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354 太上玉牒

封神祭臺上彌漫的禁制力量有多恐怖?
  陳汐感受不到,他此刻的心境,已經被一股陌生的情緒所占據,平靜的清俊面龐下,涌動著一股憤怒和厭憎的情緒。
  伴隨著他一步步朝那祭臺之巔靠近,這一股情緒也是越來越強烈,快要淹沒他的理智。
  但陳汐并不畏懼和忌憚這種情緒,也沒有任何的抵觸,正如他之前就感知到的那樣,這種陌生的情緒源自河圖碎片,和他宛如一體。
  他能夠感受到石禹等人望向自己時那驚詫和不解的目光,卻不知該從何處解釋,于是選擇了沉默。
  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已漸漸失去了對身軀的控制權,但卻不知該如何去抵觸,于是選擇了順從。
  就是在這種奇異的處境中,陳汐一步步上前。
  相較而言,他甚至比石禹他們更疑惑,更不解,更驚詫,但因為他清楚這一切都來自河圖碎片的異動,所以他的心緒要顯得極為平靜。
  ……
  易染峰的驚詫,引起了孫無恨等人的注意,下一刻他們也看見了石禹他們正在陳汐的帶領下,追攆了上來,那前進的速度比自己等人足足快了不止一倍!
  于是,孫無恨等人也都驚詫和不解,感受到了一股難言的緊迫感。
  在這封神祭臺上,一步之差,就可能和那證道封神之法失之交臂,如今見石禹他們即將超越上來,他們焉能不著急了?
  “快走!”
  “抓緊時間!”
  “該死,怎么會這樣?”
  易染峰等人臉色陰沉,不再多言,皆都緊皺著眉頭,將心思全都放在了腳下“封神之路”上。
  但令他們無奈,或者痛恨的是,哪怕他們拼盡了全力,也是無法挽回扭轉局面,被石禹等人一步步追趕上,然后一步步超越,拉開了距離……
  “要不要動手?”
  眼見石禹他們的身影就要越走越遠,一人心有不甘,殺氣騰騰傳音給其他人。
  他面頰枯瘦,眼窩塌陷,禿頭闊口,名叫龐杜,乃是鴻蒙道統“真庭宗”宗主,也是一位仙王境存在。
  “那可是女媧道宮傳人,咱們四個加起來,也是毫無勝算。”
  空泠山散修孫無恨眉頭一皺,拒絕了這個提議。
  “那倒不見得,這可是封神祭臺,充斥神性禁制,即便戰勝不了對方,也足以拖住他們的步伐,別想再獲得那證道封神之法!”
  一個肌肉虬結,身軀威猛,身穿獸皮,裸露著古銅色皮膚的中年惡狠狠說道,他名叫刀堯,鴻蒙道統血云教教主。
  見龐杜和刀堯都開口,要阻攔石禹等人,孫無恨眉頭皺的愈發厲害,將目光望向了一直沉默不言的易染峰。
  在他們四人之中,易染峰一直充當著領頭羊的角色,眼下就要看他是否同意了。
  “別忘了,上邊還有太上教的燧人廷和江靈笑在,他們必然不會眼睜睜看著石禹等人搶先踏上祭臺之巔了。”
  易染峰沉默片刻,這才緩緩說道。
  “這么說,他們彼此有可能爆發沖突了?”
  孫無恨眉毛一挑,“這可是好機會啊,若他們對戰在一起,咱們恰可以漁翁得利,說不定還能搶先抵達祭臺之巔。”
  易染峰贊賞地看了孫無恨一眼:“我也是這么認為的。”
  見易染峰表態,那龐杜和刀堯登時便不再多說。
  ……
  遠遠地,已經能夠看見封神祭臺的頂端,那是一方古老平臺,淹沒于混沌霧靄中,若隱若現,神秘而令人向往。
  燧人廷見此,眸中泛起一抹灼熱。
  只差三千丈!
  等抵達封神祭臺之上,就可以覓得封神之法了!
  行走至今,燧人廷也是承受了諸多壓迫,哪怕他修為通天,在面對那恐怖的神性禁制壓迫時,依舊感到頗為吃力。
  尤其是越往高處,那等禁制壓迫之力就越大,讓他都不敢有任何的懈怠,時時刻刻緊繃著身軀,與那無形的壓迫之力抗衡。
  “江師妹,封神之法究竟藏在祭臺之巔哪里?”
  突然,燧人廷傳音問道。
  “按照教主所言,祭臺之巔有萬畝大小,籠罩于混沌中,其上有道果之靈蘊生,若能得之,神位降臨,不日將封禪于榜單之內。”
  江靈笑隨口答道。
  道果之靈!
  聽到這個字眼,燧人廷眸中閃過一抹亮澤,他自是清楚,這乃是一種神物,誕生于三界之外神秘的神域中,類似于筑基丹,只不過道果之靈筑的卻是封神之基!
  而所謂的神位,便是封神證道之位,傳聞每一尊神明,都擁有自己的神格,也就是神位,若無法得到神位,即便獲得道果之靈,也注定只是一個偽神,無法真正的跳出三界外,永恒常在。
  “道靈之果、神位……這一次,必將是我囊中之物!”
  燧人廷眸光灼灼,心中暗自喃喃。
  “咦!情況有些不妙,石禹他們竟快要追上來了!”
  就在此時,耳畔傳來江靈笑的聲音,令燧人廷心中一凜,霍然扭頭望去,果然就看見在那數千丈外,正有一行人一步步趕來,赫然正是石禹他們。
  尤其令燧人廷暗驚的是,石禹等人的前進的速度竟是比他們都要快上三分!
  “這些混賬,居然沒有死在封神之殿中……”
  燧人廷蹙眉,神色冰冷,他有些想不通,自己明明布置了諸多手段,以血祭神寶的法門,徹底激活了封神之殿中的三十六重諸神禁制,按道理來說,即便是真正的神明進入,只怕也得重傷垂死。
  可如今,石禹他們竟還活著,并且抵達封神祭臺的速度竟還如此之快!
  這一切都出乎了燧人廷的意料,令得他臉色一下陰沉下來。
  “如果他們按照這種架勢持續下去,當我們抵達祭臺之巔時候,對方足以趕在我們前邊了。”
  江靈笑秀氣婉柔的眉宇間涌上一抹凝重,“最為棘手的是,若是對方追上來動手,咱們的處境可有些不妙了。”
  她說的并不錯,無論是石禹,還是相柳璃,都是和他們一個層次的存在,可對方還有未央仙王、踏天大圣相助,雙拳難敵四手,一旦對決,他們的處境絕對不會好了。
  尤其是江靈笑還清楚,那陳汐手中掌控著道厄之劍,乃是他們太上教災厄之力的克星,這一切加起來,頓時讓他們的處境變得棘手了。
  “哼,還真是打不死的蟑螂。”
  燧人廷冷哼,眉宇間倒是并未見多少擔憂之色,“江師妹不必擔心,這一次為了封神之域的行動,教主可是為我們籌謀許久了,又豈是石禹他們能夠扭轉的?”
  “那……道厄之劍也在教主算計之中?”
  江靈笑有些怔然地看了對方一眼,她突然發現,自己這位師兄一直在隱瞞許多事情,像布置那“災厄九天滅道神陣”的法門,像“無量渾天鏡”、像封神之殿血祭神寶的法門……這一切她之前全都不清楚!
  “那是自然。”
  燧人廷傲然一笑,“都說三大至高道統之中,論對天機的推演掌控之力,神衍山當屬第一,可在我看來,自打神衍山伏羲老祖離開之后,這個稱謂也只有我們太上教才擔當得起!”
  說到這,他目光不經意一瞥,察覺到江靈笑似乎有些不愉,頓時明白過來,安慰道:“師妹不要介意,你也知道,這一切手段都是教主他老人家安排,由不得我泄露。”
  江靈笑聳了聳肩:“我了解,師兄不必安慰我,我只是想知道,師兄會有什么法門來抗衡道厄之劍。”
  燧人廷唇角露出一抹諱莫如深的笑意:“江師妹,你還記得太古時期,混沌神蓮是如何隕落的么?”
  江靈笑似想起什么,猛地抬頭望向那混沌似的蒼穹,驚道“師兄你是說……”
  燧人廷笑著點了點頭,旋即他神色重新變得冰冷,森然道:“三界天譴災厄之力,莫不能被我太上教御用,上一次混沌神蓮是如此隕落,這一次,石禹他們也必將血濺此地!”
  頓了頓,他慢條斯理道:“到得那時,我們不止可以封神,還可以將道厄之劍帶回宗門,可謂是一舉雙得。”
  “怪不得,原來教主他老人家連那件東西也交給你了……”
  江靈笑心中卻是有些復雜,他和燧人廷皆都位列太上教真傳七門徒中,燧人廷排行第二,她則排行第五,彼此并無多少差距。
  可這一次行動中,她才驀地發現,在教主心中,原來自己還是遠遠不如燧人廷……
  “師妹莫要多想,教主他也是以防走漏風聲,畢竟你也知道,若非是我攜帶無量渾天鏡,只怕咱們所有手段根本瞞不過女媧道宮的推演了。”
  燧人廷佇足,側頭看了江靈笑一眼。
  江靈笑深吸一口氣,笑道:“我理解。”
  旋即她怔然道:“師兄怎么不走了?”
  燧人廷笑了笑,雙手負背,漠然轉身,俯瞰著下方的青石路徑,眸光森然無情,平靜道:“不必走了,先殺了他們再前往封神祭臺之巔也不遲。”
  江靈笑扭頭一看,卻見在那石禹等人早已在千丈之外!
  ——
  ps:這幾天卡的厲害,狀態萎靡,明天開始補剩下的加更,直到下周一符皇專訪上線時,會有一個10更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