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366 紅粉公子

易染峰的話音落下,孫無恨頓時明白,喪命在封神之殿諸神之禁第一重中的瓊瑤子和路霄漢,必然是受了易染峰的算計!
  一想到,孫無恨臉色愈發難看,道:“你們為何……放過了我?”
  易染峰唇角泛起一抹不耐:“蠢貨,若非封神之殿中的三十六重禁制齊齊失去威力,你早已死在第二重‘巫蟒之禁’了!”
  孫無恨眼眸一縮,臉色鐵青無比,聲音像從牙縫中擠出:“為什么?”
  “到了現在你還不明白?”
  易染峰大笑,像看白癡一樣看著孫無恨,“拒絕加入太上教,自然死路一條。”
  在他們對話時,石禹他們一直冷眼旁觀,也大致明白了其中一切,顯然這一切都是因為太上教的插手,令得這些鴻蒙道統彼此傾軋,相互算計所導致。
  “就因為要投靠太上教,你們不惜害死咱們鴻蒙道統的同伴?”
  孫無恨目眥欲裂,一字一頓質問。
  “三界大劫要爆發了,如今鴻蒙遺地已淪為始亂之地,我等也是在為自己尋覓出路,而太上教,無疑是一個值得信任的靠山!”
  易染峰雙手負背,平靜說道,引得旁邊的刀堯、龐杜二人也都附和不已。
  “信任?”
  孫無恨突然大笑起來,“整個三界誰不知道,太上教薄情寡義,冷酷無情,你們居然說太上教值得信任?哈哈哈,可笑,實在是可笑!”
  說話時,他猛地縱身而起,拎出一柄玄青色棍狀仙寶,破空朝易染峰殺去。
  “老子這次不要封神之法,也要殺了你們這群混賬!”
  顯然,孫無恨已憤怒到失去理智,快要瘋狂。
  “哼!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易染峰不屑冷哼。
  不過還不等他出手,只覺一股恐怖巨力從身邊傳來,還不等他反應,咽喉就被一只大手鎖住,嘭的一聲,頭顱硬生生被掰斷掉!
  嘩啦!
  金色鮮血噴灑,被一股腦裝入了一尊黑色古老玉塔中,落入到了一側的燧人廷手中。
  這一幕發生太快!
  也太突然!
  令人根本就想不到,一旁的燧人廷竟然會在這時候對易染峰動手,且甫一動手,竟是硬生生掰斷了對方頭顱,震碎了其生機,徹底暴斃當場!
  嘶!
  這一剎那,石禹等人也不禁暗自倒吸一口涼氣,燧人廷這一招,可是夠狠辣的,出其不意,一擊斃命,直接要了一尊仙王境存在的命!
  不止是石禹他們,就連出動出擊的孫無恨也都悚然一驚,哪還敢遲疑,猛地收起攻勢,整個人就朝后閃去。
  “易兄!”
  “該死!你們……”
  一側的刀堯和龐杜見此,魂都差點被驚出來,連連閃避,拉開了和燧人廷、江靈笑的距離。
  直至看見燧人廷和江靈笑沒有追殺上來,他們這才止步,只不過神色已是變得鐵青無比,眉宇間充斥難以置信。
  誰也沒想到,燧人廷竟會動手殺了易染峰,要知道就是剛才,還是易染峰出手攻擊陳汐,才幫他們化解了一場危機!
  可如今,易染峰這一位投靠太上教的大功臣,居然被燧人廷這位太上教的傳人給殺了!
  這樣的驚天變故,誰又能想象的到?
  嘩啦啦!
  很快,易染峰那無頭尸體內的血液就被抽取一空,化作了一具干尸,灰飛煙滅。
  見此,那燧人廷這才微微一笑,但卻顯得極為冷酷無情。
  “為什么!”
  刀堯和龐杜大聲質問,臉色鐵青扭曲。
  剛才若是燧人廷若不是偷襲的易染峰,而是他們,那后果簡直不敢想象。
  “為什么?”
  燧人廷像聽到一個笑話,皮笑肉不笑道,“你們不是投靠我太上教了么,那就得做好隨時為宗門犧牲的自覺,還需要問為什么嗎?”
  “你——!”
  刀堯氣得說不出話來。
  “難道你不怕我們和女媧道宮合作,一起對付你們?”
  龐杜卻是眼珠一轉,斜睨了石禹他們一眼。
  “雖然我極為厭憎你們,但暫時卻可以和你們合作一次。”
  石禹見此,趁機開口。
  局勢發展到這一步,誰也沒想到會如此曲折跌宕,甚至是荒謬。
  先是陳汐遭受攻擊,而后未央仙王重傷昏迷,還不等眾人反應,孫無恨卻是和易染峰等人決裂,而就在他們即將爆發戰斗的時候,燧人廷卻突兀出手,一舉偷襲殺害了易染峰……
  這一種種的變故,令得在場每一個仙王都感到心驚,不明白燧人廷和江靈笑打的什么主意,因為如此一來,他們二人等于自己把自己孤立了起來,陷入到了八方為敵境地中。
  畢竟,如今石禹他們若是和刀堯、龐杜合伙,可足以力壓燧人廷二人。
  即便是孫無恨,只怕也不會錯過這一場對決了。
  可偏偏地,他們就這樣做了,又是出于什么目的?
  很快,石禹他們就得到了答案。
  因為就在下一剎那,燧人廷掌間驀地浮現出一桿通體烏黑的神幡,幡上有詭異的黑氣涌動其中,甫一出現,神幡中就沖出一道黑煙,直沖九霄!
  轟隆隆!
  這一剎那,那混沌蒼穹之上竟翻滾起來,產生洶涌的雷鳴之音,與此同時,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怖氣息,擴散整個天地!
  這一刻,石禹等人以及孫無恨、刀堯、龐杜他們齊齊神色一變,失聲道:“神王六魂幡!”
  這可是太上教鎮派重寶!
  號稱“一幡祭出,神王難留”!
  早在太古時期,太上教主就是憑借此寶,暗中算計混沌神蓮,令其在證道的關鍵時刻身隕道消,此事可是在太古時期引起了一場滔天大震動!
  而太上教主的神王六魂幡,也是在那時候名噪天下,令無數人聞之膽寒。
  若非如此,神王六魂幡又怎么可能充當三大至高道統之一的太上教的鎮派重寶?
  此刻見燧人廷竟拿出了太上教教主最得意的神器之一,石禹他們終于明白燧人廷為何會如此有恃無恐了。
  一下子,他們臉上都陰沉無比,誰能想到,太上教竟會下如此血本,除了魁元圣道塔和無量渾天鏡之外,竟還帶來了神王六魂幡這等大殺器?
  轟隆!
  在祭出神王六魂幡之后,燧人廷掐動神訣,又將魁元圣道塔中所汲取的仙王之血祭出,悉數轟鳴著融入了神王六魂幡中。
  剎那間,巴掌大小的神幡鼓脹起來,涌動縷縷金光,猶如一盞明燈,照亮諸天宙宇!
  而那混沌蒼穹上,開始劇烈翻滾起來,隱隱快要凝聚為一個倒懸的漏斗狀漩渦。
  “不好!”
  “快阻攔他!”
  “他這是在引動天罰之眼的力量!”
  “快!”
  當看見這樣一幕,無論是石禹他們,還是刀堯、龐杜、孫無恨,皆都齊齊面色驟變,怒吼出聲。
  說話時,他們全部出動,朝燧人廷暴殺而去。
  一時之間,各種神寶騰空,時空暴亂,化作齏粉,聲勢駭人無比。
  轟隆!
  可還不等他們靠近,就被一股難言的恐怖力量阻擋,猶如撞在了一堵無形的墻壁上,連同神寶在內皆被震得倒飛出去。
  “哈哈哈,一群蠢貨!神王六魂幡的力量又豈是你們能夠抗衡的?”
  燧人廷仰天大笑,躊躇滿志,衣衫獵獵,猶如一尊蓋世魔主,手中的神王六魂幡愈發燦然,噴吐出黑色神輝,源源不斷沖入云霄。
  “今天,爾等必將成為我燧人廷踏上封神之位的墊腳石,一個也別想逃!”
  聲如雷霆,轟鳴十方。
  石禹等人再次色變。
  “怎么辦?”
  “天罰之眼若出現,我等必將遭劫!”
  “別忘了,當年的混沌神蓮,可是一尊真正的無上神明,可最終還是飲恨在了天罰之眼的暗算之下!”
  “難道就這樣放棄?”
  距離封神之塔巔峰只有一千丈距離,也就意味著只差一步就能尋覓得到封神證道的法門,這一刻,誰又甘心就此逃離此地?
  可若是不走,天罰之眼就要出現,屆時必將有大劫降臨,以他們仙王境的修為,也根本沒有任何躲避機會,必將身隕道消!
  怎么辦?
  石禹他們內心掙扎到了極致。
  氣氛,一時壓抑死寂到了極致。
  誰也沒有注意到,一側的陳汐,眼眸中驀地暴涌出一股洶洶燃燒的憤怒火焰,直視頭頂蒼穹,渾身籠罩的晦澀氣息都變得狂暴。
  “還想走?不可能了!”
  燧人廷赤色長發飛舞,神色冷酷漠然一片,聲音一字一頓,透著一股凜冽殺機。
  伴隨他聲音,那混沌蒼穹中,洶涌的虛空化作了一個漩渦,漩渦中央,悄然睜開了一只冰冷、漠然、無情的眸子!
  這一剎那,一股恐怖到極致的無上威壓,自蒼穹籠罩而下。
  哪怕石禹等人皆都身為仙王境存在,當目睹到這一幕時,心中也不禁涌出一抹寒意,如墜冰窟!
  “走!”
  幾乎下意識地,他們就轉身要朝封神祭臺之下沖去,再顧不得什么封神之法。
  可令他們臉上難看的是,當他們甫一行動,退路就被那江靈笑阻攔,她手持打神鞭,附近虛空中,密布著一重重光滑空間之鏡,猶如疊加的虛空。
  赫然是無量渾天鏡所釋放出的“鏡面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