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359 封神之榜

天罰之眼,一種來自天道中的禁忌力量。
  哪怕是燧人廷,也只能依仗手中的神王六魂幡為引,以仙王精血為祭,方才能去運用天罰之眼的力量,而無法掌控。
  有此就足以知道,那天罰之眼有何等之恐怖。
  所以當在場所有仙王看見陳汐,竟能與那天罰之眼對抗時,才會表現得如此震驚,甚至是難以置信。
  那種感覺,就像突然看見一只螻蟻跳出來,竟然撼動了一棵擎天大樹一樣,極大的反差造成了無與倫比的震撼。
  但幾乎是片刻,石禹等人頓時清醒過來,這時候可不能浪費半點時間了!
  “一起動手,殺了那兩個家伙!”
  石禹殺氣騰騰,祭出五色石,朝遠處的燧人廷暴殺而去。
  現如今沒了天罰之眼的威脅,他們若再不抓緊時間殺敵,那簡直就是愚蠢到家了。
  “殺!”
  “老子早就等不及了!”
  “一起上!”
  相柳璃、踏天大圣、乃至于孫無恨、刀堯和龐杜皆都在這一刻憤怒出擊。
  之前他們被逼的深陷絕境,差點就被天罰之眼鎮殺,如今有了這等絕佳的殺敵機會,又怎可能會錯過了?
  嗡~
  五色石綻放無量光澤,化作五色神曦橫掃而去。
  唰!
  九清王冠滴溜溜騰空,降臨九清仙光。
  轟!
  踏天大圣手持黑暗巨斧,直接沖殺了上去。
  ……
  一時之間,各種神寶騰空,無上仙道法門飛舞,全都是驚世手段,平日里出現一種就讓人瞠目結舌,而現在各種無上妙法齊現!
  這就是仙王境手段,端立三界巔峰,通照萬古。
  這一下輪到燧人廷和江靈笑齊齊色變。
  他們窮盡一腔心血所準備的天罰之眼,竟還未來得及發威,就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家伙擋住。
  這出乎他們想象,更讓他們的處境頓時變得不妙起來。
  眼下見石禹等人沖殺而來,兩者的臉色皆都是陰沉到了極致,心都在滴血,快要發狂。
  布下災厄九天滅道大陣,結果失敗了。
  激活封神之殿三十六重諸神禁制,結果又失敗了。
  而今好不容易下血本以神王六魂幡為引,祭出了天罰之眼的力量,難道……又要功虧一簣不成?
  燧人廷和江靈笑的臉色陰沉得快淌出水來。
  可局勢明顯不容他們再多想,下一刻,兩人已經和石禹他們戰斗成一團。
  如今雖局勢嚴重,但還未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兩人依舊寄希望于天罰之眼能夠抹殺了陳汐。
  而到了那時候,就是他們展開反攻的時刻!
  “殺!”
  “殺!”
  “殺!”
  局勢重新混亂,驚世仙王對決激烈對抗,無匹的神輝不斷轟鳴,各種可怖神寶彼此爭鋒,那等宏大場面,直似亂世降臨,大災大劫全面爆發。
  很明顯的是,燧人廷和江靈笑很快就被穩穩打壓,處境一點點變得不妙,岌岌可危,甚至若非有數件強橫無匹的神寶為依仗,兩者早被轟殺斃命了。
  ……
  今天的封神祭臺,注定不會平凡了。
  萬丈青石臺階上,諸多仙王對抗廝殺,而在那蒼穹之上,則是陳汐孤身一人和那“天罰之眼”硬撼!
  這時候的陳汐,神智、心神早已被一股憤怒、暴戾的情緒所占據,渾身都被河圖碎片那奇異而晦澀的氣息籠罩。
  他不斷沖鋒,舉手抬足之間,所施展的道法無不恐怖而神秘,根本非他自身所掌握,那等無上力量,寥寥一絲,都足以碾壓一方世界,崩潰九天宙宇,即便是仙王層次,只怕也根本無法掌控了。
  也正因如此,方才能夠和那不斷鎮殺而下的“天罰之鏈”硬撼,若換做他自身修為,恐怕瞬間就被抹殺成渣了。
  換而言之,與其說這是陳汐和天罰之眼的戰斗,倒不如說是河圖碎片和天罰之眼之間的戰斗。
  它們一個是來自天道之中的禁忌力量,令三界仙王都忌憚萬分,令太古神明都無法與之對抗,乃是天罰之力,對三界眾生而言,是真真正正的至高無上之力。
  而另一個則是來自河圖碎片,這件神秘的至寶來歷莫測,但卻蘊藏著無上玄機,神衍山之主伏羲,便是憑借河圖一舉勘破天機的奧妙,登臨大道之極,可想而知河圖有何等之恐怖。
  如今,河圖碎片以陳汐之身軀對抗那天罰之眼,兩者之間所爆發的沖突,堪稱至高無上,若是擱在外界,只怕早已引發一場莫大的劫難了。
  轟隆隆!轟隆隆!
  那混沌般的蒼穹中,神秘、漠然、無情的“天罰之眼”洶涌旋轉,瞳孔中映現諸天萬界、宙宇變遷、亙古長河……等等宏大異象。
  這些異象最終化作一道道恐怖的“天罰之鏈”鎮殺而下,恰似萬千鎖鏈從宙宇深處垂落,要將這片天地都化作囚籠,禁錮萬物,抹殺異端。
  那每一條黑色神鏈上,都蘊含著天道禁忌之力,衍化為神秘的圖案,將大道都碾碎,將蒼穹都震塌,將天經地緯、周天機運都攪亂爆碎一空。
  若是換做任何一位仙王在此,只怕也會瞬間被那一道道神鏈囚禁,抽空自身仙王法則,而后被鎮殺而亡!
  甚至就是太古神明在此,也無力抵抗這等囚禁和鎮壓,因為那是天道的禁忌力量,只要在三界之內,誰能夠與之爭鋒?
  陳汐不是仙王,更不是神明,但他如今被河圖碎片占據身軀,卻做到了與天罰之眼抗爭的一步!
  這事若傳回仙界,非引起莫大轟動不可。
  當然,這一切陳汐如今統統都不知道,他的神智早已被河圖碎片的晦澀波動占據,化作了憤怒、暴戾的情緒,除此之外,再沒有任何其他的念頭。
  也不知過了多久——
  轟的一聲驚天巨響,那蒼穹之上,“天罰之眼”猛地一陣劇烈顫抖,竟猶如漣漪一般倏然消失不見!
  是的,它消失了!
  并非是被陳汐所擊敗,而是突然自己離開了……
  只不過在它離開前那一剎那,無垠似的瞳孔中驀地再次浮現出那一片混沌空間,空間中密布大道囚籠無數個,每一個囚籠中都關押著一道神性氣息滔天的身影。
  這副畫面震撼人心,陳汐之前曾見過,唯一不同的是,這次的混沌空間中,突然浮現出一道模糊的身影,不經意扭頭瞥了陳汐一眼……
  陳汐如遭雷擊!
  而后他渾身所籠罩的河圖碎片氣息,竟像遭到嚴重打擊,剎那間崩潰了七七八八!
  造成這一切的,僅僅只是那一道模糊身影的一次回眸!
  他是誰?
  怎會浮現在“天罰之眼”的瞳孔中?
  陳汐渾然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神智已經恢復……
  ……
  砰!
  就在“天罰之眼”消失的一剎那,燧人廷手中的神王六魂幡猛地產生一陣轟鳴,無量神輝驟然變得暗淡無比。
  與此同時,燧人廷猛地噴出一口金色血漬來,臉色剎那間蒼白到了透明。
  顯然,天罰之眼的消失,令得神王六魂幡的力量失衡,讓他也遭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反噬。
  畢竟他才只是仙王境,天罰之眼的力量還是憑借神王六魂幡祭出,而無法真正地御用,若是太上教主在此,情況就不同了。
  “師兄——”
  江靈笑驚呼,心中不可抑制升起一抹絕望。
  他們之前就被石禹等人打壓的喘不過氣來,處處受制,處境已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現在那“天罰之眼”又消失不見,燧人廷遭受反噬,令得他們一下子就陷入到了困境中。
  “殺!”
  “一鼓作氣拿下這兩個家伙!”
  石禹他們見此,皆都精神一振,攻勢愈發狂暴。
  “想殺了我們,你們不配!”
  燧人廷怒極而笑,儀態癲狂,渾身都燃起萬丈火焰,與此同時,轟的一聲,在他掌間浮現出一道古老、晦澀、神秘的玉牒,竟浮現出諸神慘死、萬佛染血、神魔哭嚎、白骨堆天的恐怖異象。
  甫一出現,光是那一股氣勢,竟是逼迫得石禹等人連連倒退不止!
  “太上玉牒!”
  眾人驚呼。
  不等他們反應,嗡的一聲恐怖波動,那一道古老神秘玉牒發光,裹挾著燧人廷和江靈笑剎那憑空消失不見!
  要知道,這可是在封神祭臺上,神性禁制彌漫,根本無法挪移,可燧人廷二人竟剎那憑空而去,可見這一道古老玉牒有何等驚人!
  事實也的確如此,這太上玉牒乃是太上教主之物,雖不比神王六魂幡威勢滔天,但卻有著“剎那光陰,萬界方寸間”的稱號。
  不言而喻,就是在憑借這一道古老玉牒,無論在任何地方,剎那之間,就能橫渡諸天萬界!
  “三界大亂之日,就是爾等斃命之時!”
  空氣中,兀自飄蕩著燧人廷那充斥著無盡怨氣、憤怒、不甘的聲音,久久不曾消弭。
  居然被他們逃走了……
  石禹等人同樣不甘心,佇足當地,神色陰沉不已。
  誰也沒想到,太上教為了這次封神之域的行動,竟準備了如此多手段,就連退路都考慮得無比周全。
  “怪不得,太上教哪怕身為三界公敵,也能夠在無垠歲月中屹立至今……”
  相柳璃輕嘆,失落溢于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