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355 道果之靈

封神祭臺。
  當距離祭臺頂部還有九千丈距離時,石禹等人倏然佇足,目光齊刷刷望向了遠處,那里,燧人廷和江靈笑正并肩而立,朝這邊往來。
  剎那間,雙方的目光在半空中交鋒,產生一股恐怖的威壓力量,驚擾八方風云,將這片區域籠罩。
  這一條通往祭臺的青石路徑極為寬闊,足有萬丈寬,層層而上,他們雙方彼此隔著千丈距離,若是在外界,這點距離根本對掌控空間法則的仙王境存在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
  可在這封神祭臺上,咫尺距離,就宛如天涯遙遠,原因就在于,這封神祭臺籠罩在一股神性禁制中。
  這一股禁制的壓迫力量,令仙王境都無法飛行和瞬移,可想而知有何等恐怖,所以此時他們雖然隔著千丈距離對峙,但誰也沒有主動出擊。
  換而言之,他們一旦戰斗,不止要和對方爭鋒,還要抵御那無所不在的神性禁制力量,在這等情況下,會極大限制他們的戰斗力。
  ……
  這時候陳汐也佇足,不再上前。
  他的目光沒有看向燧人廷和江靈笑,而是望向了更遠處,穿過封神祭臺之巔,凝視在了那混沌般的蒼穹上。
  那里,藏著一股令他極度厭憎和憤怒的氣息,刺激得他快要壓制不住心中的暴戾情緒,可偏偏地,他眼眸中一片漠然、冰冷。
  原因就在于,那一股憤怒、厭憎、暴戾的情緒,雖充斥在陳汐渾身剩下,但卻并不屬于他,而是來自河圖碎片!
  ……
  劍拔弩張的氣氛中,石禹、相柳璃、點點、踏天大圣上前,將陳汐擋在了自己身后,遙遙和千丈之外的燧人廷和江靈笑對峙。
  彼此神色皆都漠然、平靜。
  但在他們身上,卻是皆都將自身那屬于仙王境的恐怖氣機催動到極致,彌漫出各種仙道神威,光照九天十地!
  那一刻,虛空中出現上萬道裂縫,產生諸多恐怖異象,空間變幻,時光紊亂,鬼哭神嚎,更有電閃雷鳴,大道轟鳴,景象駭人無比。
  這還是有神性禁制壓制,極大限制了他們雙方的威勢,若擱在外界,光是這等恐怖的對峙神威,都足以破滅天地、齏粉山河萬朵。
  這就是仙王境的威勢,至高無量,佇足三界巔峰,宛如掌控天道的霸主帝王,氣機一動,鬼神哀嚎,大道崩殂!
  “沒想到,你們竟能一步步走到現在,也算不錯了。”
  突然,燧人廷開口,他赤色長發舞動,神焰罩身,俊美無匹的面頰上一片肅殺森然意,迫人無比。
  說話時,他左掌悄然浮現一尊古老的黑色玉塔,右手則掌控一面青銅古鏡,約莫巴掌大小,彌漫出令人心悸的光澤。
  魁元圣道塔!
  無量渾天鏡!
  兩件傳承自太上教的驚世神器!
  與此同時,身旁的江靈笑攏了攏耳畔青絲,輕聲一笑,白皙修長的十指間,纏繞上了一條玄黃色神鞭,長三尺六寸,密布著無數神秘玄奧的符印。
  甫一出現半空中,就彌漫出一股審判、肅殺、無情的恐怖氣息,仿似將天罰之力都掌握于掌中,令人神魂都感到顫粟,宛如淪為即將遭受懲罰的囚徒。
  天罰之鞭!
  此鞭也叫打神鞭,能夠御用天罰之力,乃是太上教赫赫有名的太古傳承神器之一。
  “我們也沒想到,你們兩個竟還有膽子等候在這里。”
  石禹冷笑,眉宇間盡是清冷孤峭意。
  他們的確沒想到,在這等情況下,燧人廷和江靈笑二人竟還有膽等候在此,且一副要和他們一戰決勝負的模樣。
  要知道,他們這邊可是四位仙王境!
  無論是石禹自己,還是相柳璃,皆都有信心一對一和對方對決,再加上未央仙王,踏天大圣的話,這一戰只要開打,他們絕對有信心將對方一舉拿下了。
  所以看見燧人廷和江靈笑居然不抓緊時間前往封神祭臺之巔,反而等候在這里要和他們對決時,石禹他們才感覺,對方明顯是坐不住了。
  說話時,石禹的神玄之劍、五色石,相柳璃的九清王冠,點點的皇極神鉞,踏天大圣的黑暗巨斧,也都各自祭出。
  剎那間,各種神寶蒸騰萬丈神輝,釋放出各種恐怖威勢,煞是絢麗壯觀。
  “有些事情,想不到就意味著死亡,比如此時此刻。”
  燧人廷漠然,周身火光耀眼,沖霄洶涌,整個人宛如來自火中的神祗,他眸光開闔如火色雷霆,霍然鎖定石禹等人,沉聲大喝,“廢話少說,可敢上來一戰?”
  “可敢上來一戰!”
  “上來一戰!”
  “一戰!”
  回音激蕩,驚動十方天地!
  “哈哈哈,有何不敢?”
  石禹仰天長嘯,聲震蒼穹,率先抵御著神性禁制的壓迫之力,大步而上。
  鏘!
  神玄之劍破空,遙遙指向燧人廷,爆射出一股恐怖無比的劍氣,竟硬生生撕裂重重神性禁制,朝燧人廷斬去。
  大戰,一剎那間爆發!
  嗡!
  一聲宏大吟鳴,燧人廷掌控魁元圣道塔,粉碎虛空。
  他自身火光滔天,將周圍神性禁制都沖散,遠遠望去,寶塔烏黑,釋放恐怖火焰,宛如一座不朽的亂世洪爐在釋放精氣。
  轟隆!
  劍氣和寶塔神火相撞,仙王法則轟鳴燃燒,讓天地都顫抖搖晃。
  若非封神祭臺屹立不朽,換做其他地方早已爆碎一空。
  “哼!”
  石禹身姿峻拔,踏步而上,若君王駕臨,繼續朝上方靠近。
  而在他手中,神玄之劍破空,釋放出億萬道劍氣,每一道都如同流光拖曳尾巴,纏繞著璀璨的仙王神芒。
  遠遠一望,他整個人宛如挾帶萬道璀璨劍氣而上,熾盛煌煌,若宙宇中的彗星群逆空而上,炫目之極,不可直視!
  可以看見,那封神祭臺上彌漫的神性禁制都被破開,哀鳴震動,聲勢駭人無匹。
  “石禹,你身為女媧道宮衛道第一弟子,就這點能耐么?若如此,今天便是你的祭日!”
  燧人廷大喝,赤發飄舞,渾身威勢肆意狂暴,散發無盡災厄神輝。
  隱約間,在他身邊,仿若有一尊尊恐怖的神影古像浮現,一個個威嚴漠然,氣息滔天,如同一群神祗拱衛而出,要鎮壓天地萬物。
  轟!
  燧人廷手執魁元圣道塔,凝結出一道至高神印,鎮殺而下,天崩地裂,災厄洪流奔騰傾瀉,恰似九天之河倒卷。
  剎那間,兩人對戰在一起,戰音震九天,引發諸多可怖天地異象。
  在兩人周圍,神性禁制被摧垮爆碎,裂開無數道虛空裂縫,時空錯亂,閃電縱橫交叉,儼然如末世大劫的場面。
  諸神怒吼,妖魔哀嚎,血雨和神輝混淆……這并非真實,而是兩位仙王境的爭鋒所引發的恐怖異象,再現了太古歲月至強者對決的恐怖場景。
  轟!
  幾乎是同時,踏天大圣揮動黑暗巨斧,腳踏罡斗,縱身虛空,巨斧猶如神山橫移,卷起萬重虛空殘影,加入到了戰局,和石禹并肩對抗燧人廷。
  “相柳姑娘,我們也玩玩?”
  而在另一側,江靈笑一抖打神鞭,啪的一聲破空,若天罰降臨,當頭朝相柳璃砸去。
  嗚嗚嗚~~嗚嗚嗚~~
  這打神鞭一出,竟宛如審判天地,產生神魔哀嚎、星辰隕落的恐怖之力,轟砸而下,神威不可想象。
  “正合我意!”
  相柳璃搖動九清仙光,潑灑天地,猶如神虹沖霄,蒸騰漫天光輝,衍化作一重重古老而晦澀的異象,破殺而去。
  “也算我一個。”
  未央仙王祭出皇極神鉞,幻化億萬紫色殘月虛影,裹挾著璀璨鋒芒,猶如紫氣東來,鎮殺八荒。
  轟隆隆!
  戰斗全面爆發,石禹和踏天大圣配合,對陣燧人廷,相柳璃和未央仙王一起,和江靈笑爭鋒。
  那一剎那——
  神威轟鳴。
  寶光璀璨。
  刺目的光將諸天都映照的一片絢麗,天地都模糊,籠罩于恐怖的戰斗波動中,無匹殺意似要將天地打破,粉碎乾坤!
  這等恐怖的戰斗,超乎想象,若是發生在外界,只怕要爆發無盡劫難,引起三界震動不可。
  幸好這是封神祭臺,彌漫神性禁制,將那戰斗余波化解了大半,方才避免了被毀滅的下場。
  而陳汐立足在青石路上,竟是沒有遭受戰斗之力波及,一方面是因為點點戰斗時,一心二用,幫他化解了諸多致命危險。
  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周身彌漫著河圖碎片的晦澀氣息,不止抵御化解了神性禁制的壓迫之力,連同那戰斗余波也都無法侵犯其身。
  沒有人注意到,面對這一場驚世般的仙王對決,陳汐竟是毫不動容,清俊的面龐上一片沉靜,波瀾不驚。
  而他的目光,甚至沒有去關注那一場對戰,一直遙遙望向封神祭臺之巔。
  不過由于那戰斗太過恐怖,熾盛神輝遮蔽天地,也阻礙了視野,令陳汐無法再目睹到祭臺之巔的情景。
  可伴隨著河圖碎片一陣轟鳴,在陳汐眉宇之間,悄然豎起了一只眼眸,幽邃、冰冷、漠然。
  這一剎那,視野重新清晰。
  甚至,當陳汐眉心豎目掃視到那混沌蒼穹中時,幾乎同時悄然浮現出了一只眼眸,遙遙望向陳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