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360 鴻蒙覆滅

相柳璃聲音落下,眾人也都一陣默然。
  的確,從太古至今太上教不知被多少道統圍剿過,絕對算得上是三界公敵。
  可就是這樣一個道統卻能在無垠歲月中屹立至今,且成為三大至高道統之一,絕非浪得虛名了。
  這次此次燧人廷、江靈笑二人進入封神之域之后的行動中就能窺伺到一絲端倪。
  先是拉攏鴻蒙道統的各路仙王為己用,布置下災厄九天滅道神陣,欲要將石禹等人一舉滅殺。
  功敗垂成之后,又在封神之殿中把三十六重諸神之禁徹底激發,欲要阻攔一切進入封神祭臺的仙王。
  可惜,最終依舊以失敗告終。
  直至剛才,燧人廷更是借助“天罰之眼”的力量,欲要全殲在場其他仙王,仍舊重蹈覆轍,功虧一簣。
  在這一場場行動中,他們祭出了魁元圣道塔、無量渾天鏡、神王六魂幡,血祭了樂千愁、貝浩凌、無相魑、易染峰等仙王存在。
  就連那死在封神之殿第一重禁制中的瓊瑤子、路霄漢,也都是因為不愿加入太上教而死。
  可以說,別看燧人廷和江靈笑只寥寥兩人,可在這進入封神之域的一路上,卻是染滿血腥,用盡各種算計和謀略,顯得極為冷酷狠辣無情。
  直至最后,眼看燧人廷和江靈笑就將伏誅,但卻被一道太上玉牒給挪移逃走,幸免于難。
  從這一切事跡中就能看出太上教的手段何其無情,又是何其的殘忍和血腥,并且想要殺死對方,都顯得如此困難。
  尤其是石禹、相柳璃和踏天大圣,越是細想越是心中發寒,很清楚這一次若不是有陳汐相隨,他們只怕早已被太上教算計斃命了。
  甚至可以說,若沒有陳汐,他們根本無法走到這一步!
  原因同樣簡單,他們身陷災厄九天滅道神陣中的時候,是陳汐依仗道厄之劍挽救了他們一次。
  在封神之殿三十六重諸神禁制的時候,也是陳汐一路帶他們破關斬將,及時抵達到了封神祭臺上。
  直至剛才,面對天罰之眼的致命威脅,同樣是出手,與天罰之眼硬撼,挽救了在場所有仙王境存在的性命。
  若說第一次是僥幸,那么這第二次、第三次呢?
  可以說,這一次能夠挫敗燧人廷和江靈笑,令其鎩羽而歸,陳汐功不可沒!
  噗通!
  就在眾人思緒飄飛之際,一聲悶響傳來,令他們徹底清醒。
  扭頭望去,這才看見陳汐竟從半空墜落,跌坐在了地上。
  “陳汐!”
  “怎么樣了?”
  石禹、相柳璃、踏天大圣連忙趕過去,見陳汐只是體力消耗殆盡,并無性命之憂,登時都長松了一口氣。
  “我沒事。”
  陳汐這時候已經恢復了神智,只不過臉色煞白透明,渾身氣息萎靡,猶如被抽空了體力一般,顯得極為孱弱。
  他渾身依舊縈繞著一絲奇異而晦澀的波動,不過相較于剛才對抗“天罰之眼”時,明顯要微弱太多了。
  不過即便如此,依舊守護著他不至于遭受封神祭臺的侵襲。
  “來,我背你。”
  石禹毫不猶豫,將陳汐背負在了身上,“你好好歇息,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們了。”
  歷經了一場場變故,他們這些仙王境存在,徹底把陳汐當做了救命恩人般的存在,這時候別說是背負著他了,就是提出任何要求,他們恐怕也會毫不猶豫答應了。
  陳汐見此,也根本沒辦法拒絕,只是輕輕一笑,就深呼吸一口氣,開始默默調息,汲取蒼梧幼苗源源不斷提供的仙靈之力。
  “這次多謝諸位道友了。”
  “若非是諸位相助,我等恐怕早已遭劫。”
  “多謝了。”
  這時候,那孫無恨、刀堯、龐杜三人也湊上來,拱手道。
  他們很清楚,這次若沒有石禹他們坐鎮,只怕早已被燧人廷二人坑殺,心中自是無比感激石禹他們。
  “不必多謝。”
  相柳璃笑了笑,卻是沒把對方的謝意放在心上,沒辦法,他們之前或許是同盟關系,一起對付了燧人廷、江靈笑二人。
  可現在局勢則變了,馬上就要登臨封神祭臺之巔,尋覓證道封神之法,他們之間又從同盟變成了競爭關系。
  而競爭,也就意味著有可能對決。
  最為重要的是,之前她可是清楚記得,刀堯和龐杜投靠在了太上教陣營,若非因為易染峰的死,他們直到現在都只會是遂人廷的幫兇!
  在這等情況下,相柳璃又豈會把對方的感激放心上?不找他們麻煩已經夠仁慈了。
  “我……想和諸位道友一起尋覓道果之靈,諸位可否接納我一個?放心,我保證不摻合諸位的行動中。”
  孫無恨猶豫了一下,低聲提出了建議,他對刀堯和龐杜也一肚子怨恨,哪怕剛才并肩戰斗過,可卻再不愿和對方交往。
  而為了獲得證道封神之法,他只能尋求石禹等人的接納,如此一來,彼此不再對抗和競爭,自然是最好的。
  “要不就讓他跟我們一起吧,我和這老猴子也算有一段交情,若他敢亂來,我第一個殺了他。”
  踏天大圣在一旁幫腔道。
  見此,石禹和相柳璃互望一眼,點頭同意了,只要不和自己競爭和廝殺,那么一切都好說。
  刀堯和龐杜二人見此,神色不禁有些尷尬和訕訕,他們自然知道因為之前投靠太上教的舉動,引起了石禹他們的厭憎。
  若是換做尋常,他們自不會在意這些,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可現在則不同,他們可惦念著封神祭臺之上的證道封神之法呢,而想要達到這個目的,他們只能留在這里,并求得對方的諒解。
  “既然如此,你們也跟上來吧,不過前提是,若獲得道果之靈,只能先交給我們,最后才輪到你們兩個,你們可同意?”
  石禹開口,他知道這時候根本攆不走刀堯和龐杜,若是競爭對決的話,免不了又要發生一些戰斗波折,所以提出了這樣一個建議。
  “好好好,如此最好!”
  刀堯和龐杜連連點頭。
  他們同樣也擔心石禹等人對他們不利,哪會不同意這個建議了。
  意見達成統一,場間氣氛頓時緩和融洽不少。
  大家都是為證道封神之法而來,自不愿彼此傾軋了。
  ……
  歷經一場驚天戰斗,那通往封神祭臺之巔的千丈路徑上,所有的神性禁制早已被破除掉。
  幾乎是剎那間,石禹他們就抵達到了祭臺之巔。
  這是一片足有萬畝范圍的平臺,地面鋪砌著古老的磚石,佇足其上,抬頭就是混沌似的蒼穹,四周皆都被一層厚厚的混沌霧靄籠罩。
  “傳聞道果之靈,就藏于這一片混沌之中,若能得之,神位降臨,便如同獲得證道封神之法,不日便將封禪為神!”
  相柳璃眸光環顧四周,徐徐說道。
  道果之靈,乃是一種神物,誕生于三界之外的神域中,類似于筑基丹,只要吞服煉化,就能筑就封神之根基!
  換而言之,封神之秘法就藏于道果之靈中!
  “諸位要小心,祭臺四周的混沌霧靄中,充斥著無盡神性力量,想要尋覓道果之靈,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石禹提醒道。
  別看這祭臺之巔只有萬畝大小,可每一寸空間都被混沌霧靄籠罩,其內神性力量彌漫,連仙王的意念的無法查探,想要從中尋覓中道果之靈,唯有看各自機緣了。
  傳聞中,以往抵達于此的仙王甫一抵達于此,就能心生感應,尋覓到一個和自己大道相契合的道果之靈,而有的人即便尋覓無數遍,也難以得到一個。
  這就看各自機緣了。
  就跟在泥塘里摸魚差不多,一切都由各自運數決定。
  最重要的是,有時候尋覓得到道果之靈,不見得和自己所掌控的仙王大道相契合,原因就在于道果之靈也是分為不同屬性的。
  每一種所蘊含的神之法則,也并不相同。
  就好比五行屬性,有的仙王掌控金之王道,可所獲得的是道果火靈,蘊含著火神法則,彼此相互沖突,也無法晉級神位,成就神明。
  眾人皆清楚這些,待石禹交代清楚,便各自散去,朝那四周的混沌霧靄中走去,身影很快消失不見。
  石禹則守在了陳汐身邊,并沒有行動,擔心燧人廷再殺一個回馬槍,令陳汐遭遇不測。
  對于這種安排,陳汐也不好拒絕,只是隨口問道:“石禹大哥,這祭臺之上攏共有多少道果之靈?”
  “無法確定。”
  石禹沉吟開口,“我聽宗門前輩說,此物極為通靈,在有的人眼中,那混沌霧靄中到處都是道果之靈,但在有的人眼中,一個也看不見,一切都要靠機緣去尋覓了。”
  說到這,他聲音中也透著一抹無奈,慨然道,“這就是神道,機緣才是決定一切的關鍵,不是誰都有資格跳出三界外,成就無上神位的。”
  “哦?”
  陳汐一怔,一邊調息,一邊掃視著附近的混沌霧靄,眸子中驀地閃過一抹奇異光澤,“那敢問石禹大哥,道果之靈長得何等模樣?”
  ——
  ps:三更完畢,明天繼續,強烈拜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