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353 天罰之鏈

封神祭臺高聳入青冥,屹立萬古,彌漫著晦澀的混沌霧靄。
  當真正佇足其下仰望,才會發現自己是多么的渺小,簡直如螻蟻立在萬仞山峰之前,望不到祭臺最高處究竟通往何處。
  封神祭臺通體漆黑,祭臺底部是一片平坦的青石路徑,光滑如鏡,散發著古拙蒼涼的氣息。
  唰!
  石禹等人憑空出現于此,望著那一條筆直通往祭臺之上的青石路徑,他們心中也是涌出一抹激動。
  對于他們這等仙王境而言,眼前這一條青石路無疑就是封神之路,只要能走到盡頭,就有機會獲得證道封神之法!
  “諸位小心,這封神祭臺周身密布神之禁制,想要登臨其上,唯有憑自身所掌控的仙王法則,不能莽撞亂闖,否則恐怕有性命之危。”
  石禹提醒道。
  自古至今,封神祭臺上這一條青石路,又被叫做“封神之路”,其上彌漫禁制之力,只有憑借自身所掌握的仙王法則,方才能夠抵御和化解那禁制之力所帶來的壓迫。
  也就是說,自身所掌握的仙王法則越強,登上祭臺之巔的速度就會越快,反之,若所掌握的仙王法則不夠渾厚和強大,不止會影響登上祭臺的速度,甚至會被禁制壓制的寸步難行!
  相柳璃、點點、踏天大圣他們自然也清楚這些,當即都是點了點頭。
  但旋即,點點就怔然道:“陳汐呢?”
  此話一出,眾人這才反應過來,看著眼前的陳汐,他們心中不禁有些慚愧,剛才太過關注封神祭臺,他們竟是有些忽略了陳汐的存在。
  之所以慚愧,也是因為陳汐之前幫了他們一個大忙,而他們卻只一心想著該如何獲得封神之法,卻有些怠慢了陳汐,心中自有些過意不去。
  而此時一經點點提醒,他們也是明白過來,陳汐如今還不是仙王境,又如何能踏上這通往祭臺之巔的“封神之路”?
  畢竟,自古至今無垠歲月中,他們可從沒有聽說過,有哪個大羅金仙境能夠通過封神之殿,然后踏足“封神之路”的。
  可若是讓陳汐留在此地,萬一進來一個仙王存在對陳汐心存不軌,分分鐘都要了陳汐的命。
  該怎么辦?
  石禹他們皺眉,有些為難。
  他們卻渾然沒有注意到,陳汐如今已是圣仙之境,早已走上了通往神圣的修行道途,只不過由于河圖碎片氣息的遮掩,令得他如今周身氣息晦澀而神秘,令人難以窺伺。
  唰!
  就在此時,上霄宮宮主易染峰、孫無恨等四位鴻蒙道統仙王境存在,也是抵達到了這封神祭臺底部。
  甫一出現,他們微微一怔,似沒想到石禹他們不抓緊時間登臨祭臺,反而佇足在此地止步不前。
  不過當看見陳汐時,他們頓時大致明白了過來,唇角不禁泛起一抹古怪的意味。
  早在封神之殿前時,他們就注意到了才只大羅境修為的陳汐,當時他們還詫異石禹他們怎么會帶一個小輩進來了。
  如今雖未推測出其中玄機,可當看見因為陳汐的關系,令得石禹等人舉棋不定時,他們心中不免有些幸災樂禍了。
  當然,在這等時候,他們才沒功夫去嘲笑和調侃石禹等人,轉身就在易染峰的帶領下,沿著那一條青石道路,朝那封神祭臺之上行去。
  見此,石禹等人眉頭都禁不住皺了皺。
  “要不,還是我留下來照看陳汐……”
  點點看出了大家心思,知道不能再耽擱時間,當即開口說道。
  不過還沒等他說完,就看見陳汐竟是突然抬腳,主動朝那封神祭臺行去!
  這一幕令得石禹等人又是一怔,想起了之前在封神之殿破除諸神之禁的場景,心中都不禁好奇,難道這次陳汐也可以走上“封神之路”?
  細細一想,自打進入封神之殿后,陳汐就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沉默不言,總是干出一些出人意料的舉動,令得他們這些仙王存在都錯愕不已。
  不過,不解歸不解,陳汐的那種反常舉動,卻是幫了他們大忙,所以此時看見陳汐再次反常地踏上封神祭臺時,他們倒是并不多吃驚,只是依舊不免替陳汐擔心,擔心他遭遇什么傷害了。
  “我們在一旁守護,若是觸動封神祭臺四周的禁制之力,就一舉將他救回,不讓他再冒險行動。”
  石禹飛快囑咐了一聲,眾人皆都點頭同意。
  嗒!嗒!
  陳汐的步伐穩健從容,不疾不徐,沿著青石道路步步而上。
  當他攀登上封神祭臺的第一步時,石禹等人全都眼眸一凝,做好了第一時間出手相助的準備。
  嗡~
  一股恐怖的神性力量洶涌,從封神祭臺擴散而開,朝陳汐奔騰而來。
  “不好!”
  點點反應最快,素手一招,轟的一聲就朝陳汐抓去,欲要將其帶回。
  其他人也都下意識動手,要將陳汐救回,否則若是被那一股恐怖的禁制力量轟在陳汐身上,絕對會被剎那間抹殺掉。
  轟!
  一陣劇烈波動,令人吃驚的是,他們所有的救助都落空了!并非是被封神祭臺的力量化解,而是被陳汐周身彌漫的那一股晦澀氣息給阻擋!
  要知道,這可是四位仙王境的出手,雖說是救人,但又怎可能是一個大羅境存在能夠拒絕和阻擋的?
  嘩啦!
  不等他們反應,那封神祭臺上涌出的力量已經沖向陳汐,但卻像潮水遇到碣石一般,從陳汐四周擴散而開,反而沒有對陳汐造成傷害!
  石禹等人眼睛都看直了,這樣也行?
  不止是他們,那些剛登上封神祭臺的易染峰等人也注意到了這一幕,也都是驚詫無比。
  “這小輩古怪的很啊。”
  “的確是古怪,不過想來這神性禁制僅僅針對的是仙王境存在,反而對像他這般弱小的后生沒什么作用吧?”
  “別管那么多,繼續走。”
  驚詫只是片刻,沒多久,他們便繼續前行,這可是封神祭臺,他們各自都已遭遇到了那一股恐怖禁制的壓迫,也不敢分心去理會其他。
  嗒!嗒!
  對于這一切,陳汐似并未察覺,繼續一步步向封神祭臺之上行去。
  “走,我們也跟上!”
  石禹最先反應過來,哪怕他心中有重重疑惑,這時候他可不能看著陳汐獨自行動了。
  當下,他們一行人也是齊齊行動。
  其實陳汐這種表現,反而讓他們暗自松了一口氣,起碼不用再像之前那般舉棋不定。
  ……
  封神祭臺擎天而立,不知有幾萬丈高。
  即便是仙王境登臨,也只能一步步向上攀爬,如此一來想要登臨祭臺巔,都不知道需要耗費多久時間。
  之所以如此,便在于封神祭臺上下,到處都彌漫著一股神性禁制,所產生的恐怖壓力迫使每一個想要登上祭臺之巔的仙王都不等不去抵御和化解。
  而抵御化解的法門只有一個——自身所掌握的仙王法則。
  通往封神祭臺之巔的青石路徑極為寬闊,足有萬丈寬,層層而上,被叫做“封神之路”,行走其上,才能發現那青石路徑上,烙印著無數神秘而晦澀的圖案,散發出一股股令仙王境都心悸的神性力量。
  “嗯?”
  一步步走在這“封神之路上”,沒多久,石禹皺了皺眉,看了一眼前邊的陳汐,眼眸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色,最終還是沒有多說。
  “似乎有些不對勁……”
  與此同時,相柳璃、點點、踏天大圣心中也產生一絲疑惑,從踏上這通往祭臺之巔的“封神之路”那一刻開始,他們就感受到了那一股神性壓迫之力,逼迫得他們不得不運轉仙王法則去抵御。
  可那一股壓迫之力似乎……有些弱啊!
  他們抬眼望向遠處,就看見那千丈之上的地方,易染峰等四人正在一步步前行,步伐緩慢,每個人臉上都帶著一抹凝重、吃力之色。
  和易染峰等人的前行速度一比,他們的前進速度簡直快了不止一倍!
  “是不是感覺有些蹊蹺?”
  “這樣下去,我們不止能夠很快超越易染峰他們,甚至還可以趕在最前方的燧人廷等人前邊。”
  “你們忘了在封神之殿中所遇到的事情么,眼前這一切恐怕也和陳汐小哥有關了。”
  石禹等人略一交談,就把注意力落在了前方的陳汐身上,神色或多或少都帶著一抹驚嘆、疑惑之色。
  自打進入封神之域后,陳汐就帶給他們太多的驚喜,無論是身懷道厄之劍,還是像封神之殿中的連連破關而過,都令他們這些仙王境存在感到吃驚和不解。
  尤其是現在,當感知到那“封神之路”上的禁制壓迫之力都有可能因為陳汐而變得弱小時,他們心中的震撼已是無法形容了。
  這可是封神祭臺!
  自鴻蒙之初至今,不知有多少仙王境存在飲恨于此,可如今,卻有一個未曾臻至仙王境的年輕人正踏足而上,一騎絕塵!
  任誰看見這樣一幕,只怕心中也不會平靜了。
  “這這……這怎么可能?”
  驀地,遠處一聲驚叫響起,卻是那上霄宮宮主易染峰不經意扭頭,當看見石禹他們再差十多丈距離就攆上自己等人時,頓時被嚇了一跳,臉頰都一陣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