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368 青鸞神輦

對于石禹他們六位仙王境存在而言,當聽到左丘空的憤怒威脅話音之時,他們的確感到很意外,但更多的是好笑。
  這小家伙明顯嚇傻了啊!
  難道他不清楚,陳汐不止是道皇學院弟子,更是神衍山傳人?
  拋開陳汐的身份不談,當陳汐遇到威脅時,他們六位仙王境存在又怎會見死不救?
  的確,左丘氏很強,身為上古七大世家之一,乃是仙界中頂尖的古老大勢力,可再強橫,又強的過神衍山?強的過女媧道宮?
  至于踏天大圣、孫無恨、刀堯和龐杜四位仙王境存在,那可是代表著鴻蒙道統的力量,如今看似是孤家寡人,可他們可是仙王!
  一下子招惹四位仙王境存在,左丘氏能扛得住嗎?
  若被未央仙王知道這件事,她可能會袖手旁觀嗎?
  哪怕再退一步,陳汐手中如今可是擁有十一顆道果之靈,如果他一心決定覆滅左丘氏,以道果之靈為交換,絕對能換來更多仙王境幫他出頭!
  在這等情況下,左丘空居然竭斯底里去威脅陳汐,這自然就像一個天大的笑話,也只有被怒火沖昏了腦袋的蠢貨才會說出這等話吧?
  所以,這一刻落在左丘空身上的目光,皆都變得憐憫起來,像看著一個白癡。
  而在這種目光的注視下,簡直就像萬劍攢心一般,刺激得左丘空俊秀的臉頰都猙獰起來,鐵青扭曲一片。
  什么時候,他這位仙界驕陽人物,左丘氏的嫡系繼承人,受到過這等羞辱?
  沒有!
  所以這一刻左丘空才會表現的如此憤怒和失態,若是擱在尋常,他早已憤怒出手,將一切膽敢嘲弄自己的啥全部殺死。
  但可惜,對面是六位仙王境存在!
  他只能死死咬緊牙關忍耐住,心中的憋屈和恥辱就別提了。
  “這該死的雜種!早知如此,就該將其千刀萬剮,挫骨揚灰,抹殺在人間界中!哪會遭受今天這等羞辱?”
  左丘空心中再咆哮,目光死死盯著陳汐,怨毒無比。
  一旁的左丘靈泓見此,心中又是一嘆,涌上一抹絕望。
  他活了不知多少歲月,哪會看不出,現如今的陳汐儼然已經形成了氣候,不止是他的修為,還有他所擁有的關系和人脈,都足以嚴重威脅到左丘氏了。
  可惜!
  當年因為一個左丘雪,放過了這小家伙一命,錯過了抹除后患的最佳時機……
  這些念頭僅僅在腦海中一閃,左丘靈泓就已做出決定。
  ……
  “空兒,叔祖還未證道封神,這次只能委屈你了……”
  驀地,左丘空耳畔傳來左丘靈泓的意念傳音,這讓他微微一怔,從暴怒憤恨的情緒中清醒不少,旋即心中咯噔一聲,猛地涌出一抹不妙的預感來。
  “叔祖您……”
  話還沒說完,只見旁邊的左丘靈泓猛地仰天長嘯,身影一展,朝遠處的陳汐暴殺而去。
  轟隆!
  左丘靈泓渾身爆綻神輝,雙手覆蓋恐怖的仙王法則之力,甫一動手,附近時空轟然爆碎紊亂,風云變色,聲勢駭人之極。
  一剎那間,戰斗爆發!
  陳汐眼眸一凝,不過倒是并未有任何驚慌,因為他早已預料到,在這等情況下,左丘靈泓必然會殊死一搏,否則那才叫怪事。
  “哼!”
  石禹早有準備,眸光中閃過一抹肅殺,右臂一探,五指伸開,仿佛遮天蔽日的大手,每一根手指周圍都有著層層疊疊的空間,每一層空間內都有著世界在幻滅,將時間、空間兩種至高大道詮釋得淋漓盡致。
  轟!
  兩者硬撼,猶如十萬神山對撞,天搖地動,日月無光,方圓百萬里虛空,都裸露出可怖的裂縫黑洞。
  唰!
  不過令人意外的是,那左丘靈泓拼了這一擊之后,身影猛地暴退,抬手撕裂虛空,猛地施展大挪移之法,轉身而逃,顯得干脆果決之極,根本就沒有任何猶豫。
  甚至,他連左丘空都不顧了!
  從中也可以看出,左丘靈泓身為一位仙王,戰斗經驗何其豐富,先是以拼命的架勢去殺陳汐,實則早已做出了逃命的打算。
  而為了自己的命,左丘空這位左丘氏的嫡系繼承人他都要舍棄掉!
  見到這樣一幕,左丘空臉色驟變。
  陳汐也是微微一怔。
  唯獨石禹、相柳璃、似早已預料到這種局面,就在左丘靈泓逃走的那一剎那,他們兩位仙王也是全部出動,追殺而去!
  唰!唰!唰!
  剎那之間,兩位仙王境施展大挪移之術,瞬息消失不見。
  那等反應速度,令陳汐都來不及去反應,當他回過神時,石禹、相柳璃、左丘靈泓已是消失在場中。
  這也跟正常,仙王境界一個挪移,就能橫跨一個仙洲,他們之間的追逐和廝殺,早已超出了陳汐所能想象。
  一時之間,場中只剩下了陳汐、踏天大圣、孫無恨、刀堯、龐杜,以及遠處孤零零立著的左丘空。
  只不過此刻左丘空的臉色卻是奇差無比,整個人猶如失魂落魄,愣在那里,腦袋里一片亂麻。
  自己……居然被叔祖拋棄了?
  這種被至親之輩背叛,淪為棄子的感覺,刺激得左丘空都差點瘋掉!
  在這短短時間內,他體會到了憑生第一次莫大恥辱,如今又體會了憑生第一次被親人背叛的滋味。
  在這雙重打擊之下,令得他整個人都快要崩潰。
  怎么會這樣?
  為什么?
  為什么!
  他心中在竭斯底里吶喊,猶如瘋魔,憤怒、仇恨、不甘、恐懼……各種復雜的情緒猶如火山爆發般,狠狠沖擊著他的身心。
  他的臉色扭曲鐵青、目眥欲裂、渾身都充斥著一股狂暴癲狂的氣勢。
  若是換做不明真相的在此,只怕會對左丘空的處境極為同情,可陳汐不會,踏天大圣他們自然也不會。
  “陳汐!都是你!你這個該死的孽子!雜碎!我要殺了你!”
  左丘空感到了無比絕望,自知今日再無法幸存,整個人的理智徹底崩潰,瘋狂怒吼著,朝陳汐沖殺而來!
  踏天大圣冷哼一聲,欲要動手,卻被陳汐攔住:“讓我來。”
  說話時,陳汐猛地縱身而起,憑空一閃,雙手裹挾可怖神威,啪的一聲狠狠抽在了對方臉頰上。
  噗!
  左丘空來得快,去的也快,被這一掌打得整個人倒飛出去,口中鮮血噴灑,牙齒都掉落幾顆。
  這也正常,雖說左丘空身為仙界七大驕陽之一,可修為畢竟才只大羅境界,而陳汐如今可是圣仙!
  “怎么可能?你一個人間界的垃圾,怎么可能壓我一頭!”
  左丘空明顯被怒火沖昏頭腦,理智不存,陳汐這一擊非但沒讓他清醒,反而讓他愈發瘋狂,再次沖殺而來。
  見此,踏天大圣他們這些仙王都不禁有些憐憫他了。
  轟!
  左丘空再次被擊飛,渾身骨骼都不知道斷裂多少根,渾身浴血,整個人凄慘無比,比世俗街頭的乞丐都不如。
  這時候若是有左丘氏之人在此,只怕也根本認不出他這位家族繼承人了。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左丘空再次沖殺,竟是韌性十足,由此也可以看出他對陳汐是多么仇恨。
  轟!
  陳汐隨手一揮,再次將其震飛,打得他渾身氣息紊亂,噗通一聲從半空中跌落,砸在了罪愆之城內的街道上,煙塵彌散。
  這一次,左丘空再無法起身,面目血肉模糊,渾身顫抖不休,已是重傷垂死。
  唰!
  陳汐身影一閃,立在左丘空面前,俯瞰著對方,神色平靜中透著漠然,猶如盯著一個死人。
  這一剎那,他想起了已經逝去的爺爺,想起了自己那被殺戮一空的陳氏族人,想起了失蹤多年的父母……
  心緒憤怒中透著無盡悲愴!
  “呵呵……呵呵……我好后悔……當年為何沒有親自動手……殺了你!”
  重傷垂死的左丘空躺在地上,目光怨毒地盯著陳汐,急促喘息道,“可惜啊,一切都晚了,晚了……”
  說到這,他充血的眼眸中猛地涌出一抹狠戾無比的火焰,竭斯底里怒吼:“陳汐,我詛咒你永生永世不得好死!”
  陳汐眼眸一凝,還不等他動作,對方渾身猛地產生一股恐怖的波動,猶如將要爆發的火山一般。
  不好!
  陳汐身影一閃,已是瞬移而開。
  轟隆一聲驚天巨響,一股恐怖的爆炸力量從左丘空身上擴散,沖霄而起,形成一個足足萬畝范圍的蘑菇云,震動八方風云,附近的建筑、街道、虛空……莫不在這一刻被齏粉一空!
  左丘空這一位仙界七大驕陽人物,左丘氏的繼承人,在這一刻居然選擇了自盡!
  陳汐臉色頓時陰沉下來,立在半空中沉默不語。
  他原本想著,拿對方的性命來換母親左丘雪,誰曾想到,這家伙居然寧愿自爆,也不愿被自己擒下了。
  嘩啦~
  虛空一陣波動,石禹、相柳璃的身影相繼走出。
  而在石禹手中,拎著一個頭顱,赫然就是那左丘靈泓的!
  換而言之,左丘靈泓這一位左丘氏的仙王境存在,如今已是命喪黃泉!這若傳回左丘氏,非產生一場大震動不可。
  ——
  PS:專訪上線提前了,下周二的10更會提前到周一,一下子打亂了更新計劃,今晚2更,我得寫大量的細綱準備一下,否則10更極有可能搞不定~另外,求一下月票~大伙,給點動力吧~~