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339 道統之亂

罪愆之城乃是一片動蕩之域,藏污納垢,秩序崩亂,匯聚著來自仙界各地的兇厲罪愆者。
  這些罪愆者也是有強有弱,大多修為層次在玄仙境界,能夠擁有大羅境修為的罪愆者,已經可以在罪愆之城活得很滋潤。
  而圣仙境罪愆者,則儼然如同城中的一個個霸主,無人敢惹,但最為令人忌憚和畏懼的,卻是半步仙王層次存在!
  像眼前的葛云道長,就是一位罪愆滔天的半步仙王存在,宛如罪愆者中的無上王者,睥睨一城,無人敢違逆其意。
  ……
  “短短一個時辰,殺了我三十七名義子,九名小妾,你這年輕人好大的膽子!”
  一襲道袍,面容枯瘦而陰戾,葛云道長雙手負背端立半空,渾身彌漫著可怖威壓,將這片天地都籠罩。
  在他面前,萬劍生唇角咳血,孤峭立著,神色蒼白中透著倔強之色。
  面對這位半步仙王存在,哪怕他身為仙界七大驕陽之一,可卻依舊如同螻蟻般,顯得那般渺小。
  這一刻陳汐敏銳察覺到,那大街上的時間和空間,仿似都被凍結住,視野中所看到的景象,就像化作了一幅靜止的畫面。
  這就是半步仙王的威能?
  陳汐心中一震,替萬劍生擔憂不已,空間被禁錮,他在這葛云老道這位半步仙王面前如何能夠脫身了?
  萬劍生的確無法動彈,像落入蛛網的蟲子,像凍結冰層的魚兒,只能保持著一個站立的動作,連眼睛都無法眨上一下。
  那模樣,就像被囚禁的待宰羔羊,令陳汐的心都揪了起來。
  至于那葛云老道所說的,萬劍生殺了他三十七名義子,九名小妾的事情,陳汐根本就不關心。
  按照他對萬劍生的了解,決不會濫殺無辜了。
  “不必掙扎了,在我的空間法則之下,若你能逃走,我立馬自裁當場。”
  葛云老道淡漠開口,陰戾的眼眸凝視萬劍生,猶如盯著一個正在被審判的囚徒,高高在上。
  尤其是他的聲音,充斥著一股絕對的掌控和自信,令得附近眾人心中愈發驚悚忌憚,這就是半步仙王的威勢,攝人心魄。
  “他是你朋友?”
  就在這一片寂靜、緊張、壓抑的氣氛,點點突然開口,瞥了身旁的陳汐一眼,聲音悅耳清澈,若淙淙流淌的泉水。
  眾人一怔,萬沒想到在這一刻竟有人敢開口說話。
  那大街上的葛云老道也怔了怔,霍然扭頭,目光如黑色閃電般,冰冷朝點點這邊刺殺而來。
  對于此,點點卻像渾然不覺,神色泰然從容。
  葛云老道見此,眉頭不由一挑,
  “不錯。”
  陳汐點了點頭。
  然后點點笑了,紅潤唇角勾起一抹無奈的弧度,“那你怎么不早說了。”
  伴隨著聲音,她隨手在半空中輕輕敲了一下。
  叮!
  一聲像琉璃被打碎的清脆碎裂聲響起,聲音從弱小,到激昂,再到最后的轟鳴如驚濤,轟然擴散到了整片天地。
  然后,陳汐震驚發現,視野中那靜止的畫面,就像一塊玻璃被敲碎,裂開無數個如蛛網般的痕跡,倏然擴散。
  轟隆!
  在眾人駭然無比的目光注視下,僅僅一剎那之間,整片天地似被一股無上巨力打碎、齏粉,無盡的空間之力,猶如驚濤駭浪般轟鳴不斷。
  驚呼聲四起,慌亂一片。
  就連陳汐在這一刻,都眼眸一縮,感受到一股難言的心悸,以他的眼力自是看出,那破碎的天地,實則是空間之力被打碎、被顛覆了!
  “你……你究竟是……”
  一片動蕩中,傳來葛云老道那驚怒無比的聲音,似受到了莫大刺激一般,更有著一抹難言的驚恐。
  但旋即,他的聲音就戛然而止。
  或者說,整片天地萬事萬物全部都在這一剎那陷入了絕對的靜止,空間、時間、塵埃、光線、聲音、墻角的血色臭蟲、酒樓內的眾人……所有的一切,都像被定格住,化作了一個完全靜止的畫面。
  包括那葛云老道,此刻也是如一尊雕塑般,佇立半空,一動不動,臉頰上兀自殘留著一抹僵固的驚怒表情。
  要知道,這可是一位半步仙王!
  如今卻居然再無法動彈一絲一毫,這一幕太過駭人,超乎想象。
  陳汐心中也是震撼不已,不過他意外發現,自己居然還能動彈!
  他忍不住扭頭望向點點,卻見對方唇角含笑,神色間一片恬靜自如之色,就像剛才的一切,只不過是她隨手做了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一樣。
  如此的輕描淡寫。
  可卻如此的驚世駭俗!
  “仙王境!她一定是一位道法通天,傲立三界之巔的仙王!”這一剎那,陳汐終于敢確信,身邊這個巧笑倩兮的絕美女子,赫然就是一尊仙王!
  也只有仙王層次,才能將空間法則,臻至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翻手之間,乾坤逆轉,天地變幻!
  “咳咳……”
  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傳來,令陳汐徹底清醒過來,他扭頭望去,卻見街道上的萬劍生,也正在抬頭望著自己這邊,落在了點點身上。
  他那孤峭冷漠的臉頰上,此刻竟罕見地帶著一絲驚悸動容之色,似乎不敢相信,在這生死攸關的那一刻,自己會被人救下來。
  或者說,他更震撼的是點點他化腐朽為神奇的通天手段。
  “多謝了。”
  萬劍生拱手,神色認真。
  這一幕很怪異,整條街道、酒樓、乃至于整片天地,都一片絕對的靜止,像一幅定格的畫面,而陳汐、萬劍生、點點就成了這畫面中僅有的能行動、說話的存在。
  這是空間法則之力。
  以陳汐對空間法則的掌握,也是難以碰觸到這一步,如此才更讓人震撼。
  “你得多謝陳汐,而不是我,畢竟,我可不認識你了。”
  點點開口,玉容恢復波瀾不驚,那平靜而從容的氣度之中,竟有著一股無上、偉岸、睥睨俯瞰天地的大氣魄。
  那是唯有仙王境存在,才擁有的氣勢,其他人等根本就學不來的。
  萬劍生見此,心中愈發震撼,似沒想到陳汐怎會跟一個仙王關系如此親密了。
  他深呼吸一口氣,朝陳汐拱手道:“陳兄,多謝了,我萬劍生今天欠你一條命。”
  陳汐怔然,連忙道:“萬師兄不必如此客氣。”
  他心中實則也是有些苦笑不已,自己一路修行至今,救助了不知多少人,似乎每一次,都有人一臉認真地說,欠下自己一條命。
  當然,這并非是信口一說,無論是萬劍生,還是以往那些人,肯定會記得自己,但這種報恩的方式,卻是令陳汐頗感壓力。
  萬劍生明顯不善言辭,說完話后就陷入了沉默。
  陳汐見此,卻是把目光看向點點。
  “咱們這次有要事要做,先送他離開吧。”
  點點說著,一揮手,嘩啦一聲,虛空中硬生生被開辟出一條通道來,然后她望向萬劍生,道,“你傷勢嚴重,留下只會更危險,這通道對面就是未央仙洲。”
  萬劍生見此,明白了點點意思,他再次朝陳汐拱手,然后不再遲疑,當即走入了那一條虛空通道之中,轉瞬消失不見。
  目送萬劍生離開,陳汐心中也是不免驚嘆,仙王境的手段簡直太恐怖了,隨手一劃,就能開辟大挪移虛空通道,這世上還有什么是仙王境存在沒法做到的?
  “這是空間法則。”
  萬劍生一離開,點點唇角再次涌現上了那一抹熟悉笑容,她看了陳汐一眼,便即伸出修長瑩白的右手,輕輕一握。
  砰!
  那靜止的畫面中,僵硬如雕塑般佇足半空中的葛云老道,就像被一只無形大手抓住,整個身軀剎那間支離破碎,化作血沫,齏粉一空!
  就像捏死一只螞蟻一般輕松!
  陳汐眼眸驟然擴張,這……可是一位半步仙王!就這樣被輕易抹殺了?
  這就是仙王境的力量!
  一腳踏破天地籠,雙眼覷開生死門!
  ……
  葛云老道一死,天地間的時空法則頓時恢復如初。
  而場中,已經沒有了點點和陳汐的身影。
  半響后,酒樓眾人這才紛紛清醒過來,可每一個人臉頰上,都浮起一抹發自內心的駭然和恐懼,有人甚至直接嚇得兩股顫顫,尿了一褲子。
  之前他們雖無法動彈,可思維還在,將那場中發生的一切看了個清清楚楚,尤其當看見往日里在罪愆之城神威滔天的葛云老道居然被人輕易抹殺掉時,他們每個人都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了!
  “仙王!那一位青年居然是一尊仙王!”
  “老天!嚇壞我了,咱們罪愆之城怎么會來一位仙王?難道天又要變了嗎?”
  眾人失聲喃喃,這些個雙手染滿血腥,兇惡無比的罪愆者,此刻竟被嚇得失魂落魄,如喪考妣,可見剛才那一幕幕,帶給了他們何等的震撼。
  尤其是那不男不女的魯彪,嚇得花枝招顫,一屁股坐地上,渾身都顫粟不已,猩紅的大嘴中兀自喃喃:“我……我剛才竟然去勾搭一位仙王……天吶……我的小心臟都要飛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