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346 意外晉級

相柳璃此話一出,連陳汐也不禁有些緊張。
  按照他那有限的認知,也可以推測出來,令得這些仙王境寧愿冒著殺身之險也要前來尋覓的證道封神之法,就藏在封神祭臺上。
  如今,若是被那太上教提前得到,后果著實不堪設想了。
  上霄宮宮主易染峰點頭道:“應該如此了。”
  得到確切答案,令得石禹他們心中也不禁一沉,心生迫切。
  “不能再等了,我們立刻行動。”
  相柳璃直言道。
  “好!”
  沒有過多思忖,石禹、點點、踏天大圣也相繼答應。
  至于陳汐,答應不答應都得跟在他們身邊。
  “諸位且慢。”
  見此,易染峰連忙道,“我等之前正在商議要聯合一起進入封神之殿,諸位若是不嫌棄,不如也一起加入進來?”
  此話一出,也是引起其他幾個鴻蒙道統傳人的附和。
  “是啊,封神之殿中諸神禁制密布,宛如浩瀚迷宮,其內更不知充斥多少兇險,唯有聯合一起,凝聚更多的力量,才能最大程度地化解危難。”
  “此殿乃是封神之考驗,危險重重,可謂是九死一生,諸位可千萬莫要冒然行事了,不如咱們一起行動,商議出一個絕佳策略,再做行動如何?”
  石禹聞言,目光一掃那些鴻蒙道統之輩,最終還是搖頭拒絕:“不必了,相較于那些危險,我更擔心身邊之人心懷不軌。”
  說罷,他已是帶著相柳璃、點點、踏天大圣、陳汐踏入了大殿門戶中,身影瞬息消失不見。
  “這話是什么意思?”
  “他難道懷疑咱們會害了他們不成?”
  “可惡,這些女媧道宮的傳人還真是囂張!”
  聽到石禹那毫不客氣的拒絕,那些鴻蒙道統之輩皆都神色一沉,不悅之極。
  唯有易染峰平靜道:“他說的倒也不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眾人見此,皆都冷哼不已,顯然都并不認同易染峰的話。
  “不過,他們提前行動也好,恰好給我們指引了道路,咱們跟隨其后,或許能避開不少麻煩。”
  易染峰話鋒一轉,輕笑說道。
  其他人聞言,頓時就明白過來,的確,若有石禹他們在前邊帶路,哪怕就是遇到一些兇險殺劫,也可以拿對方來當炮灰。
  “既然如此,我們也趕緊行動吧。”
  有人忍不住道。
  “不錯,再晚一步,只怕就是進入封神祭臺,那證道封神的秘法也被其他人搶走了。”
  其他人也都紛紛附和。
  易染峰見此,當即點了點頭,轉身帶頭朝大殿中行去。
  其他人也連忙跟了上去。
  孫無恨走在最后邊,他若有所思地看著易染峰的背影,心中暗道:“我怎么感覺,這家伙似乎一直在等踏天大圣他們出現……”
  旋即,他就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封神之殿中殺機重重,也容不得他胡思亂想。
  ……
  當陳汐他們一行人進入封神之殿,一抹耀眼的亮光刺目而來,當陳汐看向眼前的景象,心中猛地一震!
  這封神之殿中,竟是一個大世界!
  這個世界中,有山巒湖泊、有日月星辰、有萬物滋生、有天經地緯……而他們此刻所在的位置,則是在一片虛空中,俯瞰這片茫茫世界。
  能夠清楚看見,在這世界的中央,有著一條悠長的青石板路,從腳下一直延伸到無盡遠處。
  “大道基石!”
  石禹認出此路,神色已是嚴峻一片,“諸位要小心了,踏上此路,就要面臨重重殺劫和兇機,千萬不能有任何一絲的疏忽大意了。”
  眾人心中一凜,各自祭出了自己強得意的仙寶。
  嗡!
  五色石發光,色彩繽紛,裹挾著他們飛抵了那被稱作“大道基石”的青石路徑上。
  嗯?
  甫一佇足,陳汐頓時瞳孔微瞇,目光被青石路上的一處吸引。
  那里有著一個腳印,深深烙印青石中,看似尋常,可當陳汐目光掃去,分明能感受到一股鋒利、肅殺、如刀似劍的恐怖氣息,從那腳印中彌漫而出。
  什么樣的人,居然能夠將自己的腳印烙印在這封神之殿中,歷經無垠歲月流逝而不曾被磨滅?
  可惜,這次陳汐猜錯了。
  這腳印的寓意并非證明實力強大,而是代表著一位仙王境強者,在踏入封神之殿的第一步時,就命喪于此!
  石禹他們自然清楚這些,所以當看見那一只腳印時,他們臉上已是凝重到極致,渾身氣機轟鳴,全力運轉,不敢有一絲的怠慢了。
  嗒!
  石禹深呼吸一口氣,眉宇間閃過一抹決然肅殺之色,用五色石裹挾著眾人,一起向前邁出了一步。
  轟!
  陳汐只覺腦袋里陡然轟鳴一聲,周圍天地旋轉,視野斗轉星移,可怕的巨響,將他腦袋震得都直冒金星。
  當視野再次清晰起來的時候,陳汐心中頓時一陣駭然。
  因為他赫然發現,他們竟出現在一片古戰場上,到處流血漂櫓,白骨累累,黑色狼煙直沖九霄。
  而在這古戰場上,正有著一個個身披青銅鎧甲,手執各種神兵,全身彌漫著血色神輝的高大身影,將他們一行人圍攏!
  這些身影簡直堪稱鋪天蓋地,放眼望去,密密麻麻充斥在古戰場每一個角落,他們渾身氣息滔天,散發出兇厲無比的殺氣,讓人心悸。
  依照陳汐看來,那每一個青銅身影的氣息,竟渾然不弱于一名半步仙王存在!
  而在古戰場最中央,則佇足著一個足有萬丈高,身影擎天,氣息如淵如獄,一頭血色長發如瀑布般披散而下,身披血色披風的恐怖存在。
  他那一對眼眸如兩座湖泊般大小,正冰冷朝他們望來,那目光無比可怖,仿似僅憑一道眼神,就能讓一位絕世強者魂飛魄散,暴斃當場!
  這絕對是一位仙王境存在,且還是實力恐怖無比的那一種!
  因為陳汐注意到,當看見那一個血發如瀑的高大身影時,石禹他們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有些難看。
  不過因為有石禹他們的防御,陳汐倒是并未感覺什么可怖的威壓,所以才會令他清清楚楚目睹了眼前這一切。
  否則若只是他孤身一人,只怕瞬息就被這古戰場中那可怖的氣勢給鎮殺一空了。
  “仙王圓滿境!只差一絲就碰觸到封神之境地了!”
  “場中擁有十萬個半步仙王‘青銅戰兵’!”
  “這應該就是封神之殿中的‘戰王之禁’,乃是一種無上神禁,想要通過,必須在一炷香內殺死那一尊坐鎮古戰場的‘戰王’!”
  “只是古怪的是,這一尊‘戰王’的氣息未免太恐怖了,這才是封神之殿的第一重禁制啊。”
  “哼,戰王之禁的變化極有規律,若我猜測不錯,太上教燧人廷他們所遇到的‘戰王’應該是仙王境中最弱的,而到了我們這里,則演變成了最強戰王!”
  “怪不得老猴子那些家伙遲遲不進來,原來是等著我們打頭陣,等接下來他們進入戰王之禁時,所遇到的‘戰王’又成最弱的了,還真是會撿便宜……”
  “此時已顧不得那么多,一炷香的時間,我們必須殺了那一尊‘仙王’,否則一炷香后,我們便再無法走出這一道神禁!”
  剎那之間,石禹他們已經用意念交流完畢,神色間皆都浮上一抹殺機。
  “殺!”
  石禹左手持著五色石,右手掌握神玄之劍,帶著眾人猛地暴殺而出,恐怖的劍芒劈斬,瞬間殺死了上百的青銅戰兵。
  與此同時,相柳璃、點點、踏天大圣也各自施展手段,聯合石禹一起沖鋒陷陣。
  一時之間,殘肢橫飛,鮮血滿空。
  整個浩大的古戰場,在石禹他們動手那一剎那,就像復活了一般,猛地響起了震天的擂鼓聲、咆哮聲、喊殺聲……
  狼煙滾滾,密密麻麻的青銅戰兵從四面八方轟涌而來。
  而在古戰場中央,那一尊“戰王”佇立不動,目光冰冷漠然掃視這邊,猶如一尊王者,駕馭八方雄兵,主宰全場。
  殺!
  殺!
  殺!
  這一刻,石禹他們四位仙王毫無保留,渾身神輝爆綻,充斥至高神威,每一次動手,莫不收割成千上百的青銅戰兵,直殺得血流成河、天地殷紅一片,日月暗淡無光。
  這可是堪比半步仙王層次的青銅戰兵!
  而一位仙王境揮手之間,竟能一舉收割成千上百的青銅戰兵,那等情景,令得陳汐也是瞠目結舌,終于徹底認識到了仙王和半步仙王之間的差距,簡直是云泥之別,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都沒法拿來比較。
  當然,哪怕那些青銅戰兵再不堪一擊,可想要殺死陳汐這樣的大羅境存在,比殺死一直螻蟻都隨意。
  這就是境界上的差距,無法逾越。
  因為有石禹他們沖鋒陷陣,再加上五色石的保護,陳汐倒是沒有遇到什么兇險,同樣也根本幫不上什么忙。
  此刻的他,也只能眼睜睜看著發生的一切,而無力去做些什么。
  這讓陳汐心中難免郁悶,不禁有些懷疑,離央師姐為自己安排的這一趟行動,從頭到尾跟累贅似的,又究竟有什么意義了。
  陳汐卻是渾然沒有注意到,識海中的河圖碎片,此刻像察覺到了什么一半,再次從沉寂中蘇醒,產生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