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5)     

神箓1350 天罰之鞭

嗡~
  一股無形而晦澀的波動擴散,猶如漣漪,并不算多強烈,可當掃過石禹他們四位仙王境身軀時,卻令他們渾身毛骨悚然,當即臉色微微變化。
  以他們這等境界,竟是無法抵御這等波動,并且當波動從自身掠過時,他們各自都有一種內心所有秘密都被窺伺的感覺!
  這種感覺看似無害,實則最為恐怖,令得他們這些仙王境存在,也禁不住勃然色變,警惕到了極致。
  但旋即,他們的目光就被陳汐所吸引。
  因為他們吃驚發現,這一股波動正是從陳汐身上擴散而出!
  這是怎么回事?
  難道陳汐已遭遇什么不測了?
  此刻的陳汐,清俊的面龐上一片沉靜,雙眸澄澈深邃,渾身都被一股晦澀的波動所籠罩,給人一種如淵如獄,深不可測的心悸感覺。
  就好像,一剎那之間,他突然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般,渾身所縈繞的氣息,令得石禹他們這等仙王都感到一陣難言的壓抑。
  還不等他們想清楚這一切,視野中的陳汐,突然微微一動,竟是邁開步伐,欲要朝下一道諸神禁制走去。
  這讓點點心中一驚,連忙要阻攔他。
  因為她可是很清楚,進入諸神禁制可同樣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情,之前就是石禹也不得不依仗手中的五色石,方才化解了神禁中的可怖出擊力。
  而陳汐如今才是大羅境界,別說去抵御神禁的力量,就是稍稍碰觸一下,整個人都會在剎那間灰飛煙滅,身隕道消。
  但沒等點點出手阻攔,就被石禹和相柳璃齊齊攔住。
  “別動!”
  “陳汐小哥不會有事!”
  兩人同時出聲,因為他們霍然發現,就在陳汐邁步的那一剎那,那第九重的“王黿之禁”突然被自動開啟了!
  那種感覺,就好像主動迎接陳汐進入一般……
  這樣的變故,令得石禹、相柳璃、點點、踏天大圣四人都是一陣目瞪口呆,以他們那仙王境的至高閱歷,都有些搞不清楚眼前這一切。
  嗡!
  一陣波動響起,下一刻,他們一行人眼前一花,就進入到了“王黿之禁”中。
  王黿之禁是封神之殿中的第九重神禁,其內是一片浩瀚的沙漠,有著無數的太古異種霸力王黿盤踞。
  霸力王黿號稱“大力蠻神”之祖,每一頭都足有十萬里范圍大,傳聞中能夠扛著一方大世界進行移動,端的是力大無窮,兇橫無匹。
  其中更是有著一頭真正的神血王黿坐鎮,其實力比之真正的神明也沒什么區別了。
  若換做之前,石禹他們抵達這里后,免不了一場惡戰。
  可現在,當他們在陳汐的帶領下抵達王黿之禁中后,卻是愕然發現,不等自己動手,那無垠沙漠中的一頭頭霸力王黿,紛紛崩潰、哀嚎遍野,血染蒼穹!
  遠遠望去,就好像有著一只無形大手從沙漠中掠過,所過之處,勢如破竹,無有能攖其鋒芒者!
  這一幕,直看得石禹他們呆在那里。
  其實以他們如今的能耐和道心,三界中什么震驚兇險的事情沒經歷過,可眼前這一幕還是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要知道,這可是諸神之禁,令仙王境進入都是危險重重,步步小心,唯恐出現任何一絲差池,造成滅頂之災了。
  可誰又曾想到,被他們視作洪水猛獸般的諸神禁制,此刻竟如此容易的被摧枯拉朽橫掃一空?
  正是因為這個反差太過巨大,才會令石禹他們也感到吃驚和意外。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清楚。”
  “難道陳汐小哥是一個隱藏不露的高手?”
  石禹他們驚疑,紛紛議論,因為這時候已經沒他們的事兒了,無形中反而淪為了旁觀者……
  唯獨點點抿嘴不言,清眸盈盈,凝視著身前似變了一個人一樣的陳汐身上。
  她隱約猜到,這一切或許就是神衍山小師姐“離央”的安排了,或許跟那河圖碎片也離不開干系……
  嗡!
  一陣奇異波動響徹,還未等石禹他們討論出一個所以然來,他們已經從“王黿之禁”中離開,返回到了那一條青石路上。
  這一次,陳汐沒有再停留,剛一現身,就繼續率先朝下一個諸神之禁踏去……
  于是接下來,石禹他們完全就空閑下來,在陳汐的帶領下,輕輕松松闖過了一道又一道的諸神之禁,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
  在這個過程中,石禹他們望向陳汐的目光變得愈發怪異起來,若非生怕打擾到陳汐,他們都恨不得把眼前這家伙按在地上,好好問一問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當然,與這些好奇相比,無盡的欣喜和振奮卻是涌上了他們每個人的心頭。
  “原本我還擔心,落后了太上教燧人廷他們一步,只怕會被他們提前從那封神祭臺中得到證道封神之法,如今看來,我這擔心明顯有些多余了。”
  石禹大笑,心情愉悅無比。
  “的確是沒想到,之前進入封神之域后,咱們為了對付一種種危機,忽略了陳汐小哥的存在,如今咱們的角色可是互換了,他成了領頭羊,咱們倒是成了無所事事的旁觀者。”
  相柳璃輕笑,看似調侃,實則言辭中流露出的盡是驚嘆欣喜之意,毫不掩飾對陳汐的欣賞。
  “何止是你們,我之前查探到這小子居然膽敢跑來封神之域瞎胡鬧時,著實嚇了一跳,還想著如何把他救出去呢,如今倒好,這小子竟幫了大家一個大忙,哈哈哈,果然是世事難料啊。”
  踏天大圣仰天大笑,眼見封神之殿中的禁制再無法帶給自己任何的威脅,他焉能不高興了。
  “他自然不是瞎胡鬧,別忘了上次被困在‘災厄九天滅道神陣’時,可是陳汐憑借道厄之劍救了咱們一次。”
  點點抿嘴輕笑,陳汐的表現,令她也是與有榮焉。
  “哦?竟然還有這等事情?”
  踏天大圣并不清楚這件事,不由驚詫萬分。
  當下,石禹把當時的情景敘述了一遍,令得踏天大圣又是一陣驚嘆連連,望向陳汐的目光都變了。
  交談之際,他們已經在陳汐的帶領下,再次跨過了一道道諸神之禁,越往后邊,竟越是輕松,令得他們猶如一群游客般,一邊走馬觀花,一邊彼此相談,輕松無比。
  這一幕若是被其他仙王境見到,非氣得吐血不可,自己視作天塹般可怖的諸神禁,在人家眼中跟玩似的輕松,誰能心里平衡?
  “對了未央姑娘,莫非此次你帶陳汐兄弟前來時,就已經算準了這一切?”
  石禹突然開口問道,這已經是他第二次如此問,上次是在災厄九天滅道神陣被破滅之后,陳汐以道厄之劍力挽狂瀾,令得他驚詫萬分。
  而現在,他分明感受到,陳汐渾身所籠罩的晦澀氣息,并非是道厄之劍的力量,但卻比道厄之劍更為神奇,好像天生就克制此地的諸神禁制一般。
  這自然讓石禹懷疑,是不是為了應對這等兇險之地,陳汐早已做好了充足了準備。
  而陳汐又是未央仙王帶來的,所以石禹才會有此一問。
  此話一出,令得相柳璃和踏天大圣的目光也都齊刷刷望向了點點。
  在這等情況下,點點也清楚,有些事情沒辦法再隱瞞下去,直接坦言道:“我之前對陳汐并不多了解,之所以找他合作,也是受一位朋友相托。”
  “誰?”
  石禹三人齊齊精神一振,流露出好奇之色。
  “神衍山的小師姐離央。”
  點點回答的很痛快。
  神衍山離央!
  一下子,石禹頓時反應過來,若是這樣的話,那么這一切都好解釋了。
  “難道陳汐是神衍山弟子?”
  相柳璃還不清楚陳汐身份,忍不住問道。
  當下,石禹就把發生在域外戰場的事情,跟相柳璃解釋了一遍,末了才感慨道:“怪不得師尊常說,若論三界中對天機參悟最深者,神衍山當屬第一,如今看來,果然是名不虛傳。”
  聞言,其他人也都是感慨不已。
  的確,在如今的三大至高道統之中,神衍山門下弟子最少,但一個個實力卻最為神秘強橫,世間幾乎難覓其蹤跡。
  女媧道宮則以“道法”馳名,號稱擁有自太古至今各種奇門妙法。
  至于太上教,自不必多說,追尋的太上忘情之道,斬七情,斷六欲,乃是三大至高道統中門徒最多的一個。
  突然,前邊的陳汐佇足不動,引起了石禹他們的注意。
  他們這才發現,不知不覺,竟然已經抵達封神之殿第三十六重神禁之前了,而這也是封神之殿的最后一道神禁!
  只要通過,便能見到封神祭臺!
  一下子,石禹他們不再交談,注意力全部被轉移,落在了佇足的陳汐身上。
  “怪不得,原來那三十六重神禁中,還有人在其中破禁。”
  略一打量,相柳璃就猜出了陳汐佇足的原因,心中的新仇舊怨頓時涌上了心頭,“大概就是太上教燧人廷他們了!”
  此話一出,石禹、點點、踏天大圣三者的目光也是一寒,神色中毫不掩飾地流露出一抹肅殺之氣。
  ——
  PS:今天暫時還是2更吧,不是不加更,只是沒想到今天的專訪要準備那么多時間和資料,累崩了~嗯,等專訪上線,關于符皇的周邊小禮物多的話,會多派發給小伙伴們一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