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352 神王六魂幡

嗡~
  第三十六重神禁的波動,也是引起了石禹他們的注意。
  “不好,他們已經破禁出去了!”
  石禹皺眉,眸中一片凝重,這一幕發生太快了,我們才剛抵達這里不足盞茶時間,對方竟已破禁而去,這出乎他的意料。
  “不能耽擱,我們走!”
  相柳璃幾乎是沒有任何猶豫,就做出決定。
  按照之前點點的建議,這次會由她、石禹、踏天大圣一起出發,和太上教燧人廷二人競爭,而點點則留下來,看護正在破境的陳汐。
  這一點,他們早已商議妥當,此刻見燧人廷他們的氣息消失在神禁中,他們哪還敢遲疑,當即就要結伴而去。
  嘩啦!
  不過還未等石禹祭出五色石,原本正在破境的陳汐,突然長身而起,周身擴散出一股無形的奇異波動,席卷八方。
  這一幕發生太突兀,誰也沒想到破境中的陳汐竟會在此時做出這種異動,一時之間,他們的神色皆都有些錯愕。
  然而,更令他們不可思議的是,陳汐竟是踏步朝第三十六重神禁中走去!
  誰見過這樣違背常理的事情?
  那可是破境!生死攸關,稍稍有任何一絲的驚擾,輕則走火入魔,重則身隕道消,可陳汐倒好,竟一邊破境,又一邊行動著要踏入最后一重神禁中!
  他們不知道的是,陳汐此刻早已晉級圣仙之境,只不過還沒來得及穩固,渾身的氣息就再次被河圖碎片所籠罩,而他的神魂和心志也再次陷入那一種奇異的境界中。
  但不管如何錯愕和不解,石禹他們在發現陳汐并未出現走火入魔的狀況之后,心志還是很振奮的。
  因為在陳汐的帶領下,破除那最后一道諸神之禁也是分分鐘的事情。
  雖然依舊比太上教燧人廷、江靈笑慢了一步,可已經足以彌補極大的差距了,畢竟若是讓他們去破禁,只怕耽誤的時間會更長了。
  片刻后。
  果然如石禹他們所料想那般,在陳汐的帶領下,他們幾乎是不費吹之力,一舉破除了那最后一重禁制,身影一閃,就出現在一片無垠的混沌虛空中。
  虛空無垠,只矗立著一座祭臺。
  它高聳入青冥,通體漆黑,宛如通往三界之外的一條通道。
  這座祭臺太過古老,仿似屹立了無盡歲月,莊肅而沉默,遠遠一望,令人油然升起一抹敬畏虔誠之意。
  當看見這一幕時,石禹、相柳璃、點點、踏天大圣四位仙王境存在齊齊渾身一震,眸中爆綻神芒,難掩激動興奮。
  封神祭臺!
  終于抵達這里了!
  從弒神血原,再到有著“仙王之殤”的無垠虛空,再到封神之殿,穿過三十六重諸神之禁,他們歷經了不知多少的兇險和災厄,如今終于安然抵達封神祭臺前,即將尋覓那證道封神之秘法,在這等時刻,他們的心情又焉能不激動了。
  “快看那邊!”
  驀地,相柳璃開口,指著遠處封神祭祭臺。
  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石禹他們皆都是看見,在封神祭臺底部,正有著兩道身影在一步步上祭臺之上行去,赫然是燧人廷和江靈笑。
  剎那之間,石禹等人眼眸中的激動興奮之色,完全被一抹肅殺冷森之意取代,他們很清楚,現如今獲得證道封神之法的唯一障礙,就成了這兩個太上教的傳人了。
  “終于可以報上次之仇了……”
  相柳璃喃喃,聲音中透著一股恨意。
  “這是自然,這次不止要尋覓到證道封神之法,還要將這倆該死的東西徹底鎮殺于此!”
  石禹也是恨得牙癢癢。
  交談之際,他們正打算行動,突然感覺身后一陣波動傳來。
  “怎么會這樣?難道是上蒼之助?”
  “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了!誰能想到,那封神之殿中的諸神禁制,竟會突然之間失去了所有威力?竟像是被人一舉徹底抹除了一半。”
  “哈哈,這樣豈不是更好?”
  “快看!那不就是封神祭臺?”
  一陣噪雜中透著驚喜的聲音響起,伴隨聲音,上霄宮宮主易染峰、空泠山散修孫無恨等四人的身影浮現,恰好立足在了石禹他們一行人旁邊。
  他們神色間依舊殘留著一抹震撼、意外、驚喜之色,似難以置信眼前這一切。
  之前他們原本正在“巫蟒之境”中廝殺,且處境岌岌可危,眼見都無望在限定時間中破禁而出時,猛地有異變發生。
  他們所佇足的“巫蟒之禁”竟是剎那間分崩離析,碎裂一空,消弭不見。
  不止如此,當他們從巫蟒之禁返回后,那一條青石道路上的所有禁制,都在他們眼前剎那間消失不見,就像被人給硬生生抹去了一半,再沒有了一絲氣息。
  這自然讓他們意外、震撼、驚喜,因為隨著這些諸神之禁的消失,他們在瞬間就通過了封神之殿,來到了此地,整個過程輕松的猶如閑庭信步,令他們直至此時都無法相信。
  不過當他們看見身旁的石禹他們時,剎那之間,他們的聲音戛然而止,神色已冷靜下來,被一抹警惕戒備所取代。
  即便如此,他們的交談還是被石禹他們聽到一清二楚,心中頓時一嘆,明白這一切或許都更陳汐破掉了那最后一重諸神之禁有關。
  事實也正是如此,雖說陳汐以一種荒誕離奇的方式晉級到了圣仙之境,可河圖碎片的異動并沒有結束,尤其當進入最后一重諸神之禁后,河圖碎片猶如被激怒了一半,擴散出的奇異波動越來越強盛,根本沒等石禹他們動手,整個禁制中的威力就被破除一空!
  而最后一重神禁的破除,就像壓在駱駝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令得整個封神之殿中的所有神禁徹底失去了威能。
  ……
  面對突兀出現的易染峰等人,石禹他們也都警惕起來,彼此目光交錯,無不流露出一抹對敵的意味。
  氣氛也是變得沉寂,劍拔弩張。
  自始至終都沒有人注意到,此刻的陳汐,望著那遠處的封神祭臺,望著封神祭臺之上的混沌虛空,清澈幽邃的目光中,閃爍著一抹抹洶洶的憤怒火焰。
  這時候的他,神智已經清醒了過來,自然辨認出來,眼見所見到的封神祭臺、以及那混沌虛空,他都早已見過!
  那次是在融合了點點所贈予的第六塊河圖碎片之后,他識海中產生一動,浮現出了一幅幅神秘、宏大的圖案。
  其中有擎天而立的古老祭臺。
  有一張猶如畫卷般的榜單橫亙在那祭臺之上的混沌虛空中,被霧靄所遮掩,看不清楚一切。
  最重要的是,在那混沌虛空中,還有著一只神秘的眸子!
  那只眸子漆黑、冰冷、漠然,仿似有無窮符文在其中閃爍,仿似天地浮沉、斗轉星移、歲月更替、宙宇變遷……被那那一只眸子所涵蓋。
  陳汐猶自記得當自己看見那一只神秘的眼睛時,那種如墜冰窟、遍體生寒、內心憤怒、厭憎和暴戾的情緒。
  也是直至此時,他這才敢確認,自己曾經所見過的古老祭臺就是傳說中的封神祭臺!
  這一切都讓陳汐明白,自己所擁有的河圖碎片必然和這封神祭臺有關,否則決不會讓自己還未抵達此地時,就在識海中目睹此地的畫面。
  并且此時,當遠遠看著那封神祭臺,想起自己在識海中所見過的那一只神秘眸子時,一股不可抑制的憤怒和厭憎情緒,再次涌上了陳汐心頭。
  這種感覺很奇特,就像他的心神中突然多了另一重情緒,并未占據他的理智,但卻在直接影響他的行動和意志。
  陳汐沒有抗拒,什么感受不到任何違逆的意愿,就仿佛他原本就應該擁有這種陌生的情緒一般。
  這讓他隱約能夠猜到,或許這一切都來自河圖碎片!
  “我們走!”
  就在這一片死寂般的氣氛中,突然,石禹收回目光,沉聲吩咐了一聲。
  還未登上封神祭臺之巔,這時候也不適合和對方動手,再加上遠處燧人廷、江靈笑正在向封神祭臺之巔靠近,在這種情況下,也不容許他們和上霄宮宮主易染峰之間展開競爭和敵對。
  相柳璃、點點、踏天大圣也自然清楚這一點,所以當石禹做出決斷,他們便已打斷注意離開。
  “我們也走吧。”
  易染峰等人見此,也都是暗自松了一口氣,在封神之殿外邊時,他們或許可以和石禹等人交流一番,彼此并無沖突。
  可在這封神祭臺之前,他們雙方已形成了競爭關系,競爭就意味著敵對,甚至不可避免會爆發沖突。
  但這種沖突并不是現在,畢竟,現如今他們可還都沒有登上封神祭臺,這時候沖突只會便宜了他人,百害而無一利。
  當下,雙方極有默契地同時轉身,閃身朝那遠處封神祭臺掠去。
  也就在此時,陳汐霍然抬頭,不經意瞥見了那混沌籠罩的蒼穹上,有著一只神秘、漠然的冰冷眸子一閃即逝!
  “那只眼睛,究竟是誰?”
  陳汐心中不可抑制地升起一股疑惑,眼眸中的憤怒火焰卻是愈發旺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