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35 血光紅云


  第二更!
  ——
  森林深處,一株十幾人合抱的古老大樹上,陳汐藏匿在繁密的枝椏中,堪比兩儀金丹境界的神念之力涌散而出,籠罩方圓百里。
  很快,他便發現目標。
  一個身穿血衣、頭扎長辮的邪魅青年,雙手負背,朝自己這邊飛掠而來,他一步跨出,就是百丈范圍,速度絕倫,風馳電掣。
  星虹谷羅修?
  一瞬間,陳汐腦海中浮現出關于此人的種種資料,“星虹谷杰出天才人物,十九歲,紫府九重境修為,道意境界,武器血輪斧,黃階極品,性格心狠手辣,戰斗風格剽悍……”
  原來是此人,可是自己與他無緣無故,怎會緊跟著自己不放?
  陳汐皺眉不已,從擊退謝家小公子謝戰之后,他一路潛行于森林之中,但心中總覺得背后似有人跟著自己,此刻以神念一掃,看到星虹谷的羅修,心中頓時明白是被此人盯上了,不過他還是想不明白,此人緊跟著自己究竟是為了什么。
  似是察覺到什么,羅修驀地抬起頭,一對妖異的幽藍色瞳孔,泛起幽幽凜冽的光澤,似是一眼就看到了藏身在幾十里之外大樹上的陳汐。
  此人好詭異的目光!
  陳汐心中一凜,縱身下樹,再次朝森林深處急掠而去,他倒不是怕了,而是在沒有找到弟弟之前,他實在沒心思理會背后的羅修。
  盞茶功夫后。
  當陳汐剛準備掠過森林中一塊空地時,猛地看到,兩群涇渭分明的修士正在空地上對峙。
  一邊是身穿銀色勁裝,十三人,有男有女,每個人的袖口處,都繡著蒼青色飛劍徽記,赫然是六大家族之一蒼家的子弟。
  而在另一邊,則只有五人,穿著衣飾雖不同,但在其左肩位置,則繡著一個龍飛鳳舞的“杜”字,自然是杜家之人。
  此刻,蒼家十三名子弟,以圍攏之勢把杜家五人包圍在其中,一個個祭出法寶,面露狠色,一副一言不和,便打算大打出手的模樣。
  陳汐突然間進入,令這兩群人皆驚了一下,然后目光便是急忙投射了過來,在看到他模樣后,雙方的表情也是截然不同。
  杜家那些子弟,顯然是對陳汐這位與大小姐杜清溪交好的人印象頗深,當下皆松了口氣,反觀那些蒼氏子弟,則一個個目露兇光,驚疑不定。
  陳汐的目光在雙方身上一掃,卻是發現杜家那五位子弟中,有一個氣息波動極為紊亂,面色蒼白,顯然受了不小的傷,應該是先前雙方已經交過手了。
  對于這種情況,陳汐倒是很平靜,潛龍榜大比,彼此雖可以呼朋引伴一起戰斗,但總歸避免不了跟其他各大勢力的子弟撞上,雙方出手戰斗,誰也不能說什么。
  陳汐并沒有停下來幫忙的打算,抬步朝前走去。他跟杜清溪交好,但不見得要去幫杜家每個族人,更何況即使打不過,他們捏爆玉符離開就是了,根本沒有性命危險。
  再說,哪怕此刻幫助他們度過難關,但接下來呢?他們能沖進寶塔第二層?能沖進寶塔第三層?實力不夠的時候,知難而退,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見陳汐如此,那五個杜家子弟的眼中明顯露出失望之色,而反觀那些蒼家弟子,卻是暗暗高興起來。
  便在陳汐剛飛掠出幾十丈,一道聲音從身后傳來:“陳汐道友,前邊百里之外,有著蘇家一眾修士聚集,你可要小心一些。”
  聞言,陳汐身子一頓,扭過頭望去,卻見提醒他的人,正是杜家五人中受傷的那個臉色蒼白的青年。
  陳汐能夠聽出話中的懇切之意,沉默半響,轉身走了回來,開口道:“你叫什么名字,如何受傷的?”
  人敬我一尺,我還人一丈。
  若是沒人提醒陳汐,他會毫不猶豫的離開,即便以后被杜清溪問起,他也沒一丁點的心里壓力,可如今人家善意提醒自己,無疑是告訴自己一個極為有用的信息,再這么走的話,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了。
  見陳汐回來,杜家那些子弟皆是一怔,隨即臉上露出一抹喜色,那臉色蒼白的青年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住心中激動,道:“在下杜宇,身上的傷勢乃是蘇家子弟所賜。”
  陳汐一怔,疑惑地掃了蒼家那十三人一眼。
  “陳汐道友,你大概還不知道,蘇家和蒼家聯合在一起了,不僅針對你,也針端木家、宋家和我杜家。”
  “不僅如此,星羅宮、萬云學府也都與蘇家聯手了,他們幾家的修士聯合一起,只要見到我三家的子弟就趕盡殺絕,著實可惡。”
  見陳汐似有插手之意,那些杜家子弟紛紛開口說道,趁熱打鐵,陳汐是誰?那可是斬殺了六個黃庭修士,和一個兩儀金丹境大修士的強橫人物,若能得到他相助,眼前的困境不攻自破!
  “難道我殺柴樂天和俞浩白的事情,各自被星羅宮和萬云學府知道了?蒼家又是怎么回事?對了!在鯤鵬王的地盤上,蒼濱可是死在了杜清溪的劍下……若真如此,我和弟弟的處境可就變得愈發嚴峻了……”
  一瞬間,陳汐心中閃過無數個念頭,臉色也變得冰冷起來,抬頭望向那些蒼家子弟,突然道:“這次你們人再多點,恐怕不會就這么讓我輕易離開吧?”
  “你怎么……”蒼家一名青年隨口答道,話沒說完,便即醒悟過來,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果然如此。”陳汐點點頭。
  “陳汐,你想怎么樣?”那些蒼家子弟紛紛叫道,對付杜家五人人,他們完全不懼,但是多出一個陳汐的話,那可就不同了,陳汐如今的名頭,他們怎可能沒聽說過?
  人的名,樹的影。
  所謂“威名赫赫,足以震懾群雄”,就是如此道理。
  回答蒼家子弟的是八柄破空而起的飛劍,鋒銳的寒芒夾著凌厲的劍意,鋪天蓋地地飛射而來。
  戰斗并沒有太多的懸念,以陳汐如今的實力,在杜家五名子弟的配合下,要收拾這些蒼家子弟,明顯是極為容易的事情。
  這些蒼家子弟修為都在紫府境界,并且有的甚至比陳汐還高出一截,但武道修為卻被陳汐完全壓了一頭,再加上陳汐那恐怖的神魂之力,操縱起八柄黃階極品的玄冥飛劍,簡直是如虎添翼,摧枯拉朽,橫掃八方。
  因此,短短半刻鐘不到,蒼家十三名年輕精銳的弟子,一個個被逼的捏爆玉符,含恨離開了寶塔。
  呼~
  陳汐收回飛劍,心中略微有些遺憾,為了速戰速決,他只搶奪了這些蒼家子弟的令牌,他們身上的儲物法寶,卻是一件也沒得到,怎能不讓人遺憾呢?
  杜家五人氣喘吁吁地蹲坐在一旁,望向陳汐的目光中帶著濃濃的敬佩,哪怕早知道陳汐很猛,可是此刻親眼目睹到陳汐是如何砍瓜切菜似的大殺四方時,他們依舊被震撼得久久無語起來。
  “這次多謝陳道友相助了,我等感激不盡。”杜宇率先站起來,恭敬道。其他人也紛紛躬身感謝。
  “沒什么,你們還是趕緊與其他人匯合吧,以你們的實力,想要進入寶塔第二次恐怕很難。”
  陳汐直言不諱道,剛才與這五人并肩作戰,他早已把五人的真正實力看在眼中,說實話,真的很慘不忍睹。
  并且陳汐還發現,那些捏爆玉符離開的蒼家子弟也是如此,實戰經驗豐富歸豐富,但卻少了一種必需歷經血腥與戰火的洗禮之后,所凝聚出的肅殺果決之氣。
  就像溫室里的花朵,開的再嬌艷,其生命力也無法跟野外歷經風霜雪雨洗禮的野花相比。
  當然,陳汐并沒有因此就輕視進入寶塔內的所有人,畢竟這上萬人的修為,代表著南疆修行界年輕一代的最高水準,其中必然不乏強橫之極的人物。
  聽到陳汐的話,杜宇五人一怔,臉色變幻不定,不過當著陳汐的面,他們也不好辯駁,神情很是尷尬。
  “你們小心,我先走了。”陳汐感覺到,背后幾十里之外,星虹谷弟子羅修再次追了上來。
  這家伙還真是陰魂不散啊!
  陳汐在心中詛咒一句,抬腳便準備離開,身后那繁密的森林中,驀地響起一聲陰森森的尖笑:“陳汐,這次你再逃的話,我就把你救下來的這些人統統殺死!”
  陳汐霍然轉身,臉色已是冰冷之極,這家伙竟敢威脅自己,真是該死啊!
  星虹谷羅修!
  杜宇五人聽到聲音,面色驟然變得駭然起來,這種陰冷獨特的聲音,他們豈會猜不出來人是誰?
  “你們先走,你們幫不到我,反而會牽累我。”陳汐吩咐道。
  杜宇無人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有幾個人正待張嘴說話,卻見一個身穿血紅鶴氅的辮子青年翩然而來。
  “陳汐說的不錯,你們在這里,純粹是找死!”身披血紅鶴氅讓羅修看起來宛如血腥魔神一般,配上他那尖利陰森的聲音,令人不由自主便心生恐懼。
  杜宇五人的臉色已憋得漲紅起來,最終再不敢堅持下去,轉身匆匆離開。
  “你的速度可真快啊,若非拿這些家伙的性命威脅你,恐怕你永遠都不會跟我見面吧?”羅修悠悠笑道,幽藍的瞳孔望著陳汐,像盯到獵物的毒蛇一般,妖異無比。
  “你惹怒我了。”陳汐面無表情道,說話時八柄玄冥飛劍頓時懸浮在身體四周,寒光霍霍,劍意鼓蕩。
  “先別忙著動手,難道你就不想知道我的來意嗎?”羅修慢條斯理說道。
  “殺了你,是我現在最想做的事情。”陳汐抬手一指,八柄玄冥飛劍嗡地一聲,如風似電般朝羅修絞殺而去。
  “好!既然如此,我就先打敗你再說。”
  羅修幽藍的瞳孔一瞇,身上血光沖天,化作幾十丈方圓的紅云,滾滾翻騰,一股撲鼻的濃稠血腥瞬間彌散四周,周圍的古老大樹、藤蔓、灌木、野草……只要沾上這些血光,瞬間化作一陣青煙,腐蝕消失,聲勢驚人之極。
  嗤嗤……
  陳汐的八柄玄冥飛劍甫一跟那血光紅云接觸,便似陷入一團棉花中一樣,劍身上的力量被抵御轉化一空,飛劍表面更是被那洶洶血光腐蝕得發出嗤嗤的響聲。
  陳汐連忙收回飛劍,當看到飛劍表面靈光暗淡許多時,心中不由一驚,這是什么功法?好霸道的腐蝕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