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348 封神之路

大道基石。
  這個名字是石禹他們對眼前這一條青石路的說法。
  傳聞這一條青石路上,布置了三十六重諸神之禁,每一重都有著不同的殺機和兇險,極難逾越。
  自鴻蒙之初至今,不知有多少仙王層踏足此地,可能通過這一條青石路的,卻是僅僅只有一小撮,其他大部分都飲恨此地。
  要么陷入禁制,活活困死。
  要么直接被禁制所鎮殺。
  可無論此地再如何兇險,卻依舊擋不住仙王境存在紛至沓來,因為在這青石路盡頭,就是封神祭臺。
  在封神祭臺之上,就藏著證道封神的奧秘!
  陳汐并不清楚這些。
  他此刻望著這一條青石路,心中升起了無數個疑惑。
  剛才在“戰王之禁”中所經歷的一切,太過匪夷所思,河圖碎片所產生的異動,令得他不僅窺伺到了“戰王之禁”的本來真面目,更是從中獲得了莫大好處。
  短短不足盞茶的時間中,竟是凝練成功了“不滅神紋”“太極神紋”“涅淪神紋”三種大道神紋!
  并且每一種都是罕見無比的至高神紋。
  像不滅神紋,就蘊含著造化、不朽、吞噬三大世間罕見的大道奧義。
  像太極神紋,更是蘊含了黑暗、光明、陰、陽四種大道法則。
  如果說這兩種大羅神紋令陳汐勉強還能保持理智,那么這“涅淪神紋”就著實是讓他大吃了一驚。
  要知道,這一道神紋可是由“彼岸”“沉淪”兩種幽冥界至高法則所凝練,牽扯到輪回的奧秘,原本陳汐是根本不打算動用這兩種大道法則的,可誰曾想,如今凝機緣巧合之下,將其給凝練成功了。
  唯一令陳汐心安的是,他還沒有參悟出終結大道,否則一旦凝練,那必然會產生出“輪回”的氣息來,那可是一個大禁忌,一旦凝練成功,后果著實不堪設想。
  除此之外,那“戰王之禁”中的符文力量,也令陳汐感到震驚,讓他窺伺到了只有圣仙境才能去參悟的“合道”之法。
  陳汐很確信,當自己晉級圣仙之境后,憑借這次的參悟,絕對可以很順利地合道,開辟出屬于自己的圣道法則來。
  以上這一切,都來自河圖碎片的饋贈!
  這也讓陳汐愈發認知到,河圖碎片必然和這封神之域大有關聯了,否則決不會像現在這般,頻頻異動,令自己也有些措不及手。
  “古怪,那一尊‘戰神’未免太好殺了,原先我還以為就是咱們四個一起出手,也不可能短時間將其拿下,誰曾想真正動手時,根本就不費吹灰之力。”
  踏天大圣甕聲甕氣道,他似依舊有些想不明白。
  “對方很弱難道不好嗎?”
  點點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其實她心中也有一些奇怪,之前在古戰場中獵殺那一尊‘戰王’時,的確太輕松了一些,就好像對方的力量一下子被抽空了許多一樣,徒具其表。
  聞言,陳汐心中卻是一動,暗道:“既然那古戰場中的一切都是由諸神之禁所化,那一尊‘戰王’自然不可例外,而那些因為河圖碎片異動所涌入自己體內的符文,該不會無形中削弱了那一尊‘戰王’的力量吧?”
  他無法確定,但隱約感覺只怕就是如此了。
  “好了,咱們抓緊時間出發吧。”
  石禹開口,神色已變得嚴肅,以五色石裹挾著眾人,再次朝那青石板上邁出一步。
  看似簡單的一步,卻像跨過了重重空間,剎那之間天地再次劇變。
  狂風怒吼,波濤如怒。
  轟隆——
  一**腥臭無比的海水,化作驚濤怒浪源源不斷拍打而來。
  這是一片無垠大海,黑色的海面上寒風刺骨,隱隱能看見海水中滾動著暗紅色的血漬,彌漫著濃濃的血腥。
  當石禹他們一行人甫一出現,那遠處海面上頓時產生一陣驚天般的獸吼之音,猶如狂雷咆哮,震蕩八方。
  一頭頭仿佛巍峨山脈般的九頭怪蛇,沖出海面,它們的身軀猶如漂浮的大陸,扭曲蜿蜒,浮浮沉沉,渾身上下彌漫著恐怖的血腥兇煞之氣。
  而在那一群九頭怪蛇最后方,則佇足著一個百丈高的身影,膚色暗青,上下布滿鱗片,生著一顆碩大無比的蛇頭,血色眼眸如燈籠般通照天地,釋放出一股可怖無比的滔天氣勢。
  巫蟒之禁!
  九頭怪蛇!
  大魔神巫蟒!
  一剎那間,石禹等人臉色就變得凝重無比。
  他們自然認得,那些九頭怪蛇都是太古異種,天生掌控九種大道之力,操控風雷水電,擁有著近乎滔天的神通。
  如今出現面前的那些九頭怪蛇雖實力僅相當于半步仙王,可卻比那些戰王之禁中的青銅戰兵更為難殺。
  尤其是那大魔神巫蟒,乃是混沌開辟之初的神魔異種,號稱祖巫之靈,雖只是一頭異種,可實力卻令太古神明都忌憚三分!
  “該死!這封神之殿中的諸神禁制什么時候如此變態了?怎么會是大魔神巫蟒這等存?這可才只是第二重諸神禁制!”
  踏天大圣破口大罵,臉色難看。
  “的確不應該,按照以前慣例,這第二重巫蟒之禁中,只會出現大魔神巫蟒的后裔才對。”
  相柳璃神色間也微微有些難看。
  “我擔心的是,按照這種情況持續下去,諸神之禁只會月來越恐怖,我們只怕闖不了幾個,就……”
  點點神色凝重開口,說到一半最終還是忍住沒多說。
  可她的意思,眾人卻都明白。
  的確,這才只是第二重諸神禁制,大魔神巫蟒就出現了,那么往后的諸神禁制呢?再出現一些比大魔神巫蟒更變態的怎么辦?
  “不管如何,先殺過去再說,這第二重神禁的限定時間雖比第一重多出一炷香,可想殺死那大魔神巫蟒……可不知要耗費多久!”
  石禹深呼吸一口氣,按捺下心中的驚疑,眉宇間盡是肅殺。
  “只能如此做了!”
  “開始行動!”
  其他人也并非優柔寡斷之輩,當即做出了決斷。
  轟!轟!
  石禹帶著眾人,猛地朝遠處沖殺而去。
  一時之間,整片黑色的海域中,再次被無盡的神輝充斥,各種仙寶橫空,產生一股股可怖驚天的波動。
  自始至終,誰也沒有注意到,從甫一踏入這“巫蟒之禁”中,陳汐再次陷入到了那一股奇異狀態中。
  河圖碎片嗡鳴!
  九頭怪蛇、大魔神巫蟒、天、地、海水……眼前的世界所有一切都轉化為各種晦澀神秘的奇異符文。
  只不過這一次,陳汐視野中并沒有呈現出“合道”的畫面,而是直接產生一股力量,開始吞吸那從四面八方涌來的符文!
  嗡~嗡~
  河圖碎片轟鳴不斷,涌入陳汐身軀中的符文也是越來越多。
  沒多久,他就察覺到,自己對五行神紋的掌握,達到了圓滿的地步,再難提升!
  這也就意味著他已經將五行神紋所蘊含的大道力量完美掌控!
  這一切看似說來簡單,實則都在極短的時間內,發生了太多的蛻變,那種蛻變的速度,甚至讓陳汐都來不及去細細體會。
  一切又和上次在“戰神之禁”中一樣,像一場荒誕的夢,令陳汐無法置信又不得不信,整個人都怔然如同魔怔了一般。
  沒辦法,蛻變來的太快,令他都來不及去意外和驚喜。
  也就在陳汐將五行神紋掌控至圓滿地步的那一剎那,耳畔響起了一陣驚疑聲。
  “怎么會這樣?”
  “弱!實在太弱了!”
  “這才盞茶時間而已,可是這巫蟒之禁卻似乎變弱太多了……”
  “哈哈哈,都他娘的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害得老子瞎擔心一場!”
  伴隨著交談聲,陳汐也是頓時清醒過來,抬眼一看,竟是早已離開了那“巫蟒之禁”,再次返回到了那青石道路上。
  一切,都發生太快了!
  前前后后,甚至都不住一盞茶的時間。
  直至現在,石禹他們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如此輕松就斬殺了大魔神巫蟒,輕松破開了這第二重諸神禁制。
  究竟是怎么回事?
  石禹他們這次并沒有著急前進,而是細細思忖起來,這事太過蹊蹺,令得他們心中都隱隱有些不踏實的感覺。
  唯獨陳汐清楚,這一切都是河圖碎片之功勞,而自己也在其中撈到了莫大好處,不過他卻是不知道該如何跟他們解釋。
  難道說,是因為自己這位大羅境存在,才令那“巫蟒之禁”變弱的?
  這話若說出來,他們非當自己白癡不可……
  所以,陳汐此刻也只能眼觀鼻鼻觀心,“悶聲發大財”了。
  與此同時——
  遂人廷、江靈笑二人也是從那第三十四重諸神之禁中走出,兩人身影皆都有些狼狽,神色微微蒼白,明顯剛剛經歷了一場艱辛無比的戰斗。
  不過當他們走出時,皆都長松了一口氣,神色間浮現一抹輕松。
  “江師妹,抓緊時間恢復體力,只差通過這最后兩重諸神禁制,我們便能第一個抵達封神祭臺前,到時候,證道封神之秘法必然是你我囊中之物!”
  遂人廷轉過頭,遙遙望著青石道路后方,唇角泛起一抹冷意,“至于其他人,哼,這次十有**已再難活著離開封神之域!”
  ——
  ps:晚上的時候接到編輯通知,明天早上要配合網站搞一個文字專訪,咳咳,專訪符皇的~~所以今晚暫時2更,俺需要準備一下~~大家放心,接下來一段時間都會努力補加更,并且不出意外,月末會有一個10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