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340 封神之殿

漫天清色劍蓮盛開,飄曳于每一寸虛空中,將一道道傾瀉而下的災厄之光吞噬,而后化作一股股無形力量,匯聚在一起,涌入到了陳汐體內道厄之劍中。
  嗡~~嗡~~
  隨著吞吸災厄神光越來越多,道厄之劍通體血紅,產生出一陣陣劍吟聲,由低微不可聞,再到高亢激昂,猶如龍吟般,響徹天地。
  劍吟如潮,充斥無上神性之力。
  這一剎那,那“災厄九天滅道神陣”竟也受到干擾,陷入凝滯狀態。
  噗噗噗!
  而密密麻麻鋪天蓋地的血神古尸,則在這一刻受到了無窮打擊。
  它們身上彌漫著災厄之氣,同樣也成為了那一朵朵清色劍蓮滅殺的對象。每一朵清色劍蓮中,都釋放出一縷縷可怖肅殺劍氣,鎮殺而下,剎那之間,就屠戮了不知多少的血神古尸,場景駭人。
  即便以石禹、相柳璃、點點三人的修為境界,當看見這樣一幕時,心中也不由驚嘆不已,這就是道厄之劍的力量,天生是災厄之力的克星!
  以他們的見識,自是清楚太古歲月時發生的那一場驚天算計,當年太上教和混沌神蓮之間的恩怨,就來自這柄道厄之劍。
  為此,太上教費了偌大力氣,方才在混沌神蓮力證大道之極時,算計了后者一把。
  可惜,太上教最終仍舊未能將道厄之劍搶到手,這件事也成了太上教的一塊心病,誰也沒想到,這柄充滿傳奇色彩的太古神兵,竟會落入到了陳汐手中。
  “我們也動手吧,若能把那件無量渾天鏡搶到手,那就再好不過了!”
  石禹深吸一口氣,霍然把目光鎖定了遠處半空中懸浮著的一面青銅古鏡,神色間盡是冷厲殺機。
  之前,他被逼迫的差點以命搏殺,心中早已積攢了一肚子怒火,此刻局勢扭轉,他又怎可能再按捺得住了。
  轟隆!
  他手持五色石,腳踏虛空,橫沖而去。
  “我們也走吧,趁此機會,盡早離開此地,我可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和太上教那些混賬算一筆賬了!”
  相柳璃扭頭望向點點,輕聲說道,神色也是恢復了慣常的睥睨傲岸,像他們這等仙王之尊,被逼迫到這般地步,又怎可能咽下這口氣了。
  “好,不過我可得先照看好這家伙了。”點點笑著瞥了身旁的陳汐一眼。
  這時候的陳汐,神智已恢復清醒,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可一時半刻卻無法行動,因為在他體內,道厄之劍正在嗡鳴,吞吸災厄神光,令得他整個身軀都不再受其控制。
  甚至,他都無法再開口說話。
  這還是陳汐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不過這道厄之劍乃是道蓮相贈,決然不會傷害自己了,所以他倒也不擔心發生什么意外。
  只是有些好奇,道厄之劍怎會突然在這一刻產生異動了?
  陳汐打算等能夠行動時,就問一問點點,因為對方分明也早已認出了此劍來歷。
  ……
  與此同時。
  距離此地十萬里之外的虛空中。
  燧人廷突然臉色一變:“不好!”
  “怎么了?”
  江靈笑一怔。
  “該死!居然是道厄之劍的氣息!”
  燧人廷仔細感知一番,臉色頓時一沉,“此劍乃當年混沌神蓮所留,天生克制我太上教的災厄之力!”
  “什么?此劍不是早已失蹤?我們毀掉了那九華劍派都未曾尋覓得到,怎會出現在女媧道宮手中?”
  聽到道厄之劍四字,江靈笑也是臉色微微一變,萬沒想到,事情進展到這一步時,竟會發生這等變故了。
  道厄之劍!
  這可是他們太上教心中的一根刺,若不拔出,寢食難安!
  “石禹、相柳璃、未央仙王……他們可不應該擁有此劍啊,否則又怎可能瞞得了教主的感知?”
  燧人廷深呼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的煩躁,皺眉喃喃。
  “不對,我們遺漏了一個人!”
  片刻后,燧人廷眸中霍然綻放出無窮火焰,直似要燃燒蒼穹,駭人無比,“該死,命格竟然被天機所遮掩,怪不得連無量渾天鏡也無法察覺到對方存在!”
  “命格被天機所遮掩?這么說,道厄之劍的氣息也被遮掩住了?原來如此……”江靈笑一瞬間也明白了一切。
  就在此時,燧人廷猛地一聲悶哼,眼睛驟然收縮,臉色剎那變得難看,“這該死的石禹,竟然在打無量渾天鏡的注意!”
  這一連串的變故,令得江靈笑也是有些措不及防。
  但她卻很清楚,這一次的精心布局,只怕又要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該死!一個未知的命格,居然影響到了我們的一切布局,若被我知道此子是誰,非殺了他滿門不可!”
  修行到他們這等層次,燧人廷又怎會不明白,未知就意味著變數,變數一生,哪怕再細小,可只要被仙王境存在抓捕到,也足以扭轉乾坤了。
  燧人廷不敢再遲疑,赤色長發飛揚,渾身猛地洶涌起億萬丈的火光,猶如火中皇者,猛地朝遠處虛空探臂一抓。
  轟隆!
  十萬里之外,一面青銅古鏡驀地撕破虛空,滴溜溜一閃,剎那之間已經橫跨無垠時空,落入到了燧人廷掌中。
  “走!這一次布局已經失敗,不能再逗留,只能再見機行事了!”
  燧人廷臉色陰沉,袖袍一揮,一道火焰長路在腳下鋪展而開,直通虛空深處,剎那之間已是消失不見。
  “下一次?只怕再沒有這等絕佳機會了……”
  江靈笑心中一嘆,心中頗為不甘,但嘴中她還是身影一閃,化作一抹水藍流虹,破空而去。
  ……
  轟隆隆!
  神輝爆綻,四座矗立虛空的神山爆碎一空,化作滾滾亂流,橫掃周圍百萬里虛空,所過之處,一顆顆大星爆碎,一塊塊漂浮在虛空中的陸地轟然崩塌飛滅,場面駭人無比。
  至此,那“災厄九天滅道”大陣徹底被破除掉!
  “哼!逃的倒是快!”
  煙塵彌散中,沖出了石禹那孤峭偉岸的身影,耀眼熾盛,彰顯出仙王境的至高睥睨之氣。
  他目光遙遙望向極遠處,最終還是沒有去追擊。
  這一戰中,不止他消耗頗大,相柳璃和未央也是受到一些傷勢,需要休整一番,若非如此,他早已一路追殺上去了。
  “石禹師兄不必心急,這一次在封神之域中,必然還會有和對方見面的機會。”
  相柳璃也走了過來,輕聲說道。
  石禹點了點頭,旋即道:“對了,陳汐兄弟怎么樣了?”
  提及陳汐,相柳璃不禁一笑:“已無大礙,只是暫時無法行動。”
  “我去看看他。”
  石禹轉身就走,之前,他只是看在神衍山的面子上,對陳汐照拂有加,關系談不上多深厚,畢竟對方只是一個大羅境金仙,和他相差太遠了。
  可如今經歷了這一場變故,陳汐儼然等于救了他一命,石禹自不會再像從前那般對待陳汐。
  見此,相柳璃微微一笑,當即也跟了上去。
  她的心思和石禹大致相似,不過她之前并不清楚陳汐來歷,對陳汐的認知,也僅僅來源于未央仙王,雖然一路上對陳汐頗為照顧,但也只是出于一種前輩對晚輩應有的態度。
  可現如今,她可不敢如此認為了,單單是陳汐擁有道厄之劍這件事,都讓她不敢將陳汐當做尋常看待。
  ……
  這時候,道厄之劍已重新歸于沉寂之中。
  不過陳汐還是敏銳發現,在汲取了大量的災厄神光后,道厄之劍似乎隱隱有了一些變化,可具體去查探,卻查探不出所以然來。
  再然后,陳汐終于發現,自己不止能夠行動了,且自身修為竟隱隱提升了一絲,渾身氣機都有一種圓滿鼓脹的感覺,似乎快要突破一般。
  這讓他心中一喜,很清楚若是不出意外,這次從封神之域返回仙界時,只怕自己就能踏入神圣之路,晉級圣仙之境了!
  “沒想到,在這一場大劫之中,不止河圖碎片產生異動,幫助自己化解了那些仙王之血的侵襲,連道厄之劍也嗡鳴出動,化解了一場滅頂之災……”
  之前所經歷的一切,都猶如一場夢般,令陳汐此刻想來也不禁恍惚不已。
  他如今已是大概能判斷出,河圖碎片的異動應該是和這封神之域有關,而道厄之劍的異動,則和太上教的災厄之力有關。
  “不管如何,這一次終究還是化險為夷了……”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就睜開了眼睛。
  然后就看見在自己身邊,點點、石禹、相柳璃三位仙王境存在,皆都在含笑看著自己,神態溫和,帶著一抹發自內心的關心之色,毫不作偽。
  這讓陳汐不禁有些受寵若驚,這世上大羅金仙不知多少,可又有哪一個能受到三位仙王境存在的一致關懷?
  這等福分,別人就是搶破腦袋都搶不到!
  “陳汐兄弟,這次你可是救了我們一命啊。”見陳汐蘇醒,石禹大笑出聲,毫不掩飾自己的贊賞之意。
  “不錯,這次沒有你,我等只怕已遭受殺身之禍了。”相柳璃也在一旁輕笑道。
  “我就說了,他可不是尋常人能夠比擬的。”點點眨著眼睛,也是一副笑吟吟的模樣。
  被三位仙王一通夸贊,以陳汐之淡定,此刻也不禁有些不好意思了……
  ——
  ps:今晚沒了,明天光棍節……嗯,會4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