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338 圣道法則

這里的確是罪愆之城。
  就在陳汐獨坐龍魂仙閣一層大廳這一會功夫,酒樓內已經爆發了三場沖突,不過還沒打起來,就被掌柜一一拎著,像拖死狗一樣丟了出去。
  對于此,在座其他客人早已習之以常,并不意外。
  “朋友,不介意一起喝一杯吧?”
  突然,一名錦衣青年來到了陳汐身邊,溫和笑道,他面如冠玉,膚色白皙,雙眸清澈明亮,一派俊美風流的公子哥模樣。
  “介意。”
  陳汐不冷不淡回答道,“我在等人,你可以去找其他人了。”
  那錦衣青年眨了眨眼睛,卻是根本不懂什么叫拒絕,施施然坐在陳汐對面,笑吟吟道:“這里壞人那么多,朋友莫非要讓我去跟那些壞人飲酒不成?”
  說到最后,他唇角一翹,已帶上一抹可憐兮兮的味道。
  但陳汐心中卻是一陣惡寒,這家伙也太娘炮了,一個大男人,怎么如此惺惺作態?還壞人太多,難道他不知道這里是罪愆之城?
  但旋即他就怔住,這才發現,眼前這模樣俊美青年身上,一片溫潤干凈,以神諦之眼之力,也難以尋覓到一絲罪愆氣息。
  “原來,你來此地也是另有目的?”陳汐若有所思看了對方一眼。
  錦衣青年怔了怔,旋即笑著點頭,道:“對,我也在等人。”
  “哦?還真是巧啊。”陳汐眉毛一挑。
  “的確很巧。”
  錦衣青年笑吟吟給自己斟了一杯酒,旋即雙手捧腮,眼睛直勾勾盯著陳汐,幽幽嘆息道,“可惜,那人近在尺咫,卻不認得我了,太讓人傷心了。”
  陳汐眼睛頓時瞪圓,一口酒憋在嗓子眼,差點憋岔氣了,好半響才把這口酒水咽下,一臉古怪地打量著對面的青年,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現在,你終于看出來了?”錦袍青年眨了眨眼睛。
  “嗯,看出來了。”陳汐點頭,“原來你是男人啊。”
  噗!
  錦衣青年一口把酒水噴了出來,愕然地瞪著陳汐,道:“男人?”
  旋即,他就樂得笑起來,臉頰上浮現一對淺淺梨渦,清眸盈盈,笑成了一對月牙,菱唇紅潤,勾起一抹俏麗弧度,一剎那間,竟是有著一抹絕代風華彌散。
  然后,陳汐終于知道自己誤會了,不禁有些訕然。
  眼前這青年,自然就是自稱點點的神秘女子,只不過也不怪陳汐認不出她,她也不知用了什么秘法,將自身氣息遮掩,迥然一換,根本讓人看不出其真正身份來。
  “你怎么把地點選在了這里?”
  見對方笑的停不下來,陳汐登時轉移話題,說實話,他也沒想到對方竟來得這么早,等于白白浪費了一萬塊仙石訂了一個房間。
  “只有這里,才能通往鴻蒙遺地。”
  點點收斂笑容,拎起酒壺在掌間把玩著,她的手指修長、瑩潤,像羊脂玉一般細膩白嫩,漂亮非凡。
  鴻蒙遺地!
  陳汐眼眸一凝,果然是這樣,依據他從靈白那里得到的消息,如今的鴻蒙遺地,可是三界始亂之地,烽煙四起,災禍頻發,這時候前往那里,無疑要冒著極大的風險。
  “為了什么?”陳汐忍不住問。
  點點笑吟吟道:“自然是機緣,鴻蒙遺地可是三界中最為古老的一片疆域,其內保留著鴻蒙時期的世界法則之力,不止如此,鴻蒙時期諸多道統,也都埋沒于其中,如今隨著是三界動蕩在那里爆發,一些機緣之地,也將破土而出。”
  頓了頓,她眸光盈盈凝視著陳汐,道:“這可是一場難得的機緣,若錯過這一次,那鴻蒙遺地可就徹底湮滅消失了。”
  陳汐卻是皺了皺眉:“我只擔心自己實力不夠,萬一發生什么不測,后果不堪設想。”
  “放心,有我在。”點點輕啟櫻唇,吐氣如蘭,神色間一片寧靜自信之色。
  “我只是到現在都搞不清楚,此行我又能幫上什么忙?”陳汐問道。
  “等抵達鴻蒙遺地,我再跟你細說,總之,等事成之后,那河圖碎片就是你的,反正留在我手中,已經沒多少用處了。”
  說到這,點點神色突然變得認真:“明天清晨,我們就穿梭無涯海,前往鴻蒙遺地,到時候,還會有女媧道宮的兩名弟子和我們一起前行,等見了面,你也不必理會他們,只需跟在我身邊就行了。”
  女媧道宮!
  陳汐心中又是一震,萬沒想到,這一次出行鴻蒙遺地,竟會和女媧道宮也牽扯上關系了。
  這也讓他愈發認識到,他們此行所圖謀的機緣,必然不會小了!
  “既然女媧道宮的傳人都出現在那里,該不會還會有其他道統之人也摻合其中了吧?”陳汐皺眉問道。
  他沒有點出神衍山、太上教的名字,但他相信點點肯定聽得懂其中意思。
  “我只知道太上教似乎也派了些人手,不過和我們不是一路的。”點點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至于神衍山……我可不清楚了。”
  這個笑容,令得陳汐心中砰砰直跳,隱約感覺,只怕這點點早已猜出了自己身份了,不過她既然不明說,他也不會主動去承認了。
  一時之間,陳汐有些沉默了。
  他需要花點時間來消化這些驚人消息。
  據他所知,想要從仙界進入鴻蒙遺地,可不止是穿梭過無垠海那么簡單,還要經過一道由鴻蒙遺地世界之力凝聚的壁障。
  而這一道壁障,沒有半步仙王的能耐,可是根本無法來回穿梭的,靈白他們之所以能前往斗玄仙城找尋自己,也是由踏天大圣出手,方才幫他們打開了這一道壁障。
  “看來,此次無論是女媧道宮,還是那太上教,前往鴻蒙遺地的高手實力必然都不會弱于半步仙王了……甚至,說不定都是仙王層次的存在!”
  一想到這,陳汐忍不住抬眼看了看對面的點點,卻見后者也正在含笑凝視著自己,這讓他一怔,最終還是壓下了心中種種疑問。
  他不再多想,只要對方能保證自己安全,那么就是這一次前往鴻蒙遺地獲得不到什么機緣,只要對方能把河圖碎片如約交給自己就足夠了。
  “兩位小哥好生俊俏,不如咱們喝上一杯?”
  就在這時,一名粗獷大漢走了過來,此人相貌極為雄武,燕頜虎須,銅鈴大眼,可說話卻陰柔細膩,滲人之極。
  尤其是他的打扮,綠衣紅褲,頭發盤髻,嘴巴殷紅如胭脂,艷俗無比,走路腰肢搖曳,給人極為怪異的感覺。
  陳汐和點點對視一眼,心中皆翻騰起一陣惡寒的情緒,這家伙簡直太惡心了!
  “哈哈,這魯彪又開始放浪了!”
  “夠惡心人的,若非他實力已臻至圣仙地步,老子早活劈了他!”
  “不過這家伙性格還真好,任憑誰對他謾罵,竟是從不還手,也不知他在外界犯了什么事兒,被逼得逃到了罪愆之城了。”
  “管那么多做什么,趕緊看好戲吧,這倆年輕人面孔都陌生的很,只怕是新來的,說不定就被魯彪這浪貨給拱床上了,哈哈。”
  大廳中一群人哄堂大笑,紛紛將目光肆無忌憚掃視向了這邊。
  圣仙?
  陳汐怔然,倒是沒想到這不男不女的惡心家伙,竟擁有這般能耐了。
  點點卻是一片坦然之色,笑吟吟看著陳汐,也不說話。
  “兩位小哥,別聽他們瞎說,我魯彪最喜交朋友了,尤其是像你們這般標致的俊俏小哥,我可是打心眼里喜歡。”
  嬌滴滴陰柔無比的聲音從那魯彪的血盆大口中傳出,他腰肢一扭,就坐在了案牘一側,“嬌笑”著望著陳汐和點點。
  陳汐渾身直起雞皮疙瘩,差點沖動地想活劈了對方。
  就在此時,點點似察覺到什么,一對如水眸子倏然掃視向了窗外大街上。
  轟!
  也就在這一剎那間,那大街上空,虛空一陣劇烈波動,踉蹌跌出一道身影來,黑衣染血,孤峭漠然的臉頰上一片煞白之色,能夠清楚看見,在其左肩處,有著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鮮血橫流,止也止不住。
  這人,赫然是萬劍生!
  只不過他此時明顯遭受到了重創,連逃命都被人硬生生從虛空中逼迫了出來。
  陳汐霍然起身。
  怎么會這樣?
  他之前還在疑惑,怎么進入無涯仙城之后,竟沒了萬劍生一點消息,哪曾想,對方竟以這種方式出現在了眼前。
  嗡!
  就在萬劍生踉蹌跌出虛空的時候,緊跟著又是一陣虛空波動,從中走出一個枯瘦陰戾,身穿道袍的高大老者來。
  他甫一出現,一股恐怖的威壓就彌漫而開,令得陳汐都感到一種莫大壓力。
  半步仙王層次!
  一剎那間,陳汐臉色一沉,判斷出對方的能耐,那般威勢比圣仙還要可怖,他曾在學院不少老古董身上體會過,哪會分辨不出來了。
  “葛云道長!”
  “他老人家竟然出動了……”
  “那家伙竟惹到他老人家頭上了,真是找死啊!”
  眾人驚呼出聲,認出了那枯瘦陰戾老者的身份,神色間皆都流露出深深的忌憚敬畏之色。
  顯然,這位被稱作“葛云道長”的存在,乃是這罪愆之城中一位恐怖大人物了。
  ——
  Ps:4更完畢,今晚補了2更,還欠9個,明天繼續努力,迫切求月票~馬上掉出第十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