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342 不滅神紋

一縷縷金光在飄灑,化作一縷縷的神秘道紋,氤氳四周。
  一尊眉清目秀,宛若嬰兒般的小人,盤膝坐在道心之中,吞吐打坐,瑩瑩發光,渾身彌漫著圣潔圓滿的氣息。
  而伴隨著小人呼吸,一股股精純渾厚猶如實質般的“心之秘力”不斷循環而出,化作縷縷金光,飄灑蒸騰,將那小人映襯得猶如一尊神祗般。
  心嬰之境!
  剎那之間,陳汐就判斷出來,自己的心力修為,竟是在這一刻由“心魂”之境蛻變,凝結出了“心嬰”!
  而這也正是令陳汐目瞪口呆的原因所在。
  心之秘力分作了心氣、心丹、心魂、心嬰四大境界。
  因為這種力量太過虛無縹緲,令得世間極少有修煉心之秘力的法門,像在人間界時候,億萬萬眾生中十之**都不知道什么是心之秘力。
  即便知道心之秘力的,也大多只簡單地認為,唯有斬殺大罪愆者才能凝聚到心之秘力,而無法掌握修煉法門。
  像陳汐若非從符界大衍塔中獲得“功德無量身”法門,也根本不可能將心之秘力臻至到心魂之境了。
  遺憾的是,哪怕已擁有了修煉心之秘力的法門,陳汐直至剛才,已經滯留在心魂之境,可見這心之秘力的修煉是何等艱難。
  而現在,他的心之秘力居然一下子就突破至“心嬰”階段,并且在這個過程中,他還一無所覺,這讓陳汐如何不震驚?
  心嬰境界啊!
  按照之前陳汐所了解的,想要晉級仙王之境,想要掌控仙王大道,前提就是擁有心嬰層次的心力修為,其次才是爭奪天道氣運,凝聚仙王之身!
  可以說,光是這一道門檻,都擋住了不知多少半步仙王境晉級的步伐,更別說與天爭氣運,去凝聚仙王之身了。
  可如今,陳汐才只大羅金仙后期修為,卻已經掌握了“心嬰”層次的心力修為,就連他都感到意外和震撼。
  這件事若是傳出去,只怕連那些半步仙王層次的老古董也會被驚得下巴掉地上不可,像這樣的事情簡直是驚世駭俗!
  “這一切,必然是河圖碎片之功勞了……”
  很快,陳汐就冷靜下來,大致明白這就是融合第六塊河圖碎片之后,所帶給自己的好處了。
  這時候他的狀態很奇怪,明明神智已經恢復,可卻睜不開眼睛,整個身軀的氣機竟是處于一種奇妙的運轉狀態,似在打坐修煉,又似乎在悟道。
  最為重要的是,陳汐自己竟無法阻止這一切!
  仿似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在引領著他渾身上下的精氣神運轉,自然而然,并沒有讓他感到任何的不適,反而有一種如沐春風、如歸懷抱的感覺。
  在這種奇妙難言的境地中,陳汐能夠清楚感受到,自己的修為竟是在一眾水漲船高的速度節節攀升!
  周身的仙力在澎湃、在歡呼、在暴漲。
  渾身的氣機在沸騰、在轟鳴、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蛻變。
  偏偏地,陳汐沒有任何的不適,自身的仙基依舊渾厚而扎實,自身的氣息,也并沒有因為力量的暴漲而產生紊亂……
  一切,都如此水到渠成。
  令人不敢相信!
  要知道,陳汐晉級大羅后期之后,距今甚至不足半年的時間,可就在現在,他的修為卻連連提升,如雨后春筍般攀高,僅僅幾個呼吸之間,全身修為竟已經開始趨于飽滿、穩固、完美,隱隱有了一絲快要破境的征兆!
  “這……難道也是河圖碎片所饋贈的好處么……”
  陳汐此刻也是有些恍惚了,就在剛剛心之秘力突破進入到了心嬰之境,現如今自身修為又已達到圓滿地步,隱隱有了晉級圣仙的征兆,這一切可太過令人意外了。
  他忍不住將注意力轉移,凝視在了識海中的河圖碎片上。
  果然看見,已融合六塊的河圖碎片,此刻那古老而黝黑的表面上,竟隱隱泛著一層淡淡的剔透光暈,靜靜地懸浮著,旋轉著,灑下迷離的虛無光澤。
  從一開始進入封神之域,河圖碎片就開始產生異動,先是無聲無息地取走了他一顆顆道靈珠,后來在那“災厄九天滅道神陣”中,又幫助陳汐化解了體內仙王之血的沖擊,再到后來,河圖碎片又取走了“仙王圣元心”……
  最終,在融合了第六塊河圖碎片之后,一切都像得到了蛻變,令得陳汐于意外之中,獲得了種種驚喜。
  心嬰層次的心之秘力!
  自身修為的連連提升!
  一切都來的如此之突然,又如此的水到渠成。
  而這一切也同樣讓陳汐意識到,河圖碎片這一次的變動,必然不會這么簡單了,或許……這一次能在河圖碎片幫助下,令自己突破圣仙層次?
  轟隆!
  就在陳汐心中升起這個念頭的時候,他識海中如遭雷擊般,渾身都是一陣顫粟,下一刻,他腦海中驀地涌現出了一副宏大、古老、神秘無比的圖案!
  那是一座祭臺!
  矗立在混沌虛空中,高聳入青冥,通體漆黑,宛如通往三界之外的一道路徑。
  佇足其前,宛如披覆螻蟻般渺小。
  仰望其上,一眼竟望不到盡頭!
  那祭臺太過古老、似屹立在混沌虛空中無垠歲月,莊肅而沉默,觀遍了世事變遷,三界無常,令人油然而生一股敬畏虔誠之意,直似恨不得跪地膜拜。
  “這……該不會就是那封神祭臺吧?”
  陳汐腦海中靈光一閃,下一刻,他的視野就出現在了祭臺之上,那里混沌一片,灰濛濛猶如太虛之初,整個世界還處于一片混沌。
  再然后,陳汐就看見了一抹金燦燦的榜單,猶如橫亙的畫軸,鋪展于混沌之中,恰似橫亙于天之兩極!
  不過由于混沌遮掩,哪怕陳汐拼盡力氣,竟是無法窺伺到那一道榜單的真容,更看不清其上究竟記載著什么。
  “這是什么?封神之榜?”
  陳汐怔然。
  轟隆!
  旋即,混沌之中,驀地睜開了一只眼睛。
  當對上那一只眼睛的一剎那,陳汐渾身如墜冰窟,遍體寒冷,忍不住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那是怎樣一只眼睛?
  漆黑、幽邃、冰冷、漠然、仿似有無窮的符文在其中閃爍,仿似天地浮沉、斗轉星移、歲月更替、宙宇變遷……都被涵括于其中。
  遠遠一望,陳汐都有一種內心被看穿,自己的前生今世都被勘破的恐怖感覺。
  這是什么東西?
  天道之眼?
  還是某個恐怖存在的眸子?
  這讓陳汐莫名驚悚,甚至產生一股極致的厭憎、憤怒和暴戾情緒,恨不得一拳砸碎了那只眼睛!
  嗡!
  就在陳汐憤怒到極致,眼眸充血,攥緊拳頭欲要行動的時候,腦海中嗡的一聲,所有的畫面都化作碎裂洪流,消弭一空,
  “啊——!”
  處于自身一種反應,陳汐猛地大叫一聲,下一刻他就睜開了眼睛,徹底清醒了過來。
  “怎么了?”
  “陳汐小友,該不會修煉是遇到魔障了吧?”
  一陣關切的聲音響起,陳汐抬眼一看,卻見點點、石禹、相柳璃三位仙王境存在,此刻都在自己身邊,神色間或多或少都帶著一抹憂色。
  不過當看見他清醒過來時,頓時都松了一口氣。
  剛才陳汐的情況太過異常,明明靜坐盤膝修煉,可神色卻時而驚詫,時而皺眉,直至后來一下子變得猙獰,連氣息都變得粗重,似走火入魔了一般。
  這自然引起了石禹他們的注意。
  “沒什么。”
  陳汐長長吐了一口濁氣,笑說道,心中卻兀自縈繞著一抹憤怒的情緒,但很快就被他壓制住。
  “修行之路,兇險莫測,切莫心急,一步不穩便容易種下心魔,在修行時候產生種種魔障,于己不利。”
  石禹一眼看出,陳汐的修為竟是在這短短時間中提升了許多,不禁皺眉,還以為他剛才的異狀是修煉操之過急所致。
  “多謝石禹兄教誨。”
  陳汐點了點頭,他此刻腦海一陣紊亂,神色難免有些恍惚。
  注意到這一幕,點點當即吩咐道:“沒事就好,你還是先靜心調息一番,我們先不打擾你了,等狀態徹底恢復,我們便出發前往封神祭臺。”
  說著,她朝石禹和相柳璃使了一個眼色,就一起轉身而去。
  呼~~
  陳汐忍不住再次深呼吸了幾口,這才令自己的神智徹底恢復冷靜。
  “剛才所見的一幕幕畫面,簡直是神秘莫測、光怪陸離,為何當時見到那一只眼睛時,心中竟會如此憤怒暴戾?”
  “還有那高聳入云的祭臺,是否就是那封神祭臺?那么那祭臺之上的混沌中,所隱藏的一副橫亙鋪展而開的榜單又是什么?”
  “古怪,這一切必然是河圖碎片所產生的感應了……可是,它為何要呈現出這些畫面了?”
  一個個疑惑涌上陳汐心頭,令得他那一對漆黑劍眉也禁不住緩緩皺起來。
  最終,他什么也沒有推測出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或許等他們真正抵達封神祭臺的時候,就能給出一個答案了……
  ——
  ps:第三更凌晨12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