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5-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5-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5-29)     

神箓1343 巫蟒之禁

幸好,一切都不是幻覺。
  陳汐感受著心嬰境界的心力修為,和已經臻至圓滿地步的大羅境修為,心中頓時感覺踏實不少。
  唯一遺憾的,或許就是這一次沒能把握晉級契機,一舉突破圣仙之境了,不過陳汐已經很滿足了。
  一天之后。
  石禹他們傷勢恢復愈合,當即不再逗留,離開了這一塊漂浮在虛空中的大陸上。
  ……
  唰!
  無垠混沌虛空中,石禹一馬當先,帶著眾人全速飛馳。
  掠過了一重重漂浮大陸,跨過了一座座星系,不停不歇足足飛遁了月余時間。
  這一路上,他們幾乎時時刻刻都遭受著各種兇險,有來自血神古尸的襲擊,有斷裂的時空亂流席卷,甚至有許多次,他們誤入到了不知何等年月延續下來的諸神禁制中,用盡一切手段,方才破禁而出。
  在這個過程中,陳汐倒是沒有受到什么波及,那些兇險和殺機,都被三位仙王境存在給全力化解掉。
  不過即便如此,身為一名旁觀者,陳汐依舊能夠感受到,越往那無垠虛空深處,所遇到的兇險就越恐怖,甚至讓三位仙王境強者都不得不全神戒備,小心以對。
  至于收獲,卻是乏善可陳。
  畢竟,石禹他們的心思也都沒在搜尋寶物上,一心想著的就是盡快抵達封神之域了。
  ……
  這一天。
  他們一行人緩緩飛馳在一片星海之上。
  這片星海頗為密集,其內隕石流竄、星辰循環,蒸騰起五顏六色的神光,宛如一片無垠的斑斕大海一般,景象極為壯觀。
  石禹和相柳璃并肩在前,一邊警惕四周,一邊竊竊私語,在商議接下來的行動。
  因為按照他們的推測,不出三天,就可以抵達那封神祭臺之前,而此時他們要考慮的,便是該如何和其他對手競爭,從而從中尋覓到證道封神的法門。
  這一次行動中,對手必然不會就太上教一批了,那鴻蒙遺地中的諸多道統中,必然也會派人前來,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
  而在另一側,陳汐則在虛心請教點點有關圣仙境的奧妙。
  對方可是仙王境存在,一身所學通照萬古,傲立三界之巔,這等絕佳機會陳汐豈能錯過了。
  這一路上,除了趕路和對抗兇險,陳汐就一直在請教點點有關修行的事宜,也是多有收獲,常有茅塞頓開之感。
  “合道?”
  談及法則的凝練時,陳汐不禁微微一怔。
  “不錯,圣仙境強者要做的,就是將自身所掌握的大羅法則,悉數融合,化作屬于自己的一條大道。”
  點點隨口點撥道,“所謂圣仙,就已經踏入了通往神圣的路上,之所以能布道天下,便在于他們擁有屬于自己的大道。”
  “合道時,所容納的大羅法則越多,威力就越強,同樣,所容納的大羅法則威力越強,合道之后,所發揮出的威力也更強。”
  “合道之后,便被稱作圣道法則。”
  “尋常的圣仙境強者,掌握的圣道法則大多是以五行、陰陽、風雷一類的大道法則為主,例如火行圣道,水行圣道等等。”
  說到這,點點朝遠處的石禹和相柳璃呶了呶嘴,道,“像他們女媧道宮弟子,合道時首選的就是光明圣道,就是把自身所掌握的大羅法則全部融入光明之道中,從而開辟出屬于自己的光明圣道。”
  “因為他們每個人所掌握的大羅法則不同,強弱也不同,因而他們雖都掌握著的是光明圣道,可威力、屬性卻完全不一樣。”
  “換而言之,抵達圣仙境界之后,每個圣仙所掌握的圣道法則看似名稱都一樣,可都是獨一無二的,因為……那才是他們自己的道。”
  聽完點點的解答,陳汐這才明白圣仙之境的修行,居然還有這么多講究。
  “那仙王境界呢?”陳汐問道。
  點點聞言,不禁莞爾:“想晉級仙王境,唯一的途徑就是證道,拿自己所掌握的圣道,與天爭氣運,圣道越強,氣運越大,方才能踏入仙王境門檻,至于仙王境的修行,說來極為復雜,等你抵達那個境界時,自然就明白了。”
  陳汐點了點頭,心中也不禁感慨,大道之路上,走的越遠就越是艱難晦澀,雖說自己如今已是大羅圓滿境,可依舊還有圣仙、仙王兩大門檻沒有跨入,而想要達到這一步時,又不知道要該花費多少時間,歷經多少兇險了。
  若是再加上傳說中的封神之境,那就更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抵達了……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活著!
  “合道之時,掌握的大羅法則越多,威能就越大,看來自己首先得把所掌握的大道法則悉數凝練為大羅法則了……”
  陳汐默默思忖著,在他看來,自己的路徑早已清楚無比,哪怕是合道,必然也會把所有大羅法則,悉數融入符道之中,掌控屬于自己的符之圣道。
  轟!
  極遠處虛空中,驀地傳來一陣恐怖的戰斗波動,擴散而來,令得虛空中的一顆顆星球都劇烈搖晃起來。
  “呵,居然有仙王境在對決……”
  前方的石禹霍然止步,抬頭望向極遠處,眸光中神火洶洶,似勘破了重重空間之外的所有情景。
  “可惜,不是那太上教的燧人廷和江靈笑。”
  相柳璃同樣遙望遠方,撇了撇嘴,有些悻悻地說道,她至今對上次被太上教埋伏的事情耿耿于懷,自恨不得盡早見到燧人廷和江靈笑。
  這時候,點點和陳汐也停止交談,將目光望了過去。
  可惜的是,哪怕以神諦之眼查探,陳汐也看不到極遠處發生的戰斗。
  并非神諦之眼太弱,是他本尊的煉體修為太弱,令得所能查探的范圍也極為有限,若是換做第二分身來,那情況就有不一樣了。
  “對戰一方是鴻蒙道統中的元清門門主丘千林,一位仙王境存在,他乃是太古兇獸魔犼的后裔。”
  點點在一旁輕聲解釋給陳汐聽,“至于另一方,卻是一元宗的踏天大圣,早在鴻蒙時期,這一元宗也是能夠和女媧道宮并存的龐然大物,一個掌握光明,一個掌握黑暗,可惜,一元宗在三界確立時遭逢大劫,就徹底沒落了……”
  點點渾然沒有注意到,當她說到“踏天大圣”四字時,陳汐神色猛地微微一變,至于她后半句說的什么,陳汐根本就沒聽進去。
  踏天大圣!
  那不就是甄流晴的師兄?
  他怎么也來了?
  難道也是為了那封神之秘?
  剎那之間,陳汐腦海中閃過無數個年頭。
  “不對,我知道一元宗那頭老牛,實力之強決不會那只魔犼能夠牽制和打壓的,可如今,這頭老牛居然有些招架不住了……”
  前邊,石禹猛地一挑眉,似感應到什么。
  “有人在暗中幫忙!”
  點點和相柳璃異口同聲。
  聞言,陳汐心中不禁一緊,忍不住道:“能不能……幫踏天大圣一把?”
  唰!
  下一刻,眾人目光齊齊落在陳汐身上。
  石禹和相柳璃面露一抹愕然,似有些不解。
  點點卻很清楚其中他們為何會如此反應,連忙傳音給陳汐:“你忘了我剛才說的么,鴻蒙時期,女媧道宮和一元宗之間的關系,就如同光明和黑暗的關系,彼此不對付。”
  陳汐這才恍然,頓時知道自己剛才說了一句糊涂話,踏天大圣既然是一元宗的,自己卻去求石禹他們幫忙,明顯就是胡鬧了。
  不過令陳汐沒想到的是,石禹卻是若有所思道,“陳汐兄弟,那頭老牛和你關系不錯?”
  陳汐倒也并不避諱,實話實說:“當年尚在人間界時,踏天大圣曾幫過我一個大忙。”
  聽到這個理由,石禹和相柳璃交換了一個眼神,當即笑著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幫他一把。”
  陳汐一怔,有些不解。
  相柳璃卻是輕笑道:“雖說自古黑暗光明不兩立,可若沒有了黑暗,哪來光明一說?對立,并不見得是敵人。”
  說話時,他們已經跨越腳下的一片斑斕星海,極速朝遠處掠去。
  轟隆隆!
  恐怖的波動,在混沌虛空間響徹。
  距離近了,陳汐終于看清楚,在那遠處地方,踏天大圣那堪比天高的身影,正在一座座星球之前縱橫捭闔。
  他手拎一柄黑暗巨斧,每一次揮動,必然有一顆顆星球被劈碎,炸裂,聲勢威猛,迫人之極。
  而他的對手,則是一頭猶如太古魔犼,渾身漆黑,獠牙青面,身高竟也和踏天大圣不分上下。
  顯然,這頭魔犼就是點點口中的元清門門主丘千林了。
  他手握一桿金色三叉戟,金輝洶涌,席卷八方,竟是將踏天大圣壓制得無法挪移。
  當時的情景是,兩位仙王境存在,在無垠虛空中戰斗,指天打地,可怖的余波,將那百萬里范圍的星球、隕石全部都齏粉、炸碎,駭人無比。
  不過很明顯的是,踏天大圣處于被壓制狀態,每一次想要突圍,就像被一股無形力量纏住身軀,頓時又被壓制下來。
  戰況,對他很不利!
  ——
  ps:第4更在凌晨以后了,等不及的小伙伴明天早起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