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34 羅修


  第一更!感謝“科學家小牛頓”兄弟的捧場支持!拜謝了!
  ——
  陳汐!
  謝戰的大笑戛然而止,看到從森林中走出來的陳汐,眼睛都直了,他媽的,這也未免太巧了吧?怎么跟這個煞星傳送到一塊了?
  陳汐如今在龍淵城的名頭,簡直稱得上是如日中天。他越境擊殺蘇家六個黃庭修士、一個兩儀金丹境修士,又在聚仙樓內一擊戰敗紫府八重境的林少奇,隨即又滅殺一個神魔煉體流紫府三重的天才人物,這些煊赫戰績早已傳遍了龍淵城每個修士耳中,成了街頭巷尾茶余飯后的最熱門話題。
  十七歲。
  紫府六星境。
  八柄黃階極品飛劍。
  道意境界的武道修為。
  這些數據更是被有心人挖掘出來,傳播開來,令陳汐一夜之間,成了年輕一代中最耀眼的天才人物,也成了各大勢力矚目的焦點。若非由于其徹底得罪蘇家,又跟謝家結怨,恐怕早被各大勢力花大力氣拉攏結納了。
  謝戰雖然跋扈,心中更是把陳汐恨到了極點,但此刻看到陳汐出現在身前,依舊感到一陣驚懼不安。
  想起在浮屠試煉塔之外,正是由自己一語道破陳汐的身份,令其曝光在眾目睽睽之下,謝戰就忍不住心中泛起絲絲寒意,這報應……來的太快了點吧?
  這些念頭在謝戰一閃即逝,見陳汐一步步走來,他再忍不住心中驚懼,厲聲喝道:“陳汐,你已經答應我哥,咱們彼此互不侵犯,若你敢朝我動手,可別怪我謝家徹底把你視作敵人!”
  此刻,見到陳汐出現,那謝家的四個子弟也紛紛擁在謝戰身旁,神色凝重,如臨大敵。
  “這里是浮屠試練塔,是潛龍榜大比,不把你們都打出去,我怎么進入第二層四象境呢?”
  說話時,陳汐身形一飄,悍然出手,八柄玄冥飛劍破空而起,夾著凌厲無匹的劍意,朝無人爆射而去。
  這里是浮屠試練塔,每時每刻都有修士傳送進來,而陳汐如今已經是大多數人眼中的眼中釘,肉中刺,想要走到最后,就必須速戰速決,果決狠辣地殺死每一個人,一旦被人拖住,肯定會被附近其他修士發現,圍攻而來,那處境就岌岌可危了。
  所以陳汐此刻動手,沒有半點的拖泥帶水,干脆利落,八柄玄冥飛劍組成湮風流光劍陣第一重,劍吟如潮,在空氣中撕裂出刺耳的尖嘯聲音。
  “該死!謝楓、謝恒、謝善、謝重,攔住這家伙!”謝戰一聲暴喝,說話時,他身子一晃,卻是朝后暴掠退去。
  嗖嗖嗖嗖……
  在陳汐動手之際,謝家這四個子弟也反應極快,毫不猶豫地祭出自己的飛劍,掐動劍訣,朝那迎面而至的八柄飛劍擊殺而去。
  這四人能夠參加潛龍榜大比,明顯皆是謝家的精銳子弟,事實也的確如此,他們四人的年齡都在二十歲左右,一身修為也都在紫府六星左右,稱得上是年輕有為,前途無限。
  此刻四人聯手,信心更是大增,已打算趁此機會擊殺了陳汐,好好在小公子謝戰面前露一露臉,若是能拿到蘇家的厚賞,那就再好不過了。
  可惜,他們此次打的如意算盤要落空了。
  咔嚓咔嚓……
  足以滅殺尋常黃庭修士的湮風流光劍陣第一重,在八柄玄冥飛劍的組合下,徑直絞碎謝楓四人的飛劍,而后余勢不減,朝四人頭顱抹去。
  “不好!這家伙太厲害!”
  “黃階上品飛劍都被他絞碎,這……”
  “撤,咱們不是他的對手,再打下去也是必敗的下場!”
  飛劍被碎,謝楓四人心神受到牽連,身子猛地一顫,臉色變得煞白驚恐之極,在求生的強烈刺激下,四人毫不猶豫地捏爆了手中玉符。
  嗡!
  四聲奇異的響聲幾乎同時響起,而后謝楓四人的身影瞬間被虛空中浮現出的黑洞拖了進去,眨眼被挪移走了。
  “自己的全力一擊就是黃庭修士也吃不消,這些家伙還真是狡猾,逃的比誰都快,可惜沒能留下其令牌。”
  陳汐一邊想著,身形暴掠,如風似電地朝極遠處的謝戰追去,“這家伙令我成為眾矢之的,不殺了他,恐怕待會再糾集一批謝家子弟朝我下手……”
  謝戰早已被嚇破了膽,相較于半個月前見到陳汐,他明顯發現,陳汐此時的實力明顯又有所提升,竟然讓自己的四位族人毫無招架之力,這是何其恐怖的修為?
  “該死!我怎么惹了這樣一個煞星!若是我哥在,那該多好啊……”謝戰腸子都快悔青了,咬牙竭盡全力地逃命,他不敢回頭看,生怕這一回頭的功夫,便被陳汐追了上來。
  “還想逃?”
  伴隨著冰冷淡然的聲音,一道身影驀地出現在身前十丈之地,赫然便是陳汐。
  謝戰瞳孔猛地一縮,嚇得亡魂皆冒,扭頭就朝空中飛去,心中瘋狂叫道:“只要讓我飛到半空,肯定會被其他人看到,到時候陳汐這家伙一定不敢再追上來……”
  “哼!”陳汐冷哼一聲,直接用手一抓,磅礴的真元化作一只巨大手掌,狠狠攥住謝戰的身體拉扯回來,隨后一耳光狠狠的抽出,直接打在謝戰的臉蛋上。
  吧嗒!
  被陳汐這一耳光抽中,謝戰一下就被抽翻在地,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口大牙和血。
  “陳汐!你,你居然敢違反與我哥的約定,如今你已經徹底得罪了蘇家,難道你就不怕再得罪我謝家嗎?”謝戰猙獰咆哮道,他之所以沒捏爆玉符逃掉,也是舍不得,潛龍榜大比剛開始,就被人轟飛出去,傳出去也太丟人了。
  “除了拿這些低劣的東西威脅我,你還有其他辦法嗎?”陳汐直接一腳,踩踏在謝戰臉上,把他的臉狠狠踩得貼近了地面,嘴里嗚嗚咽咽,說不出話來,怎么運轉真元都無濟于事。
  “看!那是陳汐!”
  “大伙先聯手殺了他!”
  “對,殺了他咱們再公平競爭!”
  遠處大河一側,再次傳送來十幾個修士,看見百丈外的陳汐,皆是神色大喜,大聲呼喊著,朝這邊飛掠而來。
  “看來你不打算逃了!”陳汐目光一瞥遠處,殺機暴涌,抬手就朝謝戰腦門上拍去,這一掌若拍實了,就是巖石也得粉碎成末。
  嗡!
  謝戰極度不甘心地捏爆了玉符,就在他身形快要被虛空黑洞轉移時,陳汐拍下的一掌猛地一變,化掌為抓,把謝戰腰間的儲物腰帶扯了下來。
  “陳汐,我不會放過你……”聲音戛然而止,謝戰已消失不見。
  嗖!
  陳汐來不及打量手中儲物袋,施展神風化羽遁法,嗖地一聲,猶如一抹流光似的,瞬息消失在廣袤無邊的森林中。
  “媽的,讓這家伙逃了!”
  “傳言果然是真的,這小子的身法的確快如閃電,想要在森林中殺死他,根本就不可能。”
  “的確是啊,森林中可供隱匿的地方太多,這家伙的速度又太快,咱們追進去的話,就太危險了。”
  ……
  那十幾個修士追到森林邊,皆是不甘地議論起來。
  “諸位,陳汐逃了,咱們是不是該……”驀地,一個辮子青年悠悠開口,說話時,他手中的一把尺長碧綠斧鉞輕輕一揮,直接破開身前一個修士的后背,殷紅的血水夾著花花綠綠噴涌而出。
  殺掉此人,辮子青年毫不留手,轉身一撲,如猛虎下山,碧綠斧鉞橫掃而去,又是三個修士在措不及防之下,被鋒利的斧刃劈成兩截。
  “羅修!”
  “不好,這家伙是星虹谷那個嗜血如魔的羅修!”
  其他修士看清辮子青年的樣貌,頓時驟然色變,一個個如避蛇蝎,飛也似地朝四面八方逃去。
  哧溜!
  羅修也不追,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臉頰上的艷紅血珠,發出一聲毒舌吐信似的呻吟聲,一臉沉醉。
  ——
  “好厲害,一擊便把謝家四個精銳子弟逼退了,這陳汐果然是個狠人啊!”
  “玄階湮風流光劍陣!我在嵐海城天寶樓中見過此套劍陣,這套劍陣并不完整,只有前兩重的修煉法訣,不過……這可是黃庭修士才能施展的玄階劍陣啊,他一個紫府境界的家伙,怎可能施展出來?”
  “嘶,這家伙好肆無忌憚,打得謝家小公子臉蛋啪啪作響,真是后生可畏啊!”
  浮屠試煉塔外,大半的目光都一絲不落地看到了陳汐與謝戰等人之間的戰斗,頓時炸開了鍋,嗡嗡議論起來。
  玉臺上,一個穿著繡金絲華美黑袍的中年,聽到周圍的議論聲,想起剛才看到的畫面,他那一對臥蠶濃眉頓時緊緊蹙起,面色陰沉之極,幾欲滴出水來。
  他便是龍淵六大家族之一的謝家家主謝魁,謝戰是他的小兒子,見到陳汐摧枯拉朽般把謝戰等謝家子弟轟出來,謝魁哪里可能有好臉色。
  “謝兄,陳汐那個小家伙太可惡了,渾然沒有把你我看在眼里啊,不如你我兩家聯手,一起滅了此子如何?”耳邊傳來一道傳音,謝魁抬眼一瞥,卻見蘇家家主蘇震天正含笑朝自己望來。
  謝魁神色不動,淡淡回應道:“潛龍榜大比,勝負乃兵家常事,小兒技不如人,活該被趕出來。”
  蘇震天搖了搖頭,不再多說,他原本就是抱著可有可無的態度試探一下,見謝魁不為所動,自然不會繼續糾纏下去。
  “赫連兄,你星虹谷的這位弟子,可是有點太卑劣無恥了!”玉臺另一側,瓊華宗宗主星韻夫人面若寒霜道。剛才辮子青年羅修所殺之人中,恰有一個瓊華宗的弟子,由不得她不惱怒。
  “潛龍榜大比,傷亡是免不了的,羅修殺伐果決,有勇有謀,我倒覺得很正常。”星虹谷宗主赫連水哈哈大笑道,蒼老的容顏上難掩得意之色。
  他的確很驕傲,羅修是他極為看重的真傳弟子,剛剛十九歲,便已達到紫府九重境界,武道修為也是領悟出道意,再加上剛從荒外血腥之地修煉回來,實戰經驗早已被磨礪得豐富之極,擁有這樣的天才弟子,赫連水如何能不驕傲?
  他甚至確信,這次潛龍榜大比的前十名,必定有羅修的一席之地!
  “快看,羅修去追陳汐了!”然而便在這時,人群中猛地響起一聲驚呼,打斷了赫連水的思路,臉色頓時變得陰郁起來。
  羅修,為何要緊追陳汐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