,是求自由,萬劍生的道,是鳴不平,沒有好壞高低,堅守至今,皆都難得可貴……”
  陳汐喃喃道,“而我的道……是恪守本心!”
  心若有神,萬事萬物處處有道,心之所向,茫茫宙宇也不過一粒沙粒耳。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就搖了搖頭,轉身走入了漫天風雪中。
  從此地到無涯仙城之間,足有兩千多萬里之遙,換做凡人,只怕窮盡一生也難以跋涉到目的地,但對掌握空間挪移的陳汐而言,數個時辰就能抵達。
  一炷香后。
  陳汐倏然停止了瞬移,目光一掃四周,心中也是暗暗一凜。
  只見那漫天如銀風雪,竟是化作了黑色,黑色的雪花飄曳,滲透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那都是罪愆之力,滲透著怨恨、毒念、詛咒等等駁雜氣息,身處其中,就是仙人也會受到影響,性情變得越來越暴戾、乖張,稍受刺激,便會血流成河,浮尸遍野。
  當然,這里也能磨礪修為,身處這混亂罪愆之地,若能保持本心,不受動搖,能夠錘煉自身武道意志和道心修為。
  “還未抵達無涯仙城,罪愆之氣就如此濃郁,可見此地不知有多少大罪愆者在此蟄伏修行過……”
  陳汐若有所思,仙界的大罪愆者和人間界不同,皆都是仙者,論及實力,也是可怖之極,一個個雙手染滿血腥,性情狠戾,比之一些仙門大派的子弟都要難纏。
  “仙界也不過如此,越是了解越多,實則和人間界也并無多少區別,什么逍遙長生,與萬古同壽,歸根究底,想要達到這一切,還要看實力高低了。”
  嗖!
  陳汐身影沒有再停留,閃身進入了漫天的黑色風雪中。
  沒過多久,陳汐就遠遠看到了一行身影,這是十余名修仙者,有老有少,帶隊的是兩名大羅金仙。
  看得出來,這支隊伍遭受過重創,一些修仙者身上,仙甲殘破,浸透血漬,他們神色間,也皆都或多或少流露出警惕凝重之色。
  “這些應該就是那些靠獵殺罪愆者來賺取高額賞金的狩獵仙人了……”
  陳汐一怔,很快就想起,在仙機閣中了解的消息中就曾提到過,那無涯仙城號稱“罪愆之城”,可在仙界的狩獵仙人眼中,卻是財富的集中地,每獵殺一個罪愆者,他們就能得到一筆來自仙庭賞賜下來的不菲報酬。
  這是一種刀口舔血的買賣,風險大,但報酬也相應更高。
  一般而言,狩獵仙人皆都會組隊進行行動,并且并不會進入無涯仙城冒險,而是會選擇在無涯仙城之外,伺機獵殺路過的罪愆者。
  如此一來,風險無疑要降低許多。
  眼前這一支隊伍,渾身上下皆充斥著剽悍嗜血之氣,但卻并無罪愆之力的氣息,那么必然就是狩獵仙人了。
  “萬劍生是出于義憤而殺罪愆者,這些人是出于利益而獵殺罪愆者,相互對比,高下立分,不過手段和方式雖不同,但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這些狩獵仙人的做法,一樣是獵殺罪愆之輩,倒也極為值得鼓勵了……”
  陳汐一邊思忖著,一邊朝前飛馳而去。
  修煉到他這般境界,已經開始從天地萬事萬物中尋覓天道之痕跡,所謂明心見性,就是要從那細小處,領悟出至高至深的妙諦來。
  如此才能由“我”之路,走向“神圣之路”。
  單單靠閉關打坐,是根本無法登臨圣仙之境,從而擁有“布道天下”的通天手段的。
  這就是一種閱歷的沉淀,像眼前這些狩獵仙人出于利益的行動,和之前萬劍生出于義憤的行動,其中皆蘊藏著一種力量,那就是“利”和“義”!
  這兩種東西看似無形,卻在影響著三界格局,就如同圣人教化之道,禮、義、利、德、信、榮、辱、善……這些無形的教化力量,才是維系三界秩序的根本所在。
  而圣仙之路,就是領悟教化真諦,方才能進一步證道為神圣。
  “那位道友還請留步,前方便是仙界赫赫有名的罪愆之城,莫要再往前行進,否則只怕會有性命之憂。”
  那一支隊伍中,一名嬌俏女子瞥眼看見了陳汐的身影,當即柳眉一挑,出聲提醒道。
  旁邊一名魁梧中年嚇了一挑,低聲傳音道:“素素,此人來歷不明,說不定就是逃往罪愆之城的一名兇徒,你這么做,可太莽撞了!”
  被叫做素素的年輕女子一呆,吐了吐舌頭,訥訥道:“我只是……只是看他并不像身染罪愆之輩。”
  “你啊,還是欠缺歷練,眼見不一定為真。”那魁梧中年嘆息了一聲,旋即瞥了陳汐一眼,道,“他擁有大羅境修為,明顯實力不弱了,在沒搞清楚底細之前,可不能妄加揣測了,誰知道他是好是壞?”
  素素頓時被訓斥得低下了頭,羞愧不已。
  陳汐這次倒是并沒有著急離開,佇足半空,瞥了那素素和魁梧中年一眼,雖聽不到對方傳音,卻從對方神態中,大致明白了些什么,唇邊不由泛起一抹笑意。
  “你們剛才似乎遭遇了追殺?”陳汐開口問道。
  “你怎么知道?”素素脫口而出,話音剛落,就一陣訕訕,不好意思地看了身旁的魁梧中年一眼。
  魁梧中年則面露警惕,一揮手,令其他人皆都戒備起來,這才冷冷道:“此事和道友無關,還請速速離開。”
  氣氛一時竟有些肅殺起來。
  對于此,陳汐聳了聳肩,把目光望向那個嬌麗女子,笑道:“剛才你出言提醒了我,現在,我就幫你解決一些麻煩,就當……知恩圖報了。”
  “你要做什么!”
  那魁梧中年卻臉色一沉,暴喝出聲,卻是認為陳汐要耍什么花樣,一副稍有不對就大打出手的模樣。
  與此同時,其他人也都警惕戒備,蓄勢以待,儼然將陳汐當做了敵對存在。
  對于此,陳汐卻是不再理會,他霍然轉身,峻拔的身影佇足在漫天黑雪中,衣衫獵獵,長發飛揚。
  旋即,一股宏大無量的光明之力,轟然從其身上彌漫而開,直沖九霄。
  這一剎那,猶如一輪驕陽騰空,光照九萬里山河!
  ——
  Ps:昨天到今天又多了2個加更,今晚會努力加把勁,再次加更,求月票~月票多的話,咬牙也要爆4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