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349 道果之靈

對于燧人廷的安排,江靈笑一清二楚。
  之前他們進入封神之殿時,每通過一重諸神之禁,就以歃血獻祭的法門,結合太上教的某種災厄秘法,將他們所經歷過的禁制的威力徹底激發。
  直至現在他們抵達第三十四重禁制,他們已經付出了三十四件神寶為代價!
  雖說他們太上教根基悠久,并不差這些神寶,可一下子獻祭這么多,還是讓江靈笑感到一陣肉疼。
  神寶,那可是超出太虛階仙寶范疇的存在!
  “下這么大的血本,值得嗎?”
  打坐恢復體力時,江靈笑忍不住問道。
  “只要能把那些競爭對手全部殺死,這點付出又算什么?”
  燧人廷淡淡道,“更何況,這些神寶大多是從那些死去的鴻蒙道統傳人身上搜刮得來,就是全浪費掉,也根本談不上損失。”
  江靈笑怔了怔,不再多言。
  燧人廷卻似是想起什么,道:“我們從第一重諸神之禁行進到現在,耗費了多長時間?”
  “將近八個時辰。”
  江靈笑思索片刻,便即答道。
  “有點慢了。”
  燧人廷眉頭微微一皺,“當年我們教主抵達此地時,才不過用了六個時辰而已。”
  江靈笑一怔,笑了笑,心中卻是暗道:“和教主當年相比?明顯是自討沒趣。”
  “或許,等我活得封神之法,一舉踏破仙王之境,就足以追尋到教主他老人家的步伐了……”
  燧人廷并沒有注意到江靈笑神色中的不以為然,當說到最后時,他神色間甚至隱隱升起一抹狂熱。
  太上教主!
  那可是影響了他一生的無上存在!
  ……
  轟隆!
  第一重“戰神之禁”被打破,涌出一道道狼狽身影。
  “該死,這是怎么回事?什么時候戰神之禁變得如此強橫了?按照以往規律,在女媧道宮那些家伙經歷了最強‘戰王’的殺伐后,我們所遇到的阻礙應該是最弱的,可如今,我們居然損失了兩名同伴!”
  上霄宮宮主易染峰神色狼狽,面色蒼白,臉色無比難看,眉宇間兀自殘留著一抹心悸。
  而在他身邊,空泠山散修孫無恨等人,神色也同樣如此,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樣。
  原本他們以為,跟隨在女媧道宮石禹他們后邊進入封神之殿,所遇到的諸神之禁威力必然會弱小起來。
  哪曾想到,就在那第一重“戰神之禁”中,他們竟損失了兩名同伴!
  一想到當時的情景,即便他們身為仙王境存在,心中也不禁冒出一股寒意,那一尊“戰王”的實力,簡直太可怖了!
  現如今,加上易染峰、孫無恨在內,他們已只剩下四人!
  而此時,他們才剛闖過了封神之殿三十六重禁中的第一重……
  “要不,我們返回吧,這一次的諸神之禁似乎發生了某種異變,兇多吉少啊。”有人禁不住低聲說道,有些想退縮了。
  “或許第二重巫蟒之禁不會有這么大威力,我建議再試一試。”
  有人卻不甘心就這樣返回。
  最終還是在易染峰的拍板下,眾人決定再試一試,若這第二重“巫蟒之禁”依舊威力強大,他們便會直接退出這一場競爭。
  畢竟相較于封神之秘,他們更在意的還是自身性命。
  連命都沒了,還談什么封神?
  ……
  悠長仿若無垠的青石路上。
  石禹等人思來想去,也沒有想出個所以然來,只能把一切原因歸功于運氣了。
  他們也不敢再多逗留,當即便在石禹的帶領下,朝第三重諸神之禁邁去。
  呼啦!
  天地翻覆,視野頓時一變。
  他們一行人出現在一座深淵中,黑霧籠罩,伸手不見五指,即便是石禹等人,竟也只能查探到不足千里范圍的一切。
  嗖!
  一柄鋒利的神箭破空,撕裂黑霧,猶如一抹耀眼的流光,裹挾著一股恐怖無比的力量,如閃電般飆殺而來。
  那速度太快!
  快的讓陳汐剛睜開眼睛,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然后他就聽到轟的一聲巨響在耳畔炸開,震得他眼前直冒金星,氣血都一陣翻騰不休。
  “落日深淵!”
  “大羿之禁!”
  “小心!”
  石禹等人面色驟變,剛才那一擊,雖被石禹擋下,可那一道神箭的可怖沖擊力,震得他手臂也微微發麻不已。
  轟隆!
  驀地,相柳璃祭出九清仙光,席卷八方,將那無盡深淵中籠罩的黑霧驅散一空,露出一塊約莫百萬里范圍的空白地帶。
  然后眾人這才看清楚,四面八方,竟都立著一個個身穿皮袍,身上烙印著諸多古老圖騰刺青的身影。
  他們一個個手持神弓,氣勢剽悍,宛如一個個神箭手般,給人一種被獵人盯上的心悸感覺。
  大羿后裔!
  放眼望去,那無垠深淵中,不知佇足了多少像這樣的神箭手,尤其是在那深淵之下的濃濃黑霧中,更有著一股恐怖無比的氣息在彌漫。
  顯然,那里藏匿著一位實力滔天的恐怖存在。
  “單單是第一擊,都讓我感到吃力,想要在三炷香內殺死那大羿神魔恐怕不容易了……”
  石禹皺眉,并沒有冒然行動,剛才的一擊,令他心情陡然沉重起來。
  “的確變強了,我也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就像自己是獵物,被一群獵人給死死鎖定住了……”
  相柳璃黛眉蹙成了一團。
  “既然來了,那就殺個痛快,哪還能瞻前顧后,婆婆媽媽的?”
  踏天大圣冷哼道。
  “咦,你們感覺到沒有,周圍的一切力量都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變弱!”
  驀地,一旁默不出聲的點點突然驚疑出口。
  不等她話音落下,其他人也都敏銳注意到了這種變化,皆都禁不住微微一怔。
  又變弱了?
  之前在第一重“戰王之禁”時,他們原因以為殺死“戰王”免不了一場苦戰,結果卻一擊將其擊殺。
  在第二重“巫蟒之禁”時,他們更是在不足盞茶時間內,將那大魔神巫蟒給鎮殺。
  而現在,他們才剛踏足“大羿之禁”,還沒展開激烈的廝殺,對手的實力竟都在急速變弱,這讓石禹等人皆都一頭霧水,愈發感覺這一切太過蹊蹺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石禹他們都是仙王境存在,自然很清楚任何一絲的異動,必然有著其原因所在,可惜,他們卻是無法推演出來。
  因為這里是封神之域,天道混亂,因果遮掩,令得他們也根本無法憑借推演之力來勘破其中玄機。
  “又弱了,乖乖,現在那些混賬連半步仙王都不如了!還愣著做什么,趕緊殺了那些混賬再說!”
  踏天大圣驀地一聲驚喜大叫,不等其他人答應,他已拎著黑暗巨斧橫沖出去。
  轟隆隆!
  巨斧揮動,剎那之間就已碾碎殺死了不知多少的大羿后裔,宛如風卷殘云般,根本沒有遇到任何阻礙之力。
  見此,石禹他們互望一眼,也顧不得思索其他,紛紛展開了行動。
  半刻鐘后。
  他們一行人成功走出“大羿之禁”!
  這等快速的通關效率,令得石禹他們都有些不敢相信,一時之間,佇足在那青石路上都有些躊躇了。
  唯獨陳汐唇角泛起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這一次進入“大羿之禁”,在河圖碎片的幫助下,令得他將那“風雷神紋”也掌控到了完美圓滿的地步!
  不得不說,河圖碎片的異動,直至進入這封神之殿中,才真正開始帶給陳汐驚喜,之前無論是在那弒神血原上,還是在“仙王之殤”路途中,河圖碎片一直在取走他所獲得的道靈珠和仙王圣元心。
  而現在,它這等異動無疑是一種對自己的“反饋”。
  這種感覺實在太爽了!
  經歷了之前的迷惘、驚詫、意外、不解之后,陳汐終于可以冷靜接受這種異動了,不過驚喜也是免不了的。
  “走吧,希望咱們的好運能一直如此持續下去……”
  石禹他們思忖和討論許久,也沒搞清楚其中緣由,只能按捺下心中的疑惑,繼續朝下下一重諸神禁制行去。
  第四重是“龍宿之禁”。
  第五重是“烈凰之禁”。
  第六重是“獬豸之禁”
  ……
  一重重走下去,通過的速度和時間也都是變得越來越快,甚至到后來,石禹他們都有些感覺不到任何的威脅和挑戰了。
  這也讓他們心中的疑惑也是一點點增多,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了地方,沒有進入真正的封神之殿。
  而陳汐在這個過程中,則收獲連連,連續將“星湮神紋”、“太極神紋”、“不滅神紋”、“涅淪神紋”全都掌控到了完美圓滿地步!
  不過唯一遺憾的是,那空間神紋卻依舊滯留在第四重的“空間潮汐”之境,并未受到河圖碎片異變所產生的好處。
  這也讓陳汐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直至進入第八重“白湮之禁”。
  陳汐卻是再受不得任何好處,不過那識海中河圖碎片的異動,卻是達到了進入封神之殿之后最劇烈的程度。
  當他們一行人從第八重諸神禁走出之后,陳汐腦袋嗡的一聲,渾身都是擴散出一股奇異的波動,當即令得石禹等人齊齊色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